2020-09-22 09:33:29| 人氣13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六祖法寶壇經》〈頓漸品第八〉淺釋10

六祖法寶壇經淺釋

蔡師兄:《六祖法寶壇經》是精舍送給大家最好的禮物,大家要勤加薰習,必有所獲。汝得人身不修道,如入寶山空手歸。

《金剛經》指示目標,《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宗寶本》為施行細則,日讀兩品,時時內省,配合實踐,日久功深。

●淺釋文章彙整:https://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244229

《六祖法寶壇經》淺釋完整版:http://www.drbachinese.org/online_reading/sutra_explanation/SixthPat/contents.htm

頓漸品第八〉

原文:

「師曰。正劍不邪。邪劍不正。只負汝金。不負汝命。行昌驚仆。久而方蘇。求哀悔過。即願出家。師遂與金。言汝且去。恐徒眾翻害於汝。汝可他日易形而來。吾當攝受。行昌稟旨宵遁。後投僧出家。具戒精進。一日。憶師之言。遠來禮覲。師曰。吾久念汝。汝來何晚。曰。昨蒙和尚捨罪。今雖出家苦行。終難報德。其惟傳法度生乎。」

 

淺譯:

飛貓張砍了三劍,六祖脖子也沒有被損傷。

「師曰:正劍不邪,邪劍不正」:說正劍——也就是正法,不怕邪法,你的邪法,就是不能勝過正法,所謂「邪不勝正」。我這是正法,不怕你這個邪法,你雖然有寶劍,也不能奈我何。

「只負汝金」:說我是欠你一點錢,在前生欠你十兩金子。

「不負汝命」:可是我不短你的命,我不欠你的命。

「行昌驚仆」:飛貓張聽見六祖大師這樣講,並且砍了三劍,也砍不動六祖大師脖子,所以就嚇得驚仆。仆,就是嚇倒那兒,就嚇得昏死了。

「久而方蘇」:等到有一段時間,他甦醒過來。

「求哀悔過」:就認錯說,大師啊!我真是對不起你,我太有罪囉!

「即願出家」:當時六祖大師和張行昌,也談了很久的話。談的是什麼呢?六祖問他:「你為什麼來做這種的事情呢?你為什麼要殺我呢?」

行昌說:「不是我想殺你,是神秀的徒弟,他說你是最壞的人,說你以前是做土匪的,又做打獵的,你又到山上去斬柴,是個窮人,現在在這個地方,就冒充六祖。所以我一聽,這樣子盡做壞事的人,我一定要殺了他!到這個地方,現在我的劍,砍不動你的脖子,我才知道他們都錯囉!如果你沒有道德,憑著我手劍這麼快,怎麼斬不動你的頭呢?這一定你是有道德的高僧啊!所以現在我遇到大德高僧善知識,我看世間的事情,也沒有什麼意思,我也想跟你出家,我也拜你做師父囉!」飛貓張就講了這麼一套話。

「師遂與金」:六祖大師,就拿著預先預備的十兩金子,說:「我這個錢給你,你拿去了。」

「言汝且去」:說你要趕快點走啊。

不然的話「恐徒眾翻害於汝」:恐怕這一些徒弟,他們都是愛護我的,如果知道你來殺我,他們也一定會殺了你的。你趕快拿金子,趕快走了。

「汝可他日易形而來」:過幾天那哪,你化化妝;易形,就是化化妝。這個「化妝」,就是叫他到旁的地方,出家做和尚,以和尚的身份再來。

「吾當攝受」:我一定照顧你,我一定來教化你。

「行昌稟旨宵遁」:飛貓張聽了,說:那都好了!晚間就跑了。宵,就是晚間,廣東話叫漏夜;遁,就是跑,遁藏起來了。

「後投僧出家」:以後飛貓張遇著一個和尚,就出家了。

「具戒精進」:他受了具足戒後,非常精進,一點也不懶惰。

「一日憶師之言」:有一天他想起六祖大師的話。什麼話呢?就說叫他易形來,願意攝受他。

「遠來禮覲」:所以在很遠的地方,就又到南華寺來拜見六祖。覲,就是朝覲,諸侯去見天子,去見皇帝,就叫覲見;所以以後下面的人,去見上面的人,也叫覲見。

「師曰:吾久念汝」:六祖大師說,你怎麼這麼久才回來呀!天天我都想念你呀!

「汝來何晚」:你為什麼來得這麼晚呢?

