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汗蒸幕,限時搶韓國… 把妹神器 所向無敵漫步在雲端!苗栗天空步道 台南大億麗緻酒店 竹川...
2003-02-06 23:19:11 | 人氣(2,15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來自他鄉的新娘三部曲【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五. 合作對象簡介
第一部曲—越南新娘
本片拍攝的主要對象為兩位來自南越的越南新娘:阿芝和黎艷芳。雖然外籍新娘有很多,但是阿芝和艷芳可算是較具有代表性的兩個典型。

(一) 阿芝
阿芝今年29歲,來自南越的同奈省,在家排行老大,下有三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其中一個妹妹阿榴在姊姊阿芝嫁來台灣不久之後,也嫁到台灣的新竹縣竹東鎮。在越南男女地位較為平等,再加上阿芝是家中老大,所以阿芝必須負責家中的生計,然而在越南工作機會不多,薪資也很低,所以即便是阿芝非常努力做裁縫工作,夜以繼日,所得仍很有限。為了家中急需一筆錢,阿芝雖在越南有要好的男友,也只好忍痛和男友分手嫁來台灣,用她結婚的聘金幫助改善家庭經濟狀況。
  阿芝嫁來台灣的後龍之後,婚姻生活並不幸福,先生常喝醉酒,不務正業,而且有時對他還會拳腳相向,結婚後幾天便開始動手打他。阿芝是個傳統虔誠的佛教徒,心地善良,認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所以雖然已取得台灣的身分證,仍不願和先生離婚。幸而公婆甚為疼愛他,使她在異鄉的生活稍微好過些,但是前兩年公婆也先後因為車禍及生病而相繼去世,使阿芝在異鄉的生活頓失依靠。而此時的阿芝已經懷孕,先生又不肯工作賺錢,為了經濟因素,阿芝決定出外工作。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阿芝發現苗栗縣的竹南鎮有很多的越勞,以她的直覺判斷,似乎可以在此地發展,所以便和妹妹阿榴向其他的越勞朋友及越南新娘借錢開店,一共借了20萬元作為開店的資本,自己租房子,裝修店面,舖設地板,姊妹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日夜工作,花了兩個星期才把店面整修好,店名稱做「阿芝的店」。
  雖然店剛新開張,工作辛苦,可是姊妹兩個同心協力,倒也甘之如飴。不料幾個月後,姊妹因為孩子的管教問題發生嫌隙,妹妹阿榴帶著兩個孩子回到新竹,留下阿芝一人帶著六、七個月大的兒子獨立經營這家店。由於過度勞累,阿芝不到一個月便瘦了一大圈,眼圈凹陷發黑,但是仍咬緊牙苦撐下去。客人常看見她滿頭大汗在做菜,孩子又扯著她的褲腳哭鬧不休,忍不住勸她不要太累,可是為了生計,除了熬下去,她也別無選擇呀!
經過半年的經營,阿芝的店已經能夠損益兩平,客人也愈來愈多,忙不過來時,常有客人主動上前幫他。阿芝不但菜做得好吃,待人誠懇貼心,還頗有生意頭腦,除了台越小吃,還兼營越南雜貨,小鋼珠電動玩具台,婚姻仲介,同時在開店八個月後,重新裝修店面,增設了中越歌曲卡拉OK包廂,生意興隆。現在除了請越南來的表姊幫他顧店,每個月還有四萬多元的盈餘。而且阿芝的先生也因為意識到阿芝美麗、聰穎、能幹的特質,怕阿芝另結新歡,所以每天晚上及假日都主動到店裡幫忙洗碗、照顧孩子,盯阿芝盯得很緊。阿芝現在很有老闆娘的架勢,店裡生意好得不得了,先生又肯幫忙照顧孩子,前幾天阿芝還說她想在中壢開一家分店,並將竹南店擴大經營,談笑中,眉宇間流露出自信與誠懇,阿芝終於在台灣這塊陌生的土地上深耕結果,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二) 黎艷芳
