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出去就有面子的車款有~ 優質良好不欺騙大眾的車廠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民進黨GG?5成台南人...
2018-05-08 11:36:19 | 人氣(1,59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單程票的人生之旅:牟敦芾導演紀錄片文字整理。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朋友分享一支牟敦芾導演的訪談影片給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CS0RUrEPI),影片拍攝於2009年,由電影工作者J.L. Carrozza(簡稱JL)訪問牟敦芾導演,從導演為何會踏入電影圈聊到他的生命經歷與導演生涯幾部重要作品,由於影片沒有中文字幕(共七個片段),因此稍稍做了些文字整理,英聽不錯的朋友還是建議看影片,內容會更完整(包括JL與牟敦芾導演解析電影與歷史關係)。

紀錄片第一段談到牟敦芾導演為何會選擇拍電影。導演說他在11歲左右,跟父親聊起自己的未來,父親問他要做什麼?他說他想投身政治,父親說如果他想踏入政治圈,只能跟隨一個人:蔣經國,年幼的牟敦芾問父親為何要跟著蔣經國?父親回說蔣經國是蔣介石的兒子,他會是台灣未來的領導人,牟敦芾導演不能理解為何總統可以世襲,父親說現實就是如此,導演想了想後決定不走政治路,他說他要開報社當記者或當個媒體人,父親問他為何想這麼做?他說如果是媒體人,或許就能挑戰威權,父親說那會很難,台灣媒體受到國家控管,沒有太多自由;父親過世後,牟敦芾導演依然記得當年與父親的對話,他猜想電影或許是他的出路,他想要拍電影並不是因為熱愛電影,而是能夠透過影片傳遞他想要訴說的議題給社會。



圖片是紀錄片《上山》的畫面,左前方男子就是年輕的牟敦芾導演,右前方是黃貴蓉女士,也是《不敢跟你講》的編劇,中後方男子是黃永松先生,漢聲雜誌創辦人,同時是《不敢跟你講》的美術。

牟敦芾導演回憶他的學生時代,儘管學的是電影,但學校沒有經費購買器材,電影只停留在理論階段。牟敦芾和同學們學習電影的方法就是去戲院看同一部片十次二十次,從中拆解他人如何講故事拍動作戲與構圖等(後來還跟放映師借膠卷,就著燈泡光源,一格一格研究電影畫面);牟敦芾導演說他有個同學家裡挺有錢,便要同學說服他母親賣地買一台8釐米攝影機,讓他們可以開始拍電影,多年後,這名同學不斷抱怨牟敦芾導演害他們家損失很多錢(地價後來大漲);進入電影圈後,牟敦芾導演從副導工作做起,參與《還我河山》、《貂蟬》等片拍攝工作(包括在《貂蟬》片中的演出),從中學習更多電影知識。

1969年,牟敦芾導演開拍《不敢跟你講》,影片一邊勾勒社會底層人生,一邊講述父親、老師、學生/兒子三個不同角色,儘管都不是惡人,但因彼此間溝通失能而導致悲劇的發生;當年政府認為《不敢跟你講》影射人民受到壓迫不敢講話而禁演該片,牟敦芾導演表示《不敢跟你講》並沒有那麼的控訴性,因為在那個時空與年代,你只要講錯話就可能被關。

牟敦芾導演的第二部影片《跑道終點》同樣遭到禁演,導演說也許是因為片中兩個孩子,一個死亡一個自殺,讓當局覺得影片對孩子會有不好的影響,但導演也猜想,或許是因為《不敢跟你講》讓他上了黑名單,因此當局一看到又是他拍的作品便直接禁演。

JL問牟敦芾導演,謠傳他拍了百部以上電影,牟敦芾導演笑說他沒那麼勤勞,大概拍了約30~50部片吧(這樣也很勤勞了!!)

由於執導的兩部電影被禁演加上婚姻觸礁,牟敦芾導演選擇離開台灣,前往美國、玻利維亞、巴黎、義大利等地旅行,增廣見聞,影片中,牟敦芾導演說他離開台灣前另外拍了一部商業片,之後才受美國政府邀請前往美國,不確定他在台灣拍的最後一部影片是什麼(不過我在網路上有查到《幾度花落時》這個片名,但同樣被禁演,文章連結:http://www.ifuun.com/a201801068667413/);JL問牟敦芾導演,後來為何要去玻利維亞?導演說原本想在那邊拍片(當時玻利維亞沒有電影工業),儘管很多人幫忙,可惜最後沒有成功。

1977年,牟敦芾導演來到香港,他想把旅途中拍下的數千張照片整理成書,藉此鼓勵青年朋友,即使沒有錢也不會說多種語言,依然可以走出去看世界;然而,他回到香港的第二天,有個記者在路上採訪到他,新聞上了電視,隔天就接到方逸華女士的來電,問他有沒有意願幫邵氏兄弟影業拍片,他說沒問題,方女士問他身邊有無劇本?他說有,掛上電話後,牟敦芾導演馬上跑去買了本筆記本和一支筆,熬夜寫下超過50頁的劇本,然後趕去半島酒店與方逸華女士面談,那個徹夜不眠寫下的劇本,就是他跟邵氏兄弟合作的第一部片《鎗》(收錄在《香港奇案之奸魔》)。牟敦芾導演說《鎗》大概是講兩個天真的年輕人,意外在草叢中撿到一個東西,進而改變他們的一生,導演說生活就跟這部片的劇情一樣,常常因為一件小事或一個小小的意外而改變了一切

