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04-16 14:48:27| 人氣27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空空的下午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花板上的風扇呼、呼、呼快速的旋繞,製造出來的風已經痲痺了,應該是涼的吧!我猜想。真的是有風走過的感覺,卻找不著痕跡,熱啊!!全身都是黏褡褡,這時來場大雨那有多好。窗戶全面打開,連沙窗最後一道防線也撤離了,管它蜘蛛、螞蟻、蚊子跑進來納涼,先降降我身體的熱度再說吧。長著有四樓高的菩提樹,用大片的葉面遮蔽掉了一些煩熱的日光,還真是功勞一件啊!!

不知道那個古人講的話〃心靜自然涼〃,於是我翻箱倒櫃的想找一卷會讓人心靜然後感覺很涼的音樂,音響一次又一次一卷又一卷的一進一出的啪噠作響,沒有一卷滿意的,就像現在一樣情緒是煩躁的。眉梢滴下了一排被31度的熱力逼出的水份,滑過臉頰。還是熱;一個白色的紙袋上面畫著綠綠像是豌豆的圖樣感覺很涼,是上次買的一本書〃綠光叢林〃送的,從來沒聽過好像也不怎麼樣,那碗豆看起感覺很涼。試試也無妨,CD送進去它專屬的狹窄的空間。Play之後出現的是零落幾聲鳥鳴聲,營造的是自然空間,腦海裡冒出幾棵高大的樹,又出現了幾條林邊小逕,古箏的那十三根絃錚錚作響,似輕風低語著溶化在空氣中;坐靠在籐製椅子上,咦…心好像靜了,有用喔!唉!可憐的都市人不知道被囚禁在這無形的鳥籠有久。這一小片的CD解放了唯一沒被牽制住的暇想。我想這應該就是游乾桂寫的「自助循環體」他說:

音樂不合適只用一種方式聆聽,它合宜在室內與室外流淌,森林、溪谷 、海洋、田園、野地,變成演奏聖音的另一處仙境,把仙樂帶回家裡,再把心情帶到荒野,串成一種音樂的「自助循環體」,在山林與心中徘徊。

這就是所謂的「天籟療法」吧。

腳抬起悠閒地放置在前方的椅子上,頭頂上呼呼響的風扇依舊賣命的轉動著。大腿上放著一本影視的雜誌,一堆八卦密密麻麻的塞滿了一張張的紙頁上,幾排字之後便插入一張照片,虛虛實實,我看也只有照片中人才知道吧!姑且暫停留在腦袋瓜裡幾分鐘,好歹也是人想出來的,不用花大腦思考的文字也是不錯的。沒幾分鐘這雜誌便被擺在一旁。CD裡播放著剩下幾分鐘屬於自然的音樂;牆上的鐘指著三點零五分,一個下午就這樣快被消磨過去;沒有生產力的一天。

鈴..鈴…電話的呼叫聲,連鈴聲聽起來都有點慵懶。

「喂….你好,找那位?…..她不在喔!…大概明天晚上才回來吧.…你那裡找…喔!!一起長大的朋友( 有點驚訝….)…..喔你也住高雄啊....喔喔….對啊我是她女兒…現在住那裡??( 有點懷疑…這人..) 還是就這裡啊…有事嗎?( 提防一下的好,這自稱是老媽的老朋友..)…..你留個電話吧,我再請她回電話給你…….. 」手上的筆桿搖動著,一一的記錄下來「…好了…好..抱歉喔…掰掰..」接聽了之後,開始有一種感覺時光的流失就像潺潺流水憑著心情起浮腳步有急有緩,快時會讓你來不急跟上時間的尾巴、慢時就像每一分都是多餘的這樣討厭。不過奇怪的是…不管怎麼做,最後還是有話要說和那許多來不急回憶的回憶;這通電話勾起了老媽小時的記憶,對我來說似乎是更遙遠的一件事了,一個我不曾參與過的空間,好特別啊!時空的魔力。

還剩下三分四十五秒,音響計算著它所剩的時間。我繼續坐回我的藤椅上,腳放回原來的位上。閉上眼睛,樹啊、鳥啊、花啊、被葉子遮蔽掉的日光啊、木造的亭台全都跑了上來,等等說不定會有個不一樣的夢境出現,於是我開始冥想我要的…….我一直等著…會有什麼畫面出現………..