  艷芳今年25歲,來自南越的安江省,越南家中尚有父母、二個妹妹、一個弟弟以及二個姊姊(姊姊們皆已出嫁),3年多前嫁來台灣苗栗縣的後龍鎮,先生姓林,聽障,五十二年次,在苗栗縣頭份鎮市場附近經營一家理髮店。由於價錢便宜,待人誠懇,林先生的理髮店內常是擠滿等待的客人,座無虛席,而林先生常是忙到沒有時間用餐。艷芳嫁給林先生之後,開始學習幫客人理髮刮鬍子,夫妻倆人同心協力,生活過得不錯。艷芳除了照顧兩個年幼的女兒、幫忙客人理髮刮鬍子,還要做飯、做家事,工作雖然辛苦,但是生活上因為未跟公婆同住,所以擁有比較多的自由和發揮空間,有許多越南新娘常喜歡到他家裡聊天、玩牌、做越南菜,因此她家常成為外籍新娘消息的轉播站,常流傳著各式的八卦消息。
  艷芳是一個自主性頗高的越南新娘,沒有和公婆同住,先生也給他相當高的金錢支配權及生活自由,也不太管他和其他越南新娘之間的人際互動。艷芳的公婆偶爾會到家裡小住,但是艷芳的婆媳關係並不和睦,因為婆婆認為她比較懶惰,不做家事,也會禁止艷芳和其他越南新娘交往,有一次艷芳頂嘴還差一點被婆婆拿掃把打。
  艷芳非常機靈,很懂得周旋在人群當中,也常幫忙其他外籍新娘排解紛爭,所以交遊廣闊,她的朋友當中絕大部分是越南新娘。林先生因為無法管束艷芳,所以常工作到半夜之後還要幫忙艷芳做家事。雖然如此,他們小夫妻的感情尚稱不錯,常在店內可以看見他們夫妻比較親暱的互動。不管在夫妻相處或家庭生活形式上,艷芳都具有極高的自主性,不過有意思的是,她不但國語、閩南語都學得很快,穿著和打扮也很台灣化,而且在思想上也受到台灣社會很大的影響,尤其是生育子嗣方面,不但特別看重生育男嗣這件事,而且還常和其外籍新娘相比較,除了仍常常和其他外籍新娘說越語之外,已經算是一位很台灣化的外籍新娘了。
  第二部曲—印尼新娘
(一)古樹容
樹容來自印尼西加里曼丹島的山口洋,那裡是印尼客家人聚集的大本營,也是許多印尼新娘的原鄉。樹容畢業於印尼國家大學,唸的是經濟學,當初來到台灣,是為了學中文,後來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經過一段時間交往,決定嫁到頭份來。
樹容的夫家是開鐵工廠,由於同樣是客家人,與公婆同住的樹容還蠻能適應客家庄的生活,但是在社會的適應上卻存在著結構性的問題,例如她雖然擁有大學的學歷,但是樹容在台灣卻不被承認,連高中畢業的資格都沒有,而且因為三代同堂的關係,長輩們對這位來自異鄉的新娘仍然多所限制,街坊鄰居的閒言閒語也令她感到困擾,加上需要照顧生病的婆婆,使得樹容除了在家帶小孩與服侍公婆外,並沒有太多建立社會網路的機會﹔不過在她婆婆過世之後,樹容正準備開始她的新生活….。
(二)美玲
美玲同樣來自西加里曼丹,她的夫家是在頭份開棺木店,當初會嫁來台灣,
是因為母親在台灣的工廠做印尼外勞翻譯,原本以為嫁來台灣可以在經濟上幫助娘家的生活,沒想到夫家不但不給她錢,她的婆婆因為懷疑她老公對美玲的母親有意思,還限制她與娘家的聯繫,使得美玲幾度因為家庭困境瀕臨崩潰,不過美玲透過自己的印尼新娘網絡,終於籌到錢解決了娘家的困境,她也決定以自己的力量打工賺錢,不靠夫家來尋求經濟自主權。
第三部曲—大陸新娘
(一) 阿香
阿香是我堂哥去年到大陸娶回來的新娘,也就是我的堂嫂。
20歲的阿香,來自廣東梅州市的五華縣,一個偏僻的客家村落,來到頭份這個陌生的客家庄,雖然也是在鄉下農村,但是她覺得生活條件比家鄉好得多。阿香的老公原本幫華隆紡織廠載貨,但近幾年華隆經營情況不佳,跑車的次數也愈來愈少,使得經濟狀況發生困境﹔阿香除了希望自己能賺錢補貼家用之外,也需要帶錢回去梅州幫助娘家,來到台灣之後,她曾在頭份的電子公司當女工,也在休息站賣過東西,但是工作都不是那麼穩定,加上大陸新娘很難拿到身分證,在工作上更是被剝削,辛苦工作卻只能得到微薄的薪資。
不過在我們的社區雜貨店準備開張後,阿香以及其他幾位梅州新娘也有了經濟自主的機會。

