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0 06:44:26| 人氣7,31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送香香最後一程(許老爹)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旅行,迷人的地方就在它的不確定性

世界,奇妙的地方就在它的多樣性

人生,難得的地方就在它的獨特性

 

旅行,沒有標準答案

世界,沒有標準答案

人生,也沒有標準答案

                         黃勤文

 

「妳是搭這部車嗎?」看到曉文背著香香的骨灰上車,我再確認問她,因為她爸爸告訴我,是她的堂妹和二姑姑搭我的車。

 

「是爸爸臨時要我改搭您的車。」曉文說。

 

霎時,一個感覺浮了上來--莫非,是香香的善解人意?因為,原本八月五日我要從台南載香香的骨灰北上的,因改變送回方式而沒載送;是香香要讓我圓載她的願,而在這最後一程讓她爸爸臨時要曉文來搭我的車嗎?

 

小名香香的黃勤文,二月十八日登山不幸墜谷遇難;二月二十七日在台南殯儀館舉辦備極哀榮的告別式,從總統府到各機關首長、大專院校學生代表,有好幾百人來參加。

 









家祭時,曉文在給香香的祭文中,含淚用英文唸了一段感人的歌詞:時間無法把我們分開,因為我們是姊妹,來自相同的根……

 



因為香香的父母決定讓愛山、愛海的香香在法鼓山生命園區植存,所以當天火化後,骨灰就暫厝台南,待法鼓山排定植存日期後再北上。

 

香香的爸爸黃金乙,是我的鄰居,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更有一層我不知緣由的輩份。黃金乙小我一輩,所以香香都稱呼我叔公。

 



那天,從香香的叔叔,也是台南皮膚科名醫的黃三奇口中得知,香香排定八月六日植存,我就已經決定要北上送香香最後一程。

 

那天,我也問黃三奇:「你要上去嗎?」

 

「那天我得看診,不上去。」

 

「要不要我去幫你看診,你就可以去了;反正我的皮膚病你也看不好,像這樣隨便看看的,我來就可以了。」

 

「你的皮膚病是復發,要是會斷根我還能賺什麼?還是你去拍照,我留下來看診,我們各自發揮專業。」黃三奇笑著說。

 

半年過去了,香香將長眠法鼓山生命園區的日子到了。之所以會等這麼久,是因為社會對人生最後歸處觀念的轉變,選擇無礙放下,將骨灰回歸大地的人愈來愈多;而法鼓山生命園區一天只排兩場植存儀式,所以排隊的時間就拉長了。

 

六號上午九點半左右,人員到齊了,車隊往法鼓山出發。問了一下曉文,爸爸和媽媽調適得如何。曉文說,爸爸已慢慢會說笑了,但每次觸及香香的話題,還是免不了會傷感。是啊,天下父母心,孩子是心頭肉,香香才走半年,父母心哪可能這麼快平復!

 

原本擔心梅花颱風外圍環流會帶來豪雨,但天氣卻出奇的好。曉文說,爸爸決定風雨無阻時,她跟小姑姑說很怕下大雨。小姑姑說:「那就打電話給二姑姑,請她不要來亂。」

 

聽到這,坐在後座的二姑姑笑了,因為她的名字就叫做「黃梅花」。

 

法鼓山到了,在山門聽完導覽志工的初步講解後,礙於骨灰不能上道場的規則,曉文和一位朋友留在山門,其餘人員則在志工引導下上山參訪法鼓山道場。

 







用過了午齋,正和金乙聊天時,志工過來說:「留在山門那女孩子情緒不穩定,在那邊哭,我們要她上來,她說要在那邊陪妹妹……

 

我跟金乙說:「我知道地點,我下去陪她。」

 

順著小徑下山,坐在山門陰影下的曉文,眼尖看到我,遠遠就跟我揮手。下到山門,她朋友正在吃冰。看她有說有笑,我狐疑問道:「不是說妳在這邊哭嗎?」

 

「不是啦!」曉文說:「是想到不能帶妹妹上去,覺得很委屈,很難過,眼淚就掉下來。守衛看到了很緊張,對我態度超好,還拿冰給我吃……

 

