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8 22:26:56| 人氣1,24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灣真男人-文揚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出生於基隆海光一村的文揚,從小九、十歲的時候無父無母,與他的爺爺、奶奶--浩然和罔市相依為命,而文揚是北宋名臣呂蒙正第三十八代子孫,排行第三,他的夢想職業是當中餐廚師,敬佩兩蔣父子和國父,至於文揚的爺爺和奶奶兩老是外省人,至於他的爺爺的省籍是河南開封,而他的奶奶出生民國前八年【清德宗光緒三十年】,是一位滿族人、博爾吉濟特家族的後代,當年,文揚的爺爺和文揚的奶奶年輕的時候因盧溝橋事變【又稱七七事變】和一二八事變【又稱上海事變】及九一八事變【又稱瀋陽事變】攻打日本,直到了日本投降,他的爺爺奶奶在八二三炮戰和古寧頭戰役守住了金門,最後,文揚的爺爺奶奶過著平靜的生活。

自此,文揚在國小的時候,他的國小同學【三男兩女】因他從小無父母嘲笑了文揚,文揚心裡告訴自己『忍一下就沒事情了!就當事情沒發生過。』到了第二天,文揚被同樣的國小同學欺負,最後文揚忍氣吞聲的不打算靠著其他的同學幫忙,一到下課的時候,文揚從教室裡走了出去,而跟著文揚的是他的女同學--之玲,之玲在離操場附近看到了文揚,她就陪伴著、安慰著文揚的說:『文揚,你怎麼了?』
文揚說:『我沒什麼事!之玲。』
之玲說:『文揚,我一直看你難過,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
文揚說:『謝謝妳!之玲,我沒事!』
之玲說:『文揚,你如果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你就先去跟老師說,知道嗎?』
文揚說:『真的很謝謝妳!之玲。』

由於,之玲在買午飯的時候,得知他們五個人欺負了文揚,文揚一直看著他向圖書館借的書,而他們五個人撕了文揚的課本,差點把文揚的課本撕碎,之後,之玲替文揚抱不平,一氣之下罵了他們五位說:『你們不要再欺負他了!』他們五位被之玲怒斥之下逃走,一到了上課的時間,文揚和之玲坐在同一個位置上相互照應,文揚說:『謝謝妳!之玲,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妳一直陪伴著我。』
之玲說:『不要這麼說,文揚!』

直到過年,文揚的大姑丈--易宏和文揚的大姑姑--美純帶了文揚的大哥--文廣和他的二哥--文忠到海光一村探望著他們自己的爺爺奶奶和文揚,至於,文揚三兄弟之間的感情甚篤、和睦,一突然,泰泉【文揚的三叔】和筱萍【文揚的三嬸】向文揚的爺爺奶奶拜年,生活和樂融融。

過了五年後,文揚在十五歲國中畢業之前,文揚和之玲在大考的地方考試,結果,文揚和之玲考上了開南日校餐飲科,文揚和之玲在高職的時候,都很認真的實習餐飲,過了高職的一、兩年,文揚和之玲努力著準備著後天中餐廚師的檢定考試,直到後天,文揚和之玲的考試到了,他們兩位正要努力著,結果,文揚和之玲考上了。

再過了三年,文揚在十八歲的時候高職畢業,一直準備著大學的大考,過了第二天,文揚在大考中努力認真的作答,直到了兩個禮拜,文揚考上了崇右技術學院日間部,直到了文揚在大專畢業之後,文揚苦於找工作,一到那個時候,文揚一看著黃曆選擇哪個時間去廟裡拜拜,而文揚不會隨便亂拜神明,隔天,文揚出門去廟裡拜拜,半路中遇到了之玲,之玲和文揚互相微笑著,後來,文揚和之玲一起去廟裡拜拜,文揚拿著擲筊的東西請示神明抽籤,最後,擲到了聖筊,文揚就去廟裡抽籤,抽到了一百首籤詩中的第六十首,之後,文揚請示神明三件事情之後答允了,文揚和之玲去解籤的地方解籤,廟裡的解籤員說:『呂先生,你抽到的是上上籤,你要求什麼事情?』
文揚說:『師兄,弟子求的是工作。』
師兄說:『你將來會遇到好的貴人!』

解籤完後,之玲和文揚互相牽著手在一起走,走回到家裡之前,文揚就把之玲送回到家裡,之後,文揚就走回家,之玲在文揚的背後說:『我愛你!文揚。』到後來,文揚轉過頭看著之玲說:『我也一樣愛妳!之玲。』

