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6 18:48:27 | 人氣(630)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人間詩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   釋詩

    根據字典釋義,所謂的「詩」,指的是精粹而富節奏的語言文字來表現美感抒發情緒的藝術性作品。也就是說,完成一首詩,在外在的寫作技巧上,必須用讓人驚奇的方式精確直指生命遇合的核心領略;在內在的情感醞釀上,呈現了情緒的凝煉與平衡,並且延續出深具餘情的美感。

    回到」這個字最原始的字源,我們所說的話,就是「,加上這個由「手」和「之」(古字指腳印」)組合起來的會意字,手心裡捧著腳印,手上還多出一塊「官符」,這是古時公務人員的身分證,即廷,就是公部門,講究修身持戒,也許「人在公門」的修行太難了,現代人的「寺」,只剩下在宗教場域才特別需要修身持戒。

    《詩經》興起的「詩言志」傳統,「詩」就是有所感、有所思,內心最想說的話,一如手捧著每一段生命印記,掙出最內在的情意吶喊。每一年秋天,新學年剛開始,創作坊的古典課程,就會領著正在摸索的孩子們,跨進沈靜的美感和溫柔的感情裡,讓生命飛揚竄奔,而後,讓心情慢慢安定下來。

    這學期讀「詩」,從劉邦開國時的〈大風歌〉開始,提供一種寬闊的格局;再透過漢武帝最輝煌時的〈秋風辭〉、陶淵明在最混亂中的〈歸園田居〉,慢慢接到一個離亂、痛苦的年代,看見「古詩十九首」裡的相互安慰,讓大家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多相同的考驗,我們並不孤單;然後,我們就能把自己放大到天地之間,跟著〈敕勒川〉體會世界的寬闊、跟著〈登幽州台歌〉理解人的渺小。

    這時,我們會特別珍惜起小小的情意,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王維的〈送別〉,不過是千萬人千萬種情意裡的一點點縮影。無論是李白的〈將進酒〉、杜甫的〈旅夜書懷〉或王昌齡的〈從軍行〉,都在提醒我們,世界很大、很美,只要我們能夠了解自己、相信自己,就可以用獨特的觀點解釋世界,然後做出盡量讓自己不要後悔的「最適合自己的選擇」。

    閱讀過盛唐時的李白、杜甫後,再對照另一組晚唐時的「李、杜」,李商隱的〈錦瑟〉、杜牧的〈秋夕〉,凸顯出強烈的時空差異,以及在大環境的交互影響下,不同的生命格局。最後,再讀到劉禹錫的〈烏衣巷〉時,不只是這本《創作坊詩選》的結束,也是一個世代的終結,一種美麗的文學典範的謝幕。

    這些優雅的用字、意象和典故,孕養孩子們的「字感」和「語感」。讓他們在國語文程度低落的恐慌裡,避開火星文危機,保留美好而深邃的「文學直覺」,不只寫出好作文;也因為古典薰陶,比較不怕閱讀文言文;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在生命轉彎的某一個瞬間,仍能悠悠想起,這麼多「以後才會明白」的生命真相和人生選擇,早已在成長途中,成為他們一輩子的禮物。
                                                   
2.   釋時

    回想起2011年,創作坊即將進入《創作坊詩選》課程前,由書瑋發起共讀討論《小說十八史略》,加上中國「百家講堂」興起,一起進入讀史的熱情,那些人、那些事,豐富了詩的可能。在期初營以前,團隊夥伴認真建立背景知識,從戰國的《秦始皇》延伸到漢朝劉邦、劉徹到劉備,釐清不同的生命典型,如何走過貴族世代士族世代,直到接生出真正的平民世代。

    理解了開國君王的時代開闔和個人格局,接續讀了《唐高宗》《武則天》《唐玄宗》,以《唐玄宗》做基礎備詩選課,特別具有清楚的層次感,前期的李白,總結「開元之治」以前的盛世繁華;後期的杜甫,開展「天寶遺緒」而後的滄桑轉折,最後進入《唐朝那些事兒》的系列閱讀,最後,每個人還分配不同的書目提出閱讀心得報告。

    那是個大家都在奮鬥的美好日子,不過,嫻熟了創作坊的學期韻律,如果沒有重新注入活水,很容易失去奮鬥的熱情,任何微細的疲倦和抱怨迸現,都是「歡樂極兮哀情多」的徵兆,極易淪為大觀園衰頹後的秋聲瀟瀟

    這世界上,萬事萬般不進則退。創作坊《文學家名人金句》選輯,我最喜歡的就是王爾德的即使身在陰溝,也要仰望星辰。」有堅持的理想可以奮鬥、有方向可以前進,就是一種活在當下的幸福,很自然地,我信奉左拉:「生活中唯一的幸福,就是不斷前進。

    很高興2019小圓桌的閒言一句,我們聊起龍潭有一間浪漫的音樂咖啡書屋「布卡堤」。來自新竹和中壢的三路夥伴,集合在「布卡堤」二樓充滿陽光樹影的長桌隨意「發願」,約定大家在粉絲頁輪值一個月,毓庭的音樂家隨筆畫、淑君的籃球小子、書瑋的小雞咕咕……,展現創作坊團隊的斜槓生活,聽起來有趣又有意思,仿如聽見日昇之聲。

