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th藥師話真相!網... MAZDA 3限量首賣中山區聚餐寶地最適合揪團 區域立委選將定位 藍不...
2003-11-15 17:15:08 | 人氣(10,541)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吳榮根檔案(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吳榮根檔案(下)

吳說:「不清楚。但是我家人都覺得她不太實在。你想,她五專畢業才一年,就拿到美國的電腦碩士…,不,還沒滿一年呢!五專畢業才等於大二的學歷,她出國難道不要再補修學分?怎麼會這麼快?你可以查查她是念哪一所大學,我自己也覺得很懷疑。」

我把吳榮根受訪的內容刊在報紙上,第二天,劉積順的律師陳水扁就找我過去。

陳水扁說,吳榮根說的沒錯,劉積順手上的確有兩封吳榮根寫給她的情書。而之前會公布第一封,完全是因為聯合晚報誣指劉積順在認識吳榮根之前,就已經失身於某富商。

陳水扁拉高聲音說:「文字會說話。只要看看這封情書,讀者就不難發現劉積順和吳榮根之間的關係。」

他還強調:「只要吳榮根不亂講話,我們也不會去主動打擊他。」

對於吳榮根質疑劉積順的碩士學歷,陳水扁信心滿滿的說,劉積順的學歷絕對沒有問題,如果社會大眾要追究,他可以提出證明來。但他覺得,這和本案無關,似乎不必要節外生枝。

陳水扁那一句警告,「只要吳榮根不亂講話,我們也不會去主動打擊他」,不知道有沒有讓吳榮根嚇得閉口不言,但至少,這句充滿挑釁的話,惹惱了律師林憲同。

九月五日,林憲同代理吳榮根發出一份律師函給陳水扁,警告陳水扁不要玩得太過頭。律師函中有這麼幾段措辭嚴厲的話:「近閱報載得知,陳大律師除了向報界指稱榮根『並無婚姻自由』、『閒談之中有涉及敏感的軍事或政治話題』外,更將本人與劉小姐交往期間互相往來之書信、文件、照片、錄音帶或其他之相關物品,未經榮根之同意,提供報章、雜誌刊載,或對外界傳述其內容,甚或不先查明事理,將本案相關爭執事理,全然歸咎榮根之尊長,推波助瀾,橫生枝節,竟然全由陳大律師一手導演造成。按:劉小姐並非本案之民事程序或刑事程序之當事人,陳大律師亦非本案訴訟程序中之民事訴訟代理人或刑事辯護人。陳大律師與劉小姐對於本案案情有關事項,核情自屬不宜妄加評論,以免誤導社會視聽影響法院之判決。更有甚者,未經本人同意之錄音,已屬人格權之侵害;而將本人交付劉小姐之書信、文件、照片、或其他相關物品,未經本人同意而在訴訟之程序以外之場合,擅自予以公開或傳述,均屬對本人人格權中名譽、肖像等個人隱私權之侵害,依民法第十八條之規定,本人自得請求法律之保護。」

陳水扁收到這封律師信,也不干示弱。他告訴我,相片既然已屬於劉積順所有,在劉積順授意之下,他當然可以公開。所以,這樣的行為完全合法,而且和吳榮根的隱私權毫不相干。

對於林憲同之前曾經跟我說:「如果吳榮根是你哥哥,你會願意他娶到劉積順這種女人嗎?」陳水扁也反擊說:「如果劉積順是你妹妹,你會願意她嫁給吳榮根這種男人嗎?」

這兩名律師隔空交火,打得似乎比男女主角更精彩。不過,精彩歸精彩,問題的真相還是沒有釐清。到底,吳榮根和劉積順之間的分手協議,價碼是三千萬元,還是一千萬元呢?如果是三千萬元,那麼,劉家的說法就是真的,吳榮根是事後反悔,所以誣告劉家的人。但如果是一千萬元,那麼,劉家顯然就是一個龐大的詐騙集團,一家人共同訛了吳榮根這個大凱子。可是,從兩名律師的交鋒中,我看不到真相。

