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生2萬新生命 婦產科... 一同遊玩冷門的羅馬尼亞川普的25%魔咒 令和最強抹茶聯名Daz...
2003-10-25 20:40:41 | 人氣(35,661) | 回應(27) | 上一篇 | 下一篇

陳之藩檔案(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陳之藩檔案(下)

我傻楞楞的站在門前,不知道出了什麼錯。但是,我可以判斷,在對講機裡和我對話的那人,就是陳之藩。否則,他不會如此的暴怒。可是,他說他不認識童元方,那麼,他為什麼會被人家告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當然,我可以理解,一個文壇著名的散文家,吃上了官司,自然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而且,他吃上的這場官司,還是「妨害家庭」案,這自然更難以接受了。

什麼叫「妨害家庭」案呢?

根據刑法第十七章「妨害婚姻及家庭罪」章的規定,觸犯本章之罪的罪名包括了「重婚罪」、「詐術結婚罪」、「通姦罪」、「和誘罪」、「略誘未成年人罪」、「移送被誘人出國罪」、「蔵匿被誘人罪」等等。一般來說,這幾條罪名裡,最常被引用的,就是通姦罪。

刑法通姦罪列在第二三九條,條文非常簡單,內容是:「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陳之藩是不是被人告上了這條罪,我不知道,但我憑著直覺猜想,我認為可能性應該很大。因為,在檢察官的卷宗上,不是記載了「陳之藩」和「童元方」兩個人的名字嗎?一男、一女一塊兒被告上妨害家庭,這如果不是通姦罪,我猜想不出來,還會是什麼。

對於刑法上的通姦罪,我是一直抱持著反對的態度的。

這倒不是說,我是個多麼離經叛道之士,而是我從骨子裡就認為,刑法把通姦列入刑事處罰的範疇裡,那根本就過了頭,而且也嚴重的違反人性。

我記得,以前,我曾經跟一個好朋友辯論過。他是主張通姦行為應該受刑罰處罰的,和我的立場剛好相反。

在那一次的辯論裡,他問我,如果對於通姦行為,法律還不能予以保障,那麼,要婚姻何用?要家庭何用?社會難道不會倒退到原始的男女雜交世界嗎?

而我的論點也很妙。我說,如果一個人在二十歲開始談第一次戀愛,三十歲結婚時,他可能已經有了幾段戀愛的經驗了。若這個人在二十歲到三十歲這十年內,可以換過好幾個異性朋友,我們姑且不管他換情人的原因是什麼,但是,要怎麼能夠讓我相信,他在三十歲結婚了以後,他就終生只愛這一個情人,永遠不會再換,而且能夠永誌不渝?

我認為,人性本來就是多變的,所以,婚姻制度的存在,只是要約束一個人,不能再像單身時候一樣,隨心所欲的換情人。至於刑罰的目的,那更只是為了懲戒背叛婚姻誓言的人。

可是,這種懲戒有它的價值存在嗎?婚姻是要靠懲戒來維繫的嗎?我不相信。我認為,一個人如果會變,那麼,就算用再重的刑罰,他還是會變,頂多是在變的時候,會更加小心,想方設法不要被自己的配偶抓到。那麼,這樣的婚姻,就算維繫下去,還有價值嗎?

我的刑法老師黃榮堅教授,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論通姦罪的除罪化」,就在大力鼓吹通姦行為不應該由刑罰制裁。

他在文章中介紹德國的例子。

德國很好玩。在一九六二年討論通姦罪廢除與否的問題時,刑法大委員會以十一票對九票,決定保留通姦罪的規定。可是,七年之後,也就是一九六九年,這個委員會卻是以「全票通過」的方式,通過了通姦除罪化。為什麼呢?

因為,在這幾年的辯論中,德國人慢慢體悟到一個事實,通姦罪原本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要保護婚姻。可是,任誰都知道,如果配偶的一方,被另一方抓姦在床,而且告上法院去,那麼,他們之間的婚姻,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再維持下去了。

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很吊詭的情形。通姦罪的立法目的如果是為了要保護婚姻,而它實踐的結果,不但不能達到這個目的,反而會破壞婚姻,那麼,這是個什麼樣的法律?

