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停車 解救眾多苦主 VOLVO全系列出清特賣日系風格茶飲專賣店登台! 酒店餐桌上菜在地特色 ...
2018-04-14 11:24:22 | 人氣(912)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客家料理隨筆18-苦瓜篇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客家料理之苦瓜-[網摘]。



 

         『客家料理隨筆18-苦瓜篇』

 

  苦瓜屬於熱帶植物,初傳進入我國紙將它當作觀賞植物。當時文人給它一個美麗的名字叫「金蛤蟆」,更有人將他稱做「錦荔枝」呢。然而愛吃的中國人,見其果色亮麗秀色可餐,遂發揮起神農精神,提起勇氣親嚐其味。結果發現它的味道苦澀,因此給它一個「苦瓜」之稱呼。在本草界的觀念裏,苦味有助於降火解熱之功效,故爾有人將他列入療膳食譜之中,借用其苦汁清心解毒。

 

  之後又有廚師別出心裁,將它料理引進菜餚行列之中。久而久之,習慣其苦味之饕客大肆宣揚,加上美容養顏功效之推波助瀾,於是苦瓜一躍成為廚房主要食材之一。由於全球只有中國人吃苦瓜,長年以來並未做過營養價值之統計,所以,吾人對苦瓜之內涵全然不知。而注重臨床經驗與統計資料之外國人,因資料全付闕如,直至今日仍未將它列入食譜之內。

 

  某次我的外國商友來台,揚言要吃盡台灣之美食。臭豆腐等古怪食品皆無所懼,可是一道苦瓜封打破了他的美食觀念。記得當天是在一個關東煮的小吃攤上,老闆特別通融讓他自己挾自己喜歡吃的食物。他一眼見到苦瓜封,認為新奇未曾嚐過。因此大膽挾兩顆入盤,回到座位洋洋得意,說他發現新鮮未曾吃過之台灣食物。我一看是苦瓜封,立即告訴他那是很苦的瓜類食物,勸他千萬不要輕嚐。

 

  人是好奇動物,旁人越勸他就偏要嘗試。當他挾起白如玉脂之苦瓜封,毫無考慮的就往嘴裏送進去。甫剛入嘴一咬,一陣「Oh My GodIts Bitter for me!」的驚呼出自其口,接著顧不得禮貌連吐口水叫苦連天。旁人見到他被苦瓜荼毒的皺臉相貌,不禁的哈哈大笑起來。如此的尷尬窘糗,我趕快帶他離開現場。喝過數口可樂之後,他的臉色才逐漸的恢復正常。

 

  客家人最能吃苦,因是環境與天性使然,對於苦瓜當然接受其苦啦。印象裡還記得老祖父時代,老人家曾教我一首苦瓜小詩。小詩內容是這樣寫的:「人人都說苦瓜苦,我獨說它苦瓜甜。甘苦任由自家選,不苦怎知味中甜。」這首小詩每逢家中烹煮苦瓜,我和堂弟妹們都會一起朗誦。家人一聽此詩出自童口,立即知道今天又有苦瓜料理上桌啦。

 

  苦瓜煎至熟透和以醬油,香氣衝鼻滋味雋永。若是加入一些豆鼓小魚干,滋味又是一新。若以苦瓜和福菜與小魚干煮湯,口感苦甘清爽有可解渴。冷吃熱喝其味不變,它是夏日消暑最佳湯品。家鄉之客家媳婦都會烹做苦瓜封,它是將豬肉或魚漿和以荸薺剁碎鑲入苦瓜圈內,上蒸熟後滋味另成一格。總之,苦瓜料理在我家中除小孩之外,大人們個個都百吃不厭。

 

  那年我用百香果蜂蜜苦瓜汁招待非洲黑人商友,但見他們喝得齜牙咧嘴心中大樂。約翰、麥克、福來迪、個個見到苦瓜無不臉色丕變。可是烏龍與詹姆士父子,卻對此汁愛之如命。每回他們來台談商採購,父子倆都會自動要求飲用這味果汁。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烏龍與詹姆士父子就是因為爱喝苦瓜汁,所以,我就將非洲當地之總代理權委託給他們啦。

 

斷腸詩-江蕙

台長: 慕松
人氣(912) | 回應(2)| 推薦 (1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散文小品 |
此分類下一篇:客家料理隨筆19-滷豬舌
此分類上一篇:客家料理隨筆17-蘿蔔篇

(悄悄話)
2018-04-14 22:14:52
不想有名字
咱好愛吃苦瓜唷...
2018-04-15 15:47:29
版主回應
吃苦瓜清涼退火~
又可以養顏美容啦~
謝謝光臨閱覽~
假日愉快!~
^_^
2018-04-15 17:50:1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