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1 00:00:00 | 人氣(2,503)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尾牙之春花鐵木2.0版-1:一年,那麼長又那麼短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   一年,那麼長又那麼短

一年的時間究竟有多長呢?能不能長到足以守護一個地方,讓它永遠不變?又或者一年的時間其實很短,短到怎麼也無從複製一個明明曾經參與其中的局部細節?

廠長與秋芳老師尋覓2018年尾牙地點時,竟無意間碰觸了一年是長是短」的辯證議題,秋芳老師在聯盟社團裡張貼尋覓心得:

這些日子,找民宿。龍潭有一些不錯的民宿結束營業了;以前帶我家姊妹們住過的「戀曲峇里」,有個很長很舒服的原木桌子,泡茶聊天剛好,因為太受歡迎,又變成咖啡屋對外營業了。
找到大溪「巷裡閒」民宿,八個文青聯手打造的老房子,埋在神祕的迷宮巷裡,為了算清楚從停車場到民宿的最簡單直線走法,我們一路畫地圖、標是地標,走了12000步在幾乎付訂金的最後一秒,決定約「春花鐵木」老闆,再看一次房間,很快繳了訂金,這次全部訂2人房,一共4間,全包了。

這一則貼文,預告的不只是2018年我們將再次與春花鐵木相遇2017年創作坊尾牙記錄,請看書瑋老師新聞台45°的世界」:
http://mypaper.pchome.com.tw/edokwos/post/1376455723,同時也是一則桃園旅宿業興衰現狀揭露。

原來,一年竟是太長,長到我們以為能夠天長地久存在的一切,最終還是敵不過時局的變化,提早謝幕,紛紛走入歷史。
幸好,我們曾留下記憶腳印的春花鐵木,還在。

而一年,仍是太短,短到還沒提取記憶中
䜓創意蔬食料理的獨特飲饌滋味加溫時,便已經永遠的錯失與它再次相遇的機會了。
短到我們曾經參與過的阿弟仔美味盛宴,還想著趁這一次尾牙舊地重遊可以好好溫習那逐漸淡忘的舌尖滋味細節時,「阿弟仔」早已縮小營業店面和餐點,多虧廠長及秋芳老師盛情邀約老闆,使得我們仍有豐盛的「阿弟仔銅板小吃」晚宴可享用。

於是,我們的2018年尾牙,便在這樣似曾相識的詭譎氣氛中,熱鬧開展! 

2.  阿弟仔銅板小吃中的峰迴路轉

記得當秋芳老師在中壢小圓桌上公告尾牙當天的集合時間時,還特別以「羨慕」兼「哀怨」的口吻向新竹教室夥伴們說道:你們可以提早到那裡,四處走走逛逛拍拍照耶,我們可沒有這種優待,廠長最近對陽光過敏,她應該會要我們『準時』到即可。

只見在小圓桌上,新竹夥伴們都善點頭、沉默不語。晚上一離開中壢教室,依雯和書瑋立刻在月台上討論:「我們需要這麼早到嗎?」兩人相視不到一秒後,直爽決定:「不用吧!」兩人心照不宣的心事是:今年好不容易可以晚點出發,當然要多花點時間準備尾牙推薦書啦,有什麼比這年度重頭戲還更重要的事呢? 

1216日當天,搭乘廠長車子的秋芳老師和秉慧果然「準時」在訂桌時間進入餐廳,讓其他夥伴悠閒地在停車場會合,兩人隨意聊起未來規劃,秉慧說想開個餐廳,秋芳老師心想:啊?竟然不是咖啡屋?並下了一個浪漫的註腳:果然人在剛買了新家後,將對人間煙塵充滿眷戀。
小編則務實認為:其實,開餐廳也可以賣咖啡啊?這兩者有衝突嗎?! 

總算,新竹教室與中壢教室人馬會合於阿弟仔銅板小吃店內,趁著點餐的空檔,秋芳老師順口問起:「這次誰要做尾牙記錄啊?」在場所有人都靜默無聲,只見秋芳老師的目光緊盯著依雯,且笑得燦爛極了,沒想到大多數時刻對秋芳老師「百依百順」的依雯不但沒有立刻「承攬」這項工作,竟還很順口提及:「咦?這次不是說好了由毓庭主筆嗎?」
「但是毓庭去東海大學演講,要到下午三四點才會與我們會合耶,這樣他會有一段記憶空白……」希望落空的秋芳老師趕緊提出擔憂。
「沒關係啊,我們可以把從現在發生的笑點整理給毓庭,讓他無縫接軌。」「盧」功夫一流的依雯馬上道破解決問題的方法。

