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4 02:11:11 | 人氣(235)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地名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學姊拿了一本白色的筆記(像我那本的兩倍厚)
決定完整我們去年的路線。「我的目標是花更少的錢,玩更多的地方。」她說.

我無言的望著。
她當然會挑戰成功,我們的紀錄不是拿來挑戰的。

我想了一會兒,把這幾天的混亂整理好,
發覺我們的旅行,從來就不是因為去了什麼偉大或難以克服的地方,而獲得自我的掌聲。是一種革命。內戰成功的淚與笑.
所以即便去的是文明國家,都是這種無法解釋的冒險與革命。

妳的美國,我第一次的南歐.都是有關破釜沉舟,革命和自由的.

出發牽扯到(幸運的人在這裡不必花時間):
1.經費
2.家人的同意
3.擠出『假期』。(恐怕花最多時間的地方。這部份是文化錯誤的罪過)
4.能力(資料收集)


之一 關於放火計畫

玲君問:「我們這樣有錯嗎?」
「當然有。」我隨便就列舉罪狀如下:
1.年輕人還沒存到錢就想花掉,真是一點遠見也沒有。
2.真是自私,只知道玩。沒有後路竟然這麼衝.
3.為什麼不能滿足於現有的假期?已經比很多人幸運了,還這麼貪心。
4.你知道老人家生活多節儉嗎?她們辛苦這麼久是為了什麼?老是做一些讓大人擔心的事,還不工作(或快嫁人)。
5.不然先生個小孩再出去吧。年紀大了也不好.想拖多久啊.隔壁的誰誰誰都當了阿公阿媽了.
6.莽撞的決定不是勇敢.你為什麼要讓事業中斷?

玲君說:「跟我媽說的一樣耶。」我根本沒問。
為什麼要堅持?為什麼要急著出發?
學姊說:父母是教育出來的。
任性的建立是有條件.學姊發現家中有兄弟(男生),而且兄弟姊妹超過三個。父母比較會分散注意力,還有父母年紀。還有心理對貧富的定義與態度。

我們只是要證明自己嗎?還是圓一個夢?為什麼二十歲的時候說這件事,沒有人會質問我們為什麼,現在卻一直問。

根本就太晚出發。去遇見YH的人,日本的、歐美的,都不視為新聞,也不會回來就因此出書的。

之二 旅行書展85折出清價

走進誠品旅行節的書目,一排排地名在眼前閃過,我從混亂到沒感覺。

光是西藏的流浪書就已經超過十五種,加上今年青藏線通了,會是什麼光景?這樣究竟是地名代表了意義,還是過程?還是看不見的那些?

另外一區是高檔的旅遊形式,各地環遊世界的美食家;品酒專家、無所不用其極的丐幫旅行家、居旅某處的作家…淹沒。我抬看華麗的信義店,我的城鄉差距憤概又出現了。

書給誰看?誰會買?去過很多國家的意義是什麼?

去哪裡根本不是第一重點,旅行牽扯到社會階層、父母或自己的物質、心靈貧富狀態有關。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翻過書局後,可以簡單做個分類.然後會看見旅行家也在彼此文人相輕.
去的長短也不是重點,沒有誰在打破誰的紀錄,旅行是自己的事。很隱私的對話和成長,或者放鬆。像看書一樣,但是可以熱情的分享。

我無法像她喜吱吱的,沉重蓋過我的眼。
心裡酸酸的。

之三 最近的忙碌

像下雨一樣,莫名其妙的忙碌和眼見爭吵與開不完的會,好處是很多免費便當。畢業典禮、校長遴選、假日加班為了高三拆班家長抗議…。我決定回家要忘了這些事,然後雨天還是去畫畫,回來的時候msn朋友都睡了。

很晚,通車回來的桃園都已經半夜了.
晝夜似乎顛倒.
世界似乎改變,天亮的時候,還是聽的到:”今年夏天去哪裡啊?”
我回答”地球村了吧”

之四 姊妹

很晚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溫馨的問候。
「決定了嗎?」
「沒有。(接著是我的報告和歲歲念)」
「妳一定要去散心喔,因為高三壓力很大。妳會壞掉。」這是全世界最懂我畫的人,叫我不要急,一定會知道夏天該怎麼做的。

她真的很棒,除了睡覺堅持不給我抱以外,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女人。我們後來總是分隔兩地,自從她高中住校之後,我們再也無法天天一起睡覺,各自努力卻不忘彼此。
小時候辦家家酒她演女主角,都是我去救她。也許因為如此,雖然家裡的爭吵,小時候對她有很多傷害,卻沒有傷及我們的感情,因為我總是為了她去頂嘴然後換我被揍。

她總是允許我的小懶惰,對我的粗心包容,不會對我大聲咆哮(只有一次因為她自己怕狗,逼我去樓下買餅乾,害我故意哭的很大聲把大人吵醒來救我。)她唸了文組,支持我去保護地球。還有我所有荒唐的夢想.(像當太空人之類)
至今緊要關頭竟還能安撫我的焦躁與不安。

看我唸到越來越鄉下人了,她就幫我買一件漂亮的衣服,讓我像正常人。她煮的東西好好吃,我希望以後帶她繼續環遊世界,如果台灣的男人還是瞎的,一定會有很多外國人愛上她。

我有一個很棒的姐姐,我已經快一個月沒看到她了,夜裡忽然越寫越想她。自己寫到哭,妳看吧,白痴又可愛的笨妹妹.

