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車商的告白••••• 去野餐必備的東西是這個!新加坡聞名地標∼帆船酒店 IS通往天堂的護照? ...
關閉廣告
2017-04-20 20:34:22 | 人氣(19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第四十九章 劉呂結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涼王傳.JPG




第四十九章
  江油關(江油戍)
  江油關控扼由中原入蜀的陰平小道和松潘藏區出入四川內地的松龍大道中部,是古道上最重要的軍事要塞。
  江油關四面環山,地勢險要。西北有鳳翅山和鷹嘴岩對峙,涪江從中流過。入關處山高水急,被人稱為明月關,也叫明月渡。關東南有夫子岩和箭杆嶺並立,峭崖巍巍,高不可攀。關隘處在四山環抱中,是隴西通往川蜀的咽喉地,歷來就是兵家必爭的重鎮;關口是在劉備入川後為防備曹操勢力越摩天嶺南下,於東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建立的軍事要塞。
  ※  ※  ※  ※  ※  ※  ※  ※  ※  ※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  春  
  關城追擊戰
  張郃雖於三巴之戰中失敗了,但是卻給了配合出兵的杜濩等人爭取到撤退的時間。張郃在徹退途中與杜濩,樸胡,袁約等人會合的同時,由米倉道回到了漢中。
  張飛在擊敗張郃後便與黃權會合一起對巴西一帶進行掃蕩推進,劉備亦派遣吳壹、霍峻等人率兵北上佔領了関城與臨近各關卡驛站。関城的佔領對劉備軍未來的漢中攻略戰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步。
  三巴之戰後劉、曹、孫三方暫時停止了劍拔弩張的大規模交烽,自三巴之戰張飛擊敗張郃後三方的疆界基本已經劃清,至此從漢中至樊襄再到合淝,沿著長江流域曹操、劉備、孫權三方之間形成了一道綿延數千里的停火線。
  但三方雖暫時沒有大規模的戰火可彼此的後方卻有著相同的隱憂,少數民族的威脅始終威脅著各自的後方!
  但與孫、劉不同的是南方的蠻族與山越等各部落間的戰力尚遠不如北方長期與漢人周旋的匈奴烏桓等遊牧民族,這時位處代郡的烏桓三大人皆自稱單于,仗恃著自己的勢力漸強而驕恣跋扈不服從太守的治理,代郡太守見外族勢力漸強不能管治便回報中央請朝廷介入處理。魏王曹操接獲回報後以丞相身份下令倉曹屬裴潛為新任代郡太守,並授以精兵北上處理烏桓問題。
  但斐潛卻不讚同的說道:「代郡本地兵馬常備軍約一萬左右,而這幾名自稱單于的酋長自知放橫日久必不為朝廷所容,見朝廷將介入內心必定不安,若下官現今多帶強將雄兵前往代郡,他們必定因恐懼而在境內集結抗拒,如果下官只帶少數兵將前往則他們並不見得會感到忌憚,所以應該要以計謀來讓他們順服才是上策。」
  而曹操同意了這意見,斐潛遂只乘一輛單車便前往代郡上任,對於斐潛隻身上任的膽識與舉動三位單于都感到非常驚訝。而斐潛上任後便對烏桓各部撫以恩威並施的手段,沒多久三名單于便都全部順服紛紛派自己的兒子前去鄴城。
  而北方除了烏桓外,南匈奴各部亦在單于呼廚泉的治理下勢力日漸強盛,又在漢朝勢力退出河套四郡後率人接管四郡領土,如今的南匈奴已在昔日前任夫羅單于慘敗曹操之手的創傷中逐漸的回復國力,但也因此而讓漢廷感受到威脅而下詔召呼廚泉進京面見天子。
