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3 21:25:58 | 人氣(1,87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陽光普照》:一台高攀不上的賓利車。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他好像把所有的好都給了別人,忘了留一點給自己。」

建和和好友菜頭拿著開山刀找黑輪尋仇,菜頭一刀砍掉黑輪的手掌,兩人因傷害罪入獄;建和的父親阿文以小兒子為恥,他總是對外宣稱自己只有一個兒子:外表帥氣且成績優異的大兒子建豪;建和的母親琴姐無力排解父子倆的心結,隨後發現建和年僅15歲的女友小玉已經懷孕,琴姐只能無奈地接受現狀,奔波在監獄與家庭間,肩負起照顧小玉的責任;沒能考上第一志願的建豪,目前正在補習班準備重考,他認識美麗的女同學曉真,一段可能的戀情似乎就要展開......

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講了一個又溫柔又傷感的故事。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把握時間,掌握方向。

阿文在駕訓班擔任教練,他的生活理念即是駕訓班標語「把握時間,掌握方向」阿文相信只要努力就有收穫,相信人的失敗來自自身的不夠努力與粗心大意,出了問題無需緊張,做出「修正」就能讓出軌的車子重新回「正軌」;因此,當他的人生因為兩個兒子而失速出軌時,想要彌補過錯(重回軌道)的阿文,做了一件必要(恐怖)的工作:重新掌握方向。即便付出的代價是一條珍貴的性命。

陽光、陰影、沒事的。

阿文一家人的口頭禪是「沒事的,沒事的」害怕將真正的心事袒露給家人知道。或許是不想讓家人失望,也或許是長時間的保持距離,久了就再也觸碰不到彼此心房。

電影裡,建豪講了一個司馬光砸水缸的故事,司馬光是課本上認定的好孩子代表人物,集聰明與膽識於一身;司馬光即建豪,人們看建豪,只看得到他的帥氣外表、優異成績、以及對人的體貼與善良;建豪是站在陽光底下的焦點人物,但人們遺忘了,越是強烈的光,越能映照出深層的黑暗陰影;建豪版本的司馬光故事,司馬光不只是拿石頭砸水缸的人(打碎假象),更是躲在水缸中,不被他人理解的人。

光與暗,本來就會同時存在。建豪被要求永遠站在陽光底下,他被烈日晒得頭暈腦脹,最後義無反顧地投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中。相較於兄長時刻處於陽光底下,建和的光芒比不上兄長的燦爛耀眼,人們選擇性忽略他,將他遺棄在陰影中,獨自啜飲寂寞,羨慕著:如果有一天,能夠被和煦陽光撫慰,該有多好,該有多好。

陽光在電影裡,是性格的差異,也是處境的差異。這是個崇拜陽光(成功)的社會,面對失敗,人們譏諷、不當一回事。阿文討厭建和,因為他不符合自己或社會對於成功的想像;「假裝只有一個兒子」或說「假裝陰影、失敗、錯誤不存在」成了理所當然的選項。

阿文不只忽視建和的困境,也忽略菜頭和黑輪家的經濟困境。諷刺的是,當建和站在陽光底下時(擁有穩定的職業與家庭),他也走上跟父親相同的道路。人們問阿文:「你有幾個兒子?」阿文說:「只有一個。」人們問建和:「菜頭是你的什麼人?」建和回答「一個一直找我麻煩的人。」注意到了嘛,阿文之於建和的態度,正是建和之於菜頭的態度,建和無法從父親身上贏得目光,一如替建和出頭教訓黑輪的菜頭,不只付出了青春歲月(入監)還同時失去了友誼。

人們面對生活中「不那麼光鮮亮麗」的存在,普遍存在著冷漠與厭惡之情(恨不得斬除掉),而忽略掉這些問題(人或事)的下場,可能會引發日後連串的悲劇。

這讓我想起電影裡的賓利車。菜頭和阿文不約而同地說過賓利車是他們碰不得買不起的車子。賓利車就是上流階級(功成名就)的象徵。反之,阿文一家和菜頭和黑輪代表的是社會中低一等的階級。

由此來看,《陽光普照》很適合跟《大佛普拉斯》對照觀賞,關於那些被遺落在陰暗角落的群體(弱勢階級),面對著無力改變現狀的人生(一如被砍斷手掌的黑輪,再也無法撐開他的手指)。《陽光普照》也能和《寄生上流》的結局互文觀賞,捉對廝殺的不是上下階級,而是低階層的人互鬥,以為只要解決對手(比自己更低階的人)就能讓生活過得更好。

這個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陽,平等照耀每個站在陽光底下的人。但這個世界不公平的是利益分配不均,致使有人分配到較多的陽光,有人一輩子站不到陽光底下。



樹梢間的陽光。

《陽光普照》片中逝去了兩條生命。建豪的死亡是悲劇,受困於情緒問題(不被重視的陰暗面);菜頭的死亡也是悲劇,受制於無力翻轉的階級與命運。電影最後給了觀眾一個詩意的結局。建和偷了輛腳踏車載著母親出遊(呼應琴姐談起建和的童年往事,只是換成孩子載母親,有建和成長與擔負起責任的意義)。琴姐仍未從阿文殺人告白的情緒中平復過來,心事重重的她坐在腳踏車後座,抬頭瞥見陽光自樹梢間灑落下來,光影交錯,時而溫暖時而陰涼,一如他們(或每一個人)的人生,時而殘暴時而暖意。

《陽光普照》很輕易擄獲我的好感,電影有著鍾孟宏導演作品一貫的暴力、幽默、以及對人與事的關懷與憐憫;技術面整齊,攝影、配樂、視效都很突出;演員群戲紮實,金馬獎五項演技獎提名實至名歸(柯淑勤、陳以文、巫建和、劉冠廷、溫貞菱),就連飾演哥哥建豪的許光漢,表現都很精采,特別是看過他在《罪夢者》的演出後,接看《陽光普照》更讓我驚喜於他的演技可塑性。

最後,我好愛麥可(Michael)喔,擁有讓一部情緒低氣壓的電影,瞬間變成喜劇的能耐!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人氣(1,877)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台灣電影 |
此分類上一篇:《陪你很久很久》:我不是備胎。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