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即時新聞稱「拒收溺... Honda FIT首賣柯P參選總統已是必然? 韓國瑜國政書面答覆!卓...
2012-04-11 22:28:24 | 人氣(74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蛭命力章回三-進化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空陰鬱暗沉,如雨點不斷落下的雪花拍打車窗
就連雨刷也不及刮除快速堆疊的雪塊
很快的所有地方都盡是白色的雪景,雪花不斷持續飄落
-
這種月份居然下起雪來了
看來這星球離毀滅的日子不遠了
-
漢彌頓一家人全都攤在後座上隨著車行搖晃著
史迪芬無聲專注清潔自己的老獵槍槍管
弗夏卡呵著氣在車窗上,看著窗外如同倒放雪花球內的銀色碎紙世界
她的弟弟卻在兩人之間側臥,睡的安然香甜
-
剛開始如奇蹟的救贖
現在看來是一項新的威脅
-
這樣下去不行,
隨著天色逐漸變暗,能見度不佳
他們得快點找個藏身處稍作歇息
於是無名氏問起關於通用廣播的事情
-
[老天,你究竟是哪裡人阿]
史迪芬不可置信的大呼小叫
被自己的老婆給了眼色後,又減小了音量:[兄弟,這是每人擁有的一項權利阿]
-
[你也可以說是一種變相的監視操控]
弗夏卡嗤之以鼻的回道
-
史迪芬不管自己老婆繼續解釋著:[那時蟲災剛發生時,政府會在有登記身分的每一戶配給這樣東西]
他從外套夾層翻出了一個有著展翅老鷹銀飾,像是徽章的東西:[我們可以利用這東西來顯示所在區域,聽取任何有幫助的新聞情報.不過這東西在一星期前就只剩裝飾的功用了]
-
然後史迪芬捲起袖子將手掌平貼在徽章上頭,將指紋按在感應框內
但是那東西毫無動靜,大個嘆了口氣繼續說道:[起初我們對這還保持著一線希望,所有生還者會用這東西互相聽取情報,來決定自己該往何處避災.甚至連總統也在第一天連上線給予眾人打氣,還宣布就算無法通訊,軍隊也可以藉由通訊器來衛星定位受難者所在位置來救出所有人...根本全都是狗屁]
-
[就在我們到了驢腳灣小鎮...就再也沒收到過任何訊號了.接下來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到處尋找被遺棄的空屋去借住.這期間也從未見過什麼政府單位的人來協助我們]
史迪芬再次搖了搖那玩意,最後放棄收回口袋內
心想說不定哪天還會有派上用場的機會
-
[說來還真諷刺,因寄生蟲感染速度比消滅來得迅速.我們一家人也不愁沒地方可待]
克郎拿出香菸遞給史迪芬,繼續接下無名氏的問題
-
[難道喪屍不會闖到你們待的空屋裡去嗎]
無名氏一想起夜晚的空屋就覺得忐忑不安
-
[呃...這說也奇怪.只要我們入住以前守在窗口打死幾隻硬闖的畜生,通常可以在空屋安然待個一兩天左右]
也許待個一星期之後,就不是幾隻喪屍在門口等了
無名氏邊轉著方向盤暗自想著
-
[我從來就不相信那東西,狗屎政府不過是將追蹤器換個好聽名字罷了.天知道,我們這每個人會不會都只是引蟲出洞的誘餌罷了]
氣憤的弗夏卡像是想起什麼難堪回憶似的
跨步向前想搶走史迪芬手中的通訊器,可惜史迪芬先一步將它收入懷中
-
[臭男人,你忘了那次我們到驢腳灣之後的事了嗎]
弗夏卡指著史迪芬鼻子開罵:[那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堆被感染準備等著發臭的活死人...]
-
[媽的,還留這鳥東西做什麼--]
然後她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氣急敗壞非要把那東西搶過來摔爛不可
-
[弗夏卡你這個瘋婆娘,安靜點好嗎?也許不過是因為我們晚到一天的緣故,救難隊早就結束救援啦]
史迪芬也失去耐心開始對自己老婆破口大罵
-
[我聽你它媽的鬼扯,救難隊連一天時間都不願意等.算什麼為民服務的狗屎蛋?!]