  在益州的南部,即今雲南、貴州和四川的南部,當時稱為「南中」,散居著許多少數民族,總稱為「西南夷」。他們大部分處於奴隸社會階段,與漢族雜居的已進入封建制,有些偏遠地區的還停留在原始部落制階段。日後諸葛亮談及劉備要北伐中原前,認為劉備須先安定後方,所以早在「隆中對」中他就提出了「南撫夷越」的方針。
  劉備入蜀後,便設官控制南中,啟用南中地區的夷漢豪強為地方官,並在南中諸郡設庲降都督,以安遠將軍、南郡人鄧方為朱提郡太守、庲降都督。
  山越是中國漢代對以浙江紹興為中心,在今天江蘇南部、安徽南部及浙江、江西、福建一帶山區生活的百越族人的稱呼。山越屬於古百越四個分支,即東甌、山越、南粵和閩越中的一支,他們民風彪悍,不服朝廷的統治。
  漢末時東吳大將周瑜、黃蓋等曾數次對山越征剿。
  建安八年(203年),陸遜當時年僅21歲,當時便投入孫權旗下,歷任東西曹令史,後在海昌擔任屯田都尉,行縣長之職務。當時縣裡連年旱災,陸遜便開倉分穀於貧民,並監督縣裡的農業發展,深深得到當地百姓的信賴。
  當時吳郡、會稽郡、丹陽郡多有山越盜賊潛匿,陸遜上疏陳述平定山越的利益,請求由他去征討。這其中尤其是會稽山賊大帥潘臨,危禍當地多年。陸遜率軍平亂,所到之處皆順服之,此時其部曲已有二千餘人。
  日後孫權將孫策之女許配予陸遜,並多次拜訪陸家談論天下時勢。陸遜便建議孫權說道:「現今群雄如弈棋,貪殘之人窺望伺探,欲戰勝敵人,平定禍亂(指孫權領地內的山越),大家得要同舟共濟。當今山越賊寇仍然在地方作亂,我們若要拓展更多的領地必進處處受阻、困難重重。如無法安定內部問題,對外開拓難有所作為。吾建議應擴大兵源,並從中取其精銳。」孫權納其良策,拜陸遜為其帳下之右部督,統領宿衛兵,又授給陸遜棨戟,讓他都督會稽、鄱陽、丹陽三郡。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鄱陽賊帥尤突作亂,陸遜同賀齊多次率兵討伐,後孫權拜為定威校尉,軍屯於利浦。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 春  河西  
  此時的河西也與劉曹孫三家一樣致力於撫平內部胡漢二族間的矛盾,尤以直接居住於河西走廊一帶的居民,被稱為盧水胡的小月氏諸部與漢人間的接觸最深,另外居住在張掖郡境內的小部落,人稱義從胡的小月氏支部也不時與漢人發生衝突!呂鴻晏更是為此疲於奔命......此外,湟水流域中也有一支小月氏部落,人稱湟中月氏胡,此部與漢人間的衝突也是令雷駱傷透腦筋......
  如今位於河西南境的羌人滋擾邊境居民不斷,北境的匈奴人支部中過去呂鴻成於朔方任職之時便有所過節,北境雖有長城為屏障但匈奴人仍是挑釁動作不斷!
  南境的祁連山脈上分佈大小不一的西羌諸部亦是不時與漢人有所衝突,位於湟水流域的羌人與漢人間的糾紛也是從未間斷過。
  而水源地的爭奪與資源分配上的競爭都不斷的加深漢人與外族各部間的仇怨,河西境內漢人與少數民族間的矛盾已經是必須儘快處理的問題了。
  此時得呂鴻成明白漢胡間的衝突早已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而且也有不少漢人私下排擠胡人強奪牧場或是掠奪偷取牲畜與霸佔水源地引發胡漢衝突,若是官府方面不分是非曲直一昧的偏坦漢人那衝突只會越加的嚴重,但部份胡人刻意滋擾生事亦是令漢人積怨已久,雙方的仇恨情緒不斷累積下,到時引發的衝突便不是小規模的地方械鬥而已......為此呂鴻成作了一個決定,他決定委任吳盛之子吳清揚代表安戎將軍府與各郡督郵連繫嚴格監督各地官府對於胡漢衝突的處理都須匯報予吳清揚,同時要求各地縣級官員執法需依法行政不得有所偏私,鄉級三老與亭長則需盡力排除爭議以求和平化解紛爭,否則將軍府必將有所作為!