當然,也有人會說,出軌的一方等於背叛了他的配偶,當然應該接受處罰。可是,在法律上,一個人感受痛苦,並不就是代表另一個人就非得接受刑罰不可。背叛婚姻,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來填補損失,例如金錢上的賠償等等,而不是一定得動用國家的刑罰機器去制裁對方。

至於說,有人認為,通姦罪的規定,在現實下可以提供給「受害人」在離婚談判時一個有利的籌碼,這樣的說法更是錯上加錯。因為,如果通姦罪存在的目的就是這樣,那麼,通姦罪無異等於讓司法機關成為協助所謂的「受害人」的討債工具,這樣的想法,難道不是一種「卑劣的動機」嗎?而且,通姦罪所要保護的法益,是財產的利益嗎?顯然更不是的。

所以,我認為,如果維護婚姻是須要保護的利益,那麼,通姦罪的存在,並不能使這項目的實現,廢除了通姦罪,反而更有實現的可能性。

跟我辯論的那個朋友,他當時非常難以接受我的觀點。不過,幾年之後,我聽說他自己也交了女朋友,而且正努力的和老婆打離婚官司。我在想,此時此刻的他,或許明白我當年所主張的理由了。

記不記得徐志摩的故事?

他為了抗拒舊時代奉父母之命結婚的習俗,竟然公開登報和元配張幼儀離婚。後來,他苦戀林徽因不成,最後又迷戀上了陸小曼。而當他愛上陸小曼時,他才發現,陸小曼是他好友的妻子。

徐志摩怎麼做呢?他把人家的老婆陸小曼給搶了過來。

書上記載,當徐志摩歷經千辛萬難,和陸小曼終於要成婚時,擔任證婚人的,是徐志摩的老師梁啟超。那段證婚的講詞,傳頌至今:「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學問方面沒有成就,你在個人用情不專,以至於離婚再娶…以後務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徐志摩,陸小曼,你們聽著,你們都是離過婚,又重新結婚的,這全是由於用情不專,以後要痛自悔悟…我做為你徐志摩的先生─假如你還認我為你的先生的話─又做為今天這場婚禮的證婚人,我送你們一句話:祝你們這是此生最後一次結婚!」

看!這麼羞辱的結婚證詞,但是徐志摩都挺下來了。他也知道,他搶人家老婆這件事,對於他自己的歷史定位,只會有負面評價,不可能有好話。但是,他為什麼毅然決然還是非要把陸小曼爭取到手不可?因為,他知道他只有一生可活,今生錯過了,那就永遠的錯過了。與其為了博取世俗的好名,而壓抑自己情感,徐志摩寧可選擇被世人唾棄,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這種人,才是真正勇敢的人呀!

話說回來,如果陳之藩真的和童元方之間有任何「妨害家庭」的行為,說實話,我並不會感到驚訝的。因為,我很了解,以他如此一位頗負盛名的散文家,他受人仰慕是正常的,如果他和他的仰慕者之間感生了戀情,那也是很自然的事。而且,我也絕對相信,能寫出感動人心文章的人,本身一定就是情感澎湃之人。一個人的感情如果這麼豐沛,當然就更有可能會愛上別人。

這道理,就和國內某些音樂創作者經常會和女歌手發生戀情是一樣的道理。因為,如果自己寫的情歌都還不能感動自己,那又怎麼可能感動別人呢?一個音樂創作者把自己滿腔的情感化為歌曲,之後又全力雕塑一位女歌手去演唱、詮釋他的歌曲,這兩人之間不發生愛戀關係,那才奇怪呢!

可是,陳之藩為什麼不承認呢?難道,他真的不認識童元方?他是被人誣陷、亂告的嗎?還是他明明幹下了什麼好事,卻不敢承認呢?

