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發現:基因標記可... 車子一直換荷包竟然沒變瘦卸妝大變!日本女被甩八次 地震今年偏少 能量未釋...
2017-07-08 15:18:46 | 人氣(769) | 回應(0) | 上一篇

【DRRR】冬夜【新臨同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無頭騎士DRRR同人/新羅X臨也/清水/短篇/臨也生病有/可能ooc


         正文開始~

                   身著黑色外套的情報屋站在新宿的街頭,邊走邊觀察著他最愛的人類們,臉上的笑容愉快得不太真實。

猛地停下了腳步,伸出了右手,小小的雪花落在了手心,手溫融化了它。冰冰涼涼的。

       —下雪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莫名笑起來的折原臨也展開了雙臂,在細雪飛舞的天空底下轉著圈,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十分幸福。

不過在路人眼裡看來他只是個擋路的怪人。

雪越下越大,慢慢浸濕了他的頭髮與衣服,他卻絲毫不在意。

只是仰起頭,看著不斷落下的雪。在僅剩他一人的街上,像個孩子般地笑著。

在漫天白雪的飄散下,模糊了身影。

「哈啾!」

折原臨也打了個噴嚏。

一旁的矢霧波江抬頭看了他一下,又把心思放回工作上。

臨也拿衛生紙擤了下鼻子後,繼續用電腦買賣情報。

「原來性格惡劣的情報販子也會感冒啊?」波江一副幸災樂禍地說道。

「老闆感冒了,這就是妳的關心方式嗎?」臨也有些沙啞地說。

「反正一定是你活該。」波江嫌惡地說,「昨天下雪了吧?你一定是玩雪玩到著涼了吧。」

「咦~波江妳什麼時候這麼了解我了?」

......」波江沒打算理會他,徑自處理著面前的工作。

臨也見狀也沒說什麼,撐著頭繼續看著電腦螢幕。

......頭昏沉沉的,真討厭。

盯著眼前螢幕的資料,一個字都無法吸收。

嘆了一口氣,他向波江開口,「吶,妳今天先回去吧,薪資照算。」

淡淡看了自家老闆一眼,收拾好包包,在走出門口前,留下了一句:「多喝點熱水。」

臨也只是笑了笑。

波江離開後,他倒了杯溫水,喝下去,感覺刺痛的喉嚨得到了滋潤,感覺比較舒適了。

放下了水杯,直接躺倒在沙發上,身體蜷縮成一團,疲憊的神智讓他很快便睡了過去。

......臨也是被冷醒的,看了眼窗外,天外一片黑,似乎又下起雪了。入夜的冬天氣溫驟然下降,缺乏保暖的身體不自主地顫抖著,但他仍舊閉著雙眼,沒打算起身進房間,想就這樣繼續睡去。

叮咚

在意識再度快要喪失時,門鈴的聲響猛然將他喚回。

這時候是誰啊?我不記得有約誰來啊。

叮咚叮咚

無視無視無視無視......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終究被吵到不行了,臨也強撐起沉重的身體,搖搖晃晃地走到門口。

從貓眼看了出去,看到的是戴著眼睛的白色袍男人。

新羅?

疑惑地打開了門,讓名義上唯一的友人進來。

「啊啊外面好冷喔~」岸谷新羅拍了拍肩上的雪進了玄關。

「你怎麼來了?」吸了吸鼻子,他說。

「你怎麼沒開暖氣啊?」

臨也楞了下才回答,「......忘了。」

「你臉色好糟喔,有好好休息嗎?」

「你到底來幹嘛?」

「是波江小姐聯絡我的,她說你感冒了。」

臨也笑笑,什麼時候他的助手那麼關心他了。

「臨也,你臉上有壓痕耶,該不會你直接睡在桌上還是沙發上吧?」

「你什麼時候那麼囉唆啦......