  自入春以來吳清揚巡視河西各處調閱各處縣衙過去處理胡漢衝突結案的卷宗後發現一件令他極憂心的事,於是他便立時修書一封派人立即送回姑藏城。
  姑藏城  安戎將軍府
  自收到吳清揚的匯整的回報後,呂鴻成便立刻招集眾人針對胡漢衝突一事展開研商。
  拿著吳清揚的回報,呂鴻成語重心長的說道:「各位,這是清揚這幾個月來巡視各處翻閱卷宗後匯整回來的公文,諸位可有看出有何端倪?」
  看完公文後,吳盛便說道:「君侯~若扣除過去漢官執法不公與對外族人士殘暴以待的部份,諸位長期在官場打滾可能看不出來,但在吳某與李大人眼裡看來這在商場上可說是官商勾結以黑吃黑的手段吞了外族人的牲畜或是長期放牧的牧場莫名其妙便成為豪強手中的田產~而官府的執法不公與包蔽漢人卻是層出不窮,難怪胡漢矛盾始終難解!」
  見吳盛已點出問題點所在,李宏便在進一步說道:「吳大人所說甚是~商務買賣本就是講求公平交易與你情我願,這些外族人平日居住在深山中放牧,牲畜就是他們最重要的財產,而他們為了與漢人交換物資而下山與漢人進行買賣卻遭到不公平的對待憤而報官結果討不到公道還吃了大悶虧,一季甚至一整年的心血全被奸商豪強給吞了,官府卻還放縱如此行為,胡人自然會對漢人感到不滿甚至仇視,這幾年若非君侯執掌河西後強調依法行政致力於穩定河西民生經濟、抑制物價上漲維持地方商務秩序,否則問題將更加嚴重!」
  「兩位大人都是商場出身,可有解決之法?」呂鴻成問著。
  李宏與吳盛互看一眼後便開口說道:「君侯派清揚巡視河西各處嚴格監督官府行事乃是第一步,再來便是清查各處市場是否有暗地裡的黑市交易並明文規定地方商販只能在官府規定的地方進行商務交易,先將黑市杜絕才能將檯面下的衝突搬到檯面上處理,然後每個市場在由將軍府指派督官監督每日市場商務往來情況以杜絕哄抬物價與坐地起價的行為,之後將軍府在依目前的物價水準明令農畜商品每日物價波動多寡才能從根本處處理胡漢衝突。」
  李宏說完後吳盛亦接著說道:「君侯~在商務上的問題處理後再來的關鍵便是執法的問題,由清揚的公文看來胡漢皆有受害者而真正得利者乃是背後的豪強、士族、奸商,因此君侯若想緩和胡漢衝突便必須為舊案翻案~令受害者得到真正的撫恤與公道但此舉必會遭到極大的反彈!君侯若真要做便得下定決心進行改革,而對於刻意滋生事端之人則不論漢人胡人都應依法裁罰不該有所偏坦。」
  見李宏與吳盛說的頗有見的,蘇平川亦說道:「君侯~兩位大人已明白點出長期以來胡漢衝突在民生上的根本原因,但在政治上西羌各部長期來本就有意染指河西之地再加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想觀念早是根深柢固,別說胡人就連漢人也是如此!當年馬騰會在羌人中頗受歡迎便是因他身負有羌人血統因此得到羌人的支持,但君侯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漢人因此君侯若想如過去馬騰一般得到羌人各部的支持難度會高上許多,只要君侯一開始處理胡漢衝突便勢必得與西羌各部間的主事者接觸,這些羌人必定猜忌君侯.......但君侯也非是完全沒機會與羌人接觸,君侯旗下的北宮成一門上下便是羌人,當年招安三危山上下七百口時君侯並未虧待過北宮成的部屬,因此只要有他在君侯未來便有與西羌各部協商的空間。」
  「胡人與漢人間的矛盾早已不是一兩日的事了,想要短時間內解決這長久以來的糾紛本就不可能,但本侯既已執掌河西,若連依法行政與公平交易都辦不到那還談什麼遠大志向?蘇大人~請您立即替本侯擬定公文並發函羌人各部主事者,胡漢衝突就交由吳大人與李大人全權處理了,該怎麼做便怎麼做!」聽著蘇平川的分析呂鴻成已有決定。
  不久~河西各處至湟水一帶便張貼了呂鴻成所下的新政令~此舉一舉觸發了這三十年來地方漢人平民與外族百姓間的衝突原因甚至更發現這數十年來不論是漢人或胡人無辜冤死或莫名失蹤者有諸多案件都是草率結案造成諸多冤獄~這三十年來不論是漢人或是胡人都是受害者眾多,日積月累下終是爆發了昔日的羌人之亂,呂鴻成如今的翻案之舉雖是引起平民百姓極大的共鳴但卻也在暗地裡士族豪強卻不斷的累積反彈的力道~而查緝黑市管理監督市場與明令市場行情的政令雖是百姓叫好,但......暗中串連欲一舉推翻呂家政權之人亦在逐漸串連,呂氏政權的隱憂亦在逐漸成型。
  酒泉郡  護狄校尉府
  這一日,敦煌太守伊奉來至位處昔日涼州刺史部酒泉西部都尉府改制而成護狄校尉府一見呂鴻晏。
  見伊奉親自拜訪呂鴻晏便親自至大門迎接並熱情招待,甚至更開口請伊奉留下過夜!