「曰:昨蒙和尚捨罪」:志徹、就是張行昌,說:我在以前得蒙和尚您捨罪;你不怪罪我,你還把我罪捨了。

「今雖出家」:我現在雖然出家。

「苦行」:我願意行苦行。

「終難報德」:我覺得很難報答你的德行。

「其惟傳法度生乎」: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我來傳承佛法,教化眾生。我就要這樣子做,才可以吧?

以上摘自《六祖法寶壇經淺釋》上宣下化老和尚講述

85_six-10-7-tc.jpg

 

六祖法宝坛经浅释

顿渐品第八

原文:

师曰。正剑不邪。邪剑不正。只负汝金。不负汝命。行昌惊仆。久而方苏。求哀悔过。即愿出家。师遂与金。言汝且去。恐徒众翻害于汝。汝可他日易形而来。吾当摄受。行昌禀旨宵遁。后投僧出家。具戒精进。一日。忆师之言。远来礼觐。师曰。吾久念汝。汝来何晚。曰。昨蒙和尚舍罪。今虽出家苦行。终难报德。其惟传法度生乎。

 

浅译:

飞猫张砍了三剑,六祖脖子也没有被损伤。

「师曰:正剑不邪,邪剑不正」:说正剑——也就是正法,不怕邪法,你的邪法,就是不能胜过正法,所谓「邪不胜正」。我这是正法,不怕你这个邪法,你虽然有宝剑,也不能奈我何。

「只负汝金」:说我是欠你一点钱,在前生欠你十两金子。

「不负汝命」:可是我不短你的命,我不欠你的命。

「行昌惊仆」:飞猫张听见六祖大师这样讲,并且砍了三剑,也砍不动六祖大师脖子,所以就吓得惊仆。仆,就是吓倒那儿,就吓得昏死了。

「久而方苏」:等到有一段时间,他苏醒过来。

「求哀悔过」:就认错说,大师啊!我真是对不起你,我太有罪啰!

「即愿出家」:当时六祖大师和张行昌,也谈了很久的话。谈的是什么呢?六祖问他:「你为什么来做这种的事情呢?你为什么要杀我呢?」

行昌说:「不是我想杀你,是神秀的徒弟,他说你是最坏的人,说你以前是做土匪的,又做打猎的,你又到山上去斩柴,是个穷人,现在在这个地方,就冒充六祖。所以我一听,这样子尽做坏事的人,我一定要杀了他!到这个地方,现在我的剑,砍不动你的脖子,我才知道他们都错啰!如果你没有道德,凭着我手剑这么快,怎么斩不动你的头呢?这一定你是有道德的高僧啊!所以现在我遇到大德高僧善知识,我看世间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也想跟你出家,我也拜你做师父啰!」飞猫张就讲了这么一套话。

「师遂与金」:六祖大师,就拿着预先预备的十两金子,说:「我这个钱给你,你拿去了。」

「言汝且去」:说你要赶快点走啊。

不然的话「恐徒众翻害于汝」:恐怕这一些徒弟,他们都是爱护我的,如果知道你来杀我,他们也一定会杀了你的。你赶快拿金子,赶快走了。

「汝可他日易形而来」:过几天那哪,你化化妆;易形,就是化化妆。这个「化妆」,就是叫他到旁的地方,出家做和尚,以和尚的身份再来。

「吾当摄受」:我一定照顾你,我一定来教化你。

「行昌禀旨宵遁」:飞猫张听了,说:那都好了!晚间就跑了。宵,就是晚间,广东话叫漏夜;遁,就是跑,遁藏起来了。

「后投僧出家」:以后飞猫张遇着一个和尚,就出家了。

「具戒精进」:他受了具足戒后,非常精进,一点也不懒惰。

「一日忆师之言」:有一天他想起六祖大师的话。什么话呢?就说叫他易形来,愿意摄受他。

「远来礼觐」:所以在很远的地方,就又到南华寺来拜见六祖。觐,就是朝觐,诸侯去见天子,去见皇帝,就叫觐见;所以以后下面的人,去见上面的人,也叫觐见。

「师曰:吾久念汝」:六祖大师说,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呀!天天我都想念你呀!

「汝来何晚」:你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呢?

「曰:昨蒙和尚舍罪」:志彻、就是张行昌,说:我在以前得蒙和尚您舍罪;你不怪罪我,你还把我罪舍了。

「今虽出家」:我现在虽然出家。

「苦行」:我愿意行苦行。

「终难报德」:我觉得很难报答你的德行。

「其惟传法度生乎」: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我来传承佛法,教化众生。我就要这样子做,才可以吧?

以上摘自《六祖法宝坛经浅释》上宣下化老和尚讲述

85_six-10-7-sc.jpg

台長: hungrybb_hk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