女人爆發的時候如同一隻母獅子
沒有人敢插話多說些什麼
-
[不是說好不再提起這件事了嗎?姐姐.史迪芬別再吵啦!]
克郎終於率先出聲,苦勸著火氣上升的兩人
看來他這弟弟還真不好當
兩人爭執的唾液淨往他臉上噴去,還要適時當中間人調解紛爭
-
本來是帶著看戲心情冷笑的無名氏
最後那幾句話像是擴音似的在他耳旁慢速流動,
有幾個片段畫面定格幻化成真實場景在他眼前閃現
-
這景象令他覺得似曾相識
後座的一家人畫面瞬間變成了曾經同行出任務的兩位好朋友
一個體形狀碩.燙成玉米鬚髮型巧克力肌肉男跟一位黑髮高束的東方女人
只覺當時氣氛凝重,他們臉孔姓名無名氏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
[哼哼,我才不相信你的做法會有效果]
巧克力男很明顯表露對那女人的鄙視
-
[呵,誰管你信不信阿.等你掛了之後就會後悔沒相信我啦]
女人也不甘示弱的回嘴了
-
[賤女人]
-
[沙豬蠢貨]
-
後座叫罵聲此起彼落延續下去
無名氏心知肚明
這兩人又要無止盡鬥到的直到要辦正事為止才會住嘴
無名氏心中升起一股習以為常的煩躁感
但其中又包含帶著放鬆.安心跟其他無法形容的複雜情緒
-
還不等他理解這其中的意義
接著畫面跳換到漆黑一片的屋子外
無名氏深知屋內有好幾雙飢腸轆轆的眼睛渴望的等著殺戮
他們不知什麼原因非得進入探查不可
那個毫無戒心的女人正準備一腳踏進去黑洞---
-
[空屋...不行!!]
無名氏忽地踩住煞車大喊
-
[啥?無名氏你說什麼]
三人停止爭執,全將目光全轉向忽然煞車的無名氏身上去
-
[空屋待不得阿!!]
一臉懼怕的無名氏沒頭沒尾的對著三人說著
那臉上顫慄的表情像是經歷了什麼似的
-
[咦?無名氏大哥我們住空屋可有好長一段時日了,怎麼會不行呢]
是阿
怎麼自己對於空屋充滿了恐懼性呢
難道之前他曾遭遇什麼狀況嗎
-
無名氏的腦袋嗡嗡雜音亂轉,突然畫面又再度跳轉
有人在後頭出聲喝止他即將要做的事情
他看不見手中所拿的物品,只是一個勁的不斷穿梭各個走道
-
[不,你不可以這樣做]
剛才第一畫面出現的東方女子也跟在後頭高聲勸阻著
聲音充滿了不確定性跟害怕
-
[??,你太衝動了.放下那玩意]
巧克力猛男也從實驗室另一頭跑出來
他只記得自己不斷往前奔跑,不顧一切的逃
最後他甩開那些追著他跑的人,來到一間隱密的空間
鎖上門鎖,一片白光將他籠罩---
-
[嘿?你有在聽嗎]
史迪芬使力按放在無名氏肩頭的手掌,讓那些撥放片段加速流逝
無名氏不自覺瑟縮顫抖了一下,畫面又切換回成漢彌頓一家人了
-
[小子?]
他呼吸急促,試著弄清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無名氏將目光放在後座三人關切的注視後
畫面像流沙迅速下滑崩解
那些零碎片段就像浪花退開,一滴不剩的
-
什麼蛛絲馬跡都抓不住了
待他回神後,只見三人以擔憂的神情望著他:[...真不好意思,各位.就當我沒說過這句話吧]
這是他呆愣許久後,唯一能說出口的話語
-
外面風雪逐漸加強,整個環境幽暗的像是夜晚時分
沒上車鏈的輪胎在光滑的雪地上行走,會增加打滑危險性
況且如驟雨似的雪片已將外面淹沒成混亂紛飛的黑白默劇背景,得找個地方靜待大雪平息
-
[你們知道有哪可以讓我們稍作休息的地方嗎]
無名氏試著換個話題
剛才那些是他在幻想?還是潛藏記憶的部分拼圖?