這疑問,在幾天之後我就找到了答案。

幾天之後,我到書店亂逛,結果,在爾雅的櫃子中,竟然意外的讓我看到一本譯者是童元方的書。這本書,就是前面說的那本「愛因斯坦的夢」。

我毫不考慮,馬上掏錢買下來,像是如獲至寶似的,帶回家細看。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差點把我的肺都氣炸了。

書的封面上,「愛因斯坦的夢」這六個字,是毛筆寫的。我翻開書扉,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封面題字/陳之藩」。再翻下去,是一篇序,寫序的,也是陳之藩。

我忍不住叫著:「好傢伙,你這叫不認識童元方?不認識會幫她的書題字、會幫她寫序呀?」

我再繼續研究。陳之藩這序,寫得還真不短,一共佔了六頁的篇幅,這顯然不是為了應付人情,胡亂寫寫交差了事的序文了。

序的最後一頁,寫的幾乎都是對譯者的推崇。

陳之藩是這樣寫的:「有關中文譯事,作者萊特曼自己推薦了元方給出版社。原著與譯作皆詩心與詩筆,可以說美俱而難併。」

「元方是哈佛大學研究古詩的學者。她一直在念詩、作詩、研究詩,轉去藝術史,又轉回中國古詩來。她推開案頭的博士論文,而把萊特曼這本小書譯成中文。真如作者萊特曼寫給林海音的話:『我很幸運,能有這樣懂詩的譯者來譯我的書。』」

「元方譯筆的灑脫,造句的清麗,節奏的明快,對仗的自然,使人一旦開卷,就無法釋手。可是她對原文之忠實,已不止於語氣,句型,明義,暗喻等之若合符節;甚至於一逗點、一句點、一歎號、一問號,與原文相比,更是到了如響斯應的程度。」

「我還記得在去年所感的驚奇,當我看到萊特曼的『千仞灑來寒碎玉』的創作;在今年更覺高興,當我這樣快的讀到元方的『秋水文章不染塵』的譯文。」

哇!這個譯者童元方是什麼來頭呀?怎麼擔得起一位大師用這麼溢美的文字評價她的作品?

我熬夜把「愛因斯坦的夢」這本書看完,心中有點折服。憑良心說,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的副教授,譯出來的文章果然和一般人不同,是很美,很好看。但這不是重點。我知道,光憑我手上這本書,就可以證明陳之藩所說,他不認識童元方的辯詞,根本是騙人的。

第二天,我很興奮的拿著這本書到台北地檢署,我把書遞給檢察官,而且把「封面題字/陳之藩」、「序/陳之藩」這幾個重點指給她看。她看到書,也愣住了。

我知道,她面臨了天人交戰的痛苦。現在,她必須作個決定,要不要傳訊陳之藩到案說明。如果不傳,這案子怎麼結得掉?如果傳,而且萬一又被大批的記者知道,一位大師能夠容忍被眾媒體包圍的尷尬場面嗎?這會不會太過於唐突大師了呢?

她嘆了一口氣,跟我說:「讓我再想想。」

之後一段時間,每次我看到她,問她傳陳之藩沒有,她都搖搖頭。問她結案了沒有,她還是搖頭。

我覺得這是一則好新聞,所以,我趁著某一天手邊沒什麼大新聞的時候,偷偷的發了這則獨家新聞,內容大意就是提到陳之藩和童元方被控妨害家庭的事情。

這則稿子發回報社後,果然引起一陣騷動。長官馬上打電話問我,有沒有搞錯?我稿子裡面提到的陳之藩,真的就是「那個陳之藩」嗎?

我當然很肯定,而且滿口說:「保證錯不了!」

可是,這一則我預期會被報社大做的稿子,最後卻丟到了字紙簍裡。

那天下午我打開晚報,沒看到我寫的新聞見報。頓時,有一種很失望的心情浮上了心頭。我打電話回報社,問長官:「為什麼這則稿子沒用?」

長官說:「我們不是懷疑你寫的東西啦!但是,陳之藩這個人,和『妨害家庭』這件事,怎麼看,都不覺得會扯在一塊。登這則新聞,感覺有點怪。」

長官的說法,其實很難讓我接受。我們學新聞的人都知道,所謂的新聞,指的是「人咬狗」,而不是「狗咬人」。愈反常的事,愈是新聞。

所以,就因為陳之藩在文壇上享有盛名,所以他被控妨害家庭的官司,才會是件大新聞呀!如果,這還不算是件新聞,那什麼題材的東西才叫做新聞呢?

