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走就走~冬季泡湯輕旅行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黃國昌罷免案觸動大綠小綠 影╱全台灣最美馬拉松 ...
2017-08-13 11:06:52 | 人氣(61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怒海捕蟹記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出海捕蟹-[網摘]。



 

          『怒海捕蟹記』

 

  台灣西岸的北海沿岸之三芝、富貴角和八斗子一帶海域,漁藏豐富盛產梭子蟹(蜞仔)花蟹與三點蟹。但因季風強吹海浪滔天,當地漁民寧可在家等候烏魚,也不願意頂著風出海捕海蟹。那一年我流浪北海岸受困於三芝,幸有當地議員之協助,讓我謀得一份足以餬口之工作。投桃報李,我就當他家孩子們的家庭教師,當做是一種恩義的回饋。秀才人情如薄紙,可是主人卻是感激不盡呢。

 

  議員家有個長工名叫阿庚,此人是個直腸子的男子漢。因為三芝潮間帶富饒海鮮,所以放假日退潮之時,我都會纏著阿庚陪我去打水獵。他人不耐糾纏,我死纏著他,使得他不好意思拒絕我的要求。但請別誤會他是個可欺之人,其實,他粗中有細只是不和我計較罷了!此人擁有十數個捕蟹用的鐵籠子,這種鐵籠約尺半見方高一尺,側腰有個楔形入口,約比一隻拳頭稍大,螃蟹入籠休想再出。

 

  這天我又糾纏不休,於是他答應帶我出去外海捕蟹。出海時阿庚肩挑著蟹籠走前頭,我提著一鐵桶,腥臭沖天的雞鴨內雜跟在後面。上了船後我變成小工,負責將那腥臭的內臟切成小塊備用。阿庚規定每塊切約三兩重左右,但因船身搖晃厲害,所以,我就亂切一通,管它合不合乎要求。阿庚做事非常「阿莎力」,他連眉頭也沒皺,一把抓起我剁好的臭內臟,就往鐵籠內的小方框裡放。

 

  同船一些議員的朋友,早已吐得不成人樣,他們有的蜷臥在左舷邊,一臉哭相嘔吐不止。有的則像蛻了皮的蠶兒,軟癱在船上無法動彈。因此,船上的大小雜事,全由我和阿庚兩人包辦。阿庚用纜繩將拾餘隻鐵籠子串成一串,籠與籠距離約廿公尺。船隻開到捕蟹地點,阿庚沿途將鐵籠一個個丟入海中,全部丟完之後,船身已稍見斜傾左舷。我擔心船會翻覆,但阿庚請我放下一百廿個心。

 

  阿庚的出海經驗非常豐富,這下子我也不得不信他所說的安全性。全部的鐵籠子放完後的空檔,阿庚趁機抽口菸過過煙癮。大約一個半小時後收籠,他將船開到浮飄記號地方,利用一枝長竿綁住的鐵鉤,將鐵籠一個個拉出海面檢查。說也奇怪,這麼簡單的設備竟也能夠捕到海蟹。每只鐵籠提出水面,就有七、八隻或更多的梭子蟹,牠們都在籠內生氣的揚螯舞爪。

 

  有隻鐵籠子十分沉重,阿庚要我過去幫忙拉。兩人費力將它拉出水面,數隻大章魚盤踞籠內。好不容易將牠們清出鐵籠,一隻腹肚特別鼓脹者先被破肚,胃囊內竟然還幾隻蟹體殘留。梭子蟹的蟹斗橄欖型兩端尖銳,吃入章魚腹內竟不受傷,這還真是奇蹟咧。間隔四十分鐘再拉出水面一次,籠內誘餌流失或變白立刻補入或更新。

 

  如此一拉一放,反反覆覆的作業下,加上海水的重量,體弱者實在負荷不了。即便如阿庚這般壯漢,拉過幾個回合之後,他也是氣喘吁吁的。出海一次的油料和船租所費昂貴,幸好這艘船是阿庚的摯友所擁有,他只向阿庚收取油料費用而已。儘管阿庚免付船租,但他仍努力收籠放籠。船上的水箱裝得滿滿的螃蟹,甲板上也都到處橫行著,可是阿庚仍然不願歇手。

 

  這會兒大夥已適應了海浪的顛簸,有人已稍稍可以活動。於是他們挨著船舷走到駕駛台前,找到一個避風角落,認真的將甲板上的螃蟹,一隻隻的抓放在容器內。未幾船上所有容器皆已裝滿,阿庚才戀戀不捨的下令回航。回航一路順風,轉眼船兒就已駛入內港。船隻靠岸,那群軟腳蟹恍如重見生天。其中一人,高興的一馬當先跳下陸地。怎知雙腳甫一著地,晃了幾晃他才穩定腳步

 

  阿庚說那是「陸暈」,第一次上船的菜鳥都會有此現象。嘿嘿!開開洋葷又可增加常識,真一舉兩得之美事也。這次出海捕蟹是我的初遭,印象深刻且又難忘。及長負笈國外一段時日,也曾與友人租船出海捕蟹,但其經驗都沒初體驗的印象深刻。在舊金山漁人碼頭快意啖蟹,在五大湖徜佯釣蟹,在在令人回味無窮,可惜異地之樂,怎能與故鄉之樂相比呢? 【完】

 

東南西北風-黃安

台長: 慕松
人氣(617) | 回應(0)| 推薦 (1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散文小品 |
此分類下一篇:捉泥鰍記事
此分類上一篇:星洲的麻辣醬爆蟹,讚!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