-
[小子,你還是堅持要往東邊去嗎]
史迪芬從這小子眼中看到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傻勁
-
[不然還有更好的建議嗎]
-
[但是我們很久沒從那經過了,也不曉得那條路還能否通行...]
史迪芬低頭開始思考
-
[大約路程約十分左右吧,從這裡上去]
-
[如果你堅持的話,這樣一路下去會到958隧道]
車子爬上高速公路
空曠大路上隨處可見棄置車輛停放路旁
一路上通行無阻,大家開始懷念起以前塞車時段
只要經過一台停放車輛,大家就不知覺往車內一望
那些人應該都得救了吧?所有人在心中這樣祈望著
-
[既然大家都站在同條船上了,要不各自說說自身的故事來聽聽呢]
史迪芬想著既然無事可做
那麼就來說一些多了解彼此的事情吧
-
[你還有什麼垃圾故事可說]
這女人總是愛潑他冷水
-
[別吵,女人]
然後史蒂芬說起他以前曾是住在南方鄉下某處偏僻農場的農夫小孩
因為受夠千篇一律單調無趣生活,而來到西芬大都市
在這裡認識在餐廳作服務生的老婆跟她錄影帶店打工的弟弟
-
年輕時在鄉村幫著父親運送自產品到都市販賣
成年獨立後在都市當卡車司機到處運送貨物到各地
結果日子還是一模一樣,都在做同樣的事情
史迪芬為自己重複性人生無奈乾笑著
-
[所以那個加油站是位於西芬是嗎]
無名氏看了一下油表
希望接下來他們知道哪還有加油站
-
[不會吧,你真的是個外地人.運氣真差]
克郎已經醒來接話了
-
[你怎麼會想來這裡避難呢]
經克郎這麼一提
他的姐姐跟老公放下手邊事,專注聆聽著
-
[如果我說我是個失去記憶的人呢]
然後整個中間約沉默三秒
-
[老天,真看不出來.你就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克郎高呼
並用手捏捏無名氏,像是再確認什麼
-
[喔,我是失憶又不是殘廢了]
無名氏挖苦的笑著
他有時也會覺得不如死了倒好
-
就連現在,他也毫無任何概念
譬如說蟲災會完全消失嗎?
他們之後會得救嗎?
太多看似虛無的未來,讓他覺得失落至極
-
但是那都無所謂
他有同伴了
有可以互相照應的朋友了
他不可以再有這些消極無用的想法
這次他要盡力保護所有身旁的人...
-
[抱歉]
克郎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瞼
-
[沒什麼好道歉的,我還得靠大家一起幫助...離開這裡]
他回頭給所有人肯定的笑容
而其他人也同樣回應他
-
[你們有想過遠離這嗎]
-
[真要說嘛...過著像是流浪過處的生活吧.我們收集從各藏身處找到的槍枝跟子彈,有時會進森林打飛禽走獸來當作食物]
史迪芬無奈從口中吐出一股沉重的長氣
要不是蟲災擾亂所有人的人生
說不定他早就買新房跟老婆搬出去,而把房子留給克郎和未來老婆
-
如今卻只能可悲的走一步算一步了
-
[那動物...]
-
[哈哈哈,大致上比人肉安全許多.我們也不曉得為何那些噁爛臭蟲對人類以外的生物沒有興趣]
-
[對了,我也想知道關於你們所鄙棄的東方,到底是哪?]
-
[從驢腳灣下來之後,是還有最後一次通告]
-
史迪芬憶起那次好不容易從驢腳灣死裡逃生出來
沒想到這機器卻顯示出:[尚未趕到驢腳灣的求生者,接下來請到黑水碼頭等待救援]
-
[但這怎麼可能呢?黑水碼頭那早就變成一座死城了.
