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6 14:02:33 | 人氣(595)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智慧之激情驅走感官之縱欲~舊愛羅傑斯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達芬奇說:「智慧之激情驅走感官之縱欲。」《大西洋抄本》

我不知道我曾經迷戀羅傑斯的建築,到底屬於『智慧之激情』還是『感官之縱欲』?

愛,總是先去愛了,才想到自己為什麼會去愛。

這裡有兩個層面可以討論:

第一, 羅傑斯的建築真的很搶眼,無論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或你用理智去解析那些表面,都是一種享受。就像是觀看電視上選美比賽,那些一個個來自各國的佳麗,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美,可是因為現場的狀態是比賽,於是你必須跟著所有的評選員去解析為何某幾個佳麗還更美一些;所以整個轉播下來,不僅養眼,還養出自己莫名的『出眾』品味。看羅傑斯的高科技建築表演,就有這種獨特的視覺享受之歷程。

第二, 羅傑斯也是善於表現『理念』的,就如其他所有的建築大師一般。其實被稱大師,都彷彿說明在他們作品背後,都隱含著令人驚艷的理論存在。也就是說,沒有理論架構的支撐,要建立起如此龐大的人造構成物幾乎是不可能的。他們的理念為何?他們如何從作品中表達獨特的理念?這幾乎成了我們對前頭第一個層面的解答,但同時也進入到一個比較學院式的、或書面理論式的角度裡來。


每當我在陷入對羅傑斯建築的愛的幻想中時,其實不是那麼清楚到底是什麼因素會讓自己那麼沈醉的。

醉,在歷史上本來就具有兩方對立的看法:一是認為只有『醉了』才能真正進入那種狀態,也才能感受那種的美好;一是認為『醉了』其實什麼都神智不清,談什麼美好,也只算是一時糊塗而已。一正一反,歷來皆是。

不過,這裡不是沒有答案的。

我的意思是,當這種迷醉過去,當我不再那麼迷戀他的建築作品時,我相信我應該比較可以看見真相。從理智上說,我應該比較沒有情緒或精神上的負擔,需要去為自己所愛的某種風格或理論辯護,而且也沒有那些多餘的神情,認為那就是建築的正道、就是建築應服膺的方向,而激情地、放大地去推崇。

這當然也是矛盾:不愛了,就醒了。而醒了,就也沒動力了。


可是說也奇怪,每次回到倫敦市區,我還是又走到洛伊銀行的腳下,還是又走回Channel 4的立面前,情不自覺地拿起相機,又再拍一次。一次又一次,電腦相簿裏的這個檔案,已經重複到必須用年份來區別。

都已經決定分手了,而當年的愛也不再激起火花了,幹嘛動不動就回頭去幫他照相留念?是愛情昇華為感情了?是一旦愛過,就永留心頭了?

真是苦惱人的愛的問題!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
那過氣的這場愛到底算是『理智的激情』還是『感官的縱欲』?
達芬奇給我們的回答是:「智慧之激情驅走感官之縱欲。」
我的回答則是:「智慧之激情代替感官之縱欲;
而愛,未曾消逝~」



Channel 4 - London - 1994 - Richard Rogers

台長: river old
人氣(595)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 個人分類: 玩建築 |
此分類下一篇:翻轉的空間,翻轉的愛。~舊愛羅傑斯3
此分類上一篇:所有的故事都是愛情詩

偷溜上來的sparrow
這個我有點小小的感觸....

迷戀是種癮
儘管有了新歡
再相逢時霎那間的心動是前世今生的慣性召喚!!!

(((說的是自己啦))
我超迷台南孔廟的說
尤其是他的某個角度
每次經過總忍不住要喀擦喀擦
電腦裡的相同檔案,重複到必須用日期來歸類........(汗~~)

呼~~幸好台南對我的小鐵馬來說還算有點遠^^
2007-04-16 14:36:33
Sparrow
喔~
忘了在&quot超迷&quot前面寫&quot曾經&quot兩個字,
還有&quot每次經過&quot前面有&quot直到現在&quot四個字
差幾個字大不相同~~~

都是摸魚的錯....
好,我知道,我自己罰寫去==&quot
2007-04-16 14:49:36
版主回應
台南孔廟也一直是我的最愛之一,
從大學到現在一直如此。

算在我們英雄所見略同,
不罰你寫了。haha~
2007-04-16 23:39:2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