不過,我也能體會長官們心中的掙扎。終究,大家都是看著陳之藩的文章長大的,在很多人的心中,陳之藩的地位已經被神格化了。把他和妨害家庭的新聞綁在一起,不但毀了陳之藩,也毀掉了很多人心裡的那一尊神像。

所以,這則事件,竟然成為一則永遠見不了報的新聞。

八十七年二月中旬,我再去台北地檢署,找承辦陳之藩案的女檢察官,同樣的,我也再次問她:「案子結掉了沒?」

這一次,她不說話,只從抽屜裡拿出一分不起訴處分書給我。我嚇了一跳,問她:「哇!妳結案了喔?為什麼是不起訴?」

她好像有點心虛似的,不敢抬頭。她低聲的說:「你自己看理由嘛!」

我一字一字的看下去。處分書上的第一段是這麼寫的:「本件告訴意旨略以:被告陳之藩及童元方均明知彼此為有配偶之人,竟自民國七十六年間起,連續在美國麻州旅館及波士頓之Back Bay Hilton等地發生姦淫行為多次,嗣於八十四年十月間,被告陳之藩並利用伊時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授之機會,引誘被告童元方脫離家庭,遠離美國至該大學任教,迄今未回;迨八十六年八月間某日,告訴人於美國家中發現被告二人往來書信內容後,始獲悉上情,因認被告陳之藩涉有刑法第二三九條之通姦及第二四0條第二項之和誘脫離家庭罪嫌,被告童元方則涉有第二三九條之通姦罪嫌云云。」

檢察官是用了什麼方式,把陳之藩和童元方都不起訴的呢?不起訴處分書中說:「我國刑法於中華民國人民在中華民國領域外犯罪者,應以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者,始有適用,…經查,被告陳之藩與童元方涉犯通姦罪及和誘脫離家庭罪嫌之犯罪處所分別在美國及香港,而刑法之通姦罪及和誘脫離家庭罪分別為最重法定刑一年或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均非最輕法定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依首揭規定,…均無法國刑法規定之適用。」

我心裡很了然,檢察官這是故意在放陳之藩一馬了。因為,就算我國國民在國外通姦不犯罪,可是,難道他們在台灣沒有做過嗎?檢察官為什麼完全沒對這部分行為作調查呢?不過,對於這樣的結果,我也不反對。因為,說真的,我真不想看到一位文壇大師最後會被控以通姦罪,還要在法庭上虛弱的為自己的行為辯護。

但我不了解的是,如果陳之藩和童元方真心相愛,但他們又是羅敷有夫,使君有婦之人,為什麼他們不能先把自己的問題處理好,再大大方方的相聚?是他們的原配都不願意放手嗎?還是因為他們兩人為了自己的聲譽及顏面,不想和自己的配偶走上離婚之途呢?

在陳之藩的新書中,他寫道:「愛因斯坦與第二個太太艾爾撒的定情,就是在柏林郊區的森林的散步上。再往前一看,愛因斯坦與第一位太太米列娃的感情破裂,可能始於不散步上。」他筆下寫的,是愛因斯坦,但何嘗又不是他自己?他會選擇童元方,不也是因為從二十年前在查理河畔散步開始的嗎?他會決定拋棄結髮妻子,不正也是由於不散步嗎?

看著這分不起訴處分書,上頭寫著,提出告訴的,是童元方的丈夫,他的年紀只比童元方大三歲,可是,童元方顯然決定棄他而去,願意跟著一位比自己大二十五歲的老人。那是什麼樣的力量,讓童元方作出這種義無反顧的舉動呢?

可是,這幾年來,我時常會想,對於愛情,陳之藩真的很勇敢嗎?當他對著我否認他認識童元方之時,童元方如果知道了,她心中會作何感想?