  宴會間,呂鴻晏開口說道:「伊府君平日公務繁忙引會突然前來拜訪本尉呢?」
  見呂鴻晏提問,伊奉亦不疑有他的說道:「本府到任已有數月,如今依律是該回轉許都面見天子述職的時候了。」
  聽著伊奉的說詞,呂鴻晏雖是心中雖是半信半疑,但仍是客氣的說道:「伊大人遠從中原而來,這一路上路途遙遠,大人務必保重,敦煌百姓還需要您呢~」
  「呂大人太客氣了,就算本府不在也還有張恭在啊,本府這趟回京面見天子可是打算大大的表揚張恭,這幾個月來本府才得知敦煌過去二十多年來沒有太守的日子幸有張恭打理上下政務,又幸有呂大人一門挺身而出擊敗令狐家方才使的敦煌之地能夠回歸大漢管轄,大人一門的功績實是不可埋沒啊!如此人才豈能埋沒而不為朝廷所用呢?」伊奉話說著,但言詞中卻盡是暗示。
  「伊大人過譽了~呂某不過是為所當為,再說當年平定河西全賴眾人齊心協力與兄長領導有方否則無法如此順利,此事之成絕非呂某一人之功!而呂某的官職爵位皆為朝廷所封,呂某此時不也正為朝廷效力嗎?」聽聞伊奉所言,呂鴻晏連忙說明志向婉轉的拒絕伊奉的邀請。
  「但以大人之才能與軍功朝廷只以實為虛銜的名號侯做為犒賞難道大人真願屈就嗎?」伊奉仍不死心的說著。
  聽著伊奉所言,呂鴻晏沉默了會兒後說道:「身為大漢子民,保家衛國何需理由又何需在意功名利祿,呂某只求有生之年待天下平定後能偕一家大小回到故鄉隱居。」
  聽著呂鴻晏的話語,伊奉便說道:「大人果然好胸襟,由此可見安戎將軍確是領導有方難怪河西上下一心,既是如此那本府也不在勉強。」
  「河西這幾年在兄長的領導治理下確是從戰火的摧殘下逐漸復甦,其繁華雖比之中原仍是搖搖在後,但仍看得出戰後重建下民生已逐漸步上軌道。」呂鴻晏說著。
  見呂鴻晏言談中仍是推崇其兄的施政,伊奉已看出呂鴻晏只會為呂鴻成效力不會轉投效曹操,便不再多加試探,當晚伊奉便依呂鴻晏之邀於府上過夜。
  隔日要送走伊奉後將軍府突然派人前來行文告知講調呂興漢至武威郡武威縣擔任縣長一職,呂鴻晏長子呂破虜則偕同前往擔任縣尉一職!呂鴻晏見公文後明白呂鴻成有意培訓年輕子弟便令人通知兩人收拾行李後即刻上路前去將軍府見呂鴻成。
  益州  陰平古道  江油戍  
  在各方皆為自己勢力後方的少數民族而忙碌時,此時有一組人馬經歷了諸多困難又橫越了綿延七百里艱辛難行長達數百里荒無人煙,其地貌原始而險峻,山野樵夫也聞之色變的陰平古道後,楊武一行人終於來到了劉備所管轄的江油戍前!
  楊武一行人為避免捲入不必要的麻煩自出西平郡進入曹操管轄的地界後便決定不走漢中改走隴西郡狄道南下過烏鼠山走孔函谷道進入陰平領地後再南下走景谷道至陰平橋頭再沿白水南下進入陰平縣休息一段時日後,再南下走鴣衣壩,沿途經陰平橋,翻越摩天嶺進入青川縣境內,經唐家河、落衣溝、陰平山、馬轉關、靖軍山、清道口等各處關卡繹站,一路翻山越領數月後終於來至江油,楊武看著眼前眼江油就不禁想起當日他們翻越陰平道最險惡的摩天嶺時差點連命都丟了!摩天嶺其嶺北坡較緩,南面則峭壁懸崖,無路可尋,翻越這段路真是非常堅辛......這趟路真可說是九死一生......
  「楊大人~我們終於進入益州了!」見江油已在眼前,何然亦興奮的說著!
