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闖肉毒桿菌誤區!國際... 【冰島】追北極光去吧香港百萬人民站出來反送中 福利、薪水已經夠好?入...
2019-03-13 00:00:00 | 人氣(1,698)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紙上展覽2:漫步在太空的新竹燈會(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們讓國中孩子們挑選一件自己最有感覺的新竹燈會藝術燈座,以這燈座為意象,聯結、整合自己的個人特質,織就一篇極具個人鮮明特色的好文章。
原來賞遊燈座的同時,也是凝視自我的最佳機會!

探索紀念:林建志

我是火箭  七年級  鄧珉鈺

    身處浩瀚的銀河系,著急的在繁星點點間穿梭,也許火箭的衝鋒勇敢之外,還有些許的固執、不論在星河間遇到何種處境,依然故我的的向前飛去。

    火箭的那身銀,在外太空看似牢固剛強,但在我看來,火箭的快速以及堅硬的外表,更是一種永恆不變的固執,和無法勸說的堅持。在生活中,我就像逕自飛往星河的火箭,一旦確認了目標或是有了關於事物的一些特定的想法,只會像火箭一般的勇往直前,很少有事情能令我改變想法或主意,我一直相信不懂得如何及時轉彎和改變,才能使事物有更好的結果。或是從即將掉入的深淵中,一步步的緩慢攀回平地。這般的固執、不知變通,經常讓我陷入父母的責罵,也讓我在面對同一件事情時,就算內心再激烈的跑著,終究也只會在現實的原地繼續遲緩的前進。

    而我選擇這樣相信:火箭的勇往直前,看似是一種不妥協的固執,有時也是一股強大的推力,就是因為能以不同種方式在泥沼中不斷試圖脫身,才會成為下定決心改變的動力,創下宇宙星河中最大的突破。

 蓋亞Gaia:路克‧傑朗姆Luke Jerram(英國)

我是地球 七年級 薛雅云

  我是地球,當大家都在欣賞我時,我感受到了暖暖的人心,但時間一過,我又再一次回到孤獨的自己。人一走了,就忘記我,很少有人願意回頭再看看我。每天都是如此反反覆覆的活下去,若有一個人,願意在我孤獨的時候陪伴我,那該有多好。

  一換了班級,以前的同學便忘了我,我從來沒有和以前的朋友出去玩過。曾經我受以前班級老師的重用,同學們和我熱絡互動,但也只是想讓我為他們在老師們面前說點好話,表面上的微笑都是假的。我一點也不盲目,他們真以為我會為了他們去和老師說些好話?當他們在罵我時,我都看見了。那些曾為我向老師說好話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也是在我換班後,一直和我聯絡、陪伴我的人。

  雖然我換了班級,也以為新班級的同學們也會如此的自私,但他們卻沒有,反而一直約我出去玩,一直幫我、教導我,讓我更喜歡這裡了,老師們也一樣喜歡我。我就像那人潮不散的地球,有人為我著想,陪伴我,令我感到溫暖,不再是孤單的。

  世界上有很多不如己意的事,但如果我們一直保持悲觀是否會更好?世界就算有一千個理由讓我們傷心,但我們也有一千個理由可以微笑,而時間也會使我們的傷心消失,也許在自己傷心的同時,有人在遠處關心我。我正是那顆最幸運、一直被看著的地球。

 

月球太空計畫-太空艙:李承亮

我是太空艙 九年級 黃小容

  美麗的光線,在地平線上增加了一片光亮,但那美麗卻被其他同樣美麗的事物隱沒了,也許有時會有幾個人忽然發現了它的存在,但又會有幾個人能看到在她被隱沒的美麗上,有最難以察覺的光線,或者誤以為那只是天空中不起眼的某個遙遠的星星呢?

  在班上都會有各式各樣的人,就算縮小到六七個朋友,那幾個人就算有再多相似之處,依然是不一樣的,也還是會有人特別受歡迎,還是會有人被隱沒,或是在人群中自我忽略,像新竹燈會中那特別的太空艙,被忽略在許多「特別」裡,成為最難察覺的,我想這就是在班上的我。

  直到一次跳遠練習中,我贏過班上幾乎所有人,在落地的那一刻,當體育老師以我的成績向所有男生下戰帖的那一秒,我成了眾人的焦點,朋友們圍著我,我雖然很享受那樣的我,但另一個我卻希望大家不要一直注視著我,而只好低著頭繫緊明明沒鬆的鞋帶,只想這一刻趕快消失。

  也許仍有個人會這注意到那太空艙上方的光線,但那光線卻只能隱藏在周遭光害中,雖然開心找到了知己,但畢竟不習慣被注意到,只希望以後的我能更接受自己的好好壞壞,並與自己學習和平相處。

 

時間是一道長河:蔡宜婷

我是時間長河 七年級 徐瑾祥

  人生本不就是該由自己彩繪嗎?或者只是自己不知道,自身的樣貌早已被其他人慢慢變成了別人,不再是當初所挑選的道路。

  我是時間長河的作品,我被他人控制,也許是我的父母、家人,但我卻沒辦法控制我的色彩、造型,以及我的道路,我被他們選擇成他們想要的樣子,只能變成他們。在亮麗的光影變幻身後,所有人都會知道自己變成什麼,卻會忽略在過程中我所失去的一點一滴,只有我知道而已。