隨後,由邵氏兄弟出品,李翰祥導演的《金玉良緣紅樓夢》(改編自《紅樓夢》),獲得不錯的反應,另一家電影公司很快推出同樣改編自《紅樓夢》的情色電影《紅樓春上春》(張國榮主演!!),邵逸夫先生為此感到憤怒,趕忙召開緊急會議,表示要開拍同類型電影,並且要在七天內拍完,邵氏影業當時即刻停止其他電影的拍攝工作,全力搶拍牟敦芾等四位導演聯手執導的《紅樓春夢》,從開拍到上映,前後只花了9天時間;那麼誰要掛名《紅樓春夢》導演?每個人都不想自己的名字掛在影片中,因此《紅樓春夢》的導演欄寫的是:「邵氏編導組製作」。




1978年,牟敦芾導演推出《撈過界》,講述一群年輕人從中國逃往香港,想要獲得更好的生活,但他們在中國的家人給了這群人很大的壓力,希望他們能在香港賺錢寄回家,然而中國難民在香港的生活並不富裕,為滿足在中國的家人,決定鋌而走險,幹起犯罪行徑;牟敦芾導演表示他在拍攝這部影片時,其實是以較為同情的角度,探討這些偷渡去香港的青年困境。
網路上的《撈過界》評論:http://thirty-something-hk.blogspot.tw/2011/04/1978.html

牟敦芾導演拍過的影片類型廣泛,包括浪漫愛情喜劇《包剪碴》(1978年)、家庭溫馨喜劇《小小大大一家春》、恐怖短片《碟仙》、改編自金庸小說的武俠電影《連城訣》等;1980年牟敦芾導演完成《打蛇》,延續《撈過界》議題,用更暴力血腥的鏡頭語言,直視偷渡至香港的中國難民遭人蛇集團虐待剝削的悲慘狀況,牟敦芾導演表示電影開拍前,邵氏兄弟問他想拍什麼片、有劇本嗎?牟敦芾導演說他只有一個一個的故事,沒有完整的劇本,邵氏兄弟問他能不能在沒有劇本的情況下拍片(節省劇本費)?他說沒有問題,因此《打蛇》是在沒有劇本的情況下拍成;JL詢問導演,《打蛇》裡的凌虐暴力情節是否有被渲染與誇飾?牟敦芾導演說電影情節都是真的,現實狀況甚至更糟糕。
網路上的《打蛇》評論:http://thirty-something-hk.blogspot.tw/2012/05/1980.html

《打蛇》啟用大量素人演員,導演說他喜歡跟素人演員合作,除了較有挑戰性外,他覺得可塑性也比職業演員來的高,牟敦芾導演形容職業演員是工廠出來的作品,漂亮且品質穩定,素人演員則是手工做出來的產品,每一件都不同都是藝術品;另外,JL提到牟敦芾導演作品似乎深受義大利新寫實電影(Italy Neorealism)影響,導演表示他的電影確實深受影響,例如《單車失竊記》(Vittorio De Sica導演也習慣用素人演員來營造更真實的生活感)。

牟敦芾導演回憶他曾問過邵逸夫先生,邵氏一年推出上百部影片,是否有可能其中一部片,不管市場也不管票房,而是拍一部真正的好電影?他記得邵逸夫先生的回答是:「我為何要這麼做?」;JL說他聽聞邵氏公司的演員們常抱怨拍攝工作太辛苦且演員居住環境簡陋等問題,牟敦芾導演說他的狀況剛好跟演員們相反,他在邵氏公司一年只拍三部電影,對他來說實在太過輕鬆;牟敦芾導演隨後轉往中國發展,時值中國剛開放,不同於邵氏公司的片廠作業,中國電影採實景拍攝,對導演來說是更具挑戰性,由於中國政府熟悉牟敦芾導演的背景,他們對牟敦芾導演的要求是:「要在中國拍片沒問題,但不能拍攝政治議題的作品」,牟敦芾導演在中國拍的第一部片是功夫喜劇《自古英雄出少年》,電影於中國上映後,創下驚人的票房成績,但牟敦芾導演說中國政府不想電影中有任何血腥畫面,因此《自古英雄出少年》有很多場戲遭到刪減,最後片長大概只剩80分鐘左右