    對照起2017年尾牙,音樂總監毓庭企畫了一場「創作坊音樂會」,就是在那樣的驚人邀約中,我才發現,團隊夥伴們多才多藝,除了我以外,人人都會一種或一種以上樂器表演。這一次,面對2019大家一時興起的圖文展,深深恐懼著,啊,會不會只有我不會畫?怕成為「唯一漏網」,趕忙找了朋友的畫做幕後支援。

    真實的人生比小說曲折的是,我們的現實起伏,轉彎都在一瞬,往往不像小說那樣精心佈局。勇敢的毓庭,接下第一棒開跑。咦,簡筆畫哪裡去了?一旦圖文相約跑題了,大家鬆一口氣,開始活在「自由的天空」下。喜歡文本分析的依雯,回到閱讀國;喜歡詩的我,開始用詩記錄八月;直到接力棒回到金牛座淑君手上,她最老實,還是依照原定計畫,讓籃球小子上場。
                                                
3.   釋人

    淑君是金牛座,帶著一點點固執的傻氣。她本來是中壢教室的作文老師,新竹教室行政人員出缺時,哪裡有需要她就去那裡。這個曾經在中文所擔任籃球隊隊長的淑君,帶著籃球小子運球上籃,讓初秋搖曳出金陽燦爛。

    也是在這個初秋,同樣是金牛座的羽樊,穿上創作坊的文學翅膀,緩緩起飛。我想起暮春時淑委載我向「桐花伯公」祈願,給創作坊一個純愛老師,不會那麼在乎「我快不快樂」、「我幸不幸福」、「我有沒有壓力」,而是純粹地去愛,當孩子交到我們手中的時候,我快不快樂、幸不幸福、有沒有壓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的每一天,都有足夠的能量,讓孩子們在現在直到未來,都能過得更好。一如亭儀初初踏進創作坊時,我慎重的囑託:「我曾經相信,可以為每一個夥伴的幸福負責。走過很長一段路以後我才確定,創作坊不能保證每個人的快樂和幸福,踏進雕花大門,請記住,我們提供的是一種稀有的專業,叫做愛。」

    從「桐花伯公」回來,近一百天,羽樊回應了我的呼喚。面試試教,她以世界地圖上的西印度群島開場,延伸到哥倫比亞馬奎斯〈流光似水〉,毓庭後來知道,驚呼:「都是老師最愛,她一定很驚奇。」

    「沒有。」羽樊說:「她一直很鎮定。」

    嗯,他們不知道,我對世界上一切太美的、太好的,都很害怕。怕下一分鐘就消失了,怕一轉頭、一個來不及察覺的瞬間,才發現不過是一場虛華美夢,所以我必須裝作無動於衷。後來,在羽樊一路走來的見習和奮鬥中,我預見一次又一次驚喜。她為門諾醫院Dr. Brown死亡的感傷,那是我的小說起點;她習慣寫長文回顧人生,回望生命的整理和安定;她用Frost的〈未竟之路〉當作試教素材,那是我最心愛的詩,心愛到為甥兒的孩子命名「讓云」;甚至,羽樊以「寧靜以致遠」為女兒命名成「寧遠,我竟癡迷地相信下一個兒子,應該叫「泊志」,我是瘋狂的諸葛迷,淡泊明志,寧靜以致遠」是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的人生標準,《11處特工皇妃,楚喬》裡彆扭又聰明的諸葛玥,藏著諸葛亮的模糊影射,我喜歡了很久很久超級久,字畝文化推出100個傳家故事》時,我在系列四冊寫的都是諸葛亮。

    最近,創作坊推動的小說拾光」寫作會,走過一年的三分之二,大半的人都被忙碌的生活迴旋圈兜得團團轉,像流光橫流,我卻看著依雯毓庭,緊扣著進度,成為其中的一顆牢牢站穩的石頭,依雯可能是我認識的寫手中,唯一第一次寫小說就是十萬字的「初生之犢」。

    寫小說時,我常常提醒每一個參與者,在每一個「仿生人」中,注入自己的靈魂。讀詩亦然。期初營快到了,凝視創作坊從過去走至此時此地,在每一首詩裡,注入我們的情感和意見,延伸我們的領略和詮釋,我們學著靠近,詩是千百年來喜怒青春和哀樂中年的交錯牽纏,我們,以及更多的孩子,都將懷著真摯的情意,張望美的信仰,激盪出未來的火花。

    我們讀詩寫字,學習欣賞與寬容,為了一個更自在、更人道、更接納的世代而奮鬥,這就是人類數千年來最偉大的「解放運動」。

台長: 小蟹子
人氣(630) | 回應(2)|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 個人分類: 夢工廠研習營 |
此分類上一篇:雯婷:傳詩頌情---- 2012年秋日的《詩經》期初營

喜歡諸葛玥
2019-09-06 19:05:21
圖說
籃球小子創作者,黃淑君
http://mypaper.pchome.com.tw/hi5877/post/1320077575
2019-09-06 19:06:5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