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開低薪大調查 破除低薪春潮特輯↘5款$900有了他!半夜不再寂寞難耐「受益人」要慎選! 保...
2006-03-23 12:28:19 人氣(824)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宋孝先:感動的歲月(散文)‧故鄉的黃昏(詩)

0
收藏
0
推薦

圖片說明:作者(左二)1970年,新竹機場

感動的歲月
宋孝先

家鄉旗山,舉辦了「2005感動旗山」的徵文比賽,這是家鄉的小子們,正在塑造一個文化的旗山,所舉辦的活動之一。少小離家,原來深藏內心但又隨著時間的增長而萌發出來的鄉愁,如今因著這些深具憂患意識的鄉親們諸多努力的作為,又增多了一份感動

這一份感動,不是從這一刻才開始,其實去年仲秋一趟美國之旅,當時國內正舉行漢光演習,其中有一項因應中共斬首行動,而衍生的高速公路試降演練。一些住在美國的朋友們,雖然客居他鄉,卻相當關心國內的事,他們紛紛上網去瀏覽高速公路試降演練的資訊,赫然發現我是27年前第一個試降高速公路的飛行員,分相走告並垂詢。好奇心的驅使,我也上網試著搜尋,我在網上還有那些訊息?﹝我們三年級生那個年代,工作幾乎接觸不到電腦,現在接觸的也不多,所以對電腦生分得很。﹞經此上網瀏覽,先發現作家六月姊在她的金色年代裡,收錄我在五十年代部份的往事,失聯了四十年,我迫不及待的透過刊載金色年代的網站站長,聯繫上六月姊。經她的引導,我從柯站長文化尋根的家鄉網站開始入門,裡面所報導的訊息,包括了旗山的人文、老照片、地理、產業、宗教、生態、建築、遊樂。更提供了許多家鄉的訊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這些鄉親們一個一個站出來,自費推動一系列塑造及維護文化旗山的活動。他們的目的和他們急需要的回饋,就是尋回旗山的根,再造一個文化的旗山。我的感動,從此不能自已。

前些日子,家鄉有位作家江明樹先生,因著我發表的詩和散文,除了來電賜教外也來函,對我這位寫作的新手多所鼓勵,這是另外的一個感動。他的文章生平,我在家鄉網站上早已拜讀,景仰已久,只是很意外,這樣子的一個作家前輩,竟然放下身段,基於共同愛鄉的心來勉勵我。從六月姊的口裡知道,江先生在維護家鄉文化或是激發家鄉文化的工作,向來都是打頭陣的。他為了促使故鄉人關心家鄉事,總是像拼命三郎似的,藉著社區刊物的傳播力量,喚起人們共同來關心、認識我們生長的地方。讀他的作品,看他走過的腳步,我感覺到他的執著;一份愛鄉無私無我奉獻的執著。所以他從我的寫作裡,聞到了那份濃濃的鄉愁,我猜想就是這份鄉愁,把我們在不同的時空裡,仍然能結合在一起。他希望我以筆回歸故鄉,一起感動鄉親,這是多麼崇高的使命感,我們應該就如六月所說:「所有的鄉親,應該多給這位極欲把鄉土文化「搞活」的勇士,一些支持及鼓勵的掌聲才好。」

今年,我們那可愛的番薯寮,又舉辦2005感動旗山的徵文比賽。徵文比賽評審六月姊邀我一起參與其事,這又是一個感動。看他們娓娓道來,遍布家鄉各地動人的故事,或不為人所知的軼事,篇篇都讓你動容。其中國中組有篇「爺爺的山」,不論是故事的情節或寫作的技巧,都遠遠超過國中的水平,要不是她天真無邪的遣詞用字,你真不敢相信,這是出自於一個國二的學生的手。你瞧,她對爺爺的懷念:「雨,仍不停潑灑,窗外的旗尾山,兀自昂然地聳立著,這座山中有爺爺的寶貝,他在山上種的荔枝、芒果,受雨滋潤成長茁壯,他也曾在這山中跌倒、受傷,這座山就像是爺爺的,到處是他的血汗,每當看到旗尾山時,對爺爺的思念,就不斷湧現。」多感人啊!另外黃世暐先生的「化」,又具有多麼宏觀的胸懷,「芋仔」與「番薯」兩代情的交替,在他生動的筆下,高超的情懷躍然而現。其他,還有香蕉王國的傳奇,把我的思潮,一下子拉回到童年時代,聽著長輩述說「香焦廷」的故事﹝這是旗山家鄉的傳奇﹞。我一遍又一遍的讀著,感動偷偷的潤濕了我的眼眶。「2005感動旗山的徵文比賽」我是又走了一趟心靈的文化之旅。

更有甚於此的是,作家六月的大姊劉賢妹女士,以七十幾歲的高齡,小學的教育程度,只受了一年多的中文教育,她仍然不辭辛苦的自己學習用電腦寫作,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了一本「山居歲月」,並自行出版。這樣子的一位素人作家,能不讓你感動嗎?聽說,該書並獲得南部一家電台的青睞,已決定在節目中轉播。另外TVBS電視台,也找到劉女士訪談,錄製「一步一腳印,發現新台灣」的專輯,將於七月初播出。推動旗山文化的各位老前輩,你看到成果了嗎?連內山阿嬤都動起來了,塑造文化旗山的崇高目標,我好像看到東升的旭日了。

瞧見鄉親為了塑造一個文化的旗山,有錢的出錢﹝樂捐小額的手尾錢﹞,有力的出力,莫不卯起勁來參與。我不禁再度興起向孕育我們的這塊地靈鄉土,大聲呼喊:『2005 故鄉我愛您』。

(摘自《鷹擊長空》,原載2005年9月22日〈青年日報〉副刊)

...............................


故鄉的黃昏
宋孝先

憶起了故鄉的黃昏
夕陽的餘暉
總是跳躍在波動的蕉葉上
那年少輕狂的日子
除了真平四郎
就是背著吉他的小林旭
飄逸著闖蕩江湖的灑脫
於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們
就走出旗山把夢築到空中去了
祇為了尋求天到底有多高
走過了半世紀
夢已不再 輕狂也不再
祇是當年慈母的叮嚀
已換成了聲聲的呼喚
思念的故鄉啊!
日落山城的黃昏
蕉風是否還是一樣撥弄著夕陽的餘暉?

(摘自摘自《鷹擊長空》,原載2005年3月14日〈青年日報〉副刊

台長:東年
人氣(82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以下數字 (ex:123)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