這一天的中時晚報上,又有更勁爆的報導。

中晚幾乎用了整個第三版,獨家刊出了劉積順日記。這些日記的內容中,包括劉積順自述她和吳榮根戀愛的過程受到壓力的經過,以及她到日本旅遊時不慎動了胎氣流產的過程。

看起來,劉積順的文筆相當好,幾篇日記讀來,可以說是字字血淚。在事實真相未明之前,這些日記的曝光,對劉積順來說,當然會有加分的作用。

不過,吳榮根的律師林憲同卻對日記的內容質疑。他在接受我訪問時說:「事後偽造日記的本領,大家都會。除非劉家拿出全部日記的原件來,否則,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這天下午,台北地檢處第二次開庭偵查吳榮根緋聞案。男女主角都沒有出庭,在庭上砲火相向的,是他們兩人的律師林憲同以及陳水扁。這真是一場代理人的戰爭。

庭訊進行到下午三點五十分結束,檢察官洪威華聽完雙方的陳述後,諭令雙方擇期再度開庭,之後,他就宣布退庭休息。

大夥兒都散去了以後,洪威華檢察官卻沒有真的去休息。他悄悄的帶著書記官,搭上公務車,直奔景美劉積順的家中。

在那個時代,刑事訴訟法還沒有修正,檢察官擁有搜索權,不像現在必須經過法官的核准。

退了庭之後,洪威華殺到劉積順家裡,同時也調來警方人員,馬上動手搜索劉積順的房子。

兵貴神速。這次出奇不意的搜索,果然大有斬獲。在劉積順家中,檢察官查扣了十九捲的錄音帶,以及大批書信文件。這些證據顯示,吳榮根和劉積順之間的感情糾紛,還牽涉到第三者。同時,更勁爆的是,劉家所公開的「劉積順日記」,竟然只是劉積順從美國傳真回來的筆記。而在這些傳真筆記之外,還有一份是由劉家所寫的草稿。換句話說,在報章上所刊出的所謂「劉積順日記」,並不是真的從她的日記中摘出片段內容後刊出,而是由劉家的人先在紙上寫好草稿,傳到美國給劉積順,再由劉積順謄寫過後,再傳回劉家。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莫非,劉積順日記根本就是事後偽造的?如果說,日記是偽造的,那麼,其他的部分是不是也有相同的可疑性?在這件案子中,比較可信的,會不會是吳榮根?劉家的人有沒有可能是個集體詐騙集團?

隔了兩天,我猜想,檢察官應該已經消化過這些被查扣的證據了。於是,我就跑去問檢察官,看看他在過濾過這些資料後,有沒有什麼新發現。

洪威華檢察官告訴我,他聽過那十九捲錄音帶,可是,他覺得錄音帶的內容,並沒有如外傳般的敏感,對於案情的幫助並不大,倒是書面的資料,對案情的突破頗有幫助。

我問他,怎麼會想到這麼妙的招數,趁著開完庭後衝到劉家去搜索?

洪檢察官一臉無辜的說,這件案子自從進入司法程序之後,他每天就看到報章上寫了一篇又一篇的內幕消息,可是,這些資料從來沒有送到他手中過。他為了能對案情有進一步的了解,所以才會採用「緊急搜索」的方式,到劉家去查扣這些證物。

檢察官的說法看似輕描淡寫,但我知道,能夠想到這一招的人,絕非簡單的人物。後來,我才知道,洪威華檢察官原本是調查局的調查員,他因為工作表現非常突出,所以獲准到司法官訓練所接受訓練。受訓完畢後,他考上了司法官,才轉到地檢處工作。也因此,他的辦案風格和一般的檢察官不同。其他「學院派」的檢察官們,大多只是靜靜的坐在辦公室裡辦案,對於外界所發生的各種事務,常常有很大的隔閡,但洪威華不同,他之前是調查員,有著很扎實的辦案經驗,所以,當他成為檢察官之後,他就會以主動出擊的方式去蒐集證據,因此,他所掌握的案情,一定比其他的檢察官更多。

我在想,這件案子幸虧是落到洪威華的手中,如果是由其他的檢察官偵辦,可能辦了半天,還搞不清楚哪一方說的是真話,哪一方是滿口謊言。

不過,對於劉積順日記的真偽,我還是有很興趣想要探究一番。於是,我又再度走訪了劉家。

這一次,我遇到了劉積順二哥劉積恭的同居人徐妙玢。

我問她:「根據檢察官的說法,他從你們家裡蒐出的文件中發現,你們先寫了一份草稿傳真到美國,再由劉積順重新繕寫過再傳回來,對外公布,也就是事後大家所說的『劉積順日記』。對於這一點,你有什麼話說呢?」