我就從這時開始覺得,我們被這台破爛機器給愚弄了]
弗夏卡看來真的是氣炸了
如果真的有被救援成功
那他還真想聽他們旅程間所有的故事
-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我們才決定就一直待在加油站好了]
-
[就算最後什麼都沒了,也好引起喪屍群來個同歸於盡]
克朗用雙手手掌握緊鬆開,作出爆破的效果噴發音效
-
[三次了,三次滿懷希望的到達目的,卻又一次次的落空.甚至為自己帶來危險]
弗夏卡不耐的爲話題丟下句點
目前無名氏暫時讓她覺得還稍微可信
但是她不會對他失去警覺的
-
在大家還在談論遭遇的同時
經由人工開鑿的完美弧度半圓洞口就在眼前山腳下了
無名氏將車開往旁邊裡面停靠後
大家僅著身上衣物將就下了車喘口氣
-
[你們不覺得裡面還挺溫暖的嗎]
弗夏卡有點想待在這不走了
-
[老實說我覺得有些不對勁]
無名氏覺得 坐立難安
身後老是有股詭異的注視感
-
[這邊停放的幾輛車...是怎麼回事]
克郎跟史蒂芬則是像買車的有錢人隨意亂逛
要是有看上眼的就順便弄走吧
-
[也許他們另有打算?或是中途獲救?]
史迪芬也開始覺得不安
但還是想用這些正面的理由讓自己安定些
-
[喂--來這裡看看]
剛才還在身旁的克郎已跑到另一頭叫著所有人
-
[引擎蓋還是熱的!人呢?]
-
[有人嗎?有生還者在這嗎?]
正想到處探看有無其他求生者的同時...
-
回應他們的只有隆隆如雷爆下裂的破碎聲響
-
[怎麼回事?!]
隧道外傳出一陣陣物體從上頭滾落下滑的移動噪音
大家跑去外面查看時,只見土石沙沙從山坡下崩解滑落
如瀑布洩水流下的大片泥沙傾盆落下,淹沒了所有出入口
-
[快找地方躲阿!!]
大家躲在隧道更裡層的通道內
無助的眼睜睜看著崩塌的土石流將出入口逐漸吞沒堵塞
接著是大量砂石灰塵揚起,填滿洞穴
整個隧道內包括所有人都佈滿白色塵埃
-
大約沉寂一段時間
無名氏發現自己身體沒有大礙
想起身朝著黑洞裡面大喊著:[咳咳...咳]
五臟六腑內也像是堆滿沙泥,讓無名氏只是引起一陣劇烈咳嗽
-
[克郎!!弗夏卡...史迪芬?!]
無名氏吐出滿口沙泥
-
其他人都沒事吧
無名氏感到慌亂不已
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他覺得空氣停滯悶熱
他試圖保持冷靜,感應任何可能是關於漢彌頓一家人的微弱呼吸聲
-
[這裡,你的後面]
無名氏轉身過去
然後右後方有藍色光暈在角落暈散開來
他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中往光源處走去
-
[姐姐不見了]
感到身後無名氏接近
克郎頭也不回的說著,並憂心如焚查看各個角落
-
無名氏看著驚慌失措的兩人在黯淡的光線後頭探頭探腦
最後史迪芬不發一語的走到後車廂行李袋拿出自己的大型手電筒
克郎替著他用手機微光照亮著
-
[怎麼回事]
-
[剛才我們三人就躲在你後面不遠...我聽到疑似姐姐尖叫聲]
-
[但是土石滾落聲馬上蓋住所有聲音,然後等我們想到要查看對方時...姐姐不見了]
-
又過了一會,等遍佈空氣中灰塵全都沉澱之後
他們看到有拖行的血痕連接到在緊急逃生出口
[...難不成...姐姐被...]
-
[喀擦]
史迪芬已拿出老獵槍上膛
這時他才低沉的說道:[一定沒錯.我聽到瘋女人尖叫時,旁邊有一股強烈作噁的腐臭味吹了過來]
-
[當我想伸手拉住弗夏卡,她已經不見了.我真是他媽的沒用透了.]