那個時候,文揚去了服務處探望他的大姑丈,當時,易宏當十年的基隆市議員,至於易宏的政治思想相當保守,不支持社會運動,另外,易宏表面上貪污,實際上為官清廉、嫉惡如仇、憎恨內鬥,不跟貪污納賄的人同流合污,而易宏的性格律己嚴明、寬待他人,此時,文揚也跟易宏有相同的政治思想,易宏提醒了文揚說:『文揚,不論你是做哪個職位或是官職,要維持清廉的態度,千萬不要當貪污的人,明白嗎?』
文揚說:『我明白了!姑丈。』
易宏問文揚:『對了!文揚,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文揚回答了易宏:『是啊!姑丈,我相信之玲她是個好女孩。』
『我瞭解了!文揚,你交了女朋友,重要的就是那女孩的人品。』易宏告訴了文揚。
『我明白了!姑丈。』文揚回答了易宏。

過了不久,文揚找到工作了,昨天晚上,文揚找了待遇不錯的工作,之後,文揚去公司面試,一進入到辦公室,見到了美純,美純是個面試官、課長,也是文揚的姑姑、文揚爸爸的姐姐,因此,美純帶人的個性相當嚴謹,最不能原諒的是做事會敷衍了事的人,對於美純的嚴謹,使文揚相當的緊張。

不久,文揚從辦公室裡面走出來,一突然,遇到了文揚的阿姨,也就是文揚媽媽的妹妹--佩澐,佩澐是孫家的女兒,因此,佩澐的行為,使文揚心裡不高興,文揚從小得知佩澐好高騖遠、眼高手低,時常覬覦文揚的爸爸,讓文揚心裡替他媽媽打抱不平,佩澐在公司裡對美純出言頂撞,所以文揚在公司裡得知美純和佩澐的關係處不來,文揚終究在公司裡避開不說。

由此,文揚對佩澐的印象有更大的陰影,文揚也得知他自己跟佩澐的關係產生更大的裂縫,文揚在工作的時候做了一個月,最後,文揚工作完之後,到了休息時間,一突然,佩澐又被美純叫去辦公室,文揚得知佩澐在工作上心胸狹窄,又在辦公室裡面對美純出言頂撞,讓美純心裡大發雷霆,罵了佩澐,文揚一去裝水,就聽到了美純訓斥了佩澐說:『佩澐,我問你!上個月的報告妳為什麼遲遲沒交?』
『啊!我不都是放在妳桌上了?還要問什麼?』佩澐心裡不耐煩。
『這不是理由!佩澐!我看妳上個月的報告妳遲遲的沒有交上來!妳要我怎麼更上面的主管交代?』美純大聲喝斥了佩澐,文揚一經過辦公室的時候,都會選擇避開不聽。

一到了工作時間,文揚回到了固定的工作崗位,穿著無塵衣到無塵室裡面工作,同樣的文揚跟他的同事--國華負責顯微鏡品檢,國華時常喜歡開玩笑又不會亂開玩笑的人,其實,國華笑著笑著跟文揚提到佩澐,使文揚大怒提醒了國華:『國華!我跟你講,我阿姨她這種人你還是少跟她交往為妙,當初,我阿姨是怎麼對待我媽的,還好,我爸不要我阿姨,不然的話,我不知道我阿姨又做出事情背叛我媽。』
『我瞭解你的心情!文揚,你別生氣!我不提起你阿姨!』國華說。
『我們得要認真工作,不然的話,我們可能會被罵!』文揚說。

直到晚上八點下班,文揚從工作崗位要準備回家,結果,經過辦公室的時候,聽到美純和佩澐的對話,佩澐不僅對美純出言頂撞,加上佩澐對美純怒爆粗口說:『他X的!我到底哪裡做錯了?妳動不動就會冤枉我!』
『佩澐,請妳注意妳的態度!不要太過分了!我是妳的上司,這是妳對上司該說的話嗎?如果妳再這樣,妳就不要來這裡上班!』美純大聲的怒吼。

此時,文揚也是照避開不聽,聽了會讓文揚直搖頭,不久,文揚從公司走出來,為了簡短路線,文揚打算先坐公車到海光一村,一剎間,文揚終於回到家,在半路上,遇見了之玲,之玲問了文揚說:『你下班了嗎?文揚!』
『我剛下班回來,之玲,你也是剛好下班嗎?』文揚說。
『我晚上七點半下班,而且,文揚,我當上了國小老師』之玲說。
『那也很好啊!對了!之玲,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宵夜?』文揚說。
『好啊!文揚,我跟你去!』之玲說。
『前面有一家炸醬麵,滿好吃的!』文揚說。

