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殺↘-4℃持續涼感衣7檔值得抱一輩子的定存股專家:五檔漲過頭小心爆掉俄半島驚現神秘天坑 被...
2001-06-15 04:49:10 人氣(560)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 下一篇

【女性、醫療與身體自主】

0
收藏
0
推薦

女性的身體自主權可以作為檢視女性性別地位的指標之一,尤其是當我們分析醫療體系下醫病互動對於女性病患身體自主權力的行使時,不難發現父權醫療體制中,醫病權力的不平等對於「女體」自主的剝奪與侵犯的情形相當顯而易見。

現代醫學思維常反應主流的文化脈動。所以當我們要分析現今父權醫療體制的形塑時,須注意到歷史演進的性別視野:西方主流文明中的「心身二元論」除了將身心視為截然不同的面向,更進一步的標誌了心為好的,為主宰的;身為壞的,為被主宰的。而在這樣的觀點下發展的政治哲學,最後導向了男人是擁有心靈,擁有理性的,自然成為公領域的管理者;女性只徒然擁有身體,必須受男人的主宰以及相當的自我控制,才能符合社會規範。然而在公私領域的性別分工下,醫療照護、醫療知識的傳遞於家庭、社區當中,女性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醫療」原本依賴女性在社區當中的網絡累積維持。到了近代,現代醫療體制的發展將醫療變成公領域的一環時,醫療知識的取得與應用不但變成以男性為主,也排除了社區分享的面向,成了某些個人擁有特殊權力關係的媒介。晚近,醫療更發展成為國家機器行使暴力的手段之一。

現代醫學的生物醫學模式意識形態含有疾病的固定邏輯:每一種病都有一個生物性的治病機轉,也都可以找到一個科學的方法來治療。這樣的邏輯從定病名開始,就預設了這樣的疾病觀的遊戲規則,往往忽略了整套邏輯可能會隨著時空而改變的可能,也忽略了疾病的社會文化觀。而父權醫療視野對於疾病的認知更進一步的將女性的身體「醫療化」,從維多利亞時期的Hysteria,至後來的生育,一直到晚近的美容和瘦身,女體在男性的操控中扭曲受制,更在父權的醫療體系視野中,喪失了對於自己身體自主權力的行使。

女性的身體是在男人的視野中發展的。西方在十九世紀初將女人的一生分為七個階段:出生、月經來潮、破身、懷孕、生產、授乳以及停經。這樣的視野完全把女人視為生殖用的「身體」,依附在父權社會建構的家庭當中。而在中國明清代,以當時對於女體污穢不潔的意象,更有以「陰門陣」抵禦槍砲的戰術,其不但將女體物化,甚至是污名化了。在近代國家的生育政策中,女性身體的自主性因政治經濟等其他評估更受漠視。比如我國的人口政策從「增產報國」轉變為「家庭計畫」的過程當中,反對宣傳避孕觀念的一派認為,「反攻大陸」需要相當兵力,而且如果避孕知識普及一定會造成性氾濫。而倡導節育的一派則受馬爾薩斯人口論的影響,為避免人口膨脹造成的經濟、社會問題。無論是哪一觀點,似乎都完全忽視了婦女的健康與福祉及其生育意願,女性的身體自主在父權建構的社會當中沒有發聲的空間。

除此之外,「醫療化」的結果擴大了醫學介入的層面,使得醫療成為社會控制的一環。比如近年來蔚為風潮的瘦身美容,形塑了現代的身體健美觀。人人(尤其是女性)奮不顧身的節食,上減肥班,甚至以藥物或其他治療以達成「人人稱羨」的美麗身軀。然而這樣的情形,也因媒體而更為強化,瘦身美容的廣告常常標榜科學形象,宣稱其醫療效用,後因受質疑而才改稱。值得注意的是,許多女性開始標榜「身體自主」而拼命節食、吃減肥藥,以求「自主」的「瘦身」,這是不是構築了一種「身體自主」的迷思呢?另外,近來的Viagra現象也是醫療詮釋擴張的例子之一,他創造了「正常」的男性身體觀,再一次以生物醫學模式界定了「健康」與「疾病」,使得醫療成為一種權威性的規範,變成一個「健康」、「美麗」的標準,來束縛著人們的身體。

醫療介入日常生活的範圍擴大之後,使得病人依賴醫生的情形更為嚴重。然而在醫療體制中,醫病互動的單向權威卻更加剝奪了病患的身體自主權。醫病關係中醫療知識以及相對權力的不平等,使得醫師常有將病人「童稚化」的現象,因而忽視了醫療知識的傳遞,或是基於「好意」而一味地幫病人做決定,即使提供醫療資訊給病患時,卻也常擴大病情解釋或者將某項其所屬意的治療突出化,使得病人的選擇受其引導。,除此之外,醫生也很少向病患說明治療的副作用與危險性等作為病患醫療決策的參考,忽視病患本身對於自己身體的權力。此外,醫病之間缺乏良好而且充分的互動,醫師因為醫療成本、看診時間、或將病人童稚化,往往不主動向病患解釋病情,也不提供多重醫療選擇就幫病患做決定,而病人也因為醫療知識、權力的不平等,往往不敢詢問醫生相關的醫療資訊,以免醫生認為其抱有不信任感或者挑戰醫生的權威性。值得注意的是,病人也可能因為「名醫情結」而放棄了醫療資訊的獲得或是醫療決策的參與的權利。而交由「名醫」來為自己的身體作醫療選擇,因此病患的身體自主性概念仍有待加強,尤其是女性,其依賴醫生的程度通常高於男性。

然而,對於病患身體自主權的爭取,最容易受到醫界抨擊的地方即為:病人真的有能力為自己做主嗎?難道醫生基於「好意」為病人選擇「最佳」的醫療方式有錯嗎?我們不難發現如是的觀點根植於父權醫療體系「家長式」的醫病互動,其認為病患是無力參與,無力互動的,如此將病人「童稚化」的結果,更進一步的說明現代醫療知識成為一種權力把持的媒介,經由封閉的知識體系建立其權威性,拒絕與企圖和其分享知識的人做進一步的互動,避免權力的喪失與權威性的失落。


【Reference】
1.林怡欣,醫病互動關係中的身體自主權—以女性乳癌病患為例,高雄醫學大學行為科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0年7月
2.劉仲冬,女性醫療社會學,女書文化,1998;p187-222
3.李貞德,從醫療史到身體文化的研究--從「健與美的歷史」研討會談起,新史學十卷四期,1999.12;p117-128
4.蔡篤堅,生物醫學與兩性關係—現代父權醫療制度的歷史型構,福利社會59期,1997.05;p28-35
5.張苙雲,醫療與社會,巨流,1999;p33-37
6.D. Magezis,女性自學研究讀本,女書文化,p169-173

台長:南來瘋
人氣(56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