史迪芬說到這時,
其他人能從他的語氣感受到他對自己的失誤自責,儘管他看似面無表情
-
[走吧,我們去救弗夏卡和其他人]
無名氏拿出手槍和剩下燃油彈
他感到滿腔的怒火,背上儲電桶
這次他不能袖手旁觀,再讓這些噁心臭蟲搶走任何一人
-
三人拿完各自的武器之後
用手電筒照著指示牌,走向公路璧後的逃生出口
-
緊急逃生出口吹來一股如同死亡.蕭瑟氣息的冷風
三人沉默走在只有頭頂滴水聲不斷的通道上
迎面吹拂而來的風中帶來疑似屍體腐臭味也越來越濃重
-
弗夏卡還活著嗎?
那她被感染了嗎?
天知道她如果被感染了,就算搶救後又該怎麼處置?
我們有勝算嗎?
接下來還會遇上之前看見的生猛蒼蠅頭戰士嗎?
還是會有更多.打也打不完的喪屍大軍正等著將他們生吞活剝呢?
-
這些疑問都在每人的心中壓抑,隱忍著
而負面.悲觀思想也隨之在空氣之中發酵擴散
但誰都不敢提出發問,生怕結果會比他們預設還要更加糟糕悲慘
-
[這些噁心操他媽狗娘養的雞巴臭蟲]
克郎率先吐出一連串髒話
像是試圖趕走自己的懦弱
等無名氏回頭朝他看去,發現他滿臉的鼻涕淚水
-
[為什麼...政府無法徹底消滅這些低能爛蟲呢]
-
[克郎,弗夏卡她一定會得到上天看顧的]
史迪芬真誠的說著
沒有平常粗魯大漢的模樣
無名氏看到這家人隱藏深厚的情感
-
當大家都走下最後一個階梯同時
遠方漆黑路徑上傳出一道慘絕的可怕慘叫聲
-
[姐姐--]
這讓所有人緊繃的最後一條理智線也欲之斷裂了
但是史迪芬很快的安撫克郎的情緒:[冷靜點,小弟.我們必須安靜的潛伏進去]
-
[嗚...]
情緒失控的克郎只能低聲哽咽,臉上不斷流出激動的淚水
-
看著這一切
無名萌生如怒火熊熊燃燒的恨意
他咬緊牙根,握緊手中的電流棒
對於展開惡鬥跟噁爛寄生蟲拼個你死我活感到躍躍欲試,即使生去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
然後通道空間開始出現轉變
這層樓開始從上方天花板有很多白色黏膩絲線,像線簾串串垂直下掛
牆角地板上也堆疊許多白色繭型物體
正猶豫是否將這一切銷毀的同時,有東西從其中一顆繭殼破出
-
[吱喀喀...]
那是一隻白色,充滿皺紋捲縮的變形蟲子
它正要探頭迎接這世界第一次會面
無名氏很快的給這還很虛弱的狗東西一擊送上西天
那畜生還來不及作成任何動作,就變成了一團炭烤焦肉
-
[那是什麼]
克郎用小刀劃開其他的蟲繭
有的已變成蟲蛹等待突變
有的居然是...人型屍體
還有的尚未轉換完成,變成一灘腥臭屍水
-
難不成...
