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3 15:48:14| 人氣1,73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二刷《消失的情人節》:那一天我掉了一個重要的人。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一次看《消失的情人節》,入場觀眾數7人,第二次看增為14人,人數翻倍,這是好事吧。

觀感

第一次看《消失的情人節》,我覺得自己是楊曉淇,很急促地接收劇情,有些細節會落掉,粗枝大葉。第二次看《消失的情人節》,我成了阿泰,可以慢慢品味劇本,檢視內容。第一次看《消失的情人節》,覺得後半段有恐怖情人節氣氛,覺得阿泰的旁白太過干擾。第二次看,旁白的部分沒那麼擾人,恐怖情人的部分也好像可以接受了。但當我看到阿泰「擺弄」楊曉淇拍照一幕,還是會有他在玩「玩具」的感覺(這部分我還是有點介意)。

我掉了一個重要的人,請問我該怎麼辦

「妳掉了哪一天?」員警。
「昨天。」曉淇。
「昨天很重要嗎?」

之前看完《消失的情人節》跟山羊鬍說:「我沒有被楊曉淇和阿泰之間的愛情感動,他們兩個真正交集的日子畢竟太少,所以結尾曉淇的淚水理當不會打動我。但奇怪的是,當我看到片尾曉淇爆淚,我也有了想哭的感覺。」此次重看《消失的情人節》,同樣在這個片段出現想哭的衝動。

曉淇對於愛情的想像一直是苦澀的,覺得沒有人會愛她,只因為工作場合,人們只會注意到黑嘉嘉不會看到她的存在,只因為父親在她學生時代離家後就再沒有回來過,讓她有了被拋棄的焦慮。直到曉淇發現自己「遺失」了的情人節,竟是跟一個喜歡自己(默默守護)的男孩子共度,她才驚覺「原來我不孤單,只是我從來沒有發現這個人的存在」。曉淇的淚水是懊惱,即便做什麼事情都比別人「快一拍」,察覺愛情就在身邊的速度卻是「慢半拍」。曉淇以為錯過了的愛就再也回不來了,一如「遺失」的父親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那天讀完這些信,我才想起這個人。」

因此,當阿泰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曉淇喜極而泣的淚水,不光是因為她等待阿泰等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而是從她學生時代就一直在等待心愛的人(父親)可以回來的心情反映。阿泰的出現補齊了曉淇對父親的思念(綠豆豆花)和內心的遺憾。與阿泰重逢的曉淇或許要到這一刻才能放下心裡掛念許久的愧疚感(如果當年對父親多說一點話,多陪伴父親一些時間,是不是他就不會消失了?)

那些消失的人

除了曉淇失蹤了的父親,或是阿泰車禍身亡的父母,《消失的情人節》另有一些消失的人。渣男劉文森的故事線收得很急,沒有更多後續的介紹,我其實希望能多看到一點文森的故事,關於他如何藉由欺騙他人感情來滿足物慾,以及從他人對自己的崇拜與依賴獲得渴望的安全感,一如文森聽到曉淇在廣播中稱讚他為人善良又正直,他臉上禁不住露出的「真誠」笑容(那或許才是文森「希望」自己可以活成的模樣...)。

想來,劉文森也是內心「壞掉」的人吧,只是電影沒有更多的篇幅去書寫他的故事。

除了文森外,曉淇的弟弟妹妹也是神隱的人,他們只出現在回憶畫面中,其他時刻都不見蹤影。回想曉淇從台北返鄉去找鑰匙,她刻意躲著母親的行徑,說明曉淇或許是刻意與家人保持距離,不親近就不會受傷害?這也說明了為何 Amy 只能在臉書上獲得曉淇的資訊,他們就像陌生人一樣,各自生活,沒有交集。

暗戀

「等著長大,等著將來再遇見妳,就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情人節那天,時間停了下來,龜速的阿泰終於趕上急躁的曉淇,阿泰利用這多出來的一天,「創造」他和曉淇共有的回憶,他們一起去旅行、拍照,共度美好的一天。但就像所有的單戀與暗戀,總是一方付出許多,一方渾然不覺。大部分的單戀或許永遠不會被發現,最終消失在感情的河流之中。只有少部份的暗戀會被發現甚至被接受,而有了「發展/萌芽/實現/存在」的可能性。