她辯解說:「日記絕對是真的。當初,積順的日記還留在台北時,我們是從中抄了幾段,傳給積順,要她重新謄過,再傳回來。因為日記裡面有些事情和這件案子無關,我們認為沒有必要全部公布,怕牽扯到其他人。而且公布積順親筆寫的文件,比較有公信力,所以我們才會這麼做。」

我問:「那麼,日記的原稿呢?」

她推說:「前幾天,有一個朋友去美國,我們已經託他帶去給積順了。」

這樣的說法有些牽強。

我再問她:「你們如果拿不出劉積順的日記原稿,如果檢察官再次開庭,不會對你們很不利嗎?」

她倒是表現得很坦然:「我們還是抱著平常心吧!反正,我們又沒有作壞事。而且,檢方從我們家搜走了那些證據,對我們來說,並不會有不利的影響。『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嘛!」

是不是真的能「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呢?我不知道。但是,吳榮根的律師林憲同顯然無法再忍受劉家的人一再出招,一再把吳榮根和劉積順交往時的書信對外公開的行為。他緊急向台北地方法院遞了一份狀子,聲請禁止陳水扁及劉積順再將吳、劉兩人對談的錄音帶、相片、情書出示散布。法院也裁定准許假處分。

林憲同這一招,也惹惱了陳水扁。他獲悉法院裁定准許假處分之後,馬上發表一份聲明,抗議林憲同的訴訟動作。

陳水扁在聲明中說:人民有知的權利,這種基本人權是不容剝奪的。劉積順為了反駁澄清不實說法,提出書證文件以實其說,有何不可?而吳榮根的言行既已存在,同時可受公評,豈是一句「隱私權」便能封住?他最後說,即使假處分能封住劉積順及其律師之口,也不可能封住任何持有錄音帶及文件之第三人的口,更不可能封住代表人民爭取知的權利的輿論界之口。

我打電話問吳榮根,看看他對於陳水扁的聲明有什麼回應。一如我所料,吳榮根很坦白的告訴我,他對於「假處分」是個什麼玩意,完全搞不懂,這一切都是他的律師林憲同出的主意。至於假處分之後,是否真能保障他的隱私權,他說,他也沒有把握。

林憲同律師呢?他的反應又是如何?

對於陳水扁的聲明,林憲同以「可笑、無稽」回應。他說,他替吳榮根聲請假處分,不是為了怕敏感的錄音帶曝光,而是不想再讓女方繼續侵害吳榮根的隱私權。而且,義士拿獎金和私生活被公開,這是兩碼子的事,根本不能混為一談。他還說,等到吳榮根的案子告一段落,他還要為陳水扁侵害吳榮根隱私權一事提出告訴。

看!律師搶戲搶得多兇呀!

但這還不算。這戲,律師還沒搶完呢!

拿到假處分之後,九月十九日上午十點鐘,林憲同律師在台北地方法院執行人員的陪同下,得意洋洋的殺到台北市南京東路陳水扁的律師事務所,打算把假處分的裁定書送達給陳水扁。這行為,簡直是踢館了。

可是,陳水扁也不是省油的燈。當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衝到陳水扁的「華夏海商法律事務所」後,陳水扁一開始先裝傻,他拒絕收下裁定書。

他說,他不認識林憲同以及法院人員,懷疑對方可能是冒充的騙子。

這話當然站不住腳。就算陳水扁之前真的不認識林憲同吧,至少,在吳榮根這場官司開打後,他們兩人也同台較勁過好幾次,怎麼可能不知道對方是真的假的呢?更何況,林憲同之前也曾經當選過台南縣議會副議長,也算是政界裡有頭有臉的人物,陳水扁怎麼可能不認識他?

看到陳水扁裝傻,林憲同也高聲的說,如果陳水扁認為他們是假冒的公務員,那麼,何不請管區警員將他們逮捕呢?