 

※ ※ ※ ※ ※ ※

 

炙熱的夏日,似乎還沒有打算走的跡象………..

 

※ ※ ※ ※ ※ ※

 

計劃了好久的游泳,這次終於找到了時間;其實是一直懶得出門,這次終於被熱騰騰的熱氣給逼的去完成這項從冬季的尾端就和莓子計劃好的游泳,不過說穿了雖然只是泡泡那冰冰的涼水但就像發現沙漠裡的一處綠洲這樣的渴望,其實老早以前就把那醜醜的蛙式給忘了一乾二淨。手指頭算算這綠洲門票也才三十塊錢,呵呵 ..泡一次水三十塊,這就是老爸公司給的福利啊!這好康的事要拿裏找啊!於是,把那準備好很久的蛙鏡、泳衣、泳帽、浴巾、洗髮精全部丟進包包裡再加上還有一些些的零錢。和莓子直奔藏在郊外裡的綠洲。

 

隔壁間,窸窣窸窣的發出聲音,換泳衣的莓子敲敲右手邊的木板…..

「好久沒游了…希望等一下別吃水的好..」莓子說。

「你不會去到那邊…只在那邊〃觀禮〃吧!那我一個人有啥意思好玩呢…」

莓子大笑,「〃觀禮〃不會啦…你在怕啥…」

「我好囉!」

「在等我一下..」

「你生蛋啊…快點啦…」泳池旁噗通的跳水聲,催促著煩躁鼓動的心情,透明藍的水波習慣的被撥動混合在有規律的水波中粼粼相映。不是假日的時間,泳池邊零星的有幾位在聊天著;另一端正上著初學者的課程,因此很明顯的只瞧見一顆顆像石塊的背漂浮在水面之下。

「猴急什麼啊?」莓子說。

「沒啊!我忘了要怎麼游,所以早點下去習慣一下水性嘛…」

莓子推門走出來「泡久了就會啦!我還可以指導你喔..」

「你!你!你會…」我有些懷疑,心想我早都忘了騙誰啊。

「會啊!總比你那半套受用喔…」莓子低咕著,誰像你少根筋。

「沒辦法啊!手和腳老是沒辦法好好的合作。會動就好啦..」

 

泡在水裡,我花了幾分鐘練習回味一下憋氣的滋味,結果當然不是那麼令人滿意,然後扶著邊體會一下被水抬起來的感覺,腳划動著試著找尋如何與它相合共存的記憶,於是又花了幾分鐘。

忽然,有種感覺,感覺到我們好像是被某個東西給飼養的寵物,魚….現在像魚,被飼養在水箱裡的魚,這個水箱沒有水草綠化、只有石子鋪設的地面,而我正努力學習著去適應水裡的生活。

然而我又記起上一次在另一個刺激又有趣,有水上遊樂設備的泳池,我選擇從三樓高的溜滑梯,滑下,迴旋在黃色的空間向下急速的滑落,緊接著是方才被擋在外面的日光,接著整個身體被拋上空中(我聽到我第一次的尖叫聲),又準確無誤的落在原來的滑道上(又聽見我的尖叫聲),然後被送到水面下(第三次的尖叫聲,淹沒在水中消失了,然後喝了幾口水省了買飲料的錢。)這樣一瞬間的刺激,感覺是愈求的滿足;不過現在這裡只有簡單的水,不經過改造最原始的綠州。

 

莓子穿著深藍色的泳衣,來回的悠遊自在的暢游。

 

我繼續泡在水面下,正在感覺我和水的觸摸。這樣的感覺也是捨不去的滿足。

炙熱的燄陽,被隔絕在我忘掉的另一個世界。

台長: 獅子座的小女人
人氣(27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文藝創作 |
此分類下一篇:看著狂歡的人....
此分類上一篇:黑蝴蝶的烙印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