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04-25 01:32:14| 人氣16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幻化觀點:莫名的沈重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生命是由片段的回憶所堆砌而成的,這應該不會有人反對。習慣以文字工作的人,最喜歡在自己的記憶堆棧裡搜尋著值得再思索的零碎段落,透過對文字具敏感度的操弄,成了閱讀的質材。

會在一開始就談起這看似人生的大道理,無非也是因為無意間又感受到生命的偉大。人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想起有關生命的種種,積極並具建設性的,就會鼓動起對生命本質的哲思極縝密的長考,並且用起艱澀難懂的字眼,以突顯沈溺於思考國度中的高崇地位。消極一些,或選擇逃避,不再面對本該勇敢迎向前去的難題,而頹唐地鬱鬱寡歡,終而失去生命的方向與勇氣。

談起這樣的話題總是沈重的,盧梭之所以在散步餘暇想起人的本質,大概也僅止於驀地將沈重的包袱加諸在自己的身上。悲劇一點就只掛念著人將永遠找不到解決出路的哀愁,只好任由時間靜靜地流逝,直到生命的終點,成了悲劇的象徵。人對生命的本質總是充滿好奇與趣味,只是探求的方式不同,思索的結果不同,也就有各式各樣的人生觀,各種需求不一致的生活內涵。如果真要求所有的人都要對自我的生命負責,雖然這也不過只是個小小的慾念,但卻可能要窮盡大多數人一生的精力,才可能有些許的答案,才會發覺對自己負責其實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既然如此,逸樂總難免,放縱總必須,沒有人有那個能力時時刻刻保持對生命的萬般尊重與維持莊嚴,如此高傲的姿態,也不免讓人覺得裝模作樣與可笑。只是,那幅道貌岸然的尊容,恐怕也失去了對生命該有的敬重。

好吧!就像吳若權式對生命的態度,輕輕鬆鬆地談生命的大道理,在潛移默化之間,多少也成就了小善式的自我修練,捧著青年學子的手上,生命本就輕鬆,不是嗎?

原載於《幻化意識電子報》第64期,2000年4月25日出刊

台長: 徐江屏
人氣(16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