陳水扁眼看賴不掉,接著又說,他要去開會了,沒有時間簽收法院的裁定書。說完,他就馬上離開現場。

陳水扁雖然走開了,但林憲同還不肯離去。他要求法院的執行人員在筆錄上記明,陳水扁拒絕收受法院裁定書,然後再以「留置送達」的方式,把裁定書放在陳水扁的桌上後,才心滿意足的回去。

到了十月間,吳榮根又翻出了一捲重要的錄音帶,並且透過律師林憲同,把帶子交給台北地檢處承辦檢察官洪威華。我知道了這個消息後,馬上打電話給吳榮根。

我問他:「你請律師交給檢察官的錄音帶是什麼時候錄的?」

他說:「這捲帶子,是去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七、八點左右,我和劉積順最後一次見面時錄的。那一次,我們在台北市仁愛路的四季西餐廳談判,我為了要留下證據,所以偷偷的錄了音。」

我問:「帶子的內容大概是什麼?」

他說:「那一天,劉積順還是說要跟我結婚,而且說願意放棄那一千九百五十萬元的本票。她跟我說,她可以請她媽媽先開一千九百五十萬元的本票給我,等到我們公開結婚的那一天,再相互把本票換回來。」

我問:「那麼,你答應了沒有?」

吳說:「怎麼可能?她媽媽就算願意開出那些本票,但是,她有那麼多的存款嗎?這很明顯的又是在騙我嘛!而且,如果我們結婚了,她媽媽不把我開的本票還給我,我要怎麼辦?到了那時候,她媽媽就是我的丈母娘,要告就更不好告了。」

我問:「那你怎麼跟她說?」

吳說:「我說,如果她真的有誠意,就現在把本票還給我。她說不可能。我說,『妳是不是打算和我結婚後再離婚,再向我要贍養費?』她沒有說話。」

我再問:「還說了些什麼嗎?」

吳說:「有!她承認她搬離仁愛路我家時,曾和她媽媽偷走我兩箱洋酒和二個水晶燈上的水晶球。我要她還我,但她說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其實,單單憑她偷酒的行為,我就可以告她竊盜了,但我想這是小事,就算了。」

我問:「劉積順有沒有承認些什麼重要的事情?」

吳說:「她承認我們之間有協議書,但是她說她已經撕掉了。我不相信。我說:『妳上次騙我說本票撕了,結果也沒有,妳現在說協議書撕掉了,我怎麼能相信?』劉積順還說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承認不該騙我本票,願意向我道歉,我說,『義父早就表明不干涉我們的事,妳為何還對外面說是我義父從中阻撓』?」

我問:「她怎麼說?」

吳說:「她說,她願意向我義父公開道歉。我說,叫她把這段話寫下來,她要我不要為難她。她又說,如果我願意和她結婚,她會帶她媽媽到空軍總部公開道歉。」

我問:「你同意嗎?」

吳說:「當然不可能!我怕死她了。」

我又問:「你為什麼會想到要錄她的音?」

吳說:「我想,我手中都沒有證據,所以只好趁這個機會錄個音存證。不過,那天她很老實,承認本票是騙來的,也承認有協議書,也說不該誣賴我義父。這一捲錄音帶是證明她詐欺最好的證據。」

聽到這段話,我覺得吳榮根和劉積順之間,真的已經到了恩斷義絕的地步了。我很好奇他們兩個人之間還有沒有互動。

於是,我再問他:「劉積順後來有沒有再和你聯絡?」

吳說:「有!上上個禮拜,她從美國打電話來,問我好不好?」

我問:「你怎麼說?」

吳說:「我罵她是騙子,還有臉問我好不好?是不是還想再錄我的音?她說,她從來沒有錄過我的音。我就問她,那十幾捲錄音帶是怎麼回事?她只是笑。我一氣就把電話掛了。」

劉積順問吳榮根過得好不好,吳榮根不回答,於是,我也再問了一遍:「最近過得好不好?」

他說:「還不錯。我的心情已經漸漸的平靜下來了。我相信法官會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的,我有信心打贏官司。」

吳榮根的直覺沒有錯。台北地檢處在偵查後,認為吳榮根這一方是被害人,劉積順一家人是個集體詐騙集團,因此以詐欺罪嫌,把劉家七口人都提起了公訴。

這七名被起訴的被告是:劉積順、劉積溫、劉積恭、張桂卿、徐妙玢、陳粹眉、李春園。這其中,劉積順原本並沒有被吳榮根控告,不過,檢察官認為,劉家人既然是集體詐騙吳榮根,劉積順自然也是共犯之一。雖然吳榮根自稱顧念舊情,不願告劉積順,可是,詐欺罪是屬於非告訴乃論之罪,即使吳榮根不告,但檢察官認定她是共犯,一樣可以起訴。

在檢察官的起訴書中,對於吳榮根和劉積順之間的賠償金,究竟是三千萬元,亦或是一千萬元,有了明確的認定。

檢察官認為,原來,在七十六年六月二十日那天,吳榮根第一次和劉積順的家人協商分手及賠償費等問題。在那次的協談中,一開始,吳榮根只打算給劉積順四百五十萬元,但經不起女方一再要求,吳榮根最後答應提高到八百五十萬元。

