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輕旅行必住温泉酒店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比新聞更具影響力的假新聞 獵雷艦案付款爭議 海軍...
2017-11-01 16:48:00 | 人氣(1,37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解憂雜貨店》:如果可以寫信給過去的自己...。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的回答,有幫助到你們的人生嗎?」

「丸光園」孤兒院長大的敦也、幸平、翔太,聽聞孤兒院可能會被女企業家晴美收購並改建成賓館,敦也等人決定給予晴美一個教訓,潛入她的住所並盜走財物,然而車子無法發動,三人躲進一間廢棄的舊式雜貨店內避風頭,雜貨店早年以幫人解答煩憂而受到街訪鄰居歡迎,雜貨店已經歇業多年,敦也等人卻收到一封來自32年前的解憂信件,這究竟是惡作劇或是跨越時空的奇蹟?

《解憂雜貨店》劇情令人聯想起《黑洞頻率》或《跳越時空的情書》,神祕力量讓不同時空的人產生互動,並幫助彼此找到生活的救贖與出口;《解憂雜貨店》也讓我想起湯淺政明導演的《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兩部作品都聚焦在一個不可思議的夜晚、劇中角色互有關連,牽一髮動全身、兩部作品不約而同地跟銀幕外觀眾說,機會/緣分或許是老天爺的賞賜,但把握並善用機會,卻需要自己創造;《解憂雜貨店》還讓我想起提姆波頓導演的《怪奇孤兒院》,大概因為這兩部影片都有孤兒和時空輪迴元素吧;《解憂雜貨店》片中的雜貨店,代表著舊式情懷,隨著經濟快速發展(80年代),人情味淡了,找個人吐苦水說說心理話也變得困難,失去可以訴苦(依靠)對象的人們,自然懷念起浪矢老闆的雜貨店與他的解憂諮詢;《解憂雜貨店》讓2012年的敦也等人,透過書信幫助1980年的魚店音樂家與迷茫的汪汪等人,某方面來說,也像是浪矢老闆的精神在他死後32年的重現,完成傳承的意義。

我以為《解憂雜貨店》會是「香菜」,可惜它不是,或許是期待太高也或許是這個當下的心情不想那麼地正能量吧。

(底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其一,《解憂雜貨店》會讓我想起《野蠻遊戲》,劇中角色因為時空「知識」而改善生活,我一直對這樣的劇情設定有些感冒,因為那對我來說有著作弊的意味(主角的成功,可能造成另一人的失敗),好啦,其實我是嫉妒,如果我可以寫信給25年前的自己,我一定會告訴自己:「趕快去給我買蘋果股票!!」

其二,「就算失敗也沒有關係,至少要留下打拼過的足跡。」

我沒讀過東野圭吾的原著小說,不確定電影改編的算不算成功,單就影片來看,有些情節沒有交代清楚,例如浪矢老闆為何決定要幫人解惑?浪矢老闆在遺書中表明希望33年後可以收到人們的回信,為何是33年?再者,電影提及幫人解惑可能會帶來些負面影響,我原以為影片會針對這個問題做更深入討論,只是當浪矢老闆接到「未來感謝信」時,他的內心疑慮一掃而空,也讓《解憂雜貨店》少了點曖昧的灰色調(究竟是助人或反而讓人偏離理想更遠?劇中年輕人一開始回信時,總用負面/現實的方式回應,後來心境轉變,改用較為正面/積極的態度鼓勵對方,是否用正面樂觀的方式回應就沒問題?)。

收到未來感謝信的設計,自然是希望一輩子熱心助人的浪矢老闆能夠一路好走,但我始終覺得,角色/事件的「不完美」,才更能提煉出人/事可貴的一面,一如《解憂雜貨店》片中,魚店音樂家的故事,他是本片少數的「失敗」(音樂一直沒有獲得賞識)卻又「成功」(他的作品以另一種方式活了下來)的例子,可惜這條支線也沒有處理的太完整,看完電影後,我還在想:「那個被音樂家拯救的男孩辰俊,後來怎麼了?」;再仔細想一下,敦也等人鼓勵魚店音樂家繼續追夢的理由,其實是:「假如這首歌(小芹走紅的作品)是他寫的,那他就是拯救小芹姐弟的人。」,因此敦也等人的出發點好像也跟「希望你能勇敢追夢」的心情沒有太大關係。


其三,《解憂雜貨店》裡的浪矢老闆在遺書裡交代兒子,在他死後33年,希望早年曾經找他解憂的人們,可以寫信告訴他,他們現在過的如何;忍不住要想,2012年的12月,是誰幫浪矢老闆發文在網路上?應該是老闆的兒子或孫子吧,他們還記得長輩遺願,確實很動人,只是,發文請大夥都把信寄到已經雜草叢生荒廢的雜貨店,卻不見浪矢老闆後輩出面整理老舊店鋪,不是有點奇怪嗎?如果雜貨店對這些人有著這麼重大的意義,又為何放任它老去?(或者網路上的發文也是這樁不可思議事件的其中一個不思議?)


其四,《解憂雜貨店》片中有個女孩映子,她的母親(單親家庭)在她一歲大的時候車禍死亡,當時一歲的映子飛出車外幸運存活,映子後來在孤兒院長大,某日,發現自己是私生女,母親可能不是死於車禍意外,而是打算帶著年幼的自己一起自殺;映子為此感到震驚與難過,遂選擇跳樓自殺(情緒轉折來的好快),幸好映子命大,順利存活下來;嗯,車禍沒死跳樓也沒死,映子的真實身分應該是超人後代之類吧。(《驚心動魄》的布魯斯威利歡迎映子加入奈沙馬蘭導演的電影宇宙)

最後,當我看到女歌手小芹演唱「重生」一曲,獻給當年拯救她弟弟的音樂家時,聽著旋律悠揚的主題曲,內心想著:「真是首好聽的歌啊」,聽著聽著,導演忽然把小芹的演唱畫面剪接到她在海邊沙灘上跳現代舞的場景.........,這….這是在幹嘛?這場戲的重點應該是歌曲和演唱者,不是演唱者腦袋的小劇場,就算要拍演唱者的腦袋小劇場,也應該剪接她的童年往事,而不是在沙灘上跳現代舞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人氣(1,377) | 回應(1)|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亞洲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花火》:無聲勝有聲的幸福。
此分類上一篇:《英雄本色》:阿Sir,我沒做大哥很久了。

哈比人
我也超不愛這部片的
導演真得有問題!!!!
2017-11-06 10:51:24
版主回應
身邊好多朋友喜歡這片,哈哈,但我也是沒有愛,拍的很單薄啊~
2017-11-06 11:29:31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