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2 17:05:01| 人氣98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恐怖伊凡:基督的神聖與愚蠢 (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恐怖伊凡:基督的神聖與愚蠢 (上)
東年

在古代俄羅斯文化裡,眾所公認,耶穌基督內在的「愚蠢」,是透過腐敗完成的神聖性模式。「愚人」和「犬物」的關聯,顯示愚人的不潔;表面上,「聖人」佯裝瘋癲與不道德行為,以這樣的假面把嚴肅的東西醜化或詼諧。這個愚人顯現自我貶抑、自我羞辱是為了要承擔末世審判所帶來的痛苦,同時把亞當的原罪消除。愚人在罪惡中與全人類溝通,就如罪人,同時救贖世界。強調這個愚人的自我貶抑與自我羞辱,可以展現在象徵式的聖戰與殉教之中。把自己污染,以此愚人的方式,誘導或刺激迫害者以不公正來審判自己,使偽善與不義顯露;愚人以自我遺棄的方式遺棄他人,把這些人帶到如他自己親身忍受的懺悔與更新當中,接受相同挑戰。愚人藉著自己的愚行,把他人變成殉道者和聖戰士,以便能夠和罪惡戰鬥,在救贖中成為兄弟;在福音中貞潔的沙皇與污染的愚人,兩個位置不斷轉換。《啟示錄》中的「雙刃劍」與恐怖伊凡在「歐普利乞尼納」期間展現的殘暴,都是具有必要性的毀滅;殘暴才能治癒人民的病,恐怖伊凡自覺有必要揮舞這把具有淨化作用的雙刃劍。恐怖伊凡強烈斷言,他將會帶領子民從罪惡中更新、淨化,所以他的「恐懼」與「嚴厲」是宗教上的象徵意義;他夢想以耶穌基督的聖愚,實現彌賽亞式的王權。

公元1533年,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三世逝世,三歲的伊凡四世繼位;由母后葉琳娜攝政。他母親在他八歲時,被一向仇恨的領主毒殺,國政轉由他舅父輔佐。年少時期,他是在王公貴族相互廝殺聲中渡過,由於目睹宮廷爾虞我詐的鬥爭,他瞭解掌權的重要性,也養成多疑善變的性格。他最喜歡的遊戲是,爬上克里姆林宮高塔,將各種小動物從窗口扔下,看牠們在血泊中死亡掙扎為樂。年歲稍長,他經常帶著武裝隨扈在莫斯科街道馳馬狂奔,展現力量,並肆意鞭打躲避不及的行人。若發現有人不對他低頭致敬,或看到不順眼的人,他就命令下屬將人頭砍下送到馬前。他的嗜好多樣,以蒐集寶石為最;他所蒐集的數量和種類,在當時歐洲算是一個大收藏家。他也樂於展示這些寶石,分析、探討各種寶石的特色和優缺,並論說各種寶石獨有的神奇魔力;他認為紅色寶石可以清除人血,藍色寶石可以保護自己,碧色寶石可以預測死亡,金鋼寶石可以消除憤怒的情緒。寶石當中以鑽石最珍貴,但不為他喜愛;他認為寶石是上帝賜予人類的聖物,可以深掘自然界的秘密;這種看法與宗教的神秘有關。

公元1236年,成吉思汗之孫拔都在遠征歐洲之前,先在東北羅斯占領梁贊、莫斯科、弗拉基米爾等城;1240年攻陷基輔。兩年後,拔都從中歐折返伏爾加河下游,以薩萊為都城建立金帳汗國,統治羅斯及西伯利亞西部地區。俄羅斯在蒙古占領二百四十年下,經濟破敗、文化衰微,直到伊凡四世時期,俄羅斯才在手工業進步、商業繁榮、外貿大增,經濟根基鞏固下,恢復生機。伊凡四世(1530~1584),就是後人稱的恐怖伊凡;他是1533年至1547年的莫斯科大公,1547年至1584年的俄國沙皇。少兒時代他由東正教神父啟蒙,以後以神學理想建立一個異於歷代沙皇的俄羅斯。幼年時代深受政爭之苦,他總是疑懼旁人,所以創建「歐普利乞尼基」,現在所稱的特務機構。他的這種組織,除了要鏟除王公貴族勢力,也想以宗教淨化國家;這是伊凡四世,真正恐怖之所在,也才是一般人難以理解的事。

目前全世界有近二億人信仰東正教,其中俄羅斯人約七千萬,占全俄人口一半。在俄羅斯將近千年的發展,東正教不僅是一種信仰,對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藝術發展,都有極大的影響。基督教在公元1054年分裂為天主教和東正教之前,原是統一的;十六世紀宗教革命中天主教再分出新教,從此,基督教形成三大教派。基本上東正教、天主教和新教都在宣揚上帝、三位一體 、原罪 、救贖 、天堂地獄、末日審判、忍耐順從和愛的教義,但是三者之間均有相異。

