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這台竟然是中古車? 絕對沒有泡水車的優良車商如果你不會PO文一定要看 大陸導演流亡香港 和母...
2013-09-18 14:36:37 | 人氣(7,11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泡沫人生》:小說與蔡明亮與花的兩點補述。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江河注入大海的地方,形成了一片難以逾越的沙洲,和泡沫覆蓋的巨大漩渦,沉船的殘骸在那裡飛舞。」《泡沫人生》Boris Vian

關於人,關於蔡明亮。

《泡沫人生》的電影和原著小說裡都死了很多人,人,在小說或電影中,都像是個可以被替換、被丟棄、無須夾帶任何感情對待的物品;除非你/妳有錢,方能買到他人的尊重與認同。
《泡沫人生》的電影和原著小說都在誇大化現實生活的景象,電影裡有個橋段令我深感震撼,男主角高朗因為家道中落,為能快速賺錢維生,應徵一份「體熱孵槍」工作,用光裸的肉體孵化武器;這份工作很簡單,只要整天趴在土堆上即可,用時間換取金錢,唯一缺點是肉體會快速老化,剝奪孵化者的健康;然而富有階級對此困境視而不見,我付錢你付健康,相當合理;底層民眾要不羨慕上流社會而鄙視貧窮(自身),要不只能消極對自己進行勸說:「生活就是如此,理當接受」。




近日看了一篇關於蔡明亮導演的專訪,內容談到他的新作《郊遊》(據說是蔡導以院線形式創作的最後一部作品),導演如此描述李康生角色的由來:「十年前我在台北街頭看到一名男子在路邊舉牌賣旅遊行程,那一剎那很震驚。在紅燈前的幾十秒的問號……他到底要站多久?多少酬勞?他去哪上廁所?會遇到親戚朋友嗎?會羞恥嗎?他在想什麼?
他像一根電線桿、一面墻、一棵樹……沒有人理他,他也不理人。
不久,這個行業如雨後春筍,房地產的舉牌人佈滿街頭,失業的人越來越多,他們有的是時間,但他們的時間不值錢,都去舉牌賣房子了。」


不覺得「舉牌人」跟《泡沫人生》裡虛構的「體熱孵槍」工作非常神似嗎?人的價值被縮減成簡單的「物品」,人不再被視為人,而是招牌而是工具。
若非《郊遊》將目光聚焦在「舉牌人」身上,我會否花心思去思考與反省這樣的人與工作的意義?或者如《泡沫人生》中的群眾般(富有/貧困),漠視生活中的悲苦,得過且過?

蔡明亮導演這篇訪談很真誠很動人,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讀,或能更了解蔡導到底如何看待他生活的世界與環境與自己與他人。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ent.ifeng.com/movie/special/70venice/zhuanfang/detail_2013_09/06/29369572_0.shtml




關於花,關於觀看的世界。

柯蘿嬡大概是《紅樓夢》裡的林黛玉投胎轉世,嬌柔而脆弱,如花一般。(柯蘿嬡若是林黛玉是花神,那麼高朗便是賈寶玉,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從不識疾苦到嚐遍生死苦樂的紅塵大石!)
柯蘿嬡肚裡長了朵睡蓮,令她的身體日漸憔悴,為挽救愛妻性命,高朗買了一束又一束的鮮花擺在妻子身畔,好讓柯蘿嬡肚裡的睡蓮感到自行慚穢而不敢開出更多小睡蓮,做為控制病情之用;然而失根的鮮花容易凋零,高朗只得買更多花束、花更多錢照料愛妻;當柯蘿嬡的健康持續敗壞之際,她的外貌反倒愈發晶瑩剔透,像花一樣美麗。
柯蘿嬡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花仙子,註定要被這個滿怖黑煙與塵埃的現代化都市給吞噬,無法在塵世生根。
柯蘿嬡最後被體內生命力頑強的睡蓮奪走性命,這是肉體的挫敗。
但若把柯蘿嬡視為花朵植物,似乎又是自然界的勝利,不管外在環境如何險惡(以暴力拔除體內的睡蓮/工業城市與污染),堅忍的植物仍會在微小的夾縫中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在《泡沫人生》作者Boris Vian的世界裡,很多觀念都是顛倒的,很多想法也是顛倒的;因此,死亡未必是悲劇,倖存也未必是喜劇。

《泡沫人生》的電影版好看,小說版同樣不容錯過。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電影開演」

台長: hatsocks
人氣(7,11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其他地區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手機有鬼》:小心,歹徒就在你身邊!
此分類上一篇:《泡沫人生》:改變的是環境,不是人。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