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拜有保佑★普渡品下殺6檔好股票放一年賺5成私人飛機空服員工作內容少年慘死父手 舅舅:他...
2006-12-08 20:29:19 人氣(35,313) | 回應(7)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佐櫻】戀風×水憶  拾玖 (激H慎入)

0
收藏
0
推薦


※H部分貼自《當從前不在愛未來》霸戀。
 霸戀內容請詳自《當從前不在愛未來》



這個時候她知道自己醒了。


「佐助……」


緩緩的睜開眼睛,她望見一旁墨黑的長髮,下意識的喚了出。
「啊?妳醒啦?」

寧次笑了笑,面部僵硬的表情讓櫻擰緊了眉,眼神中的不安一閃而過。

「佐助呢?」

「佐助…他……」
寧次很慢很慢的一字一字說著,劍眉緊鎖在一起,沒等寧次解釋,櫻便急忙的打開了門。

「小櫻!」

寧次在她身後大喊著,她可以聽見寧次急促的腳步聲,握上她手腕的力道便馬上甩開,眼框有點濕潤,她胡亂的抹了抹眼睛。


佐助……呢……?

求求你,別……







「佐助!」
孓然的黎色身影一征,他側過身。

「小櫻……」
任由緋色人兒緊緊抱著,他的手軟軟的在腰際晃動,然後櫻咬著下唇直看著他。

「幸好你沒事…」

一個力道輕輕將她抱著,她原想抬起頭卻發現那力道忽地越來越重,好似要將她融進自己體內般的沉重。
「佐…佐助……」

「不要看我的臉。」
很低很沉的嗓音在她耳邊傳出,她感覺到佐助沉重的呼吸聲在她耳邊響起。
「怎麼了?」
愣愣不安的開了口,對於佐助反常的舉動,她的心早已亂成一團。

「很快,再給我一點點時間,我就能開心的笑了…」

顫抖的聲音一字一字慢慢道出,緊抱著她的手微微顫抖著。
「咦?」

「再一下就能像平常一樣的笑了…再一下……一下……」
溫熱的觸感滑過她的額,征征的抬起頭,佐助的眼旁流下了兩道淚痕。


「我親手…把父親給殺了……」



然後,她聽見一陣難隱的嗚咽聲,墨黑的雙眼就這麼緊閉著,卻讓人難以忽略…臉頰上的淚痕。
無言地,她只是輕輕抬起頭。

吻上他的唇。















颯颯風聲不絕於耳後,少女不安的望向一旁,隱藏在蒼藍髮絲下的黒眸正緊閉著,兩旁的髮正隨風飄揚著,他悠閒的乘著風閉目養神。
少女輕擰了眉,暗自嘆了口氣,隨後與他一同閉上了雙眼。

三天了,離開水部落也三天了。
那時佐助對於水首長之死的嘶吼,這時還在少女耳邊狂響著。

想到那幾天的佐助,不是雙眼無神便是隱著悲傷,每晚被他抱著入夢時總會聽見他哽咽的道歉。
而現在呢?自以為悠閒的不以為意,男生總是這樣。

逞、強。


「小櫻,在想什麼?」
熟悉的低啞嗓音響起,一股溫暖的觸感在她臉頰摩蹭,她賭氣般的噘起了嘴,隨即甩開他的手。

喲,這才想到我啊?死宇智波……
也不想想這幾天叫你不應,喚你不聽的死樣,當我是誰阿。

在心裡碎碎唸了幾句後,少女仍然沒將雙眸張開,只是不悅的回了句,「沒什麼。」

他看了看一旁賭氣的小櫻,小聲的嘆氣,隨後低聲命令風靈慢下,然後輕躍下了地面。
"颯颯"的聲音卻還是沒有停止,他有些不耐的看了看小櫻的風靈還正自顧自的在空中翱翔,頷首帶了點命令語氣的開口:
「風靈,下來。」

風緩緩的改變了方向,輕柔的吹向地面。果然小櫻不得不跳下地面,還滿口碎碎唸一些無謂的大男人主義、沒品的傢伙之類的事情,發覺已達效果的他輕聲笑了笑,然後對著正微慍的小櫻開口:

「過來,小櫻。」

少女只是逕自的呆在原地,有些不高興的甩了甩柔順的櫻髮,明亮的碧眸隱著不快回望著他。

「我說,過來。」

揚眉再度命令下,這時的小櫻才終於踏著緩慢的步伐走向他。


「有事嗎,宇智波。」
聽見如此生疏的稱呼,他挑了挑劍眉,伸出手正想輕撫櫻可人的臉孔,卻怔怔地被一道無形的牆阻隔。

「妳做了什麼?」
無形的阻擋是櫻從沒告訴他的,看來無極端靈質體有許多的能力是他還不了解的。望著櫻輕笑了幾聲,眼神帶點挑釁的意味回望他。

「自己想想,如果能解開,我春野櫻給你怎樣都行。」



怎樣都行?
他的嘴角勾起了帶抹邪氣的笑,看著櫻那副不訓樣,他暗自在心裡下了個決定。
長久以來櫻都不讓他越過界線,只充許他摟抱與親吻,櫻又怎麼知道他盼她那身軀多久了?

想罷,他輕輕將手觸上了無形的阻隔。

「以水首長之名,訴請空靈速速離去。」


然後,他望見了櫻那般不敢置信的表情。


「咦?」
完全沒想到自己竟然突地掉入溫暖的懷中,櫻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然後放棄似的頷起首。

「說,為什麼不讓我碰?」
不管櫻多麼煩躁的在自己懷中蠕動,他只是緊緊抱著櫻,然後不悅的開口。

隱著怒氣的發問換來的只是櫻靜悄悄的望著自己,緊抿下唇的她一副就是不開口。

「不說?」

也不等櫻開了口,他的手指勾起小櫻的下顎,冰冷的薄唇覆上小櫻的朱唇,佐助用舌尖把小櫻的貝齒給撬了開來,他的舌再小櫻的口中霸道的肆虐著,強迫小櫻舌與她勾纏。
 
「唔……」
 
即使是她所愛的人,但是她仍還是不習慣這種陌生的感覺,小櫻小掌不斷推拒著佐助,想離開那纏人的吻,如此深熱的吻,幾乎都快把她的理智給勾走了--
 
良久,佐助才饒過小櫻的唇,小櫻整個人軟綿綿的躺在佐助的身軀

「這是我給你的懲罰,櫻。」
佐助看著眼前臉此時泛著紅霞,如此美麗誘人的她,雙眼迷醉的小櫻根本沒有能力去思考,佐助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

「佐、佐助…對不起……原諒我……」
櫻迷濛的碧瞳望著佐助,小巧的嘴唇被他吻的有些紅腫,如今在他懷中的櫻正不斷的喘氣,

「不、行。」
他邪惡又帶著情慾的眼神直勾著櫻,在櫻震驚的表情中,他又再度開了口。

「妳說過,只要能解開,妳春野櫻隨便我怎樣都行。」



佐助一個翻身動作,讓小櫻躺在沙土上,而自己則是在小櫻的上方。

「啊!不……」

不等櫻說完,他大掌覆上小櫻的雙鋒,大掌隔著布料肆意的柔捏著。
「嗯……佐、佐助………」胸口傳來的陣陣蘇麻,小櫻下意識的弓起身子,想要進一步了解那是什麼感覺。
 
『還說不要哪……』 
  
佐助陰鷙的深眸快速掃過小櫻姣好的身軀,他空出一手解開小櫻的衣服,露出黑色網衣,粉色蓓蕾暴露在空氣外,逐漸挺立,蓓蕾就像成熟的果實不斷誘惑著他,佐助俯下身吸允著誘惑他的蓓蕾,不時還輕輕啃咬。
 
「嗯…嗯……佐……佐助………」小櫻不安的扭動身軀,想要拒絕佐助,沒想到這舉動更迎合的佐助的吸允。
 
佐助手不斷往下挪,粗糙的指腹一次又一次的輕滑過小櫻平坦的小腹,佐助舌尖在小櫻的蓓蕾旋轉舔拭,小櫻雙眸半掩,動人的嬌吟不斷刺激著佐助,在小腹不斷來回拂滑的手,慢慢的緩下移動,來到了小櫻的幽谷之間。

