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師約女大生租車出遊過夜12檔法人緊抱不放的價值股八月底前除權息12檔穩賺股隔夜西瓜不能吃? 陸網...
2003-11-25 01:12:29 人氣(2,104)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仙楂餅

0
收藏
0
推薦

【仙楂餅】

不知道什麼時候習慣嘴巴含著一片仙楂餅,那是那種梅花形狀,用麵粉、砂糖還有調味料做成的糖果。每一個仙楂餅都有一個透明的外包裝,撕開的時候塑膠嘶嘶作響,這種塑膠袋很容易就可以打開,只是包裝似乎太過粗糙,只要一暴露在水氣較多的環境下,裡面的仙楂餅就會有點受潮,一放在嘴中那種由舌頭舐去表面糖粉,再用唾沫濡濕內裡的感受就把剝奪了。所以,我習慣把它們買來後放在一個密封罐裡,以免它們因為吸了水從灰白色轉為淡淡的褐。

小時候也有吃過類似仙楂餅的東西,不過是圓圓的、一顆顆裝在小塑膠袋裡,價錢大概五元到十多元不等。我第一次看見是在家附近的中藥房裡,那時因為感冒,父親帶我去拿藥;中藥房裡的藥草味道極重,加上之前吃中藥的種種印象﹙粉末量多且味苦﹚,使我一直處於不安的狀態,一直說我沒有生病,但卻一面咳嗽不止。當然這種小孩子耍賴的把戲父親一下子就瞧出來了,他並沒有回應我,只是看看便繼續跟年老的中醫師敘述我的病情。走出看診室,長長的玻璃櫃檯裡裝滿了許多奇奇怪怪的藥草,我在這裡認識海馬、紫河車還有其他擁有奇異名目的藥材。但是最引我注意的確是玻璃櫃上大小不一的罐子,有些罐子裝著廉價的維他命,有些是剛推出的香煙濾嘴,有些則是一些騙小孩子吃藥的糖果。父親也買了一包騙小孩子的糖果給我,然後用大人一貫的口吻,說:「吃完藥才能吃糖果。」父親就以此收買我。回到家裡,我趕緊拿了杯子裝滿溫水,把一包藥拿出來,那時候的藥包都還是用正方形的白紙包著,只有發燒用粉紅色的紙,另外還有青色之類的區別;白色的紙包著一大匙的藥粉,藥粉看起來真的很不討小孩子喜歡,不但苦,而且又是深褐色,看起來就很可怕的樣子。往往吃藥最怕的就是藥粉雖吞了進去,卻因為太多,黏附在食道壁上呈現進退不得的狀態,還要多喝好幾杯水才能舒緩苦味。鄰居小朋友的媽媽們都會把藥粉泡開,加上蜂蜜或是砂糖,讓藥粉變甜,但是由於我們家中長輩的堅持,我們家的孩子不但要把藥粉一次吃完,而且吃藥的時候父母還會隨侍監視。不過為了父親手上的那包仙楂餅,我還是硬著頭皮把藥粉吃完,吃藥粉的訣竅就是—快,如果稍微一遲疑,那些粉末就會被水浸滲,藥水散發在嘴中,那種苦味一時難以消散,所以要趕緊吞下去以免後顧之憂。

吃完藥,我拿到了那包仙楂餅。圓圓的小顆粒含在嘴中,味道酸酸甜甜,還有一點點粉末的感覺,頓時中藥的苦味就消失無形,只有一種甜蜜的幸福感。後來,藥房也開始買梅花形狀的仙楂餅,漸漸淘汰了那種小圓球狀的包裝,我也就轉而成為梅花仙楂餅的支持者。上了國高中之後,身體硬朗了起來,也比較少生病,就算生病,也會去看西醫,那些膠囊、藥片有的甚至是甜的,而且容易吞服,這樣一來,根本也沒機會去中藥房,也遑論去買仙楂餅了。

直到有一次過年逛南北貨行時,我在眾多外表華麗內在貧乏的糖果餅乾裡,看見他們樸實的躺在一個鐵桶裡,我一開始還不太能理解,原本在中藥行的商品怎麼頓時成為年貨之一,該不會是有為數不少的人與我有共同的喜好吧,想著我就自己笑了起來,一邊用手捧著大把的仙楂餅到塑膠袋中。此後,不論是什麼時節,我的房間裡就會有仙楂餅的存在,好像就會有個突然的需求從舌苔延伸,像是一個洞,讓我想起某種苦澀還有苦澀後的甜蜜。打報告打累了,來一兩顆仙楂餅馬上就提神不少,以致前陣子忙碌時,桌上滿滿的都是透明的小塑膠袋。

他好像也很喜歡吃仙楂餅,我曾經喜歡過的一個人。那時候我會傻傻的從家樂福或是某個商店買來一大包的仙楂餅,就在小小的宿舍裡,配著黃色的燈光我們一起咬著酸酸甜甜的對話。有一次仙楂餅只剩下一個,我就先給了他;他其實不知道只剩一個,只是很自然的接受了,但對我而言這很重要,假設我肯為你為出我最後的一個仙楂餅,你就必須回報我一個完美的微笑。他總是有做到我的要求,但當然是在我的想像中。如同苦澀中藥的譬喻,慢慢的這樣的一個給予接受的關係轉化成一種甘勝於苦的過程,也就是說,他仍然微笑著,像某位他曾經的仰慕者所說:「他的笑可以融化一切。」,但是不同的是我好像越要求越多,一顆兩顆仙楂餅不再能紓解、也非微笑可以融化那時的苦。

後來,我想也是補償心理的關係吧,心情鬱悶或是煩躁時,吃一顆仙楂餅總能讓我感到舒服些。但卻不可避免聯想到藥粉與失敗的暗戀等等。快樂似乎伴隨著不快樂,就像是欒生兄弟,但比較深刻的卻是那個比較面目可憎的弟弟。譬如有一天如果我運氣真的很不好:報告一蹋糊塗、銀行帳戶沒錢加上珍愛衣服的袖口又被煙頭燙了一個洞;我短暫的當下與我的過去,在比較之下,誰比較苦呢?誰能夠去挑戰某種孩提的經驗,說我現在的經驗比當時的深刻許多,如果在理解生命的邏輯之後?當然我們可以過度地發展我們傷春悲秋的天賦,每一個小細節與不順心都當成最最難過的時刻,只是,當口袋中的仙楂餅沒有了,我們還是需要吞掉那包藥,就像大多數失戀的人,經過了一段適當的哀悼後,還是走出來,尋找真正屬於自己的,那一包無窮無盡的仙楂餅。

First draft, 031125

台長:Richard Hsu
人氣(2,10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