在童元方的書中,陳之藩曾經跟她介紹過一位量子力學大師薛丁格的生平。陳之藩說:「他說自己交女性朋友,好像交得很多,其實人人如此,只是無人承認罷了。愛人就是儘量尋找,一生中也不見得能遇到一個,何況不找呢?」這段話,好似在鼓勵童元方追尋真愛。但諷刺的是,陳之藩也嘲笑說,「交女朋友,人人如此,只是無人承認罷了!」他自己也無法跳脫出來,他也是那個「無人承認」的人之一呀!

反而是童元方,她對於愛情的追尋,卻似乎比陳之藩更加的強烈與勇敢。在另一篇文章中,童元方說:「愛情的路上最難就是相遇,遇不上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可是一旦遇上,就應該勇敢地追求,這又干國家民族什麼事呢?還有,她不也是有眼、有耳、有心、有肺的一個人嗎?你怎麼能替她決定幸福不幸福呢?」

她還寫著:「如果還沒有經歷過愛情,就死了,怎麼能算在世上曾經活過呢!」

想著想著,我突然又憶起了徐志摩。在以前,我一直以為陳之藩和徐志摩是同一輩的人,雖然,這是一個錯誤的認知,但在我心裡,我始終是把他們兩個人的文學地位是擺在一塊的。可是,相較起來,徐志摩顯然比陳之藩勇敢多了。他們兩個人最後雖然都追尋到了自己的所愛,但差別是,徐志摩敢逆天而行,大聲的對於世人說出,他愛的人是陸小曼,而陳之藩呢?他所作的,卻不過是遮遮掩掩,熬了二十年,直到結了婚之後,兩個人才敢在大家面前站在一塊兒。

或許,在文壇上,徐志摩和陳之藩都是巨人,但在面對情感時,陳之藩卻在一剎時間,變成了侏儒。

台長: 阿達
人氣(35,661) | 回應(27)|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考古
寫得好! 陳之藩寫給童元方的情書, 實在可媲美黃色書刊. 哪能和徐志摩比? 徐志摩, 陸小曼並沒被告通姦罪. 還通了那麼久, 綠帽難戴, 王節如也難堪, 還有小孩. 散文寫得再美, 也是欺世盜名.
2008-06-06 12:49:14
可達鴨
不管他們做了什麼,都有苦衷,但也都是不容於世,礙難承認,就放他們一馬吧。當然我也贊同事實見於世間,只是怎樣的程度才叫恰到好處呢?值得思考吧。只是竊以為。
2008-10-30 10:33:50
路人
看完你這兩篇文章,一方面佩服你心細,能把兩本看似不相關的書找出其中關連;另一方面對你相當鄙視,你究竟是可惜這個秘密沒有被你揭發呢?還是可惜陳之藩身為文壇長者卻有這樣的人生際遇?就我看來,你是前者較多,而陳之藩之所以讓你有這些感嘆,不過是因為他是個公眾人物,而你無法報出這外遇事件,因此感到可惜!請問你花了這麼長的篇幅寫通姦罪的問題,卻沒有用你自己的觀點來看這則事件,這豈不是矛盾嗎?他否認認識童元方那也是人之常情,誰會將自己的私事攤在一個自稱是記者的陌生人前?略略思索就可知的人情世故,需要這樣去歪曲它嗎?背叛愛情者,固然是不貞,但是沒輪到要你審判的地步。
2008-10-30 12:56:27
回應考古
情人的情書本來就不是攤在陽光下的文字,何必以黃色書刊比擬?正因為是寫給情人,所以特別不拘束,什麼都寫都講,更直接。
2008-10-30 13:14:10
PaPa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ld/3/4131680/20031013105834/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ld/3/4230757/20031025204041/

童元方和陈之藩 TRUE FACE !
http://www.wufi.org.tw/dbsql/contentb.php?id=2409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上)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1/20040621.htm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7/20040627.htm
http://asiapan.cn/archives/177
異鄉生活專輯【之三】蟇 普希金與王節如
http://rs.edu.tw/bicer/ca2/305/ca2305l.htm

在《失根的蘭花》一文中,陳氏強調:「身可辱,家可破,國不可亡」。應該知道這裡所指的「身」是自己的而不是友妻的「身」;更萬萬不可「破」壞恩友的「家」庭。難怪李敖在電視真相網『笑傲江湖』節目裡再三嚴正呼籲陳氏應立及停止言行不一的陋習,以免繼續誤導廣大讀者。誠良有以也。