1570年5月恐怖伊凡曾經和新教傳教士楊.拉基大在克里姆林宮中爭辯教義;6月,楊.拉基大在捷克收到恐怖伊凡的信函,信的內容主要是反對新教創始人馬丁‧路德的思想。這封信函,以四車珍貴的寶石和珍珠包裹著。恐怖伊凡首先以雙關語「錄地」來形容馬丁‧路德,它在俄語的字意是一個「凶惡」的人;他也將馬丁‧路德稱作撒旦。恐怖伊凡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梭拉費得」(信仰),那是「僅能經由信仰」的想法;在世俗的基礎上,上帝已經替我們安排好一切,決定了我們的命運,我們只需專注「信仰」即可,不需要再徒勞任何事。馬丁‧路德把人的意志看得非常渺小;上帝具有絕對的「自由意志」,大部分的眾生只具有低下如動物、植物的自由意志,所以無法克制自己不犯罪。相對的,恐怖伊凡認為,人可以經自由意志拯救自己。

東正教的基本內容有經典、教義、儀式、節日、教制、教職和修道院。經典由聖經、聖傳組成。聖經由先知們所撰寫,其內容記述上帝的啟示、真理,信仰總綱與處世典範;每個東正教信徒都要信守它,依據它來制定教義、神學、教規、儀式及節日。聖傳是先知、使徒們口傳上帝的啟示,包括神父著作、教會傳統主張和基督教前七次大公會議決議;目的在論證上帝啟示的真理。聖傳也是解釋聖經的重要論典,信徒行為的指南和精神糧食。信徒認為聖傳是福音書的補充、聖禮的儀式及涉與宗教生活有關的教規;通過自身的模範言行,也把上帝律法、宗教聖事以及信仰學說流傳後人。其中具有保守性、神秘主義、依附性、多中心及與天主教和基督教不同的基本特點;保守性和神秘主義尤其特別。東羅馬帝國自公元七世紀到十一世紀,將近五百年時間,東正教謹守古代基督教教義和禮儀,以及古老傳統;他們反對變革,諸如西曆、現代語、涉入社會問題、教會世俗化、女性擔當神職人員等等。東正教不承認西方天主教會歷次的主教大公會議,使用古代教會斯拉夫語做禮拜,祈禱時間較長,宗教儀式繁褥華麗,也固守宗教教育制度。東正教會要求信徒嚴格守齋,並在守齋期間禁食肉類、乳酪、奶油和雞蛋。在保守性的表現裡,以俄羅斯東正教徒為最;俄羅斯依據自己的歷史、習俗來認定真正的東正教,任何改變東正教的形式都被視同一種背叛。

在東正教的神秘主義中,人們可通過內在的神祕啟示,不需經由教會或神父中介,就能夠直接認識上帝,和上帝溝通。人和神能有精神上的直接交往,人從神的交往關係中領悟到神的存在秘密。東正教神秘主義具體的真理和神,存在於信徒信仰中,藉由教會活動反映出來,不需任何教理和教條。東正教是上帝和人、聖父和被造物之間的超凡和精神的結合,是天國和人間的橋樑;東正教是上帝賜予人類的。人類可以通過懺悔把心靈奉獻給上帝,通過贖罪拯救自己的靈魂,通過祈禱獲得永生,通過耶穌的犧牲得救。在神的精神感召下,非正義變成正義,有罪的人能成為聖人;聖人一旦藐視罪人,就會喪失自己的聖潔價值。上帝是不可知的至高無上的神,對祂的認識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與祂交往僅能藉由內心體驗。人類的理性不能瞭解和認識上帝的內在本質,想要瞭解、認識上帝必須經過不可知的超越階段;其次,是不能以人類語言表達的可知階段;最後,才是可用人類語言表達的第三階段。耶穌基督化作人身降世,拯救人類,將罪惡的人類世界變成永恆不滅的神性世界。耶穌基督通過降世、受難、復活和升天,永存在信徒心裡,永存在神聖的聖事活動當中。

