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8 07:28:45 | 人氣(5,778)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勅使川原三郎《鏡X樂》:屏息與讚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先生,您的節目在新舞台演出,不是城市舞台喔。」
靠!!連忙奔出城市舞台大樓,隨手攔下一台計程車,默默祈禱路況不會太糟糕,好讓我在15分鐘內順利趕到新舞台,老天保佑,終在最後一分鐘到達劇院,在燈火暗下之前,調息好呼吸,平心靜氣準備觀賞勅使川原三郎和渡烏舞團的舞劇《鏡X樂》。

我一直覺得舞劇是很「感受性」的產品,難以一一拆解編舞家真正想要傳達的意涵,卻能任由觀眾自行解讀,迸發無數天馬行空想法。
《鏡X樂》亦是如此,有著極簡舞台設計、古典與現代的音樂串場、以及一群或靜止或狂舞的舞者們;每個串場象徵著什麼、代表著什麼意義?我不得而知。
但我的內心卻依然漲滿感動,即便舞者只是一個又一個又一個不斷從舞台左方跑向右方、又從右方奔向左方,不停歇地跳著、擺動著肢體;但所有看似單調平凡的規律,卻有著不規律,看似有機卻也無機,看似自由卻又備受約束;某一瞬間,我彷彿看見紅鞋女孩,跳到筋疲力盡,跳到身體再也支撐不住,噗通,倒在舞台上,大口喘息著;又某一瞬間,我看見生活,每個人的動作都具一致性,前前後後,後後前前,有人舞到半場,默默離開了,有人退到舞台後方,低著頭沉思,還有人繼續舞動著;這是肉體與生命的樣貌嗎?新生到老,長江後浪推前浪,不斷退潮,也不斷湧上。




《鏡X樂》有兩幕畫面讓我內心為之屏息與讚嘆。
一幕,舞台左方快速閃現一明一滅燈火,舞者站在燈光前,背後屏風映照出他的影子;動態的舞者選擇靜止不動,像在模擬「靜」的姿態,而這個靜止動作,因為明滅燈火而有了動態氣息;當舞者緩緩舉手、踮腳時,屏風與舞者與影子的結合,像極跑馬燈、像極有人用攝影機拍下舞者的微小動作,這是對電影的致敬,這也是戲劇人生的寫照之意吧?
另外一幕,出現在結尾,舞台上的舞者不斷找著燈光,讓臉孔從暗處顯現,他們追求光明,追求那份希望,然後他們聚集,在燈光下,一個一個臉孔出現在舞台中,抬頭,仰望,成就生命中最燦爛一刻,內心才剛堆疊起激昂情緒,唰的一聲,人群又散了開來,再度被黑暗吞噬;在舞台即將完全暗燈,一切都要結束之際,我看到那隻高舉的手,在微弱燈火下握了拳,終究是不想放棄吶,緊接著,畫面暗了,接下的故事,請觀眾們自行填寫。

好棒的表演,好棒的影音結合,好棒的肢體語言;我尤其折服於勅使川原三郎的舞蹈,只要他出現在舞台上,我內心都會默默祈禱他能待久一點、多跳一點,我愛死他身體的律動,太精準太自然又太具有存在感。
萬分感謝小梁推薦我觀賞這齣舞劇,75分鐘長度,仍覺不過癮啊。
只是有個疑問,劇中有位大叔是不是非科班出身?編舞家是否刻意挑選一位肢體動作較僵硬的舞者混入專業舞群中?因為就算只是從舞台左方跑向右方,我都能明顯感受到這位舞者的肢體受限與拘束。
如此安排有無特別意義?熟悉勅使川原三郎和渡烏舞團作品的朋友,能否幫忙解答我的疑惑?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hatsocks

danceamy
我個人看來除了首席佐東利穗子有科班的身手外,其餘的舞者似乎都是跨界找來的。我想這也許也呼應了敕使川原三郎先一對舞蹈的定義"甚麼都以做,舞蹈就是舞蹈,不是嗎?",於是他從非科班的舞者身上尋找自由的身體,但至少還擺了一個佐東利穗子來平衡和他一樣精準的肢體畫面。非舞蹈人看如此非主流的舞作(請容我小小說明一下:嚴格說來"鏡x樂"這支作品並不能以舞劇來定義它,首先它沒有劇情,沒有故事,也許你可以說這是一支現代舞作,或當代舞蹈劇場作品。)您不愧是重度嗜影人!有訓練有差,新舞風以非主流聞名,敕使川原三郎的作品抽象的表現手法,您能有如此解讀,讓我明白了非舞蹈人對這類舞蹈型式的欣賞角度,感謝您的分享。
2013-05-19 21:16:05
版主回應
我是最近5、6年才開始看舞蹈表演,數量不多,但常有意料外的驚喜;非常謝謝您的留言和資料補充,讓我對敕使川原三郎又多了點認識。(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表演呢!)
2013-05-20 10:39:5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