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神又健忘?小心「腦霧... 汽車可以連續跑多少公里?一不小心迷失在懷舊小鎮裡 12歲孫女喘氣聲太大 ...
2018-06-08 11:39:09 | 人氣(1,55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客家料理隨筆73-客家菜尾篇之二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菜委料理-[網摘]。



         『客家料理隨筆73-客家菜尾篇之二』

 

  隔壁陳姓老人家很儉省,桌上的菜尾經常不准家人丟棄。天天端進端出菜色變黑,他老人家還是不准家人倒掉。他的儉省家人習以為常,姑念他已大把年紀,因此就讓他自由去吧。所謂的「菜尾」,它就是剩菜或隔餐之菜,也有人將它稱作「陳菜」。古早人儉省,每頓吃不完的菜捨不得丟棄,一般都會留下來,隔日再蒸熱來吃。不過也有人認為再蒸之菜,容易產生異味不好吃下肚裡。

 

古早時期這些隔夜的「菜尾」沒有冰箱保存,很容易受到蟑螂老鼠的光顧。可是人們大吃特吃,並未聽說有人因此中毒或拉肚子。猶記得光復初期之前,日本人戰敗撤僑之後,台灣許多糧食雜物都被徵收一空。他們戰敗返回日本,只留下一個被他們搜括一空的台灣罷了。在那段復原的階段裏,大家的生活困苦自不待言。民間用物全部運用配給,社會上無隔宿之糧者比比皆是。

 

然而生命力堅強的台灣人,並未因此而被擊垮。群策群力,咬緊牙關,終於渡過了這段黑暗時期。印象深刻,當時窮家吃的是蕃薯籤稀飯,配菜只有水煮菜沾鹽水,平日難得一見肉屑。有錢人家則是吃香喝辣之外,還在儘量的糟蹋糧食。那時候家家苦是很苦,但相互之間的情誼卻是可歌可泣。前門有一富豪家,天天大魚大肉只趁新鮮,過餐的菜尾一律倒掉餵豬。

 

母親與這家佣人阿春相熟。她知我家人口眾多食指繁浩,每有菜尾,總會設法從後門送來我家。我們都叫阿春為春姨,後來她與母親結為乾姊妹,我們兩家來往得更為熱絡。春姨是南部人,個子高挑面版不錯。唯一缺點就是,她在走路時老喜歡彎腰駝背,故意隱藏她的身高。她雖是南部鄉下人,一口流利的日本話,令人難以相信,她只是個夜間識字班的畢業生。

 

她的主人是個貿易商,生意專跑日本線。許多日本商友來訪,在家招待總是由春姨擔綱。春姨的日語派上用場,深獲老闆之信賴,故爾她的一舉一動老闆都不會干涉,因此,她才有機會將剩菜送給我家。這日春姨的老闆,又在家裏大辦筵席請客。客人走後留下許多菜尾,春姨送來我家一大盆炒米粉。此外,還有一條吃過三分之一的大魚,還有一大鍋的籮蔔排骨湯。

 

之後,她又偷塞給母親一塊斤把重的五花肉。春姨對媽說,她那裏還有半桶準備丟棄的雜菜尾,她問母親要不要?母親是菜尾的最佳化妝師,哪有菜尾不要的道理,於是她命我跟著春姨去她家,將所有的菜尾全都提回家裏。那半桶菜尾內容相當豐富,母親就將那條魚和切下半塊的五花肉摻合一起。另外加入三大棵包心白菜,夯不啷噹一起下鍋熬煮。

 

熟透之後調好味加些烏醋,頓時香氣四溢引來左鄰右舍聞香而至。於是春姨和母親要他們拿大碗過來,一人一碗皆大歡喜。一大桶的菜尾雜煮,瞬間見底矣!春姨見母親的手腳如此俐落,以後主人家每有菜尾,不用多加詢問,她就會主動的將它送來我家。話說那鍋菜尾被鄰居瓜分拿完之後,母親便將剩餘的半塊五花肉,用醬油下去半乾半滷。當晚家裏的晚餐,就是那米粉和乾燒滷肉。

 

此外,母親獨出心裁,將一大碗公之滷白菜,加入一些新鮮的蝦米,再江早上剩餘之蘿蔔湯混和一起,使得晚餐桌上菜色多樣,樣樣秀色可餐,滋味口感超棒!一家人圍聚滿桌,就在父親一聲「開動!」令下,大夥雙筷猛扒湯匙交錯,吃菜喝湯忙碌不休。這頓碗飯吃得和樂融融,笑聲不絕於耳。兩年後春姨出嫁辭去工作,富豪家的菜尾便在我家成為絕響啦!


溫暖的山雪-洪榮宏

台長: 慕松
人氣(1,552) | 回應(0)|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散文小品 |
此分類下一篇:客家料裡隨筆74-客家福菜篇
此分類上一篇:客家料理隨筆72-客家菜尾篇之一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