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就到中山TED拿好禮 比福祿猴更可愛的猴年燈籠猴年投資理財教你趨吉避凶 日本捐贈百萬美元 外交...
2005-02-07 14:53:27 | 人氣(36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惡搞】【謙也冰帝遊記?】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忍足侑士!」碰!一個不知名的人物很帥氣的把冰帝正選更衣室的門口很猛烈地打開。
正在更衣的冥戶嚇了一跳,躺在沙發上的向日摔下去,跡部很冷靜地在喝茶,絲毫沒注意到不速之客。
「…誰啊?」原本也躺在沙發上補眠的忍足,眨了眨眼才起來。
「你果然在這!」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忍足的手,「跟我回關西!」
「…謙也?」停頓了好一會,才發現來者是誰,「你怎麼會在這?」
「我怎麼會在這?還不都是因為你上次那通電話…」謙也略帶怒意。
「電話?」才剛睡醒的忍足腦袋有點當機。
「就是本大爺說你在開『驕傲大會』那通。」看不下去的跡部開口。
「噢…所以呢?」忍足還是不懂。
「關東是個很危險的地方,我要帶你走。」謙也一副要帶逃去娘家的妻子回家的表情。
「…啊嗯?關東很危險?」挑眉,女王不悅。
「他又是誰?」發現這人一直插話,謙也問。
「我可愛的小景。」說到跡部就精神百倍,忍足很認真地開口。
「本大爺是跡部景吾。」瞪了蟑螂一眼,但某蟑螂似乎認為這是害羞的表示。
「就是那個每次上場打球都一定要丟外套的?」謙也,你對小景的印象只有丟外套?
「我比較希望小景可以把外套丟到我這邊…」蟑螂先生,請不要發出這種奇怪的宣言。
「死變態,這傢伙是誰?」無視某蟑螂的奇怪宣言,女王問。
「忍足謙也,我在關西的親戚,同年。」忍足很認真的介紹。
「…跟你一樣變態嗎?」看了看,似乎很認同的女王。

「我看姓忍足的都會被你認為是變態吧,跡部。」冥戶趕緊把衣服換好,戴上帽子。
「冥戶學長,話不能這樣說吧…」鳳苦笑著開口。
「不然怎麼說,不過我看他也沒說錯…」輕笑。
「嗯…」謙也突然放開忍足,走到冥戶面前。
「幹嘛?」冥戶一臉警戒。
「可愛的孩子。」在冥戶臉上親了一下。
「你…!」冥戶驚愕地紅著臉退後。
「冥戶學長!」鳳緊張地把冥戶拉了過去。

「真是有趣…」笑得跟某蟑螂一樣黑的謙也開口。
跡部撇了忍足一眼,後者已經把眼鏡戴上了。
「小景,別看我…這不是我害的。」苦笑。
「果然同血統。」女王樣發出不明的結論。
「同是蟑螂的血統嗎……?」芥川發出這句話,又昏沉地倒了下去。
「慈郎…」忍足很無奈。
「但是,那個謙也好像更詭異耶。」向日思索中。
「小岳人,要知道我跟侑士比起來哪個比較詭異嗎?」謙也突然衝過去抱住向日。
「我一點都不想要知道…放開我!」天啊,他力氣怎麼這麼大。
一隻手抓上謙也的肩膀,下一刻,謙也就被丟了出去。
「練過古流武術的就是不一樣…」瀧在一旁輕笑。
「若~~」松鼠撲在飼主懷中泣訴。
「乖,沒事了。」安慰著心愛的學長,日吉很生氣。

「謙也…別玩了。」輕嘆,這種玩法應該會出人命。
「好吧。」聳肩。
「話說回來,你來關東幹嘛?」問,似乎現在才進入狀況。
「帶你回關西。」謙也這才回到主題。
「不需要。」乾脆。
「…不管,回關西去,你在關東太危險了。」堅持。
「…是他對別人來說很危險,還是別人對他來說很危險?」跡部問。
「別人對他來說。」正經。
「……侑士,你在關西的形象到底是…?」跡部很顫抖地問。
「嗯…好孩子吧。」邪笑。
「那為啥你到關東就變得這麼變態!」拍桌。
「因為小景。」握住女王的手,親吻。
「死變態,放開!」紅著臉,喊出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命令。
「但是小景的身體看來似乎不希望我放手呢…」帶著邪惡的魅笑摟住跡部,然後在女王臉上印下一吻。
謙也呆在一邊,然後…

跡部突然感到腰間一空,忍足被拉到謙也懷中。
「謙也!」忍足有點驚愕。
「侑士…」深情地吻上對方的唇。
跡部呆在當場,連阻止都忘了。
「……放開我!」猛力推開,忍足臉上有著難得的紅暈。
「跟我回關西吧,親愛的侑士。」謙也深情地再度將忍足摟回懷中。
「不要。」你幹嘛搞得一副要跟我私奔一樣的表情。
「不准。」跡部怒言,沒經過本大爺同意,你這隻蟑螂不准亂跑。
「哦?」挑眉。

女王與蟑螂之王大戰?

<待續?>

後記:
待續…什麼是待續?
不要問我還有沒有之後的啊(炸飛)
啊啊啊!!
謙也絕對是比侑侑還要蟑螂的蟑螂,所以是蟑螂之王(炸)

誰可以跟我解釋,為什麼謙也會被我越寫越黑嗎?(汗+滾)
啊啊啊~~~
完全是受了某大影響中…
謙也的個性到底是怎樣我也不明瞭…
雖然我已經看過他的原版圖了…
啊啊……
我還是認為他是蟑螂之王(炸)

2005.02.07 AM.11:20

台長: 尚未設定
人氣(36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