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沒有對錯,關鍵在於... 剛出社會就開德國車不是夢吳寶春表態九二共識惹議 華映台灣兩廠無預警停工...
2006-06-02 21:46:31 | 人氣(8,351)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殺國王也殺國王人馬── 我看童子軍林錦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殺國王也殺國王人馬?
──我看童子軍林錦昌
東年

今天有兩台電視記者去聯合文學出版社採訪…因為總統的文膽林錦昌,在1991年曾榮獲「第五屆聯合文學短篇小說新人獎」。那一年的評審委員,有黃碧端、馬森教授,有小說家張大春和我,以及文評家詹宏志;林錦昌的作品〈無聲的迴廊〉,得到前四位評審的青睞,以首獎勝出。

由於,我的辦公室和聯合文學是上下樓緊鄰,電視記者順道來問我,對於〈無聲的迴廊〉的感想。

媒體忽然想起林錦昌的文學身分,當然是因為近日第一家庭成員連續被爆出可能涉及非常弊案,所致的總統自願權力下放,以及波及身邊親信的配合辭職。

記者問,在那篇小說中,能不能看到相關政治的想像,或為何得獎。我想,這當然可以是林錦昌因為這次事件,而被關注的有趣話題,但是,這位總統的「童子軍」和另兩位「童子軍」的「德性」,似相當不同。所以,我以為,這時,要談這位來自東台灣的文學家,另可新闢有趣且有意義的話題……

把總統女婿稱「駙馬爺」,雖然有調侃的意味,但是早在大家稱總統女兒為「公主」時,本島的媒體就顯現了封建的社會性格。按此邏輯或遊戲規則,總統就是「國王」了。我們這位經常「穿新衣」的國王,最近或因為感受到同黨有些派系的切割壓力,甚且還有行政同志的「陰謀」,才求饒般的宣告自削大權。這樣看來,我們的總統確實也不像現代的、民主政治的總統,而像古代的、宮廷政治的國王。

在古代社會中,政治力量、儀式的功能,和政治領袖對自然秩序,例如下雨,能夠把握的控制,是關係緊密的。因此,當神聖領袖力量衰弱,就必須把他處死。因為大家害怕他的衰弱,表示他擁有的相關宇宙的神秘力量也會蕩然無存;這是說,這神聖領袖魔力「消失」了。

在古代社會,即使貴為國王,有些大家認為的禁忌也是必須遵守的。他不能被這些禁忌沾污,因為,國王被認為是純正的造物,存在於世俗之外的;他必須如此,才不會擾亂神祕的自然秩序。如此神聖的國王,他的地位,是以他的政治力量,能夠凌駕它能作用的社會,為根據。現在,這國王在社會大眾的感受中是不顧禁忌的,貪婪墮落如我們百姓….駙馬變成了鱷魚;這樣,這國王就和我們一樣,不具魔力了。因為,本島需要新的國王,重新開啟自然的秩序,這樣倒楣的舊國王就必需被殺死或消失;至少也要有一位替身做他的犧牲,好使他「重生」。

以這樣的古代神話,來描述我們的時局,當然有點不倫不類….當然可笑。問題在於,這樣的描述竟然非常貼切時局,可見本島是如何向下沉淪、向後倒退到多麼可憐可笑的境地。

現在大家準備殺國王以及國王的人馬,犧牲也綁上祭壇....但,這林錦昌身上似乎爆不出什麼污點,所以,媒體只好談他的文學….

我無意談林錦昌的那篇得獎小說,只提醒想寫作的年輕朋友們,他的小說寫作,使用圖像和口語,這種圖像具有相對於讀者視覺、聽覺、嗅覺的結構,這種不帶文藝腔的口語,能相對於人人心中具有的「基模」。所以,他為總統寫的「文宣小故事」,能夠打動一般社會大眾。

當記者問我他的那篇小說,我就想起他們東台灣的那些文學家…王禎和、陳列、陳黎、詹澈、王浩威、夏曼‧藍波安、廖鴻基….他們之中的詩、散文或小說,多有結構非常繁複細緻的,但是,他們多能使用精確的標點符號、口語和圖像….我們西台灣的文學家也多有這種本事,但,這些東台灣文學家成長或生活的台灣,畢竟和我們西台灣的台灣不同。

東台灣的山、海和鄉鎮,大都保持著潔淨、樸實和醇厚的特質;或許,那裡的文學家,因為使用清析的圖像、親切的口語和敦厚感性,這樣的文學語言觀察、思考和論述世界及生活,所以比較實在…甚至於,如果他們表示「我們愛台灣」,大抵是比西台灣的文學家可信的。

或因如此,這林錦昌,才能夠長期甘於待在幕後,至此時「落水」犧牲,比較其他的犧牲,還是乾淨的。

台長: 東年
人氣(8,351)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zsiwt
早起 上班去....
2013-05-17 09:35:02
愛台灣的人
過於主觀的言論, 動不動就說誰比較愛台灣, 誰比較不愛台灣, 和綠營分裂社會的手法一樣
2017-09-03 10:39:4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