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思覺失調症」偏見... 京都紅葉情報心得攻略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鈕承澤模仿秦偉犯罪!她...
2004-01-02 17:43:00 | 人氣(2,192)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註定要放浪形骸底/白色軀幹──評駱以軍詩集《棄的故事》(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四)事象之外的超然視點

承接上一個論點,既然駱以軍擅長將敘述主體自由代換跳躍,因而在小說中出現的「後設」手法,在詩裡變化成一種超脫現下的客觀視角。詩裡情節的陳述者自行跳出,以一種鳥瞰的姿態俯視全局,如此將所陳述的事物,輕而易舉的以客體注視,一種「隔壁」的關係,更能從一個更高或背後或邊緣的位置,來點出事物的焦點,帶給讀者一種迂迴卻又鄰近的閱讀經驗。

例如<銀樺樹之戀 之二>(註八):

三月裡入城時我看見一株銀樺
它底枝葉輕輕搖曳
那時驛道上的官兵正強拉民伕
婦人們打翻了竹簍跌坐在廢墟裡哭泣
「這是亂世。」
我趴在銀樺身後輕輕嘆息

銀樺呵輕輕搖曳我
輕聲嘆息

四月裡有一隊戲子踏爨經過
臉搽白粉額抹黑墨
傳言城破前皇帝手刃了公主為恐遭賊人凌辱
兵燹燒紅了南北州道連續數月不夜的天空
這樣的時節裡
有沒有人會愛上一株銀樺
愛上一株屍骸狼藉野狗爭食腸肚曠野裡
孤獨佇立
兀自清潔兀自少年的銀樺

場景可大別為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亂世,最外層表象的世界;第二層是銀樺,孤獨佇立;第三層是我,是趴在銀樺身後輕輕搖曳、輕輕嘆息的我。

我們很容易察覺到駱以軍此詩中的「我」,是極親密的與其他層次含容在內,卻又能隔到更遠的地界去觀看事物的「我」,因此隨著詩文的行進,讀者也拉開視角,一起看見那株「兀自清潔兀自少年的銀樺」。

而另一首<天蠍之歌>,則表現出一種超脫於時間之外、引力之外的凝滯氛圍,也是由於敘述者客觀的站立於事象之旁,可介入又不一定介入的發言位置所致,以下即是此詩(註九):

某些
向上
或是 向下翩墜的
靈和童身
我的慾念
一筆一筆
為它們 著彩上色

何必言及天地
此刻
我的紋身 並
微光中撤退的一些
依稀往事

有了光
有了記載
有該被遺忘的
在痛娩裡棄握而去
某些向下翩翩墜落
不是花落
是天地
在痛裡分開

「妳是我少年的輓歌」
童身童頸童踝童腕
銀質鐲鐐
鎖住他註定要放浪形骸底
白色軀幹
車裂 在痛裡分開

「她酗狐狸
在人們開始傳說以前
如同我們某些私密的癖好
寡婦、男童、或餿掉的大麴
只是因為……」

市曹裡
戛聲向四方裂碎遁逃
他們
被處決的
繾綣的那次晨光

在詩語言的表現上常是以創作者主觀的感受為出發點,若要客觀的呈顯事象,有時則需要調整敘述者位置,將事象置於一段距離之外,感情也較為節制內歛,靜觀其變,靜言其變。翁文嫻所論及的「將讀者自經驗客觀世界再經驗主觀世界,而且虛擬出自己去感覺…,這是典型的小說寫法」,在此詩亦可獲得佐證。

詩分六段,前三段較靠近「我」,從「我」裡面出去的感覺,但是卻「在痛娩裡棄握而去/某些向下翩翩墜落/不是花落/是天地/在痛裡分開」;分開之後的三段,「妳是我少年的輓歌」為此詩最大的分水嶺,此後註定要放浪形骸。我們可以看見駱以軍以一種對「他」的語氣開始陳告,第五段引號內彷如一則荒誕卻又極為真切的傳說,直至詩末言及這一切原由,都仍是一種對「他們」的陳告。

<在時間中傾斜的甬道--訪駱以軍>的這篇問答中,有一些論及「時間」的段落,節錄如下參看(註十):

我讀過一本關於印度的時間的書,他們認為時間是人格化、是統治整個世界、統治其它諸神的,在《吠陀經》中,亦說時間是宇宙之上一個溢滿的容器。我很喜歡用「溢滿」來描述時間的這種感覺,我詩裡的街道、事件、人物的表情,都不是處於靜止狀態的靜物畫,而是處於一種時間的傾斜狀態。它們的內部,都有一種畫面無法支撐的、時間的歪斜。有的向未來傾斜,有的向過去傾。當我在描述它們時,它們被拘在這一個狀態裡,但是當我敘述停止或一轉過身,懸住它們的那一絲暫時狀態便被切斷,它們便會朝向那個傾斜的姿態嘩嘩崩毀過去。我想我處理死亡,我不是影像化地處理內體的壞毀;或者我處理情慾的主題,也很少直接做肉體的、感官的東西;也或像背叛、罪或救贖的命題,我想我都是一邊閃躲著它直接的壓力,一邊都把它們俯向「時間」這個絕對的、毫不留情的引力核心。

若由此回到駱以軍的詩作中,我們所感受到對事象的客觀處理,不只來自於敘述主體的跳躍轉換,也包括一種「隔壁」的處理位置,以及因之而來對「時間」感受的傾斜狀態,我們總在異質的時空交錯裡,遇見一個未被著彩的、孤獨佇立的、白色軀幹的「少年」,引導我們穿行在崩毀的航程裡面。而筆者以為這是駱以軍創作靈魂最原初的狀貌。

