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7 09:47:09 | 人氣(4,51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金馬奇幻影展:《酷奇》:心靈成長的冒險旅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患有嚴重氣喘的小男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最心愛的玩具熊「酷奇」被媽媽當垃圾扔掉了。男孩日夜祈禱怕黑的「酷奇」能平安回家。於是,原本只需要做好玩具熊本分、每天漂漂亮亮的和小主人親親抱抱再來個晚安吻的「酷奇」,不得不開始一段冒險的旅程。除了躲避窮追不捨、誓要捉拿他歸隊的垃圾場警衛外,沒有方向感的他還得在神秘的森林裡尋找回家的路,還好遇上刀子嘴豆腐心的森林守護者,兩人駕著一台小破車在林中披荊斬棘,終於殺出一條玩具熊回家路!
(以上文字取自金馬奇幻影展手冊,啊!!!我懶!!!抱歉!!!!)

捷克導演楊斯維拉克(Jan Sverák)的新作《酷奇》,再次讓人打心底發出會心的微笑。
「酷奇」與男孩。
患氣喘的男孩在玩具熊「酷奇」身上尋得安慰(其實長得也不太像熊哩....)。
不能水洗的「酷奇」(木屑填充物,所以不能碰水),一如不能接近灰塵的他,都有先天無法克服的難關。
對男孩來說,「酷奇」既是玩伴,更是患難夥伴。

「酷奇」與遊民。
男孩在路上看到無家可歸的遊民,心想:「他們是誰?為何們會流落街頭?為何沒人肯帶他們回家?」
當母親將「酷奇」丟棄時,男孩感到憂心。
「酷奇」不是小狗或小貓,被丟棄後,可能就再也回不了家了;所以男孩開始幻想,想像無生命的「酷奇」在垃圾場裡動了起來,展開一段返鄉之旅。
男孩幻想「酷奇」返家,心境上跟他稍早前看到的無家遊民有了連結。
混雜著同情也是憐憫,更是自我安慰,相信每個被拋棄者,都有一個等待著他們(遊民/酷奇)歸返的溫暖的家。

「酷奇」與生命傳承。
記得森林守護者曾對「酷奇」說:「生命是自然宇宙的一部份,我們死後都會被分解,變成另外一種形態的生命,繼續存活下去。生命便是如此循環不息下去。」
生老病死,輪番上演。
死亡不是結束,而是新生命湧起的開端。(有生命體或無生命體,並無差異!)
「酷奇」實是男孩的化身,他將自身恐懼投射在其創造的角色中。
因此,「酷奇」與森林守護者與遊民與男孩,便構成上下世代、經驗傳承的成長意義。
「酷奇」是玩偶,它無法為自己做些什麼事情,被動地等待他人的接近。
年紀尚小的男孩則因氣喘,使其行動處處有所限制。
這兩個角色在影片初始都是弱勢,需要被照顧、被呵護;但隨著男孩在腦海勾勒出「酷奇」的冒險之旅,他與「酷奇」慢慢成為一體。
「酷奇」病弱時,男孩發了氣喘;「酷奇」勇敢站出來對抗惡勢力時,男孩開始懂得照顧自己,甚至,照顧他人。
也因此,他將「酷奇」送給遊民(男孩認定這名遊民就是他幻想中的森林守護者)的行徑,便可以解釋成男孩的體貼與成長,從被照顧者,變成照顧者;從被他人守護,變成守護他人的領導。
巧妙呼應虛構想像中,森林守護者預言「酷奇」將成為新的森林守護者一事!(也呼應森林守護者對生命的看法,老一輩逝去同時,新生代馬上翻上浪頭,不斷延續。)




「酷奇」的視覺效果。
「酷奇」的陽春視效,可能會讓看慣好萊塢精細動畫的朋友們,覺得頗不習慣吧。
可我反而愛這樣的安排,童趣可愛,挺符合男孩心中虛構世界的模樣。(畢竟男孩年紀還小,心中想像的畫面,不可能太精雕細琢又場面華麗吧!)
木偶動作刻畫看似隨意又漫不經心,但攝影卻美地令人屏息。
迷霧森林、透過樹梢的美麗光影、昆蟲慢爬過綠葉的驚鴻一瞥....,每一格畫面都拍地美極了,猶如可愛玩偶版的《小宇宙》,從微小生物觀看世界的另個容顏。

「酷奇」的樸實幽默。
可愛的細節,讓人在步出戲院時,回想起電影畫面,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劇中有一個小小的場景,「酷奇」和森林守護者駕車行經森林某處,有一隻小小的昆蟲爬上車子方向盤,畫面上,小昆蟲爬到一半,沒抓牢,噗通,掉了下來。
我敢說這個畫面根本不是刻意安排的場景,但導演卻貼心地幫這隻昆蟲配了一聲小小的「啊」尖叫聲,呵呵,就這樣,我笑了。
沒有好萊塢頂尖視效又如何,只要創意夠、心思細,陽春又土法煉鋼地拍偶戲電影,照樣讓觀眾笑到合不攏嘴。
這類小幽默,層出不窮,加上對白撰寫可愛又不耍笨,讓《酷奇》一片,既適合年齡尚小的小朋友觀賞,年紀大一些的影迷朋友觀來,同樣趣味橫生。

《酷奇》是一部簡單的電影,它讓我想起《羊男的迷宮》,加倍溫馨版;也讓我想起《大魔域》,虛構故事安撫現實孩子的心,茁壯他們的心靈,孩子在經歷一趟旅程,獲得成長,反過來化解虛構與現實世界的難題。
想看《酷奇》嗎?
4月8日(週五)下午16:20分,台北新光影城尚有一場次!
如果你/妳跟我一樣,都曾經被楊斯維拉克導演的《光纖電人》裡,那場遙控器大戰電視機給逗得大樂;或是被《遊子》搞得又哭又笑,那麼,千萬別錯過這部可愛溫馨又好看的《酷奇》啊!

後話:
《遊子》一片讓楊斯維拉克導演順利拿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劇中那位長得有點像史恩康納萊的老演員Zdenek Sverák,正是導演的父親。
而在《酷奇》一片,Zdenek Sverák擔任森林守護員的配音一職;導演的兒子Ondrej Sverák則幫忙配「酷奇」的聲音,老少三代同堂攜手合作這部有著濃厚傳承意味的影片,確是有趣又動人的安排啊。

台長: hatsocks

wtssoccer
原來還有父子三代一起合作這個故事啊
真要謝謝你的介紹呢
2011-04-11 21:46:19
版主回應
呵呵,父子三代這個梗節目手冊上有寫,我只是又上網特別查證一下而已。:-P
2011-04-12 09:43:1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