(二) 海仙
  來自雲南的海仙,原本在當地做的是珠寶生意,沒想到嫁來台灣之後,老公竟然完全不顧家裡,加上婆婆患有精神疾病,經常發生荒謬的事情,令海仙無法忍受,生完小孩之後,海仙把小孩交給婆婆帶,自己一個人離開家庭,來到頭份投靠表姊,並做起小吃生意。海仙賣的是雲南小吃,特殊的料理方式及味道,讓吃膩客家菜的我們感到相當爽口,也因此我們結為相當好的朋友,她經常與我們分享她在雲南的生活,送我們許多當地的服飾和鞋子,還邀請我們到雲南去作客。
  不過有一天她打電話來,說她的小孩發高燒,必須休息一陣子,之後就音訊全無,我們找到她的表姊,詢問之下才知道,她的婆婆因為精神病發,被送進醫院治療,她的老公也有些問題,離家之後不知去向,海仙只好帶著孩子暫時到台北投靠親人。

六. 未來推廣計劃
影片完成之後,預計先在苗栗縣各鄉鎮社區巡迴放映,讓各社區居民經由影片認識了解其生活週遭中日漸增加的外籍新娘的真實生活樣貌,並願意協助外籍新娘解決問題。進一步將擴及全台灣各縣市,甚至到外籍新娘的原鄉放映,讓台灣與大陸及東南亞社區能彼此交流,並喚起眾人對外籍新娘婚姻現象的重視,對其產生的問題提出討論,促使政府及相關單位積極思考因應之方案,進而呼籲世人對此全球化下政經結構不對等所產生的移民及跨國婚姻現象有更進一步的了解,以重視並提昇婦女的權益。

七. 預計參加之國內外影展
本片預計參加國內由民族誌影像學會主辦的2003年民族誌影展,本屆影展主題為遷徙 (Migration),正好符合本片拍攝主題,因此我們將以第一部曲「越南新娘」參展,預計在2003年6月之前完成拍攝後製工作及報名參加影展,之後陸續完成其他二部曲,並參加國外相關民族誌影展,包括Margaret Mead Film Festival (New York), Bilan du Film Ethnographique (Paris), Gottingen International Ethnographic Film Festival (Germany),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Film Festival (Manchester), Beeld voor beeld Film Festival (Netherland), Rassengna International Ethnographic Film Festival (Italy), Parnu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and Anthropological Film Festival (Estonia), Astra Film Festival (Romania)等國際影展。
八、拍攝大綱
第一部曲—越南新娘
我很難在拍攝之前把拍攝大綱寫出來,因為會拍到什麼很難說,基本上我們先以兩位主角在台灣的狀況做紀錄,之後跟著她們回到原鄉去拍攝,我只能說我試圖呈現下列影像觀點:
(一) 反思式民族誌
透過兩位拍攝者及訪談者的對談,讓這部影片的製作者得以現身,而非隱藏在攝影機背後,並透過反思的方式讓這部片具有辨証性和對照性。
(二) 交叉的對話關係
透過艷芳與阿芝兩位主角的交互對照,讓這兩位越南新娘的生命經驗有了對話的機會,其實在真實生活中,她們兩位原本就有互動,並非互不相關的兩個個體。
(三) 越南新娘的觀點
我們希望透過兩位主角的眼睛來回看台灣社會,而非以台灣的角度來看她們,因此當她們在談台灣的現象時,看到的面向是相當不同的,而且很有說服力。
(四) 參與式觀察和紀錄
這些新娘原本就生活在我們社區中,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甚至她們在生命轉折處,我們也有機會參與並分享,當面對問題時,她們採取什麼樣的策略,她們如何展現堅強的生命力與自主性,這也是本片最有力量的地方。

台長: 光爸
人氣(2,15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譚傳安
光爸您好:慈濟大愛電視台近期想製作一集關於山口洋外籍新娘的報導,與網路上瀏覽到您的網頁,不知是否方便向您請教一些人物素材可供訪談.我的聯略方式後附,還盼得到您的回應.誠感恩! 譚傳安micotan@ms51.hinet.net 0932304470
2008-12-15 22:41:08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