「不要……不要啊…佐助………那、那裡不行……」小櫻口中雖然是說不要,但是無力的嬌喊,彷彿就像是邀約著佐助。
  
佐助心中泛起一股激動,大掌更是毫不猶豫的往小櫻的幽谷探去,粗操的指腹一次次的滑過她的小核,小櫻下體不斷流出液體,直衝腦門的騷動讓她已經讓她失去了思考能力。
 
「啊…啊……不要佐助………求你…不要……」
 
佐助勾起一抹危險的邪笑,將小櫻的雙腿給扳了開來,小櫻下意識的使出力量想夾緊雙腿,不讓佐助的意謀得逞,只是,男人與女人的力量始終有別,只見小櫻的雙腿被佐助緩緩分了開來--
 
佐助看著小櫻已濕成一片的私密處,邪惡的笑容又上揚了幾分,『看來妳並不討厭嘛,小櫻--』
 
「不要看……佐助……」小櫻伸手想遮掩此時泛著水光的私密處,佐助卻將自己的身子擠進小櫻的雙腿之間,不讓小櫻有和腿的機會,單手擒住想遮掩她美好的雙手。
 
「啊……不要看……」
 
小櫻不斷掙扎著,佐助將身子往下,壓住小櫻不斷掙扎的身軀,一手伸去自己的褲袋拿出幾條透明絲線,他把絲線纏繞在小櫻的手腕上,再拿出兩只苦無將線的兩端綁在苦無的圓環上,接著重重插入土裡面。
  
小櫻想使出怪力,將絲線給掙脫開來,但是任憑她怎麼出力,絲線仍是毫無所動……
 
『不要掙扎了!小櫻,這是我們水部落獨有的,這個只有我們才會解開的--』
 
佐助低下頭,舔著小櫻的私密之處,不實用舌尖去壓著小櫻敏感著小核,小櫻緩緩地起雙眼,忘情的嬌吟著,幽谷在佐助的舔弄不斷溢出愛液,她弓起身子渴望了解不斷襲擊而來的感覺是什麼。

「哈……啊、啊……」    
 
佐助伸出一指,沾了些許的愛液給小櫻看,『妳看起來好像不怎麼排斥我呀?不是嗎?』話音落,佐助伸出舌頭將指上的愛液給舔拭的一乾二淨。 

小櫻羞紅著臉,不安的扭動身子,孰料,自己的幽谷卻不經意與佐助的粗長摩擦到。「啊……」
 
『小櫻……』佐助充滿情慾的黝黑眸子與她翡綠雙瞳對個正著,佐助輕輕在小櫻耳畔吹氣,『說妳要我……』
  
 
「佐助…我好熱……我……」 


『小櫻!說妳要我,』佐助霸道的命令著,腰微一挺,讓自己的粗長壓著小櫻的小核,引發出小櫻的嬌吟聲。『我就會滿足妳--』
 
 
「我、我要你……」小櫻無力的呻吟著,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在她心中蔓延著,她不懂這是什麼感覺,只知道如果她這樣說佐助可以填補她這種空虛感--
 
 
  
佐助勾起一抹邪笑,腰用力一挺,他的粗長有力的貫穿了小櫻--
 
 
「痛--」小櫻擰起秀眉,純潔的象徵沿著佐助的粗長以及她的大腿堅流了出來,她想要將貫穿她身體的東西給推拒出來,無奈手被綁住,她只能不斷的扭動身軀,想藉此減少些痛。

『小櫻,忍著點……』說完,他的唇再度覆上,只是輕柔的一吻。
 
「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好痛……佐助,小櫻好痛……」小櫻不斷淌下淚水,手開始使勁想要掙脫絲線,她無助的搖著頭。
 
『該死!小櫻妳好緊……』因為小櫻的緊張,她肉壁不斷內縮、擠壓著他的渴望,原有一絲的理智馬上被席捲而來的情慾給掩蓋了過去。
 
佐助開始律動著身子,他的粗長強而有力的在小櫻體內衝刺著,小櫻的痛苦呻吟也開始便成淫慾的嬌喊,一次比一次更強猛的肉體撞擊聲,幾乎都快撞飛了小櫻的理智。
 
 
「啊……啊…佐助……啊……」小櫻的唾液自嘴角不斷流出,小櫻再度弓起了身子,佐助見此狀又連續猛烈抽個數十下,惹得小櫻嬌淫連連--
 
佐助將小櫻的大腿往外開了幾公分,『感覺到我了嗎?小櫻……』佐助邊說邊將小櫻的大腿往外開,快速的律動改成了緩緩抽出,強力的穿插。  
 
「啊……啊…佐……佐助…我要……」小櫻羞紅著臉,不敢相信如此淫蕩的話會是由她口中說出口,也開始感覺到佐助粗長在她體內的存在。「小櫻好難受……」
 
『想要嗎?』佐助笑著看著身下已經被他撥撩心神盪漾的小櫻,即使不用絲線綑綁著她,她現在就會乖乖的聽他的話了。佐助伸手將陷入土裡的苦無抽出,他解開了絲線,讓小櫻的雙手在度重回自由。
 