噢!原來如此,應是守衛看曉文掉淚,緊張地通知志工吧!我對曉文說:「妳要不要再哭一次給守衛看,叔公沒吃到冰……

 

帶他們到知客房區外面坐,經過漫長等待,一群人終於下到這邊來了,看看時間,下午一點三十五分。

 

在知客室聽完簡報,兩點二十分離開回到山門,曉文取出寄放在守衛室的骨灰,在志工的帶領下,一行人腳步輕緩往生命園區出發。

 







行進於蜿蜒的山間小徑,戴著墨鏡的金乙和瑪莉,肅穆的神情透露著哀戚,因為,這是他們陪小女兒的最後一段路了。捧著香香的骨灰,淚水在曉文眼眶中打轉;最疼愛香香的小姑姑,一路雙手合十為姪女送行。整個隊伍是那麼的安靜,沒有交談聲;有的,是對香香的祝福……

 

 



生命園區到了,在植存前,曉文捧著香香的骨灰跪了下來,代妹妹拜別父母,並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淚水,不停地從瑪莉的臉頰滑落……

 





分成五個小包的骨灰,三人一組依序放入事先挖好的五個小洞中植存。第一包是由金乙放入,瑪莉獻花,曉文覆土。

 







第二組進行時,園區志工問我,其中兩位是香香的什麼人,因為一直看到她們在哭。我說,一位是很疼香香的小姑姑,一位是和香香感情很好的堂妹。

 



整個儀式於兩點五十分完成,全體人員面對園區默祝香香靈安後,離開生命園區。

 



下山途中,走在金乙旁邊,看他輕拭著眼角,我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說:「祝福她吧!」

 

回到山門的停車場,看著瑪莉,拍拍她的背,我說:「我不會叫妳完全放下,但還是要盡量縮短傷慟期。」

 

淚眼中擠出笑容的瑪莉點了點頭……

 

望向生命園區的山巔,看著一一驅車離開的送行親友,感觸滿深。緣生,緣滅……誠如香香所說,人生,真的沒有答案……

 

2011.08.08

台長: 許老爹
人氣(7,312)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生活雜記 |
此分類下一篇:父親節賀禮(許老爹)
此分類上一篇:超廣角鏡頭試拍記(許老爹)

Tellme
........
2011-08-10 09:19:13
黃槌槌
歷經170天的等候,在情人節在一個有山有海的地方,將妳的骨灰緊緊的和大自然擁抱在一起了!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深信妳既是仁者也是智者!妳曾來到我夢裡告訴我:這就是人生!我想妳是要我堅強要我勇敢!但就在我為妳覆土的那刻依然心慟不已......真是不長進!!
于今妳長眠在一個妳喜歡的地方,為了讓妳靈安,讓妳迎接下一個全新的燦爛人生,我也要學習妳的瀟灑!我最愛的香妹妹願妳一路好走!放下對我們的牽掛!再見!香妹妹!雖然我們緣淺但一定不滅!因為我們來自相同的根!
感恩叔公的觀月橋畔,讓我想念妳的時候隨時可以在他的園地裡來悼念妳!老爹!有你真好!!
2011-08-10 13:48:02
版主回應
面對
接受
處理
這都是不得不去做的課題
但要真放下
談何容易
我小弟走33年了
至今他的影像依然鮮明的在我記憶中不斷翻轉
2011-08-10 20:51:20
淑貞
無意間找尋"田中央"看到此文章,看著看著我已淚流滿面,因記憶回到2011-11-19也正是寶貝女兒告別式之日,她才15歲因疾病走了,功課很好,手很巧,雖然個性有點倔.但看不到自己的孩子長大父母的心真的真的很痛,心真的真的是會碎掉的........如許老爹言她的一切一切老是在父母的記憶中不斷翻轉,明知要放下她已去當個快樂小天使,但往往卻做不到,好難哦!但看了您的文章分享,見到香香家人堅強的一面是我要慢慢學習的....謝謝您
2012-02-01 14:50:1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