  但我卻不願意讓這樣的是再持續下去,我會去反抗、去裝設控制自己的應用程式,來控制自己的光亮,獲得自由。當我再度觀看自己時,發現原先的色彩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從未有過的感覺,不受到任何限制的感覺,那是自由的感覺。

  走上自己的道路時,要確定路是寫著我的名字,而非父母的名字,並且確定是否能改變它,並嘗試改變它。

 

月球寶寶:林建榮

我是月球寶寶 七年級 林芸勤

  他的頭總是白色、空空的,背著一個裝氧氣的小背包,而我的腦袋,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空白的,沒有任何想法,而背包裡裝著一些對我很重要的物品,不可以任性的將它放在一些無人看管的小角落裡。

  我,可能就是照片裡那個躲在小角落,不敢與其他人熱絡相處的人,只敢躲在沒人注意的地方,默默的聽著別人所說的話,看著他們愉快的笑臉,我的笑容也慢慢的往上升,直到他們快樂的笑出聲音,我也才會跟著笑。

  躲在角落的我,心裡總是像太空一樣遼闊,只要沒有什麼事情,世界彷彿永遠都是這樣安靜,而存活其中會感覺很舒服、自由,幾乎想要做什麼就能做什麼,不用管別人如何看待自己,用什麼心態、想法為自己定義是怎麼樣的人。

  我是一個不喜歡與別人相處,喜歡獨處,而且很在意別人看待我的眼光的人,所以我總是躲著別人,不讓別人看見我,頭上總要隨時戴著白色的保護殼。多希望自己能蛻變為一個空氣人,活得更任性、更熱情。

 

我是月球寶寶 八年級 王巧霖

  三個月球寶寶,一個躲在角落遠望著中間有說有笑的人。沒人會注意到角落的人,只猜想中間那兩人的關係和在做什麼。同伴再討論,還是上司和下屬在吵架?彷彿這是界只有兩個人似的,不曾提起那麼被孤立,但也需要被關心的月球寶寶。

  我想我正是那名邊緣月球寶寶,我身邊的朋友、家人甚至是網友則是舞台中間的人,被眾人關注著。我曾試著跑到中間加入他們,一起討論著不重要的事情,但心裡的顧慮太多了,像是穿在身上的太空衣。衣服很重,但是脫也脫不掉。光是要好好的站在原地,就已經耗掉太多的力氣;更何況是奔跑,那可能是我一輩子也做不到的事。我只能繼續待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們被誇獎、被崇拜。

  為了參與他們的世界,我試著卸下心防,奮力的跑到中間和他們一起聊天。正當我以為我也可以被大家讚賞時,我聽到的卻是不實的謠言,以及批評著我的言論,那些人還疑我的實力,任偉我是靠其他小手段才取得這個位置的。我想開口替自己找回清白,但身邊的人卻攔下了我,小聲的在我耳邊說了些話後又變回平時的平靜樣貌,並假裝歡樂的樣子。

  被叮嚀後的我終於看到站在這個位置上所能觸及的景象,它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光明。台下是一片黑色的人偶群,他們拿著放大鏡看我,一旦有任何失誤,他們就會毫不留情的攻擊。我決定回到了一開始站的地方,沒人會仔細的盯著自己,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好好的扮演月球寶寶,隱藏自己的另外一面,這才是最適合我的生活,光鮮亮麗後的壓力是我無法承受的重量。 

 

我是月球寶寶 八年級 蔣博丞

  我是月球寶寶,總是會在一有問題時就馬上去問人,就像兩位不斷在對話的月球寶寶一樣。因此,我總是不自己親手去試、親手去查,總是想要別人給我現成的答案。小時候,別人可能會認為自己是個問題寶寶很可愛,但當年齡越大時,別人就會覺得這樣的我很煩。

  記得有一次我在家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很想知道答案。我做的並不是上網查或者翻書,而是直接去爸爸問答案。爸爸說:「我知道答案,但你自己去找」我超級驚訝,因為我沒辦法接受為什麼他知道答案卻不告訴我。但我那時也沒說什麼,只得默默用電腦查詢。

    而那天上學老師在課堂的最後請我自己回家找答案時,我又驚嚇一次,老師的使命不就是要教小孩?那為何會讓我們自己回家找答案呢?直到班上發生了一件事,我才逐漸理解。記得那一天我遇到了一個很難的問題,不管問誰,他們都說不會,我只好動手實作,這才瞭解我們不能一直想站在巨人的肩上得到一切。

  我是月球寶寶,就算置身在月亮上也還在問問題,但是像在月球如此陌生、荒涼、孤絕的環境裡,問問題不一定會得到答案,常常得自己做才是最快得到解答的方法,同時也將一輩子難忘那樣探索問題的過程。


PS:這一篇〈紙上展覽2:漫步在太空的新竹燈會(下)〉文章中的照片出處為:
https://www.shoppingdesign.com.tw/post/view/3800?fbclid=IwAR1zPeCs2j2ZXY3MANEcYi3G7LeSZxcZr9L9394At9_PBp7zJeBd_JzmVMg

台長: 丸子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9-03-14 10:38:57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