教會是基督的化身和本體;基督是身體的頭部,信徒是基督的肢體,信徒在基督裡合成一體。基督的生命是教會和真理的生命;教會與基督之間沒有界線,基督不能超越教會之外而生存。教會是教徒信仰的神秘殿堂,信徒要和教會共存,才能領受基督真理和理解基督救世真諦、真理,以及追求天堂永恆的快樂。當信徒將信仰和博愛結合時,聖靈就會在教會和信徒的靈魂中出現,它的思想和意識超越個人。教堂內的宗教氣氛和華麗布置,會讓進入教堂的信徒感受到一種神祕,感受到聖父、聖子及聖靈,而在心醉神迷的感覺中和神融為一體,共享宗教的快樂。祈禱是一種信奉上帝和耶穌的宗教活動,祈禱者對聖父、聖子和聖靈要有一種神秘感。信徒一生中藉參加紀念救主耶穌、聖母瑪麗亞以及聖徒等宗教活動,在不斷祈禱和遵循神喜歡的生活方式和內容後,就能在死後到天堂。全部的聖事活動都具有神秘性質,信徒通過神祕的聖事活動、宗教禮儀,通過對上帝、耶穌的信仰和修鍊,可以獲得天國永恆的快樂,或換取來世終生的幸福。東正教神學家特別指出,東正教七件聖事當中的聖體血,領受者吃了經過祝聖的餅和酒,就能分享主耶穌的生命。歷史是神創造的,東正教以無形的精神思想和難以捉摸的意識形態,存在信徒當中,獨立存在於歷史起源之外,歷史是由上帝主宰而非人類主宰。

東正教是當時一般市民生活的重要基本依據,東正教和教會深入普及社會各個階層,規範常人的言行舉止、生活禮儀、個人修身、道德實踐、是非標準,也是社會安定的基石。俄國早期,有一本《治家格言》在民間社會流傳,主要內容是規範一般家庭日常基本生活規則。這本書的版本很多,最早是出現在十五世紀俄羅斯西北的諾夫哥羅城,主要讀者是販夫走卒、市井小民,所述理想雖然難以完全實現,卻是當時社會的生活守則;十六世紀初期,這本書被大祭師西爾維斯特爾帶到莫斯科。後人想瞭解古代俄羅斯的日常生活,探視莫斯科王國時代的意識型態、歷史與文化背景,《治家格言》是重要的參考,它的主要特色在於,每一件事物都應該有它一定的評價。

東正教信徒,日常生活的行為準則,就是對於宗教信仰的實踐。人父應當如何教導孩子、信徒應該如何信仰上帝,奴僕應該如何尊重主人、大公及上帝,都有一定的規範,並且要求「實際的行動」的履行。《治家格言》教導家長如何教導家庭成員的行為,講究文化和修身,規範身分制,分辨善和惡;避惡趨善必須經由不斷的修身才能達成。家長在家庭中有上帝般的絕對權威和地位,有最高的品位;家中的妻子、兒女不遵守規矩,一定要受到教訓。品,在俄羅斯是一種行動的道德,每一件事物都具有一定的品位、品格;它指出評論每一件事物的價值,就和論人的人品、論花的花品一樣。恐怖伊凡認為,一國之君猶如一家之長;我們可以如此理解,為何恐怖伊凡要時時刻刻督促屬臣,不時注意他們的言行舉止有無背離真理。屬臣如果無法保持真理、服從沙皇,恐怖伊凡就會將他們殺死;他認為這是異端與正統的對決,隱含無法被阻止的荒誕思想。《治家格言》對於飲食也有規範,在一定的節氣吃一定的菜餚;這有經由修身養性實現道德的特色。為人妻女者要遵從夫家,這信念也顯示東正教與西方基督教有極大的差異。西方基督教僅關注「信仰」本身,東正教則以實踐傳統的「身體力行」履行信仰;這包含各種行為的表現。俄國東正教後來有新、舊的分歧,主要是舊信仰者堅持這種精神,不願簡化和縮小宗教的實踐範圍。

恐怖伊凡因為童年時期受教於莫斯科暨全俄羅斯都主教馬卡里,博學多聞並且深染宗教氣息,也是一位極富熱情且文采超凡的沙皇。他寫過多種古代俄羅斯聖人的禱告文,也喜歡寫所謂的「喀諾」古典文;這是相關崇拜某某聖人或神聖歷史的故事,用在教堂早晨舉行儀式時唱唸。他著有多書,目的不在自娛,而是自許沙皇的責任。他自認為是上天在地上的代表,在上帝前面他代表眾生承擔一切的責任;這點完全違反那時代的思想。在恐怖伊凡的著作裡,大抵僅論述神學;當時,文學與哲學不屬主流,在東正教的傳統上,個人的意見完全沒有價值。人犯錯只要經由祈禱、懺悔來體會聖靈的真理,就可以免罪。在古代的俄羅斯完全沒有個人省思的習慣,也見不到類似自我反省的作品。當時,所謂的哲學就是神學,這可參照拜占庭古代思想家、康士坦丁哲學家所言:「所謂哲學,就是要想人如何接近上帝,使自己能夠成為上帝的類似……。」因此,古代俄羅斯的哲學探討,都是在尋找「如何接近」上帝的方法;這意味著人要身體力行,才能實現想法、獲得能力。在古代俄羅斯,哲學是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思想。

台長: 東年
人氣(9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術設計(手創、設計、室內空間、裝潢)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