俄國大文豪 拉沃柯夫 說:「科學離不開幻想,藝術離不開真實」。我不禁想起前幾年國內發生的一件 轟動社會的大事。一位極有名的大作家林清玄,出版了上百本書,本本暢銷,還榮穫過好多國家文藝大獎,以提倡『打開我門心靈的門窗,重視道德精神,過高尚潔淨的生活』聞名。長久以來頗受無數民眾的熱烈歡迎。但後來其背棄髮妻,敗德真面目被揭穿,舉國譁然。廣大讀者群眾覺得被誤導被欺騙,紛紛憤怒地燒書抗議。有好多老人家平常本來非常愛讀他的書,還製成錄音帶擺在床頭,每天晚上不聽就睡不著覺。但自從知道真相,原來作家說一套作一套,書中情感不真,人與文不一致。大家突然覺得好惡心,再一看到他的書聽到錄音帶就好想吐。可見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讀者的心靈是清澈的。一篇真正好的文章不僅文筆要流暢,意境要高,更重要的是應該情感真摯,人與文一致,不能自相矛盾,更萬萬不可誤導讀者。否則後果很可能就會像台灣那為名作家一樣。古今中外都有類似的警世語,如蘭婷所說:「文學最終目的在喚醒人類的良知與道德。」謝鵬雄:「文化是最高的道德。」樂聖貝多芬說:「除道德外,我不承認有什麼優越的標記。」 陳鴻在【長恨歌傳】 感歎 唐明皇與楊貴妃 亂倫淫穢 禍國殃民的罪行,因而語重心長地說:「文學應以歷史為戒,杜塞致亂的根源,以警惕將來的人啊!」 我們熱愛藝文又常愛寫作的同好焉能不以此為鑑乎?
2009-03-30 14:20:08
小六
唉!幫陳之藩說好話的人,不就是當年深深為他文章著迷的人嗎?與其說是為了維護陳之藩,不如說是為了維護當年國中時代的美好回憶!
我見過陳之藩本人,是在台北國立中央圖書館的一場演講會中,講題是有關胡適一百年冥誕(應該是吧,太多年前的事了,約是在民國八十二年)。當時我是偶然間發現有這個演講,所以懷著雀躍的心去聽這個演講會的。不過當時太累了,只依稀記得他說胡適資助他唸書的事。其他的時間都在打瞌睡。演講會結束後,倒是有不少穿著制服的北一女學生拿著書找他簽名。2年後當我在唸研究所時,偶然間同指導教授談起聽陳之藩演講的事,教授還一幅很羨慕的樣子。映像中的他,有點暴牙,約六十多歲的一個老人,其他也沒啥別。說實在的,在當年反共復國的時代,「失根的蘭花」、「謝天」、「哲學家皇帝」,可都是一等一的文章。回歸到現實,我覺得事實就是事實,不必因為某人是文豪就隱其惡,終究是毀人家庭的事,哪裏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
2009-04-01 18:01:55
ruje
http://asiapan.cn/archives/177

http://www.wufi.org.tw/dbsql/contentb.php?id=2409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上)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1/20040621.htm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7/20040627.htm