三、結語

在前言曾述及《棄的故事》裡,有幾個較為鮮明的類別,分別是:小說詩(包括與「棄」相關的系列)、星座詩、再過渡到短詩及後來的四季,依照翁文嫻那篇訪問稿中的提示,可以依此大致勾勒出駱以軍詩創作發展的脈絡,是逐漸不滿足於故事情節或敘述主體的繁複變化,而以直接對詩境氛圍的帶動,故意略去許多枝節,加以演化成較後期的短詩如四季系列,此一系列未嘗不可視為是此類小說詩最上乘凝練的表現,駱以軍在最短的詩行內,灌注最精微的意念。然而受限於時間及篇幅,未能在此處悉心展開論評,駱以軍小說與詩的雜揉,亦是評論者極可注意的變化,兩者都是本文可供向外延伸的議題。

此一論文的核心在於筆者所提出的四項特徵,分別是:以小說情節入詩、詩境的重疊、敘述主體的轉換、及事象之外的視點,以做為邁向駱以軍詩國的進路。為求突出論點,故而將詩作一一拆解,其實每首詩都有可能包含上述的技巧,筆者不過是挑出幾首傾向某類模式的表現方式而加以論評,讀者在閱讀的同時必能感知駱以軍詩作在技巧上的配合,與小說的交叉影響,將詩這個文類重新以情節的重疊及敘述主體的跳躍,再一次推陳出新意。

細細翻閱駱以軍輕薄的詩冊,不斷回想起濃烈的詩意在論述中幾次將我帶離理性的場域,穿越野狗翻拾的垃圾山丘,來到一個清晨,時間的初站,靈與童身的微光之內。我忘記我是要來評論什麼,我只聽見哭聲。

詩集裡還有一首<冬>(註十一),正可做為結語,請小心撫觸這些詩句,以防止屍身的融解。

他們抬過十字白袍底哀稿人子 漫行過曠野
地界邊緣泛著前日黎明底白色
在億兆星河膨脹如你陰部
底白色
大批異族曾在一次無聲的寒冽季節 黯然離去
他和那群獵人匍匐在凍裂的河床
模仿一切人在審判前應有的追逝和懊悔
讓自己相信自己是一只風標
從任何一座空城的牌坊開始結冰
從任何一座空城的哨樓開始結冰
從任何一座空城的烽煙開始結冰
他們用一條骯髒的薄被抬他進城
淫污手臂拖過雪地磔成紫色
他期待有一些路燈會次第點亮
他默許他們在飢餓時
撫摸他傷痕累累的身軀
他以為他聽見一些河流的歌聲
但他的眼眶深陷
手臂直直插在極光下孤寂的雪原中央


(註解)
阿翁:<墜落的深度>,見駱以軍《棄的故事》序言,(台北:自印,1995年),頁1。
2 見《中山人文學報》第十三期,(高雄:中山大學文學院,2001年10月)。
3 引自楊照:<年少卻蒼老的聲音──評駱以軍的小說集「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見於《民眾日報》,(台北,1995年1月29日)。
4 引自瘂弦:《瘂弦詩集》,(台北:洪範,1994年1月五印),頁63~64。
5 同註1,頁15~18。
6 梅新:《履歷表》(台北:聯合文學,1997年12月初版),頁47。
7 同註1,頁42。
8 同註1,頁28。
9 同註1,頁56~57。
10 引自翁師文嫻:<在時間中傾斜的甬道--訪駱以軍>,收錄在《創作的契機》書內,(台北:唐山,民國1998年5月初版一刷),頁299~312。
11同註1,頁60。

參考書目:

一、 專著
翁師文嫻 《創作的契機》 台北唐山 1998年5月初版
梅新 《履歷表》 台北聯合文學 1997年12月初版
駱以軍 《棄的故事》 自印 1995年
瘂弦 《瘂弦詩集》 台北洪範 1994年1月五印

二、 期刊論文
王浩威 <反向的青春謳歌--駱以軍詩集《棄的故事》> 台北《中國時報》 1995年5月20日
翁師文嫻 <論台灣新一代詩人的變形模式> 高雄《中山人文學報》 第十三期 2001年10月
張耀仁 <一九九六年訪駱以軍>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用一個故事來換」
網址: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hp/renny915
楊照 <年少卻蒼老的聲音--評駱以軍的小說集《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 台北《民眾日報》 1995年1月29日
羅葉 <兀自少年的銀樺--駱以軍詩集《棄的故事》讀後> 台北《現代詩》 第十九期 1997年6月

台長: 阿流
人氣(2,192)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詩歌迷
以十二萬分誠意請問: 我要如何才能買到<<棄的故事>> ? 找好久好久...或是有人願意割愛嗎?

Tseng
2006-09-18 13:36:23
阿流
真是對不起詩歌迷,因為我現在甚少使用這個新聞台,以致於現在才發現你的留言,真是怠慢。

我立刻以mail回應。
2006-11-11 15:42:02
我也想請教,如何才能買到〈棄的故事〉完整詩集,國圖央圖都沒有收藏,懸念十分之久,請問可以提供我方法嗎?影本也好
2007-05-28 02:07:31
你好,我也想請教,不知現在是否還能買到<棄的故事>這本詩集,能否提供管道呢?謝謝你
2008-12-24 01:13:56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