「臨也你真是的,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嘛!」

正想再說些什麼,想去倒杯水喝的臨也突地眼前一黑踉蹌了下,新羅連忙伸手扶他。

「我沒事。」站穩了身,臨也想要扯開新羅的手,卻不知是他抓得太緊,還是自己實在太虛弱,怎麼甩都甩不掉。

「你去休息,你的體溫不太對,要水我幫你倒,在床上等我。這是醫生的命令。」

......」看到新羅如此嚴肅的神情,臨也有些反應不過來,沒說什麼便慢慢地走進房裡,看到床就直接趴上去,也不蓋被子就快睡去。

「臨也!你幹嘛不蓋被子啦!腦袋燒壞啦!」

拿著水杯進來的新羅看到那個不蓋被,卻冷得全身發抖的臨也不禁喊道。

「新羅你好吵,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我了。」

聽到他的低語,新羅不由得地嘆了口氣,「先不提你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好歹我也是個有職業道德的醫生啊。」

「反正一定是賽爾堤跟你說了什麼『臨也生病了,身為他唯一朋友的你,去看看他比較好吧』,你為了尋她開心才來看我的吧?」

說完卻又忍不住猛烈咳起嗽來。

「咳成這樣還要講話,先把水喝了吧。」嘆了一口氣,新羅將水遞給奮力坐起身的臨也,看著他慢慢喝下邊說,「你幹嘛要覺得別人不會真心對你好,一定要想到壞的方向呢?被害妄想?」

 —這樣自己才不會有過多的期待啊。

「難道不是嗎?」喝完水,臨也笑著沒把心聲說出。

看著這樣的臨也,新羅皺起了眉,「不管你信不信,是我自己要來的,不是為了賽爾堤。」

邊說便把臨也往床上推,讓他躺下,還幫他把棉被蓋好。

「來,嘴巴張開。」拿出體溫計,新羅說。

......新羅你好奇怪,燒壞腦袋的人是你吧。」

語畢,臨也順從地張開嘴,含住體溫計。

怎麼可能嘛,那個新羅怎麼會關心無頭妖精以外的人呢,說不定我根本還在作夢吧,這個新羅一定是假的。

「我說臨也啊,都沒看你感冒過,怎麼一生病就那麼嚴重的樣子呢,是不是昨天下雪的時候跑出去玩雪啦?果然是中二病晚期。」

聽著新羅說著有的沒的,其實自己什麼也沒聽進去,眼皮重重的快要闔上了。

一段時間後,新羅抽出了體溫計。

「竟然燒到了39.5......」看了下顯示的數值,皺了下眉,「你就好好休息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休息的。」

「我看你只會凍死在沙發上吧。」

 新羅有點慶幸自己有來找臨也,不然他燒成這樣,還不好好保暖,說不定明天就會有新宿情報屋病死於自宅的消息傳出。

        你有吃過晚飯了嗎?空腹不適合吃藥喔。」

閉著眼睛的臨也想了下,搖了搖頭。

「那我去幫你煮個粥好了。」 

「不要,不想吃......

「不吃些東西不行的,難道你中午也沒吃?」

中午......想不起來。

見臨也皺著眉,似乎在努力回想中午有沒有吃,新羅又嘆了口氣。

「總之廚房借我用吧,不吃的話,就不給你藥,讓你繼續難受喔。」

「隨便你啊,我又沒要你來。」

看臨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新羅無奈地說,「你就是這樣硬是把別人的關心推得遠遠的,才會被討厭啊。」

「被討厭又如何?只要我愛著人類就夠啦。」

「好啦,你先睡下,我煮好再叫你。」

把棉被拉到臨也的脖子後,新羅走去廚房。

不是說愛著全人類嗎,臨也怎麼就不多愛自己一點呢,非得要這樣自虐。

煮粥的時間不是很久,大概二十分鐘,新羅便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粥走到臨也床邊。

只見臨也整個人埋到了被窩中,只有一頭黑髮露在外頭。稍微把被子拉下,看到那人清秀的臉龐,嘴巴輕輕地呼吸著,不像平常一樣嘰哩呱啦說個不停,安安靜靜的,感覺很脆弱。

有點捨不得叫他起來啊。

心裡這麼想,新羅還是搖了搖臨也的肩膀,「醒醒吧,我煮好了喔。」

臨也動了動身子,卻沒有睜開眼睛,「不要......別吵我......

