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後車箱竟放五個旅行箱 周杰倫驚喜合體五月天為了要和抹茶在一起... 《萬和宮老二媽西屯省親...
2017-11-30 16:31:44 | 人氣(1,34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吉兒娃娃和我的彩陶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彩陶和柴燒,12月20日起一次統統都展給你看!
感謝中華日報副刊
今天刊出我好多件作品
以及創作的心情故事
讓不能親自前往桃園文化局觀賞的朋友們,也能在網上欣賞

羊主編真是太感謝妳了!


 在今(2017)年,我一共製作了四個吉兒娃娃,並以吉兒娃娃為題材,畫了兩件壓克力顏彩繪畫作品。

 一個肥嘟嘟的肚子,兩隻向上翹起來的翅膀,身體造型簡單,腦袋瓜子也簡單,一根尖尖長長的鼻子,兩個圓滾滾的眼睛,如此而已。但頭頂上我為她安了一撮像帽子又像頭飾的東西,讓她瞬間變得可愛而逗趣。

 吉兒是我心愛的大女兒的筆名,捏好這四個小可愛,直覺便為她們命了名,一律都叫做吉兒娃娃。如果硬要區分,便依大小稱呼為吉兒一號、吉兒二號、三號、四號吧。

 其他的女兒和兒子會抗議嗎?當然不會,年尾直到跨年我的第四十五場個展展覽完畢,有了空閒,再繼續捏。怎麼命名?什麼造型?目前先不去想了。




.馬上英豪

 小孫女還很小很小的時候,第一次看到玩具跳跳馬,居然直接跨上去,節奏完美的彈跳起來,跳得好開心、好自在呀!

 小孫女五歲半了,玩具五花八門,跳跳馬只偶然跳一跳,因而這馬多半的時間都靜靜站在我書桌旁陪我。有一天捏陶,便以他為模特兒捏了一匹。

 但只捏一匹我就成了山寨,成不了作品,因而再捏第二匹,捏好讓他跨坐在第一匹之上,給他一枝長棍,他立刻英勇起來。

 工藝品變藝術品,便是如此簡單。



.貝殼一號

 貝殼一號捏的是一隻寶貝。寶貝是所有貝殼中我最著迷的一種,桃園海岸沙灘以前最常出現的便是寶貝,大的如小孩拳頭,小的細如米粒,無分大小皆玲瓏可愛,往往撿得一巴掌抓不完而不得不掏出手帕來打包盛裝。

 陶捏貝殼,寶貝當然是第一個想捏的。2016年第一次捏海螺,捏得軟趴趴不成一個形狀,時隔一年,使出我的陶藝老師范綱榮先生教我的空心球製作技巧,果然輕鬆愉快將之完成。

 將這個陶塑寶貝覆在耳上,聽得如海潮之嗡嗡聲,莫非他已自認為就真是一個貝殼,開始想念他的老家了?

.素燒芋螺

 據說幾乎每一種品種的芋螺都有毒,重者致人於死。

 我的芋螺無毒,但和海灘上撿得到的相比,顯然大得驚人了,大約有20公分長,如果有人在海灘上撿得到如此巨大芋螺,想必大大驚奇。

 我用泥巴捏了如此一個螺,做法是先捏出兩個碗使之對叩成球狀,再把球捏出螺的造型,略待陰乾,才切割螺的開口部位,並用竹籤貫穿三個球。

 陰乾後才開口,為的是防止泥土太軟時造型塌陷、變形。

 我準備未來要讓這個芋螺進入窯爐柴燒三日夜,在柴燒之前,先紀錄下素燒階段的容顏。

 .泥塑法螺

 我們海濱社區想辦牽罟活動,須要一個海螺當行船及拖拉魚網的信號,可是全村擁有海螺的已經不多,擁有者寶貝得很,視為傳家之寶,大家只好勤逛貝殼店想買個海螺來,這一逛才發現以前常可隨手撿到的海螺現已奇貨可居,價格昂貴得根本讓人買不起。

 大海螺怎麼變得如此昂貴呢?當然唯一的原因是海中已然罕見。或許再過不久這種美麗又奇特的生物就要滅絕也未可知。

 我動手用陶土手捏一個大海螺,捏得唯妙唯肖,捏好並完成素燒,才想起忘了在它的尾端開個口,沒有開口就吹不成法螺了。

 我原不存在使用這個泥螺的念頭,也不知道開了口後它究竟吹不吹得響。或許改天再捏,可以試它一試。





.彈跳哥

 我以彈塗魚為原型設計了一隻彈跳哥,用在2017台澎石滬文化論壇和桃園市第三屆石滬文化祭活動中當吉祥物。這隻彈跳哥高三公尺半,長逾七公尺,算是龐然大物。以竹材為骨架,覆以彩布,中間藏了一輛四人座的腳踏車,因而可以騎著到處兜風,成為一個行動裝置藝術。

 而這隻泥塑彈跳哥,身長只有二十公分,是依著構想圖捏出來的老大哥的縮小版,僅素燒酌加彩繪,誇張的大眼珠子和笑嘻嘻的大嘴巴是他的特色。

 .一縷輕煙

 有位朋友在初見面時就送了一罐研成粉末的沉香給我,令我大感受之有愧。對於沉香我雖所知無多,卻知其昂貴無比。我聽說燃起一縷沉香,乃修為得道之高士或是富豪之家才會做的動作。

 我不曾點過沉香,線香、環香、臥香倒偶而為之,除貪享其香之美,輕煙冉冉而上的飄逸也令我著迷。

 捏這一件作品時,心中沒有預設什麼外型,隨意而為,意外完成了有如輕煙的形象而為之大大驚喜。

 陶土濕時鬆而軟難以直立,乾後則無法再改變其形,捏成這個輕煙完全是一個偶得靈感,難掩喜悅自在。

 .昂然

 當我意外完成「一縷輕煙」之後,緊接著便再完成了這一件「昂然」。它不若輕煙那麼輕盈飄逸,倒充滿了昂昂然的朝氣和霸氣。

 昂然正是企圖表現一種朝氣與霸氣,以最溫和內斂之姿宣示其霸。

 雖然兩件作品皆是立體造型,以製作手法來看嚴格而論,輕煙較近於2D,昂然則更善用了一些技法而更趨於完整3D呈現。她在上揚時出現了更多方向的迴旋與傾斜,但我仍緊緊看守住不使之太過矯飾而流於媚俗。創作雖是輕鬆事,我在心中自有嚴謹要求。

 昂然將通過柴燒為最後公開形狀。這樣的造型,柴燒困難度頗高,唯有真心祝禱能通過烈火紋身之考驗而昂然面世。

 .花開花落

 我小心翼翼的做出幾片卷曲的長條,耐心等待陰乾到某一個硬度之後,讓他們一片片站上台座。我不想把台座做得太笨重,只想依著塑貼找出重心讓作品安然而輕盈的站好,結果發現了難度,如果太乾了就黏不牢,太濕了便站不直,這是我第一次嚐試這樣的造型,作品型體不大,卻搞得手忙腳亂。

 總算依照心中的期待定位成型了,安心入夢而去,天亮卻發現脫落了好幾片。怎麼辦是好?直接敲碎?不,我想表現的是花,花有初綻,有盛開,當然也有枯萎的時刻。花開花落,本乎自然,如此一想,倒覺得脫落得正好,天意啊!




  • 吉兒娃娃和我的彩陶












台長: (砂子)
人氣(1,340)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中華日報 |
此分類上一篇:五色鳥鳴五色音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