  「何然、趙信、陳儀、王剛、張猛~這一路上若無你們只怕老夫到不了這裡~」看著一路上協助自己渡過諸多難關的同儕,楊武亦是難掩感謝的說道。
  「楊大人別這麼說,能與您一同走這段路是我們的光榮啊。」張猛見楊武對眾人行禮,張猛便立將楊武扶起並接著說道:「大人今天天色漸晚,我們不如到附近的鄰近的村落借宿休息一晚梳洗一番後明日一早再入城求見當地駐守官員。」
  「好~就依你所說的辦。」
  隔日楊武便帶著張猛等人至江油戍外對守城人員表明身份並求見守將!
  而江油戍守將聽聞楊武等人乃是河西人士在看過呂鴻成的親筆信與徐庶的推薦信後後才想起一個多月前也有名自稱來自河西呂鴻成麾下身負軍師學友徐庶信件的人要求入境,當時他曾派人帶著信件快馬回成都向軍師回報此事之後軍師便派人通知將此人帶至成都並交代若有河西人士要求入境皆需以禮相待不可殆慢,有鑑於此守將不敢殆慢除禮遇楊武一行人外更派人立即回轉成都回報諸葛亮有河西人士要求入境!
  而楊武等人也因此得到江油守將的禮遇,並約十數日有一支隊伍到來,領隊之人自稱乃是奉劉備之命前來迎接楊武一行人。
  「晚輩馬謖奉主公之命前來迎接楊大人~」
  得知來人乃是諸葛亮親信馬謖,楊武便不疑有他便帶領眾人隨馬謖前往成都會見劉備。
  蜀郡  成都  左將軍府
  十數日後馬謖的車隊終於來至距成都約十里的原野上,此時已有一隊人馬已在此等候多時。
  見車隊已至,領隊之人開口便說道:「在下蜀郡太守法正,奉主公之命在此恭迎楊大人。」
  「法大人太客氣了,楊某實是擔當不起。」楊武亦客氣的說著。
  「楊大人過謙了~走吧~主公與軍師已等候多時了!」
  語畢,法正便帶領楊武等人進入成都一見劉備,而為招待楊武等人劉備亦開宴席以示禮遇,而在宴會後雙方會談之時楊武便拿出他一直小心收藏的密詔交予劉備,劉備一到見密詔便臉色一沉隨即吩咐下屬前去拿取一物,不久劉備的下屬拿出一封信交予劉備後劉備便將兩封信拿來做比對,比對後劉備緩緩開口說道:「與當年天子所授的衣帶密詔相比信上所印真是天子印璽!楊大人,備只問你一事。」
  「將軍請問,楊某一定知無不答~」
  「鴻成他真是下定決心要奉詔抗曹了嗎?」
  劉備簡單一句話已是直指問題核心,楊武明白他的回答將會是決定劉備對河西態度的關鍵,因此他思考了會兒後便沉穩的說道:「將軍明鑑,君侯自取得天子密詔後便下決心全力抗曹,也因君侯有此決心徐監軍對君侯的態度才會由原本的提點避禍轉為籌謀獻策,這一年多來君侯雖是表面如遼東公孫氏般奉詔接受朝廷策封並連年進貢,但實際上君侯乃是在積蓄實力等候時機,待時機一到定是揮軍南下直搗隴西諸郡!」
  「所以鴻成才想與備聯手共抗曹賊是嗎?」
  「正是~將軍為興漢室而力抗曹賊,君侯為勤皇而決心抗曹,我們雙方有著共同的目標與敵人若能合作定對雙方是共創雙贏的一步。」
  聽著楊武的說詞劉備陳思了會兒,此時法正見劉備沉思不語便開口說道:「楊大人的分析雖是有理,但目前我主公勢力已橫跨荊益兩州,去年三巴之戰張飛將軍又擊敗張郃更一舉掃蕩當初降曹人士的殘餘勢力之後今年初還乘勝追擊北上奪取關城等各重要關隘,此時主公不論聲望勢力都絕非僅只領有河西之地的呂鴻成可比,何況呂鴻成奉了曹操的偽詔策封在先又對曹操進貢在後,我主公又怎能得知呂鴻成是真要起兵勤皇還是想詐得主公信任後聯曹滅劉?」
  聽著法正的質疑楊武卻不急於反駁卻只是靜靜的從懷中拿出另一封信呈交給劉備後才說道:「在下知將軍與君侯失聯多年此時君侯突然派員前來西川一開口便是聯盟合作之事心中必定有所疑慮,此信乃是將軍舊部徐庶徐監軍親筆所寫,相信此信定能解將軍心中疑慮。」
  
  看完徐庶的親筆信後劉備將信交給諸葛亮觀看並開口詢問說道:「孔明,你的看法如何?」