過了不久,文揚和之玲一起去賣炸醬麵的餐廳吃宵夜,剎那間,有一位賣炸醬麵的狄老闆和老闆娘,至於狄老闆是北宋名將狄青第三十七代子孫,而狄老闆的妻子來自彰化永靖福佬客家人,狄老闆說:『請問你們要吃點什麼?』
文揚跟狄老闆說:『狄爸爸,我要來一碗炸醬麵!』
狄老闆說:『好咧!』
文揚問了之玲說:『之玲,妳想要吃什麼?』
之玲回答了文揚:『那麼文揚,我要陽春麵!』
文揚也回答了狄老闆說:『狄爸爸,我要來點陽春麵!』
狄老闆說:『好咧!馬上來!』

不久後,狄老闆很快的把麵煮好,送上了文揚和之玲的桌上吃著熱騰騰的麵,突然,狄老闆娘切了一盤小菜有滷蛋和海帶及滷豆干,老闆娘說:『這是我們請你們吃的!』
『謝謝您們!狄爸爸、狄媽媽』文揚和之玲說。

麵吃了之後,遇到了雜貨店的老闆,也就是文揚的三叔,泰泉和文揚的叔姪之間的關係很少見過世面,至於泰泉他的個性憨厚老實、心胸開闊、富有正義感、善解人意,泰泉在二十三歲的時候曾經當過里長和鄰長,突然間,泰泉在他家裡【雜貨店】拿了新鮮的餅乾和糖果給文揚和之玲,泰泉問了文揚:『文揚啊!你和你女朋友吃宵夜?』
『是啊!三叔!我和之玲一起吃宵夜,對了!三叔,您怎麼會來這裡?』文揚問了泰泉。
『沒有啦!我的朋友在麵店裡忙碌著,所以三叔就跟我的朋友多聊一下子。』泰泉回答了文揚。
『是狄爸爸嗎?三叔。』文揚說。
『是啊!三叔和狄爸爸已經認識五十年了。』泰泉回答了文揚。
『文揚,那是你三叔嗎?』之玲問了文揚。
『是啊!之玲,他就是雜貨店老闆,也就是我三叔。』文揚回答了之玲。
『呂伯伯,您好!』之玲跟泰泉打聲招呼。
『妳好!之玲。』泰泉也跟之玲打聲招呼。
『三叔,三娘她還好嗎?』文揚忽然一問泰泉。
『唉!你三娘她住院,她因車禍住院,還在急救!』泰泉唉聲嘆氣的回答了文揚。
『怎麼會這樣?三叔,您讓我見見三娘,好不好?』文揚求助了泰泉。
『現在還不行!文揚,你有工作在身,而且你還有一條路要走,三叔實在不忍心為了你探望三娘,耽誤到你自己的工作。』泰泉勸說了文揚。
『我瞭解了!三叔,謝謝!』文揚答覆了泰泉。

那一段時間,泰泉帶著文揚和之玲去泰泉家裡的雜貨店,名叫做『太平雜貨店』,而泰泉和筱萍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當時,泰泉得知他自己年輕的時候認識了筱萍是在國中的時候認識的,當年,泰泉的年紀十五歲,筱萍十三歲,當泰泉得知筱萍是他的學妹,也得知筱萍被因她從小無父母,被兩位女孩和兩位男孩欺負和嘲笑,泰泉挺身而出保護了筱萍,直到泰泉在國中畢業之後,泰泉覺得開心歸開心,也很難過自責說泰泉沒有把筱萍保護好。

第二天早上七點,文揚準備上班,坐計程車到公司,文揚一看著,開計程車的人是他的二哥--文忠,直到了三十分鐘,文揚上班準備打卡,一突然,遇到了佩澐,文揚對佩澐的作法,讓文揚更加不信任她,所以文揚就掉頭回到他自己的工作崗位,一到了休息時間,文揚出去外面吹風,一突然,佩澐找了文揚說:『文揚,你怎麼都沒有跟我打聲招呼?』
文揚心裡不高興的跟佩澐說:『我跟妳打聲招呼做什麼?我為什麼跟不值得的人打聲招呼?』
佩澐說:『我畢竟是你的親阿姨啊!』
『妳不要拿親情當成是妳的擋箭牌!當初,如果不是妳背叛我媽,我和我媽不會在痛苦中過日子,如果不是妳破壞我爸和我媽的婚姻,我媽不會含恨而終!』文揚發了很大的脾氣、大聲嚷嚷的說。
『文揚啊!你怎麼這樣說?!是誰教你這麼說的?』佩澐怒問了文揚。
『沒有人教我!就是因為妳的自私!搞得我從小十歲的時候沒有父母!我對妳的作為一再容忍!妳呢?妳什麼事情都會覺得我爸媽對不起妳?妳把我爸媽的婚姻破壞了,難道妳不覺得內疚嗎?我在怎麼樣,我不會認妳這位親阿姨!』文揚大聲地怒斥了佩澐。

