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45:33| 人氣1,18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商旅行腳隨筆459-大堡礁意外之記憶』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大堡礁風光之二-[網摘]。



      『商旅行腳隨筆459-大堡礁意外之記憶』

 

  1990年秋,我與澳洲商友一趟大堡礁之旅過後,大夥似乎還戀戀不捨於浮潛之樂。喬治與克里斯二人,都是我在布里斯班的電子商同行。他與墨爾本的格奇是我廠產品,在澳洲推銷佈局的鐵三角。我們約定在墨爾本見面,商談完畢立即分道揚鑣。因為我需趕到奈及利亞去,解決一些工廠與地主間之糾紛。見面之後,當晚在格奇家的濱海別墅舉行B--Q,算是他們幫我舉辦的餞別宴會。

 

  三人邊吃邊談,並將三年內的推銷藍圖擬好。或許是過程進行得十分順暢,當晚大夥不免多喝了幾杯。微醺之下我將大堡礁的美景,喋喋不休的在他們面前提述個不停。這簡直是在魯班門前耍大斧嘛,竟然會在澳洲人面前大放厥詞,高談闊論評說著大堡礁之美景。由於週遭的環境黑暗,加上酒精的作怪,神智喝得有點茫然的我,看不清楚他們當時的臉色反應。

 

  第二天醒來克里斯偷偷的告訴我,有關我昨晚過份放肆的糗相,害得我看到他們,沒來由的雞皮疙瘩猛豎飆,心裡總覺得十分不好意思。翌日,喬治起得很早,他想給大夥一些驚奇,所以穿上浮潛衣著,帶著魚槍在海礁附近射魚。非常幸運的,他下水不久之後,就在岩礁附近發現,一條巨大的薯鰻在礁石底下悠游。他想起我曾說喜歡吃燒烤鰻魚,心想如果將牠射下,大夥也可一起享受。

 

  於是他緊握著手中的魚槍,輕輕向前游跟蹤著牠游向。他打定主意,想趁牠停步的剎納,將牠射殺帶回岸上給大夥加菜。誰知那條薯鰻狡猾異常,似乎早已窺穿他的心思?趁著他停頓之瞬間,轉個彎加速逃竄到岩礁底下,鑽進礁洞裡躲藏起來。喬治不甘被牠逃走,來回的在鰻魚躲避的岩礁附近,來回的梭巡迴游等待機會。那條薯鰻相當有份量,光是那顆魚頭就就比大人之拳頭還要粗大。

 

  岩洞好像不夠遮蔽,牠也正在動腦筋想要逃亡。喬治靜伏不動,覷準鰻魚一側身將魚槍射出。槍箭射進鰻魚腰身,正是牠的蠻力最容易發揮之處。一時之間,鰻魚痛徹心肺,絞滾撩動身體,想要脫離痛苦,人鰻之間在海裡,遂即展開一場劇烈的拔河戰爭。潛水太久的喬治,久戰無法制服那條薯鰻,渾身已感覺有些疲累。因此,他打算浮出水面換氣,休息一下再潛下水將魚拖出水面。

 

  主意打得不錯,但他的運氣卻很差。正當他要浮出水面之際,突然覺得小腿肚一陣遽痛。週邊海水逐漸泛紅,他的小腿肚傳來,一陣極端難受之痛楚!原來是那條中槍的鰻魚,離開岩缝偷襲咬住他的腿肚。喬治覺得痛處非常難受,情形越來越為嚴重。而且腿上之血液已經大量流出,附近海水已擴染成一片腓紅顏色。接著不容他多做思考,知覺越來越為模糊,隔不久人便失去知覺了。

 

  等到他被路過之人救上岸來,早已奄奄一息日薄西山矣。喬治的受傷,大夥都十分緊張。尤其格奇家人像熱鍋上的螞蟻,歇斯底里的走進走出,不知如何是好?醫院距離很遠,要送醫院相當麻煩。這時,有個名叫「酋長」的佣人阿吉庫,找來附近的巫醫幫喬治醫傷。巫醫查看喬治腿上之傷口,表情嚴肅的口中念念有詞。他邊觸摸翻看喬治的傷口,並用一把樹葉沾水,不停的在他傷處拍打。

 

  剛開始喬治唇黑皮白毫無血色,一點反應也沒有。在傷口之處,緩緩沁溢出點點的黑水來。經過巫醫繼續不停的拍打後,黑水自腿肚上的傷口流出。流出的血水慢慢由黑轉紅,喬治的臉上也漸漸恢復血色。傷口黑水越來越紅,「嗯哼」一聲!喬治透過氣來,雙眼睜開立刻又閉上。呼吸逐漸加重,呻吟聲已接連出口哼哼不已。巫醫和酋長在一旁嘀咕一陣子,然後才用土話告訴阿吉庫。

 

  當地土話很難瞭解,透過了阿吉庫之翻譯,大夥才知道喬治的傷口並非劇毒,只是失血過多而暈厥過去。現在巫醫已經將他的血脈打通,鰻齒咬傷之輕毒已經排出體外,所以,巫醫証實喬治已經渡過了危險期。現在的他只需再補補身子,這樣很快就可以恢復正常了。經過這次的貪嘴教訓,我再也不敢隨意在商友面前,說出我最喜歡吃的是甚麼啦! 【完】


大船入港-江蕙

台長: 慕松
人氣(1,182)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海外旅遊 |
此分類下一篇:『商旅行腳隨筆460-蟑螂的故事』
此分類上一篇:『商旅行腳隨筆458-澳洲大堡礁之行筆記』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