根据李敖的披露,结合前面一段的对象假定,事情的大概是这样的:
在陈与童相识时,二者分别是使君有妇、罗敷有夫的状态。陈的夫人是王节如,童的丈夫则是王博士(我猜测是这位仁兄)。在波士顿的时候,陈之藩1988 年突发脑疾,需住院紧急开刀除脑瘤,是童的丈夫王博士开车送陈到医院抢救,所以算得上有救命之恩。据说王是”一位爱妻子、孩子而又教顺父母的年轻人,无任何不良嗜好,很单纯又很善良,忠厚老实“。而陈的夫人王节如也是个很好的女人,据说陈之藩在美国念书在英国念书,王节如不但要寄去写信勉励他,寄去钱给他,甚至要给他寄牙刷,因为牙刷如果用坏了,几根毛了,陈之藩照样刷,他不会去买牙刷,他对自己生活完全不能够照顾,完全靠如姐王节如来照顾他。有回忆王节如的文章也这样说过,“她也有很多像达姬雅娜般却是中国妇女式的美德:纯朴、爱大自然、爱夫。当其夫在英苦读博士最艰难穷困之际,王女士从台湾不但寄钱连牙刷都寄去救急。”没想到陈跟童在相识以后却暗通款曲起来,陈还给童写了许多肉麻情书。后来,童终于要跟王闹离婚,且因为房子和孩子的事情惊动了王的老母亲,于是老母亲终于不忿,把媳妇不小心落下的情书寄给李敖,看是否帮忙一些。
2009-04-05 06:08:32
bb
其實陳之藩自己的文章中,除了大家廣泛認為具有&quot教化人心&quot的散文外,其實也透露出他愛智又不受道德規範的性情(見旅美小簡 第二十一篇-哈德遜劇院,在春風裡 第八篇-周末)。如果說文如其人,人本來就具有許多面向,如同他的文章一般。人們把陳之藩的印象刻版化,把他約化為一個典型去尊崇他,這也無可厚非。但是這樣對一個人的&quot斷章取義&quot,把他寫的部分文章當作他的全部去想像,會不會太一廂情願了? 然後又回過頭來說他欺名盜世,言行不一? 用泛道德化的論述去扣別人的帽子,顯然很不道德 ...
2009-07-11 18:36:46
虛偽小人足矣
陳這個人,真正虛偽至極,徐和羅素的言行儘管無法讓人苟同,但是沒有人會反對他們倆的言行一致,而陳這個老色鬼做了什麼?

如果,我們秉棄道德來看,他的行為基本上就是一口二心啊,以自許最高的清流書寫人間的文章,然而卻以最卑賤的水準行人間之事,他的行為就算不以道德觀批判,我們卻都能見到他害的恩人現在什麼下場?甚至在寫給王女的情書中屢屢出現如此不堪、下流的言語批判人間事,如此行為,他的清流又在哪裡?怎麼不敢把那些東西寫出來?

沽名釣譽,惟陳老色鬼。
2009-08-02 03:38:47
之凡
一元搥搥打造的不凡神像,需要X-ray多元追追其言其行之凡,其俗套神祇之傷風敗俗...

很驚訝阿達呆過那麼不長進的阿里不達報社(難怪 apple tree有成長空間).更驚訝too young 女檢察官的不起訴( 良家丈夫控告逃妻之前務必多卜卦多燒香啊 )~ 難怪 張忠謀的張淑芬的前夫自認落敗離去.

http://www.lawtw.com/template/blue/article_print.php

張忠謀與張淑芬「結婚」??二人真是好一對「?」男女???據報載(見聯合報九十年一月三十一日第五版)張忠謀於1985年自美返台擔任工研院院長,由化工所所長吳丁凱夫人張淑芬熱心為新院長打點新居,其後張淑芬出任工研院台北辦事處主任並兼任公關主任。又據報導(中國時報九十年一月三十一日第五版)張淑芬烹飪手藝一絕,當年張忠謀在工研院院長任內,在台北居住期間最常用餐的地點就是張淑芬家,當「張張」聯姻,「媒體大幅報導」「舉國歡騰」,譽為一對「奇」男女(?)之際,如果看官身為張淑芬的「前夫」(吳丁凱)會用那一句話祝福他們!!真是好一對「?」男女???

~~~~~~~~~~~~~~~~~~~~~~~~~~~~~~~~~~~~
呵呵呵~ 挖苦也沒用啦~ 張忠謀有錢有勢 命好?
~~~~~~~~~~~~~~~~~~~~~~~~~~~~~~~~~~~~
2009-11-20 13:08:15
是非正義自在人心
社會已經沒是非
有錢是老大
歌功頌德的一推
其實說穿了
是奸夫淫婦
2010-08-21 23:42:55
qq
范立達你一點新聞倫理也沒有,那位檢察官把卷給你看也已經觸犯法律了,你們兩個作無恥的事情,還繼續批評別人的通姦。你才是真正的偽善。
2010-08-28 18:44:08
大老鷹姐姐
范先生,我心裡很難受,我也很抱歉您至陳教授府上遭到閉門羹,但是我很能理解,陳教授當時遭到莫大冤屈時,內心的憤怒。