「好吧,那就交給毓庭寫了!」秋芳老師只得低聲附和。
這一場詭譎的尾牙記錄小編任務,在秋芳老師誠摯的眼神落空及依雯巧妙傳球後,就這麼交給根本不在場的毓庭了。 

沒想到,餐桌上,也興起一股詭譎「勸食」之風,點餐時,廠長反覆問書瑋要不要吃雞捲,秋芳老師明顯看見書瑋臉上的為難神色,便要廠長自己想吃就點,被誤會的廠長委屈說明:「哎唷,我就是怕大家吃不飽嘛!」
然後再次不死心地「重播」:「書瑋,妳要吃雞捲嗎?」

書瑋這回非常「識時務」,連忙點頭:「我吃!我吃!」
眼看大家都吃飽了,雞捲卻還有剩,書瑋只好夾了一個呼應著「我吃」的承諾,發揮想像力把雞捲當魚肉,還邊吃邊吐掉飾演著魚骨頭的荸薺。

在飯菜陸陸續續上桌之際,淑君早早為大家準備餐具及衛生紙,這時秋芳老師感慨:「唉呀,淑君,你的徒弟還沒到啊,沒辦法親眼目睹你的周到服務,實在太可惜啦……」,秋芳老師果然督軍甚嚴,對向來被家人寶貝著的愛徒「毓庭」尤其如此。

方才正努力勸食的廠長則點了滷肉飯吃,但她發現口味較重,連忙提議「請老闆把不要將滷味淋上醬汁,我們吃原汁原味比較健康」,淑君立刻迅速傳達廠長聖旨。沒想到現場最不可能抗旨的秋芳老師在滷大腸切片上桌後,採用新竹教室夥伴慣用的「直接」路線說道:「廠長,這滷大腸切片因為沒有醬汁淋在上頭,味道很腥啊!」
待廠長親自驗證後,立刻遞上一瓶醬油,改下另一道聖旨:「大家記得沾醬油吃滷大腸。」

依雯在自己點的切仔麵一上桌時,她驚奇大喊:「咦?這跟平常吃的切仔麵不太一樣,多了好幾片肉片呢!」沒想到,秋芳老師的餛飩麵上桌,也有著同樣形式的肉片,淑君的陽春麵裡也躺著一模一樣的肉片,大家這才終於明白,這是阿弟仔銅板小吃湯麵的大方給肉特色!

不過,尾牙主辦人廠長還是頻頻不安問著:「大家有吃飽嗎?這一餐很銅板小吃,應該不會餓著肚子吧,我特別加點很多滷味、小菜,就是怕大家會餓著,你們下午還有重頭戲要上陣呢!」

剛剛還大膽抗旨的秋芳老師立刻殷勤且積極的鞏固中央領導:「廠長,你放心,現在創作坊的人的九宮命格以『奉獻星』居多(秋芳老師、秉慧、淑君),你們知道嗎?亭儀也是奉獻星喔,我們奉獻星啊很容易滿足,也不喜歡和人計較,我們唯一會做的事就是熱情奉獻,就算你剛剛毀滅了一盤滷大腸,我們奉獻星也不會記恨的。」
不是奉獻星的小編,心想:秋芳老師的回答是否離題了?不過,即使離題了,也是一篇取材角度十分獨特的好文章啊!

離開阿弟仔銅板小吃後,大家步行到春花鐵木民宿停車場,打開後車廂下行李時,秋芳老師看見小白馬後車廂竟有一個眼熟的粉紅色行李箱,連忙驚喜說道:「好巧喔,我剛好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行李箱耶……
小白馬主人淑君只得尷尬回應:「老師,其實這是要還給你的行李箱……
秋芳老師又是大喜詢問:「喔喔,難不成你們載了一箱書給我看嗎?」

…………沒有耶」
再一次證明,秋芳老師真的是一個喜歡下浪漫註解的文學家!

依雯由於惦記著秋芳老師吃午飯時頻頻明示「尾牙記錄應該由你寫」的燦爛笑容,而感到有些不安與愧疚,加上要一個沒辦法全程參與的忙碌毓庭做記錄,也實在太難為人了,於是她決定把已發包出去的尾牙記錄工作再次承攬回來。
沒想到秋芳老師一得知這個消息時,竟然歡喜揭露心事:「太好啦,我當時很擔心要是真的交給毓庭寫的話,還會好笑嗎?」

依雯當下根本沒空分析秋芳老師這句話是訓練(或寵愛?)「愛徒」該有的表現嗎?
「那,我可以排第二棒演講嗎?」依雯趁勢追加尾牙記錄享有的「搶先講」特權。

早已龍心大悅的秋芳老師笑著說:「當然可以啊,你要搶第一棒也可以!」
這時,向來溫良恭儉讓的淑君開口了:「不行不行,第一棒的椅子,我已經坐穩坐熱了,誰也不能搶。」
咦?!剛剛是誰說奉獻星們都很容易滿足,不喜歡和人計較,且絕不記恨的?確定成為小編的依雯心有不甘地暗自嘀咕著。
 