「我知道你很不舒服,可是不吃東西不行啊,快起來吧?」

聽到新羅溫柔的話語,臨也半清醒的大腦有些停擺,任由新羅把他拉坐起來。

「來,應該不會很燙了。」

接過碗,粥的熱氣撲到臉上,捧著碗的雙手也獲得了溫暖,在這樣的冷天其實還滿舒服的,讓臨也不太想動。

「怎麼了?難道要我餵你嗎?」新羅笑著說。

「不用。」說完,隨即拿起湯匙挖了一口吃下去。

難道這不是夢嗎,還是我連食物的味道都想像出來了?

感覺得到新羅在旁邊看著,臨也默默地吃著。大概吃了三分之一,就把碗塞回新羅手中。

「不吃了嗎?」新羅微皺眉。

臨也點點頭。

「好吧,至少有吃一點了。」

新羅拿起水杯和藥,「來,退燒藥。」

臨也接了過去,把藥和水吞了下去然後默默地縮回被窩中,一下子就睡過去了。

見他這樣,新羅忍不住笑了下。

臨也生病的時候感覺真像隻小貓呢。

坐回床邊的新羅,伸手把臨也的瀏海撥好。

「既然想要一個人,那就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臨也清醒了過來,窗外還是黑的。轉頭看了看四周,卻沒看到新羅。

他靜靜地下了床。走到客廳,沒人。走到廚房,也沒人。廁所,還是沒人。玄關處,只擺著自己的鞋。

沒有開燈,只有他一個人的家顯得特別清冷。

走回廚房,並沒有被使用過的痕跡。

......

啊啊,果然是夢嗎?

「所以才不想期待些什麼啊......

臉頰濕濕的,哭了?

啊咧,我竟然哭了?開什麼玩笑。

這樣不是剛好嗎?我才不需要誰來關心我呢。

沒錯,這是我自己選擇要過的生活。

想要像平常一樣露出大大的笑容,臉上卻只有無盡的淚水。

好冷。說不出是身體和心哪個比較冷。

感覺全身被冰冷的黑暗所籠罩了。伸出了手,卻什麼也沒能抓住......

............醒醒......

是誰?

......臨也......

是誰在叫我的名字?

「臨也!」

猛然張開眼睛,眼前的是面露擔憂的新羅。

「新......羅?」

「臨也,你還好吧?做惡夢了?」

臨也發現他還躺在床上,燒似乎還沒退。

......新羅,是真的嗎?」

「什麼東西是真的嗎?」新羅不解地問。

本來剛剛去廚房收拾東西,回到臨也的房間卻發現他蹙著眉頭,好像很痛苦似的,連忙叫醒他。

......你真的來了嗎?不是我在做夢吧?」

臨也竟然會說出這種話,果真燒得不輕啊。

嘆了口氣,新羅決定開口安撫,「是真的喔,臨也,你不是在做夢。」

......

臨也沉默盯著他看,像是在思考他話語的真假。

見狀,新羅苦笑地拍了拍他的頭,「是不是真的沒關係吧,你只要好好休息,然後趕快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吧。」                       

感受著頭上傳來的溫度,本來就紅紅的眼眶立刻被淚水所淹滿,兩行淚劃過了蒼白的臉頰。

「咦咦?你怎麼哭了啊?腦袋果然燒壞了嗎!」

「我沒有哭。」臨也邊說著邊把身子轉向另一側,迴避新羅的注視。

「你說沒哭就沒哭吧。」新羅笑著表示,「既然你沒事,那我要回去囉。」

聞言,要不是太過虛弱,臨也就要整個人跳起來了。

連忙抓住了新羅的衣擺,內心卻惱怒自己反射性的行為。

看了臨也的反應,新羅只是笑笑。

臨也果然還是個害怕孤獨的人類啊。

「哎呀,外頭的雪好像越下越大了,看來今晚是回不去了呢,讓我借住一晚吧。」

雖然身體很不舒服,又冷得不行,但是...生病的時候不是一個人待在家,心裡似乎暖暖的。

                臨也躺在床上想著,在新羅的陪伴下安穩入眠。

                 

   Fin.

台長: 炎忤
人氣(76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同人 |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