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14 17:42:00| 人氣96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族群問題是政治問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腦海裏總想到一個令人動容的畫面:幾天前陳水扁與學生團體面對面,學生問了有關族群撕裂的問題,陳水扁說他願意率先自省,民進黨也應該反省。這話是早該出口的,現在說了有點晚,多少還有些價值。不要誤會,我不是因為陳水扁說這話而動容,就像今天中國時報的社論裏提及的,陳水扁的政治演出,讓人以為他根本是「一個常讓人迷惑的國家領導人」。

  有選舉,就不免有議題操弄,爭選票,就不免思考尋求最有效而經濟的方法。族群問題的幽靈,如影隨形,根本就不可能被遺忘,只要還有可利用價值,就會繼續被強調。沈富雄說要提案立委選舉中嚴禁利用族群議題,恐怕仍只是個理想。

  我不以為族群問題只是單方面的責任,政治人物普遍不負責任的任由族群撕扯製造可乘之機,以從中獲得最大利益。陳水扁在選前大炒台灣意識,泛藍陣營居然也跟著落入炒作,走不出應有的格局。族群是個模糊的概念,是個致命的罩門,連馬英九都不得不承認族群的糾葛終究是不可逃避的現實,否則當年李登輝高舉他的手高喊是新台灣人,他不會露出那麼燦爛的笑容。

  我很同意前些天劉寶傑在媒體談話節目裏所說的,當年國民黨大可利用李登輝高舉馬英九的手喊出新台灣人之際,重塑黨內的台灣論述,成為台灣主流的價值,而當二千年總統大選群眾聚集逼宮,讓另一股極端力量得以聚合逼走李登輝,群族議題正式成為分裂台灣社會的絕對力量。馬英九也失去了形塑新族群認同的契機。

  現在說再多的寬容與了解都無濟於事,族群問題淹沒了理性的討論,在泛綠及泛藍族群之間徘徊的,則是一時之間找不到認同目標的中間力量,被硬生生的安上不同的標籤,被不同的族群冠上不同的符碼。談什麼族群平等,說什麼弭平傷痕,悲觀的我以為至少目前為止看不出任何可能。泛藍的質疑得不到符合內心期待的答案,泛綠的隱忍只突顯了默視族群問題的擴大。一點點小火花都可能挑起尖銳的對立,相信在這版上來來去去的朋友們心中都有相同的感覺吧!

  不管你信或不信,「愛台灣」是撕裂族群的口號,「中華民國萬歲」同樣也是。說對手操弄族群,其實自己正也在操弄。這還能有什麼道理呢?說反省說得再誠懇,也都枉然。

  這是陳水扁的錯嗎?應該是。這是連宋的錯嗎?當然也是。當學生在中正紀念堂前要求總統先生不要區分會談學生與靜坐學生的差別,不也是製造學生與體制間的對立?不再與執政當局對話,靜坐還有什麼意義?向著總統學起立法院不懂尊重為何物的質詢方法詢問總統,怎麼看怎麼令人難過。

  至於說什麼真相調查委員會,說什麼全面集中驗票,都覺得虛無飄渺。要真相不是目的(只要不符合預期,絕對不承認是真相),驗票結果可以想見也證明不了什麼(還是我一貫的以為,說要作票根本沒有操作的空間,說選務瑕疵倒是一堆)。當權者當然傲慢,因為抗爭者依舊以為自己是高不可攀的政治貴族,只是有些過氣了。警察國家的幽靈之所以在台灣街頭徘徊,絕對不是因為兩顆子彈,而是那揮之不去的不甘與根深蒂固的成見,從兩千年的總統大選連宋的落選,一直到這次的再次落敗。其他的,全都是各說各說,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關上電視,不看報紙,世界其實仍是喜樂安祥得很。不信試試。

台長: 徐江屏
人氣(96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