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1 15:11:40 | 人氣(1,66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延平北路憶往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八月從加拿大返台,除了立刻把加拿大的許多心情故事和此間社區大學分享,九月間我在台北市還要連講三場講座。一看到第一場次的演講地點,頓時跌入了深深的記憶場景中。

 我的第一場講座將去的地方是延平北路五段,咦?原來延平路也有五段哪。我的記憶止於三段,「大橋頭」過去一些些的地方。

那年我十七歲,首度行過延平北路三段。

我是從漫畫出租店裡頭抄下了出版社的地址,而按址尋來的。當年曾找過的地方還記得的就包括有羅斯福路二段、太原路、廈門街、中山北路二段、延平北路三段這些地方,我還住過其中幾家出版社呢。

找出版社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投稿,我在大園老家一頁一頁先把漫畫稿畫好,攜往台北市求售,這是敲門賣作品的動作,後來因為我的漫畫有了市場,和出版社簽了約成為基本畫家,才不再沿街兜售作品。

因為家貧,在賣出作品拿到稿費之前一切能省則省,公車票的錢也列在能省必須省的對象,下了火車,安步當車按著地址一路尋去。台北市不熟,不熟沒關係,公車牌上找到我要去的街道,然後依著公車牌一路尋找過去,直到好久以後才發現公車其實並不是走最短距離,而是大街小巷迴來繞去,可憐我這笨小孩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

延平北路三段有一家會文出版社,規模不算是很大,對於新人來講比較容易攻進門去,因此列為第一波進攻的對象。我從台北市火車站下了車,尋尋覓覓找到了延平北路的路口,然後從一段走到二段,再從二段找到三段,直到目的地為止。

大太陽下或是呼呼北風裡走這樣長長一段路,其實心中十分篤定,畢竟走完一段便會是二段,然後三段便會在前方等著我,不怕迷了路,也不怕繞遠了路。只是心中篤定,兩腳還是走得痠死人了,因為那實在也是不算短的一段距離,何況走到出版社之後交出了稿件還得走回程回到火車站搭車回家,更何況有時出師不利,人家不要我的稿子,還得轉往另一家去尋找買主,往往前站走到後站,後站走回前站,賣一本漫畫稿來來回回從一大早找到天黑還不一定有人青睞。

延平北路三段有一個大橋頭,有許多人或坐或臥待在那兒,那是古早年代的人力市場,許多外鄉市的勞力工就候在那兒等人雇用。每回走過大橋頭,看見那麼一大群人,我的胸膛總是不自覺挺得更高些,因為他們是坐著等機會上門的,而我是靠著雙腳,一步一腳印去敲開機會之窗的。

 

(發表於2013/09/07北美世界日報)



新街小景/中壢


台長: (砂子)
人氣(1,665)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北美世界日報 |
此分類下一篇:童年禁忌多
此分類上一篇:和臭鼬相看無猜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