金額談攏了之後,吳榮根就當場拿出一百四十五兩黃金,折算成現金二百五十萬元,剩下不足額的部分,由吳榮根開出本票抵付。

於是,吳榮根開出兩張面額共六百萬元的大張本票給劉積順的母親張桂卿,可是,張桂卿認為,大本票即是一般民間所稱的「玩具本票」,並沒有法律上的支付效力,因此要求吳榮根重新再開本票。

吳榮根不疑有他,再開出了三張小本票,面額當然也是六百萬元。

按照道理來說,張桂卿既然認為大本票是無效票據,而吳榮根也依照她的要求改開了三張小本票,那麼,原本那兩張大本票就應該交還給吳榮根,或是當場撕毀,可是,沒想到張桂卿卻把這兩大三小一共五張本票全都收到口袋裡帶走了。

到了六月二十三日,吳榮根看到張桂卿、劉積順母女收了錢之後,還是沒有搬出去,於是又再跟她們進行第二次協議。這一次,女方要求的價碼更高,她們推翻前一次所說的八百五十萬元的價碼,她們這次要求的金額是一千萬元。

單純的吳榮根於是又開了兩張本票,面額分別是三百萬、四百五十萬,合計是七百五十萬元。連同之前給的黃金折抵兩百五十萬元,共湊成了一千萬元之數。

可是,別忘了,吳榮根在三天之前不是才開出兩大、三小面額一共是一千兩百萬元的本票嗎?這五張本票該怎麼處理呢?

張桂卿告訴吳榮根,前一次的五張本票,大本票沒有法律效力,領不到錢,等於是廢紙,至於三張小本票,因為吳榮根只有簽名,沒有蓋章,也沒有法律上的效力。不過,為了避免吳榮根擔心,她回家後會把這五張本票都撕掉,所以也都不算數。吳榮根也信以為真。

事實上,在法庭上,並沒有大本票是無效票據的說法,也沒有規定本票上一定要蓋章,因此,張桂卿此舉,等於是框了吳榮根一記,讓他重覆開出本票。所以,在張桂卿手上,一共有七張本票,第一批是兩張大本票,面額合計六百萬;第二批是三張小本票,面額合計也是六百萬;第三批是兩張小本票,面額合計七百萬。這七張本票加起來,總共是一千九百五十萬元。

因此,也就是說,吳榮根本意上,是要給劉積順一千萬元的。可是,劉積順和她媽媽張桂卿貪得無厭,想要拿得更多,所以才用了一些詭技,騙了吳榮根多開了那麼多張的本票。

至於劉積順有沒有懷了吳榮根的孩子這件事呢?檢察官調查後也發現,劉積順的確曾經懷過吳榮根的孩子,吳榮根也因如此,才會被迫在結婚證書上簽字。可是,到了七十六年六月初,劉積順藉口說要出國散心,卻偷偷跑到日本飯島醫院去作人工流產手術。事後,她卻謊稱是旅遊時動了胎氣而流產。吳榮根還不疑,為此自責不已。

那麼,所謂的「劉積順日記」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檢察官也查出,根本沒有所請的「劉積順日記」。那些見諸於報端的日記內容,是由劉積順哥哥先擬好草稿,傳真到美國,讓劉積順謄過再傳回來,然後交給報社發表。如此一來,報社看到這些稿子上的字跡是劉積順的筆跡,就會以為那是真的日記的內容了。

到此,這場官司算是告一個段落了。可以說,吳榮根這方是大獲全勝。

擔任吳榮根律師的林憲同,自然神氣得不得了。可是,我憑良心說一句實在話,吳榮根之所以能夠打贏這場官司,靠的並不是他的律師林憲同,而是檢察官洪威華。我想,如果不是洪威華當時使了一招回馬槍,在開完庭後衝去搜索劉積順的家,或許還不能發現這些真相。

這場官司後來的結局如何呢?說來也很妙,整件官司中,七名被告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被關起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被判有罪呢!

怎麼回事呢?

原來,當劉家的人發現他們被檢察官起訴之後,他們就趁大家不注意之際,全家一舉都搬到美國去了。

可憐的法官不知道有這一段,還以為眾被告們都還窩在國內,他按照規定發出傳票,傳喚劉家的這群被告們出庭,當然是屢傳不到囉!