『妳自己來……』話音一落,佐助便優雅的坐在沙土上,等待小櫻她的索求。
 
 

小櫻兩眼空洞,她的以貓的姿勢起了身,爬向佐助的身子,她模仿著佐助用舌尖舔他突出的兩點,『啊……』佐助抓起小櫻粉嫩小手,領導著她的小手覆上他的粗長,不斷上下套弄著。
 
「佐助……」任憑著自己的雙手被佐助領到去上下套弄著他的渴望,小櫻也抓起佐助的大掌,將佐助的大掌放置她的幽谷之中,就自行摩擦了起來,想要減少自己不斷上湧的空虛--
 

「佐助……」任憑著自己的雙手被佐助領到去上下套弄著他的渴望,小櫻也抓起佐助的大掌,將佐助的大掌放置她的幽谷之中,就自行摩擦了起來,想要減少自己不斷上湧的空虛--
 
佐助微微勾動手指,不斷撥弄著小櫻的敏感小核,小櫻扭動著水蛇腰,口中不斷嬌淫。「佐助……啊…」
 
佐助對準小櫻的穴口,緊進一指,緊窒的肉璧讓佐助不禁全身竄過電流,下意識加快小櫻套弄得速度,手指在小櫻蜜穴抽動速度也比先前快了許多。『啊……啊…』
 
 
「佐、佐……助!」小櫻一陣抽續,流出大量的透明液體,染濕了佐助的手,小櫻無力的伏在佐助的肩窩裡,嬌氣著氣。
 
『小櫻好敏感啊……這麼快就到高潮了…』佐助低沉性感的沙啞音帶絲慵懶的氣息,他伸出舌舔了下小櫻的耳背。
 
 佐助抽出沾滿小櫻愛液的手,他放開領導小櫻套弄的大掌,他再度勾起小櫻小巧的下顎,強迫她看著他灼烈的黑瞳。『小櫻還沒嚐過自己的味道吧……』
 
 
佐助將自己手上屬於小櫻的愛液舔得一乾二淨,然後覆上小櫻柔軟的唇畔,勾纏的舌混和著她的愛液,良久,他終於離開的小櫻的唇,嘴角還殘留著些許的愛液。
 
 
『小櫻…我要妳,』話音未落,佐助已經提起小櫻的美臀,讓自己的粗長再度重重插入小櫻的穴口--
 
「啊……啊…」小櫻羞紅著臉,雙手無力的放置在佐助的肩上好來支撐自己的力量。
 

佐助手放置在小櫻腰兩側,將小櫻微微提起、又重重的放下,小櫻不自覺得配合佐助的律動,自己的腳也開始使力,讓佐助抽插動作比方才順暢不少。
 
忽然一個翻身,佐助又再度欺上小櫻的身上,他忽然猛然扳開小櫻雙腿,小櫻似乎在那一秒感覺到佐助要幹什麼,等她要去阻止的時候佐助已經比她快一步,瘋狂的律動起來--
 
 
「啊…啊……佐助、佐助……你太快了!……你要把小櫻用壞了……」小櫻不斷緊縮內臂,她想要和起腿,無奈的是佐助已經壓住她的大腿,她一次又一次感覺到佐助的粗長在她身體裡抽插著--
 
「佐、佐助……不行…不行……小櫻要壞了!你太……快了!…」小櫻翡綠雙瞳看見佐助血紅色的雙瞳,三的黑色勾玉慢慢地在鮮紅中轉動著,害怕想逃的意念讓她的淚水不斷掉落--
 
 
『不!小櫻,妳行的……』佐助不理回身下人和哀求,一逕的加快鞭抽的速度,呼氣也開始急促了起來。『妳行的……』

 
「不行……小櫻不行……佐助太快了……這樣…小……小櫻會壞掉……」
 
小櫻害怕的落下淚水,突然佐助停下律動,正當她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倏然,佐助卻將她翻過身,讓小櫻的穴口對著他,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佐助腰再度一挺,由後方攻入小櫻。
 
