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24 14:53:09| 人氣1,01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被過度期待的馬英九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月廿二日晚上當時間漸漸逼近十點之際,妻問我凱達格蘭大道上的抗議群眾如果仍不散去,馬英九會怎麼辦?當時媒體也都在看馬英九的動作。我只對妻說,馬英九會像上次二○○○年總統大選揭曉後面對國民黨中央黨部前聚集的民眾一樣,柔性喊喊話,看風頭不對,就縮回去。

  這話說得有些重了,馬英九不見得真是縮了回去,而是評估了廣場上的狀況後所做不得不然的決定。其間行政院發言人林佳龍及內政部長余政憲都公開呼籲首都市長馬英九應該負起維護首都治安的責任,白天馬英九沒有參與連戰號召前前總統府靜坐的活動,只在市政府召開記者會說明他的態度,並且強調他首都市長的身份,一方面有維護治安的責任,一方面又支持公開驗票的要求,誰都不得罪。林佳龍和余政憲的喊話,我深深以為實在不智,如此做彷彿是把壓力推向馬英九,其實只會強化馬英九被打壓的印象,不會影響他處理這場群眾運動的態度。卑劣一點的說法,馬英九還恨不得中央快點給他壓力呢!

  實在不以為馬英九的性格能肩負起如此沈重的責任,尤其以他的政治智慧,算計的仍是如何在尷尬的角色間尋求獲致最大政治利益的位置。以如此具有群眾魅力的外省菁英而言,他所能發揮的是如何巧妙的建立「不是我不做,而是我不忍心;不是我不從,而是我仍在奮力的抗拒」的心情認知;前者是對中央政府,後者是對群眾。

  經過三月廿三日一天馬英九的「努力」勸說,他還是以一付無辜的模樣,重回廣場,對著群眾喊話,請他們快回去,然後請歐副市長,動之以情的再說一次,然後激情的指責中央政府「什麼都沒做」!

  三月廿四日,馬英九說這次的群眾運動已經延長申請並核准,所以是合法的,沒有驅離不驅離的問題,然後說現在的運動層次不是台北市政府能回應及解決的,群眾聚集的地方又在博愛特區,應該由中央政府接管,「市府僅處理低層次的降低噪音和維持秩序以及環境整潔等問題」。對馬英九的殷切期待,至此告一段落。

  群眾不會追究這段期間台北市政府或馬英九處理態度轉變的問題及責任,馬英九則在這次群眾運動中又找到個「不沾鍋」的位置,似乎誰都沒得罪。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如此寬貸馬英九?他不也是個相對握有較多權力的人嗎?對他監督的力量,為什麼如此微不足道?

  始終不敢期待以他的政治智慧能解決政治危難中遭逢的困境,只留下個深刻的印象:明明百般計算卻總是被人輕易原諒。

  不敢預想到底在這樣的討論裏會不會包裹著難忘的成見。很努力在這次事件中觀察馬英九等外省菁英的角色,也很小心的避免自己主觀的論斷阻礙了對事件處理過程中曾付出心力的人們該有的認識。原初我也是熱切期待馬英九扛起國民黨或泛藍陣營裏能有的革新力量,畢竟他所具有的指標意義,使他在台灣民間具有一定跨族群的支持與肯定。說他跨不過濁水溪是小看了他的實力,相對於陳水扁,馬英九所可能引起的爭議反而更小。但馬英九終究還是正經八百的「臨危不亂」,重新扮演起彷彿一切與我無關的角色。

  就是因為馬英九的族群意義比較不明顯,一般的看法自然對他也有較多的期待,不否認或許對他的苛責是過重了,也許媒體並不是如此看待他的,他的某些舉措其實也不是那麼有權謀的盤算。但相較於其他當道的政治人物,媒體對他真的是厚道多了。他也幾次巧妙的把指責他的力量挪移到不相關的位置,甚至反推回指責他的人身上。相當不齒林佳龍或余政憲強扛起「打馬急先鋒」的任務而尖酸刻薄小頭銳面,但是當我們指責當權者應該接受民意的批評,是否也曾經想過馬英九也該以同樣的標準接受檢驗?

  站在權力的峰頭上,就應該明白想要面面俱到是何其困難,要滿足不同立場及需求的民眾,從來就不是政治人物能做到的。馬英九很清楚他在國民黨中的位置,所以至少相對於其他人而言,他有時的嚴守分際其實是難得的,在政治的場域裏還能克制對權力掌握的慾念是何等困難?但馬英九所展現出來的,彷彿是無欲無求,站上權位的巔峰是不得已的,純潔無辜得很。馬英九至少是很小心的站穩他自己該有的位置,謹慎的回應可能的質疑,論述明白,立場模糊。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得到許多所謂中道力量的支持,能以超高的得票站穩首都市長位置的緣故。

  但他的小心翼翼是否就該閃躲掉該有的批評?是否因為他的恭謹態度就能免除掉該有的檢驗?如果我們心中有把相對客觀的尺,是否願意以相同的標準去檢驗馬英九與其他站在相同位置上的政治人物?

  陳水扁說修法行政驗票,民眾大罵他拖延;馬英九也同意修法,民眾的觀感就不同。這當然與是否是爭議當事人有關,也和以往的認知與態度有關:阿扁就是變來變去,馬英九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阿扁喜歡發言引發不必要的聯想進而引起爭議,馬英九謹言慎行,態度懇切沈穩,值得信任。相對於陳水扁,馬英九不是更值得期待嗎?熱切期待之後,他又實際做了什麼?在這場群眾運動中他前後態度不一,對處理責任的說明,難道就不該受到檢驗?這顯而易見的前後不一,不曾受到媒體的指責與質疑,這又是相同對待政治人物的標準嗎?

  這場選舉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具爭議及最該檢討的族群動員,但會不會發覺,媒體將所有的責任幾乎歸咎於陳水扁,而忽略泛藍陣營該有的責任。三一三被簡單視為泛藍力量的集結而漠視其族群動員的行跡,這會不會又是另一個以不同標準檢視政治人物的結果?泛藍強力質疑選舉做票,先定罪再找證據的作為,而泛綠勢力的隱隱作動,這潛存另一波族群動員的爆發,又會在台灣引起如何的風暴?馬英九應該清楚,而對他的期待,也是希望他多少能發揮一些提醒的作用,讓泛藍中的鷹派了解,鼓動對立所必須付出的沈重代價。而不是連戰簡單一句「I think , Yes, it’s out of my control!」就算了的。

  還是得說一句,就因為馬英九的外省菁英的形象,難得的超越了台灣普遍對族群的認同,所以對他的期待,自然也就多了一些。但他是否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對面對來自於國民黨內路線之爭的質疑?未來他要走的路,會不會能更有擔當的扛起改革的大纛?我這個外省第二代,還是願意熱切的想望著。至於連宋,我是不敢多想了。

  再補充一句,我的想望是情感性的,但是對馬英九的政治智慧,以及普遍對馬英九的寬容,我卻總是耿耿於懷。還好謹守分際是馬英九的人格特質,不然,那又會是另一股民粹的力量。像陳水扁所操弄的一樣。

台長: 徐江屏
人氣(1,01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