阿泰與父親

「談戀愛就是在創造回憶,他的回憶有你,你的回憶有他,那是最好的。但很可能你珍貴的回憶,對對方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唉,那就是人生啊。」

阿泰的父母親因為車禍意外身亡,阿泰在醫院治療期間認識曉淇。曉淇出院時,兩人相約通信保持聯絡,阿泰在父親的遺物中找到兩把郵局鑰匙,他將一把鑰匙留給自己一把給了曉淇。多年來,阿泰寫了很多信給曉淇,希望能跟對方成為一輩子的朋友。曉淇只寫了兩封信給阿泰便斷了聯繫(一是郵局太遙遠,年幼的曉淇根本無法去取信,二是當時的曉淇生活無虞,她並不是真的「需要」阿泰的友情)。

多年後,曉淇的父親出走,內心空了一塊。更多年後,曉淇與阿泰重逢。這兩人看似南轅北轍,但他們都失去了至親,都因為自身速度與外界格格不入(一個太快一個太慢)而感到孤獨。一把鑰匙(逝去/消失的父親母親),重新開啟他們的心房。年輕時,曉淇代替了阿泰逝去的父母,給予他活下去的勇氣。多年後,阿泰走入曉淇的生命,彌補了她內心的空缺與遺憾(阿泰取代了曉淇父親的位置)。

所有的愛情都是自我催眠

曉淇問壁虎先生愛情是什麼?壁虎先生回答:「所有的愛情都是自我催眠。」第二次看《消失的情人節》,依然不覺得曉淇跟阿泰之間的感情是愛。應該說直到電影尾聲,曉淇跟阿泰都還沒正式「談戀愛」,他們只是確認了彼此的感情。

那麼曉淇和阿泰會不會發展出愛情?或許會吧,或許在相處一陣子後,才更能體會彼此的好,更珍惜彼此的陪伴。但也有可能會像曉淇的父親般,有一天炒菜炒到一半,才發現:啊,原來這不是我要的人生...

《消失的情人節》前半場說「你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沒人愛你。」後半場改口說「你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有人愛著你。」不管是哪一種說法,不變的點都是「你要好好愛自己」,曉淇父親的出走,可以是自私的表現,卻也是他愛自己的方式。父親之所以選擇離家出走(甚至差一點自殺),並不是家人給他的愛太少,而是他忘了怎麼愛自己。

「火車出軌它還是火車,不會變成飛機。」曉淇父親。
「那你為什麼不回家?」阿泰。
「因為回不去了。」

當時間暫停,阿泰駕著公車在鄉間路上遇見曉淇的父親,兩人有過短暫的相處。父親下公車時,一名和尚騎著摩托車來接父親。父親與和尚之間是什麼關係?他們是戀人嗎?我內心閃過這樣的想法,但更再仔細一想,和尚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父親在與這人相處時,不再感到格格不入,他們的步調是一致的,生活在同一個頻率中。換個方式說,父親在佛法(宗教信仰)的陪伴下,找到了心靈的依靠,他不再感到空虛、寂寞與悲傷,而是終於接受了自身的完整。

終於打到蚊子的阿泰

《消失的情人節》有些細節我這次看才接收到,例如曉淇很會抓蚊子,但阿泰老是慢半拍,因此時間暫停時,阿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死一隻蚊子;小淇坐在東石郵局讀信時,電影畫面出現「消失的情__節」訴說阿泰老早消失在曉淇記憶中的事實;曉淇動作雖快,但海浪還是捲走了她的行李,想來,海浪也可以視為不可抗拒的力量,一如憂鬱帶走了曉淇的父親,而她無力挽回父親;阿泰人生發生兩次車禍,都跟曉淇有所關係等。

導演你在哪

聽說陳玉勳導演有出現在《消失的情人節》,但我這次重看還是沒找到......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