台長: Simurgh
人氣(235)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旅遊 |
此分類下一篇:心中的日月
此分類上一篇:玉山前峰感

小豬油
ettu:
我恍神竟然砍錯文章...:(
悶極了
2006-06-14 12:34:19
聯合報家庭副刊
李豔秋以甜蜜的心情,回想起生命中的旅行階段,她笑說,這些旅行,正好和自己的生命旅程一致:「20歲以前,是一個人的冒險;婚後的旅行,是兩個人感情的延長線;有了寶寶後,則是三個人親密故事的紀錄。」但是所有旅程中,讓她感動的經驗,則是在李濤這個生命伴侶出現後才開啟。

◆冒險的旅程,20歲以前要結束

為何旅行要有這麼多部曲?她笑說,生命裡該有點冒險的經驗,才能享受生命的精采;但必須在20歲前結束,而且所謂的冒險,不是危險之旅,是趁年少輕狂時,體驗所謂「獨自旅行」的感受,譬如說一個人搭火車出遠門,或是跟死黨相約上阿里山賞櫻花等。現在想起來,這些根本不算什麼,但在少年時代,卻是相當刺激的經驗。

至於二十歲以後的旅行,則有全面性的規畫,幸福不再是一個人的事,快樂的感覺,最重要是能延伸到愛人、家人身上。
2006-06-15 18:02:38
文/彭懷真
不能怪別人用數字衡量自己,我也常用學生的成績來看待他們,對那些不及格的人要求再要求。十多年來,我擔任秘書長的幸福家庭協會每次辦活動都做問卷調查,我也以各樣數據督促同仁,向理監事做簡報,並爭取更多的服務機會。
我們這一輩習慣看數字,總是以各種數字去評估、去要求、去安排,幾個阿拉伯數字就決定我們的心情、時間、做事方法,甚至主導自己生活節奏。
數字決定一切
即使是大學老師,還是像買樂透的人,以幾個數字來評量一切的價值。我們很像是職業運動員,被各種數據所評量,也就漸漸地相信數字是我們的主宰,而自己的人生目標就是「使各種數字更漂亮」。
為了這些阿拉伯數字,多少年來我像個奴隸,家人都比我睡得多,連家裡的狗狗也常常打呼,比我還晚起。我曾為此自豪,覺得自己能以如此勤奮來領導這個家和我的同仁是很光榮的事。如今想想:這種虛榮心有多大的意義呢?過去,我常常是最早到研究室的人,連週末和假期都去加班,不但陶醉在只有我一人熱愛工作的假想中。但如此做有必要嗎?我得到比起我失去的,恐怕不成比例吧!
到了中年,常以幾個數字來解釋自己何以存在:存款數、名片上的頭銜數、擁有房子的數目、所開汽車的CC數、所管理的員工數、完成計劃的數目……,或是擁有的紅粉知己人數、解雇過的人數、發過脾氣對象的數目等等。甚至有些人追求「Age Shot」,幾歲時就要某個方面有相同數據的成果,例如40歲要成為40個人的老闆、50歲時要出版50本書、60歲要完成60個計劃、70歲要能夠用70桿打完高爾夫18個洞等等。
好故事需要等待
但是,數字永遠是過於簡化的,使用多了,會使生命裡沒有故事,尤其是沒有深刻的故事。生命情懷總是遠離數字,是細膩的,需要複雜的文字來說明,甚至是文字都無法完整表達的。畢竟,生命的運轉不能速成,無法加快,也沒有特效藥,任何精緻的,都需要等待。
近年來我比較懂得等待,每天等老婆慢條斯理,等部屬完成進度而不催促,等研究的論文,甚至等自己心情平穩時才寫作。
我對時間的敏感度下降,故意把事情排得比較鬆散,甚至中午還刻意小睡,傍晚儘可能去投投籃,睡前一定去散個步。寫好了書的初稿交給出版社,我也不急,一切進度隨他們,他們才是老大。對演講的邀請也是如此,少些奔波必定是好的。上電視,更是免了吧。費心費力到了攝影棚,要等待多久才能講幾句話,多不過癮啊!
我以較從容的態度看待工作、看待人生,設法以多一些的時間去閱讀、去思考、去研究,希望把事情做得更精緻些。假如某件事不順心,沈住氣,再多看看想想,避免因為太在意而亂了心情。
我也以更充裕的時間和學生、部屬談話,不在乎事情的成敗,少理會他人的意見,甚至故意不看報表。近來我已經不注意協會服務的人數、方案的數量、參與活動人員的滿意度等。畢竟我們做的已經超過該做的,還要挑剔同仁苛責自己,未免自找罪受。只要多做,反而在比較輕鬆的心情中有些成果。
人到中年,應該懂得分辨有些戰場是不必上的,例如贏得遠方人士的注意,被年輕人讚美身材,被同事虛偽地肯定,所寫的作品廣受歡迎……。又有些戰場不能棄守,例如身體的健康、老婆的快樂、子女的平安,還有飯碗要保住,心思要保持平穩。
人生需要好的故事,好的故事不可能光靠數字就寫得出來。我相信自己的人生應該比阿拉伯數字更有價值,恐怕要用好多好多文字才能描述吧!
2006-06-15 22:27:0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