3.  在春花鐵木活得很自然人

春花鐵木民宿老闆很貼心,為了配合創作坊的年度尾牙書報告活動,特別讓我們提早入住春花鐵木一樓大廳,老闆則繼續努力整理前一組客人才剛剛退房的二樓房間。大夥兒很有默契地放下各自的「觀光客」行李後,立刻自動切換為創作坊軍團」模式,有排桌椅的、有煮咖啡的、有洗切水果的、有拿出點心精緻擺盤的、還有準備播接古典樂曲的……,沒多久,適合演講的會議現場已迅速成形,這時廠長很著急,不斷下著聖旨:「快一點半了,還不快點開始演講?」
「現在才十二點多耶!」秋芳老師悠然笑說:「別忘了,我們11點就吃午餐了。」
廠長這時改變策略,換了另一到聖旨,轉而聲聲催促淑君:「你不是第一個演講嗎?別忙了,這裡交給我們,你快去準備。」

跟著大家忙了好一會兒的淑君,這才不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趕緊投入自己的演講大綱中。
依雯則接手後續的洗、切水果瑣事,但不是奉獻星的她率性地只擺上兩盤滿滿的水果,沒想到秋芳老師立刻予以糾正:「我們的桌子有四張,呈現四個象限,每一個象限要擺一盤水果,大家吃水果才方便啊!」依雯仔細瞧瞧會議桌,果真依據四個象限擺了四盤甜點呢!
看來,小時候智力測驗空間感拿高分的秋芳老師,果真不是蓋的!

會議桌上最熱銷的兩項甜食非Amo「蝴蝶公主」和「達克瓦茲騎士」莫屬了,這可是奉獻星大將秋芳老師趁著去新店慈濟醫院回診時,特地到台北車站的Amo買的,要與創作坊軍團一起享用的下午茶餐點。
而十分寵愛御用樂師毓庭的廠長則仔細叮囑秋芳老師:記得留「達克瓦茲」給嗜吃甜食的毓庭。秋芳老師謹遵聖旨,特別在冰箱留了四個達克瓦茲,待晚餐後回來,和毓庭一起瓜分享用,師徒倆可是十分享受這一段被聖上厚愛的小小美好時光呢!
沒想到,當秋芳老師回家時整理行囊時,意外發現竟還有六個「蝴蝶公主」被廠長安穩打包帶回,心裡忍不住讚嘆:這可真是道地的「自肥」方案啊!小編則滿心佩服:這同時也是一門奉獻星們無法了解的任性學問,廠長果真是自然人一枚!

喔,對了,「蝴蝶公主」和「達克瓦茲騎士」還意外引來一場新竹與中壢超級比一比」論戰,究竟哪個地方比較熱鬧、時髦呢?兩間教室的採買大臣最後得出結論:新竹有Amo,當然是新竹獲勝啦! 

深得廠長龍心及秋芳老師鍾愛的御用樂師毓庭,終於在結束台中東海大學的演講後急速趕來,一進春花鐵木看到「達克瓦茲」甜點時,感到無比紓壓,書瑋也一起把自己的額度貢獻出來,豈料,完全被達克瓦茲迷倒的毓庭,竟然再自然不過地搶著扮演廠長自然人的角色,脫口而出:「去年吃什麼,都忘記了。」
這下子,算是徹底打擊去年精心準備甜點的奉獻星秋芳老師了,她破例的斤斤計較著:什麼?那可是提早商請店家客製的國王派耶!去年大家品嘗過後不是都說很好吃,要換掉檸檬派嗎?

看來,奉獻星秋芳老師用心調教的愛徒毓庭是個「只見新人笑」的「類」自然人啊!

負責為創作坊軍團採買咖啡且煮咖啡的奉獻星秉慧,這回為大家準備了難得的哥斯大黎加卡內特莊園音樂家系列的巴哈,即使明知大家不愛酸度明顯的咖啡,還是抱著一絲相信其中的葡萄酒香可以征服大家的心情,先煮了巴哈,打算和毓庭一樣過過做自然人的乾癮,正當秉慧暗暗竊喜自己的咖啡策略成功時,她透過吧檯看見書瑋皺成一團的臉,心想糟了!奉獻星立刻回神,趕緊積極準備另一款衣索匹亞的「糖姬」咖啡,「類」自然人癮早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仍然持續皺著一張臉的書瑋無辜控訴著:原來巴哈這麼酸哪!
廠長立刻為怕酸的秋芳老師換上「糖姬」,奉獻星秋芳老師以小說家的筆法下了難得的務實揣測:哎呀,巴哈為什麼很酸啊?是不是因為家裡人口太多啦?果然,音樂大師養家餬口可真不容易啊!

小編PS1707年,巴哈和他的堂姐瑪莉亞·芭芭拉·巴哈16841020日-172077日)結婚,生有7個孩子,4個活到成年。1720年,Maria去世,巴哈再結良緣,1721年娶了安娜·瑪德蓮娜·巴哈。生有13個孩子,6個活到成年。

台長: 丸子

小蟹子
廠長點雞捲,真的很好笑!
2019-02-23 13:01:2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