到了七十八年六月十三日,法官終於查出來,這群被告都跑了,於是,他下令發出通緝令,通緝的時效到九十年八月十一日止。

到了通緝時效完成之後,劉家的七名被告仍然沒有回國,可是,這時已經超過了追訴期,台北地院的法官只好作出「免訴」的判決,把這件官司給了結了。

好玩的是,法官作出免訴判決時,當年擔任劉積順律師的陳水扁,已經貴為中華民國總統了。我不知道陳水扁有沒有持續關注這件案子,也不清楚他知不知道他的被告已經躲過了牢獄之災,他如果知道,不曉得會有什麼反應呢!

吳榮根呢?好久沒有他的消息了。根據資料顯示,他在劉積順等眾被告被法院通緝了之後,重新展開新生活,也交了新的女朋友。民國七十九年,他和一位在語文訓練中心服務的女孩子范姜月惠完婚,幾年之後,他申請退役,目前已經移民美國。

吳榮根可不可能在美國碰上劉積順呢?如果遇上了,他們之間又會有什麼樣的互動呢?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留給大家去想像了。

台長: 阿達
人氣(10,541) | 回應(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不曉得這篇報導的撲克
撲克大賽 劉積順打出一片天
電腦工程師轉行 借助「孫子兵法」技術精進 樂在其中


【本報記者何芳貝爾花園市報導】從電腦工程師到世界撲克大賽女性組第一名,來自台灣的華裔移民劉積順(Joanne J.J. Lieu)有著不尋常的「撲克成功之路」。
31 日在貝爾花園(Bell Gardens)市龍鳳賭場(Bicycle Casino)舉行的「世界撲克邀請賽」 (World Poker Tour)上,劉積順以去年得分最高的女性選手身分被邀請參加「 Ladies Night IV」,這是為Susan G.Komen Breast Cancer Foundation募款的慈善娛樂性比賽,最後冠軍可獲得獎金2萬5000元。比賽的實況將在Travel頻道播出。

近年很熱門的撲克大賽,要求參賽者交五千元到一萬元報名參賽,通過層層篩選,最後冠軍可奪得一百萬元大獎。由於遊戲很刺激,吸引了不少民眾參加,也從中誕生了不少新的百萬富翁。

劉積順去年參加在拉斯維加斯美麗湖(Bellagio)賭場舉行的世界撲克大賽中,順利進入前12名,當時她參加比賽的實況也在Travel頻道播出,那次比賽為她贏得30萬元獎金。

劉積順在1985年來美國後,從伊利諾州的Bradley University取得碩士學位,然後找到一份電腦工程師的全職工作。

劉積順個性外向,在工作之餘打撲克消磨時間。也許由於是電腦工程師的關係,她打撲克技巧進步很快。從1996年學打撲克以來,不斷學習新的技術,愈打愈精進。

華裔的傳統文化對劉積順也有很大影響。

她說,比如「孫子兵法」對她的幫助就很大,打撲克也要有很多策略,除技術外,也比心戰。

劉積順在兩年前辭去電腦工程師的工作,去了倫敦、巴黎和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城市參加比賽,打撲克改變了她的生活方式。現在她的日子在一場場比賽和一次次旅行中度過,非常快樂。

她透露,僅去年參加各種比賽的獎金所得就有五、六十萬元,比做工程師一年的薪水還高。劉積順說,自己的個性喜歡競賽,愈有比賽愈高興,因此參加撲克大賽對她來說快樂的意義大過金錢。

有趣的是,劉積順的媽媽80多歲高齡,也愛好打撲克,且還兩次進入世界撲克大賽,贏過一萬元獎金。打撲克讓劉媽媽每天的精神很好,雖已是古稀之年,但記憶力和身體都很好。

現居住在北加州史丹福大學附近的劉積順,最大的心願是作為「撲克大使」,到中國大陸和人比賽,以撲克交朋友。
2008-01-12 07:20:21
Yo
很驚訝吧
劉積順竟然當起撲克大使
2008-01-12 07:42:45
X
哈哈!
劉積恭及徐妙玢是我的同學,這一段故事我很清楚,內幕比你們所知的還精彩.
2009-03-07 23:57:08
林勢弘
我想找劉積順小姐 麻煩幫我連絡 電話0973700668
2014-06-23 13:21:46
o
幫你聯絡她
2015-05-10 01:10:46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