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惱人的脂肪肝 以免... 超有面子又不傷荷包車款是讓人知道你在哪?有多爽? 許茹芸分享馭夫術 嬌喊...
2018-04-13 11:17:11 | 人氣(2,0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再看《藍色恐懼》:與「夢」同行。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重溫偉大的今敏導演作品《藍色恐懼》,再來聊幾個小感想。

偶像歌手未麻轉型成為演員,接演的戲劇作品,情節腥羶大膽,讓她感覺排斥卻又不敢拒絕,加上一個神秘網站竟能精準寫下她不為人知的心事,以及一名狂熱影迷的跟蹤,都讓未麻陷入恐懼深淵,無法逃脫.....。

其一,場景轉換神乎奇技,今敏導演的厲害就是輕鬆遊走於現實與虛幻間,以為是真卻是假、以為是假卻成真,最後我們(觀眾)都跟未麻一樣,掉到如夢般的迷惘與困惑深淵,每一天都是真實都是夢,再分不清彼此;《藍色恐懼》片中有大量的鏡射畫面,象徵未麻對自我的疑慮,鏡子裡外(網路未麻、歌手未麻、演員未麻、鏡頭外的未麻),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我們如何能確定自己不是被鏡子映照出來的虛像

其二,未麻主演的電視劇《Double Bind》,她第一次出場只有一句台詞:「你是誰。」,上戲前,未麻緊張地不斷重複這句台詞,經紀人留美說:「只有一句話為何要緊張。」;未麻的不安,既是面對攝影機的焦慮(首次上戲),也在於那句台詞像是對自己的提問,妳(未麻)是誰,我是誰?未麻結束偶像歌手身分,變成新進演員,面對未知的未來,她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簡單」(但其實困難)的問題。

其三,捨棄的焦慮。未麻離開偶像團體CHAM單飛,以為前途充滿希望,結果發現只剩兩人撐著的團體,歌唱事業反而表現的更亮眼,加深未麻對轉型決定的疑慮,同時對自己的「可以被取代」感到害怕(遭受取代的焦慮在後半段鋪天蓋地而來,如果有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但又更純真更純潔,是不是原有的自己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其四,電視劇《Double Bind》裡的強暴戲,讓未麻與現實生活的不安全感產生連結,今敏導演把未麻在戲中戲遭受強暴一幕拍的寫實逼真層次豐富,攝影機停止轉動時,未麻與演員的互動看來平凡,攝影機一轉動,未麻的求救與哭叫聲又是真實地令人心驚,這場戲拍到後段,真與假再也分不清,未麻到底是在演戲還是真的覺得自己被侵犯?道德界線的模糊,令我想起馬龍白蘭度演出的《巴黎最後探戈》,片中有場他與19歲女演員瑪利亞施耐德(Maria Schneider)的性愛場面,馬龍白蘭度和導演為追求逼真效果,在不告知女演員的情況下,讓馬龍白蘭度在女孩私處塗抹奶油,捕捉女演員臉上震驚(羞辱)的神情;表演的道德界線到底在哪,成了人們觀看《巴黎最後探戈》時,不得不提出的問題。

其五,年輕男偶像要轉型,或許是接拍角色較為陰沈成熟的作品,年輕女偶像要轉型,最快的方法,就是穿著打扮變得大膽(如宮澤理惠的寫真集),某方面來說,我們(社會)對於「成人」世界的想像,其實很侷限,對於女孩轉大人的想像,也很呆板。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其六,《藍色恐懼》是1998年的作品,推出至今剛好滿20年,影片把偶像崇拜與網路世界作結合,偶像本身就帶有虛假性,我們觀賞電影時,可能會愛上銀幕上的角色,並產生移情作用,以為明星私下也跟銀幕角色一樣地親切好禮,但偶像也會吃喝拉撒睡,人們只會看見攝影機前的「角色」,看不見攝影機後的「人」,其實就跟《藍色恐懼》裡,未麻想像自己擁有「光」和「影」的兩種分身如出一徹;日本搞笑動畫日和,其中一集講到世界末日來臨前,幾個螢光幕上的明星偶像們,一一做出脫序行為,就是在嘲諷人的兩面性格:http://goo.gl/9sCuWo

某方面來說,網路世界跟偶像崇拜有點相似,我們每天上臉書上IG,以為在跟電腦另一端的陌生人交朋友,但臉書和IG呈現出的作者到底有多少的真實、電腦這一端的我們如何判斷另一端的人的真誠或虛偽?《藍色恐懼》裡,有人冒用未麻身份創造虛構的未麻角色,虛構未麻利用影迷對偶像的崇拜,叫唆犯罪,不正似有人談了網路愛情,直到見面後才發現對方根本長得跟預期不同或者遭受騙財騙色等新聞,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哀傷的是,不管是騙人者或甘願被騙者,他們的出發點常常是因為寂寞。因為寂寞而看不清真相,或說,因為寂寞而不願面對真相吧




其七,「我已經不了解我自己了。」
「你認為人為什麼會知道一秒鐘前的自己跟現在的自己是同一個人?記憶的連續性,我們就只靠著這個來建築這唯一自我同一性的想像。」
「醫生,我好害怕,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另一個我會隨意的行動。」
「不要緊,因為幻想是不可能實體化的。」

《藍色恐懼》最讓人驚嘆的是片末30分鐘,未麻的內心世界、她演出角色的內心世界、兇手與幫兇的內心世界(虛擬網路)、加上戲中戲的兇案與現實生活的兇案同步發生等,導致未麻掉入「夢」的狀態,分不清哪個才是她身處的現實,哪個是她扮演的角色,網路上的她和螢幕上的她和真實生活的她,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藍色恐懼》後半段有非常多的重複場景,讓觀眾看見未麻自我意識的混亂(也可解釋成兇手在自己腦海裡,重新演練一遍未麻做過的事),每天就像是一場又一場的戲劇演出或是醒不過來的夢,可以不斷複寫重來(想像自己人生也能重頭來過);若說,美國最會拍夢境的導演是大衛林區,那麼日本代表應該就是今敏導演吧,他的作品就像是一場浩瀚詭譎的大夢啊。

其八,從虛擬網路講到虛擬偶像,《藍色恐懼》可以跟《日落大道》對照觀賞,對於鎂光燈與青春與虛榮的留戀、可以跟希區考克導演的《驚魂記》擺在一起看,關於人心的無法被輕易掌控與脫軌、也能呼應《黑鏡》影集,對於網路與人性、現實與虛構的反覆對辯。

延伸閱讀:《藍色恐懼》:遭吞噬的現實。
http://mypaper.pchome.com.tw/hatsocks75/post/1321647067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人氣(2,062)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亞洲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妖貓傳》:幻術裡的真情。
此分類上一篇:《人生起跑線》:掠奪來的幸福。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