一到了要工作的時間,文揚一氣之下,不再理會佩澐,文揚氣沖沖的回到工作崗位的半路上,被美純叫去辦公室,文揚氣得悶不吭聲的,美純問了文揚:『文揚,你是怎麼了?為什麼悶悶不樂的?』
『課長,我看到我自己的阿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信任她那位長輩!』文揚唉聲嘆氣的說。
『文揚,我跟你說過,你在怎麼樣,不要把公司的心情帶到你家裡,也不要把家裡的心情帶到公司,文揚,在公司上,我是你的頂頭上司,在家庭上,我是你的親姑姑,我不論在公司,或是在家庭上,我從來沒有偏袒過誰!』美純提醒了文揚。
『我明白了!課長。』文揚回答了美純。

剎那間,文揚回到了固定工作崗位工作,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一到了晚上八點下班之後,文揚還是坐著公車從公司到海光一村,一突然,有一名小偷偷走了一名女子的錢包,聽到那一名女子的大叫聲,居然是之玲,文揚看到那一名小偷,文揚就追著偷之玲錢包的小偷,最後,文揚追上了,就把那一名小偷捉進派出所,結果一看,文揚遇到了他的堂妹、泰泉的女兒--文琪是個警察,文琪的個性是富有正義感、心思縝密、面惡心善,最讓文琪看不慣的是恃強凌弱,剛開始,文琪在擔任警察期間成功的破了更多的案件,尤其是命案,再來就是文琪負責酒駕的案件,也成功的破案,現在文琪擔任派出所的所長的職位。

至此,文琪帶著文揚和之玲做筆錄,之後,文揚和之玲從警察局裡面走出來,走到海光一村,經過了里長的服務處,文揚才得知里長是他的大哥,文揚和文廣、文忠之間三兄弟的感情從小到大都是相互信任勝過於佩澐,其實,文廣當了里長期間,為官清廉、善解人意、嫉惡如仇,最讓文廣不喜歡看到政治上的惡鬥,也不跟貪污納賄和政治惡鬥及栽贓抹黑的人同流合污,因此,文廣當上了里長的那段時間,是個律己嚴謹、愛民如子的好里長。

隔天禮拜天早上,文揚剛好放假,那個時候,文揚騎著腳踏車去了信二路的醫院探望筱萍,這時,泰泉也還在,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筱萍出院了,泰泉和文揚攙扶著筱萍回到家裡,文揚騎著腳踏車碰見了易宏,易宏也是騎著腳踏車到他自己的服務處上班,後來,易宏得知他自己被提名選基隆立委,其實,易宏並不支持國家獨立,那個時候,泰泉叫了計程車攙扶著筱萍坐計程車回到家裡。

此外,文揚騎著腳踏車回到了家裡,之後,在大熱天上,文揚看到很多的小孩在玩耍,那時,很多的小孩放假期間去泰泉家的雜貨店不是買了餅乾,就是買了糖果或是冰和飲料。

過了很久,文揚和之玲結婚了,而他所有對文揚好的同學參加了文揚和之玲的婚禮,甚至易宏和美純以及泰泉和坐著輪椅的筱萍迎接了之玲的爸媽--仲明和洆禎,以及之玲的姐姐和妹妹--之芳和之雯,他們都是徐家的人,因之玲的家人來自台中霧峰,搬到文揚出生的地方--基隆,同樣徐家的家人跟文揚家人是鄰居,住在海光一村,至於,文揚的爺爺奶奶身體硬朗,活到了一百多歲,雖然浩然和罔市管教文揚甚嚴,但是對文揚疼愛有加,文揚成人後,成為了一位有材、肯求上進的人,最後,文揚和之玲修成正果,有情人終成眷屬。

台長: 呂福軒
人氣(1,24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
此分類上一篇:《孩子,外面世界絕不會輕易原諒你!》

免費小遊戲
到處逛逛~http://cnutav1.com
2018-05-09 15:24:0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