正當無名氏已裡出一個雛型頭緒時
走道上鑽入一隻從未看過的倒吊蟲子
它的頭又大又扁,身型像隻巨型蜈蚣
蜈蚣怪甩了甩頭上兩對觸角,接著移動多足體節
同樣發出尖銳叫聲呼喚其他幫手
-
[快--快幹掉它]
史迪芬朝那怪物連開好幾槍
但怪物包覆幾丁質外殼如鎧甲堅硬,子彈根本無法穿透
-
[嗚嚕古---]
這次換大蟲扭動身驅衝向三人了
-
蜈蚣怪將後半段如車廂的身軀用來保護剩餘的蟲繭
前半段惱怒的像火車頭衝撞往三人方向重壓進攻
無名氏三人分別往不同的方向閃開蜈蚣怪的大嘴
朝旁翻滾一圈的史迪芬不死心趁著空隙再度開槍,但仍是徒勞
-
毫髮無傷的蜈蚣怪尖嘯喚出更多打手上前幫忙
從後方出口開始陸陸續續湧上更多的人型喪屍
跟一般在外遊蕩的喪屍群比起來
這些怪物的移動顯得遲緩,慘澹灰白
無名氏朝著蜈蚣怪將電流加輸至最大:[史迪芬,攻擊喪屍群]
-
史迪芬百發百中給了幾隻前頭喪屍怪爆頭
很快那些欲上前的喪屍們接連倒下抽搐
一旁的克郎往後面聚集成團的喪屍群投了燃油彈
爆炸引起的火焰,吞噬了連成一塊的腐肉串燒
濃烈作噁的爛肉臭煙迅速瀰漫開來
-
[呀呼]
克郎跟史迪芬看著像是保齡球接連倒下的焦屍群,忍不住大聲歡呼
然後轉身跑回去幫助無名氏
-
太小了
光是兩桶小小的儲電桶電量不足殺死這龐然大物
頂多只能延遲蜈蚣怪幾秒的時間
電流棒不能持續輸出太久,不然機器可會燒掉的
在無名氏勉強閃過幾回大蟲如閃電戳刺攻擊時
不小心因分神失力而鬆開電流棒
-
惱怒的蜈蚣怪撐過了電流麻痺效果後,馬上移動如游蛇上樹般身軀靈活閃過了無名氏的電流棒攻擊
它伸長巨爪將無名氏手中電流棒揮開,並將無名氏重重打飛出去
然後又撞開在兩側史迪芬跟克郎進一步逼近無名氏
它張開流涎大顎就要往無名氏後腦杓咬上
-
[下流狗東西給我滾開]
被大蟲撞開的克郎掙扎爬起,拿出暗藏小刀往巨蟲體側一刺
-
但這也沒什麼作用
大蟲一揮舞肢爪,就拍開了克郎
就像揮走煩人小蒼蠅那般輕鬆
-
[好吧,那瞧瞧這個呢]
史迪芬將燃油彈丟向巨蟲
這次總算讓蟲殼炸出一坑坑窟窿
-
蜈蚣怪盛怒的甩頭怪叫
史迪芬只來的及將克郎拉後
巨蟲朝著離它最近依然動彈不得的無名氏擄去,用前肢緊緊挾住無名氏
當無名氏跟那巨蟲雙眼對視時,它那黑亮複眼清楚反射了無名氏恐懼的模樣
無名氏死命掙扎但大蟲腳爪像是刺網牢固的包覆著
眼看致命大顎逐漸逼近之時
蜈蚣怪突然停下動作,然後鬆開了無名氏
-
[碰----]
轟然巨響,隱形震波在眾人眼前炸裂開來
巨蟲身後場景閃射刺眼光束
喪屍群身後牆面石塊劇裂,並四分五裂噴射飛濺開來
感受到這股猛勢衝擊波的所有眾物紛紛撞飛滾地
-
再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的同時
那些喪屍被像是強力水柱沖刷的白霧氣體,給結成一塊塊晶瑩剔透的冰雕
-
這又是怎麼回事
其他三人看著黑影從缺口走進
定睛一瞧,個個都是裝備精良的慓悍軍人,正忙著將所有喪屍凍成冰棒
-
最後那隻蜈蚣怪無法分身照應
氣的掉頭攻擊那些將它的軍隊凍結士兵
一道高溫炙熱的火舌像是火龍吐出的焰火,瞬間將它焚燒個片甲不留
-
然後有個軍官走向前,起初他命令其他士兵將傷者安置後
也把無名氏當作一般人,就在無名氏擦身而過時
他看見了他脖子上那明顯代表某單位的印記:[你是生物部門的帕斯努嗎?]

































圖源:http://forum.bliss-travel.com.hk/viewthread.php?tid=70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嵐夔+湯小君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