拍攝《自古英雄出少年》時,牟敦芾導演走遍中國各地,聽聞南京大屠殺與日軍731部隊事蹟,讓他有了開拍《黑太陽731》的想法,牟敦芾導演花費多年時間往返美國、日本與中國搜集所需的資料,當他跟中國政府表明想要拍攝本片時,中國政府拒絕他的提議,因為當時中國跟日本的關係正好,《黑太陽731》的議題太過敏感,牟敦芾導演又花了兩三年時間與中國政府交涉,終於在1988年獲准拍攝;《黑太陽731》開場放上一張「友好歸友好,歷史歸歷史」字卡,牟敦芾導演說他放這張字卡是要回應中國政府說他們現在跟日本是好友關係,牟敦芾導演則表示他拍的電影無關友誼而是歷史。




《黑太陽731》場景與動員人數看來所費不貲,牟敦芾導演表示電影實際拍攝成本不高,大約20萬美元,之所以能大幅降低成本,一來全部聘請當地電影技術人員拍攝(當時中國電影人員薪資低廉),二來牟敦芾導演跟當地有力人士協議,獲得軍隊免費幫忙;至於片中出現大量的殘肢斷臂特效,則取自當地停屍間的屍體(所以是用真的屍體!),另外,劇情中有一名男孩遭到解剖做活體實驗,牟敦芾導演想找真正的男孩屍體解剖,他們翻遍停屍間都沒找到跟男孩演員相似的屍體,只好請當地警察局幫忙,過了兩個月後,警察局來電說有一名年輕男孩剛剛過世,牟敦芾導演馬上到警察局跟死者父母見面,並解釋他們想把解剖過程拍下來的原因,男孩父母答應了他們(男孩因為猝死,原本就必須解剖檢查死因),牟敦芾導演說他們一看到死去的男孩,都驚訝地覺得他跟男孩演員非常相似。

《黑太陽731》上映後,因其畫面過於血腥、變態、殘忍、恐怖而遭非議,JL問牟敦芾導演怎麼看待這件事?牟敦芾導演說這些都是真實事件,他只是在畫面與劇情上,試圖還原真相;《黑太陽731》於1988年底在中國上映,不少中國觀眾對電影內容感到震驚(也有部分觀眾在觀影過程感到不適就醫),但影片整體評價不差;日本政府與民眾則對這部電影感到憤怒與不滿,覺得電影散播不實訊息並醜化日本人,牟敦芾導演反駁有幾位731部隊成員,私下跟他承認影片呈現的內容寫實並對當年的事件表示歉意;《黑太陽731》後來有推出兩部續集,分別是92年的《黑太陽731續集:殺人工廠》和94年的《黑太陽完結篇:死亡列車》,兩部續作的導演都不是牟敦芾,而是香港導演何誌強。

1995年牟敦芾導演拍攝《黑太陽:南京大屠殺》,牟敦芾導演在訪談中說了一段他對於南京大屠殺的想法(連結在此,大約5:30左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gJVngzcL6E),忽然有種薩諾斯上身的既視感;《黑太陽:南京大屠殺》後來在中國遭到禁演,禁演原因跟電影內容無關,而是當年中國剛好也有一部關於南京大屠殺的電影要上映:《南京1937》,由於片名相似,中國政府要求牟敦芾導演改掉他的片名才能上映,牟敦芾導演拒絕改名(他的電影比較早開拍),惹怒中國政府遂遭到禁演。

紀錄片最後一段,從911事件後的美國政局發展回看過往歷史,JL問牟敦芾導演如何看待美軍虐待戰俘的照片(JL表示這些照片令他想起南京大屠殺的紀實照片),牟敦芾導演說人性不會改變,他們會一再重複犯下相同的錯誤,今天我們看南京屠殺,明天同樣的事只會換另一種樣貌發生;JL問牟敦芾導演有什麼話要送給現在的年輕人,牟敦芾導演說,永遠記得,人生只有單程票,所以要珍惜旅途路上的每一分秒,無論好壞,當你走到終點時,你會說我經歷很多,有很多回憶,我沒有後悔;JL最後問牟敦芾導演有什麼新的拍片計畫?導演說他已經完成一個劇本,關於一名在華爾街工作的男子,他的女友因911事件而喪生,男子一直喜歡騎重機,之前一直忙於工作而沒有機會外出旅行,911事件後,他辭掉工作,帶著哈雷機車到中國,展開一段旅行,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




後記:
看完這部精彩的紀錄片,發現牟敦芾導演早在童年時期,便已經對政治與人性不抱信任感,對於身處世界的暴力感到不安與反感,而他的作品常常一邊探討人性裡的極惡,卻又在這些惡形惡狀中,流露出對人的理解與包容,牟敦芾導演最早的兩部電影《不敢跟你講》和《跑道終點》,其實已經涵蓋導演關注的議題(只是敘事比較抒情);當然,一部紀錄片不可能讓我們忽然就理解牟敦芾導演的人與想法,而我也幾乎可以確定《黑太陽731》或《打蛇》會讓我看得很不舒服,但在看完JL的訪談後,卻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大銀幕看到牟敦芾導演的其他作品。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人氣(1,591)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電影專題 |
此分類上一篇:《跑道終點》訪談:一場青春夏日夢。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