「啊……」小櫻雙頰染上動人的豔紅,她緊咬著下唇,不讓羞人的嬌淫再從她口中溢出。「哈……啊、哈…佐助…慢一點……啊…小櫻不行了……佐……佐助饒了小櫻吧……」
 
 
此刻的姿勢太羞人,小櫻扶趴在沙土上,纖細的手指放入口中想要藉此從未終止的淫聲,但看在佐助的眼裡卻又是另一種撫媚誘人的挑逗……
 
『小櫻……』佐助抓著小櫻的柳腰,臀部也加快了速度,肉體的撞擊夾雜著小櫻嬌喘,讓他興奮不已。『……小櫻…櫻…』 
 
 
「啊…啊啊……」來不及吞的唾液順著佐助的撞擊,沿自嘴角、纖指流出,突然小櫻身子一顫,猛地一陣抽搐,蜜穴再分泌出大量的愛液時,禁不住佐助的需求眼前一黑變昏了過去--
 
『櫻…櫻……』佐助加快他的抽鞭律動,他衝刺的速度,愈來愈快……他雙手用力的將小櫻身子往後移動,一陣痙攣來得猛烈,佐助最後的猛力一刺,隨即在她體內深深噴出灼熱的種子--
 
發洩過後的佐助鮮紅雙瞳也回復到先前的黝黑,就像潭湖水一樣,深不見底,接下,他疲憊的闔起雙眼,睡著前依稀記得他是緊擁小櫻入懷而睡--。
 
當佐助再度清醒時候,已經是十分鐘後的事情了。佐助發現自己仍是在森林,也衣衫不整的睡在冰冷沙土上,當他以為這一切全都是夢的時候發現身旁衣衫不整、幾乎全身光裸的小櫻,佐助勾起一抹不為人知的笑易。
 
佐助簡單的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他輕搖了一下睡在他身旁的小櫻,但小櫻仍是呈現昏迷狀態,佐助不去看小櫻不斷誘惑他的蓓蕾,他動作輕柔的替小櫻整理著衣衫,直到他看見了小櫻大腿內側微乾的精痕,下腹又再度蠢蠢欲動。
 
佐助毫不猶豫的打開小櫻的雙腿,不顧已經昏迷的小櫻,他再度讓自己的粗長再度刺入小櫻的蜜穴,良久,等到乳白的液體噴射在小櫻的體內後他才肯罷休的橫抱起小櫻,不再去看她若隱若現的誘人身軀,佐助腳間一墊,輕易了跳離了原地。
 
 
  等到小櫻再度清醒的時候,人是在客棧中,也就是隔天的早晨--










後記∥

我回來啦!!!嗄嗄嗄!!@口@

佐櫻
台長:隕星 × 瘋
人氣(35,313) | 回應(7)|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佐櫻】戀風×水憶∥連載中 |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戀風×水憶  拾捌

紫月
瘋大回來了嘎!這篇好........H= =(眾:人家都已經說過這是H了咩!)
2006-12-09 08:42:20
版主回應
嗯嗯,我回來哩,嗄嗄!!
2006-12-09 21:19:09
語夢飛羽
大大,妳的H部分是抄襲的吧
我在《當從前不在愛未來》的報台看過百分之九十九相似度的東西
而且對方寫的也同樣是佐櫻文
我勸妳最好趕快把文給撤了
2006-12-09 12:22:43
版主回應
這位大大,十分抱歉
那天因為打文太趕一時忘了貼上H出處
也已在文台發布抱歉公告
並在《當從前不在愛未來》道歉
很謝謝大大的提醒~否則瘋真的會忘記

也很抱歉。。。
2006-12-09 21:21:11
緋夜‧尋
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和語夢非羽大大的意見一樣,這算是抄襲喔! 難怪有種超級眼熟的感覺!!
2006-12-09 15:45:23
版主回應
嗯嗯,已經了解狀況了
也請尋小姐不要激動
是瘋的疏忽。
2006-12-09 21:21:57
妹妹
真ㄅ錯!^^
2007-06-27 13:14:38
>///3///<
ㄋ抄襲!
2007-08-27 16:31:41
洛施.玲而
都算好啦!努力!(流鼻血的說..)
2010-05-12 17:52:02
(悄悄話)
2011-02-22 21:38:2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