  看完信件後諸葛亮便說道:「主公~若河西人士真與曹操聯手欲詐得主公信任,那楊大人與信使應是該走漢中金牛道入川而非冒生命危險走陰平小道入川,因此在下認為此事可成~」
  見孔明無任何異議劉備便再說道:「孔明啊~你認為與鴻成合作對我方有益是嗎?」
  「正是~與呂鴻成合作一事上元直與我看法雷同,論公若他日主公揮軍北上漢中定是與曹操決戰之處,此時若呂鴻成也配合主公出兵那等同為我軍分擔與曹軍主力一戰的壓力,論私呂鴻成與主公乃是昔日學友交情不差且元直原為主公舊部卻肯為他寫推薦信,由此可見呂鴻成反曹之心為真若與之合作對主公而言可說是利遠大於弊,因此在下才說此事可成。」諸葛亮亦說出他對合作一事的看法。
  「軍師所言雖是有理,但若雙方一但結盟合作,那誰為主?誰為副?若是為避此爭議而讓河西加入孫劉連盟我方也得看孫權是否同意,若為此而損及了與江東的盟約對我西川是否真正有利?就算主公今日真因荊州的衝突而與孫權斷去了盟約但呂鴻成現今的實力遠遠不及孫權根本無法禰補這損失啊~」黃權見諸葛亮同意與河西合作便也開口說出日後可能得面對的隱憂。
  「以魯肅向來注重大局的個性,必定會設法說服孫權同意鴻成加入孫劉連盟,如此一來便無劉呂兩家誰為主副的問題,備與鴻成本為舊交又有元直的推薦我想此事若成卻是於我有益無害。」幾經思考劉備終決定讓呂鴻成加入孫劉連盟。
  「將軍深明大義,下官此行終是不辱使命不負君侯啊!」聽聞劉備同意與呂鴻成合作,楊武頓時激動的對劉備行禮言中盡是感謝之意。
  「那今日之約便就此議定,就請楊大人暫時待在成都讓主公款待,他日我方也會派人出使河西以談雙方未來如何更進一步合作。」見劉備已同意與河西合作,諸葛亮便開口請楊武一行人暫留成都作客接受款待。
  稍晚待楊武一行人在法正的帶領下前往驛站下蹋後,諸葛亮私下與劉備會談,諸葛亮語重心長的說道:「主公,河西使者的到來卻曝露出西川守備上的一大隱憂,不知主公可有發現?」
  「隱憂?孔明此話何意?」
  「主公~河西人士兩次前來所走道路乃是數百年來皆被視為邪徑的陰平小道,此段入川之路雖是極為難行但楊武等人仍是翻越了險峻的摩天領成功來至西川,主公試想若是翻越摩天領的人不是楊武等人而是曹操的奇兵,以目前江油戍的守備只怕很難守的住這道關隘。」
  諸葛亮一語便點出此次楊武等人來至西川所帶出的隱憂,劉備聽聞後震驚的說道:「是啊~若此次來的是曹操的奇兵,那豈不打的我軍措手不及!看來我方不能只將守備注重於漢中通往西川的金牛、米倉、荔枝三道,這不起眼的陰平小道也許才是導致我軍兵敗的關鍵。」
  「主公,若想防範曹操奇兵由陰平小道奇襲西川,在下建議增強江油守備並擴建江油的防備工事才能夠防範未然。」
  此議後,劉備便下令修築擴建江油戎的防衛工事,幾年後江油戎便成了後世廣為人知的江油關。
  不久~劉備即派親信隨楊武一同回轉河西一會呂鴻成準備會談更進一步的合作事宜,諸葛亮亦修書派人送交江東魯肅與其兄諸葛謹知會孫權欲讓呂鴻成加入孫劉聯盟一事。
  但此時劉孫呂三方正為合縱連橫之事正忙錄時,中原一件消息的傳出卻令各方震驚更是憾動著彼此間的政治版圖!
  建安廿一年四月甲午日(216年5月29日)曹操正式登上魏王寶座!
  曹操登上魏王之位後令本已喪失實權的漢朝更加的只餘下形式,如今各地人士皆在暗中議論著曹家何時會奪取劉氏的皇帝寶座。
  待續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星仔
人氣(19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