陳教授真的對如姐仁盡義至,如姐不喜美國冷,所以她一直是夏天,一個短暫時間才待在波士頓,其餘大多時間待在台灣,因為在台灣朋友多,打牌聊天看戲都方便。

同時,如姐有著高貴的情操,為人心腸好,慷慨熱情,對朋友大方,常接濟朋友與有才氣的京戲朋友,深受朋友歡迎。這些事情是我在照顧如姐時,與如姐與陳教授的共同朋友劉老師告訴我的。

但是如姐早已不工作,這些平常生活醫療支出交通費打牌看戲吃飯與接濟朋友,買冬大衣給京戲全團的錢從那裡來呢?

還有,很簡單的,您站在男人的立場來想想,如果您的配偶只有一年只有短暫時光與您在一起,其餘時間不在身邊,愛情如何維持呢?

陳教授從來沒有要作道德導師,從來沒有!

陳之藩教授所有所得耗盡在如姐身上,即使至後來沒有愛情,也是照顧如姐至終老。

童元方,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會愛上她,她是才女,博聞強記,小時候沒有標點符號的古文書,她完全不費力,她精通中國與西方文學、藝術史,她不僅聰明,而且心腸好,是元方在第一時間觀察出陳教授有中風的症狀,在醫院裡童元方用流利的英文才能讓陳教授趕緊進行開腦大手術。
這是陳教授在成大客座時期,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的事,感念童元方的救命之恩,如果沒有童元方,他早就死了,因為他是一個人在美國教書,身邊沒有妻子照顧的男人。

他們互為對方的才華所吸引,進而發展成愛情。
年事已高的陳教授擔心自己走在如姐之前,龐大的看護費用與醫療支出無以為繼,如姐有誰來照顧她呢?

童元方知道陳教授的掛心,於是跟陳教授說過,請你放心,我會幫你照顧如姐。這是在如姐未過逝之前,元方的妹妹們都知道的事。

還有,如果您能了解童元方的丈夫是如何對待童元方,您就不會太意外了,家暴是不可言說的痛楚!

這些私人感情的部份,實在不適合旁人置喙,但童元方與陳之藩兩人承受莫大的冤枉,也請容我這外人把真實的情況說出。


祝您 事業發達 事事順心!

大老鷹姐姐敬上

http://blog.udn.com/mayersu/4575103
2010-11-08 07:04:48
Anti-Debauchery
敬愛的 大老鷹姐:
敬請張開您的雙眼, 和良心, 看清陳之藩 姦夫 和童元方淫婦 的真面目:
名作家 陳之藩姦夫對 恩友妻 王教授博士夫人 童元方淫婦說(冩道) :
" 好了,快回去了,可以抱在一起又很浪費時光了,至少剛見面的時候會如此 "
他說 " 浪,小乖 " ,稱呼王夫人叫乖乖,小乖
" 浪,小乖好浪,尤其妳吃的時候,吃我的(那話兒)時候 " ,看到這邊,她吃的時候
" 我簡直受不了,妳怎麼能這樣子激情,看不出來啊,吻遍妳,尤其雙峰 " ,妳的乳房, " 摸一個,吃一個 " ,妳的兩個奶子,我摸一個吃一個 . . .
… 給妳買褲子最性感,妳早就知道我這個老毛病 " ,喜歡給女人買褲子,...
... 還有幾十多封這樣肉麻下流的信.
敬愛的 大老鷹姐 和 金聖華系主任, 如果是您,或您的女兒,媽媽,姊妹,妻子 et al, 被陳之藩姦夫老淫棍"吃那話兒,...吻遍妳,尤其雙峰 " ,妳的乳房, " 摸一個,吃一個 " ,... 您會作何感想? 難道不會噁心得想吐嗎? 您還會說: "給我軀體者父母,給我靈魂的人是陳之藩姦夫老淫棍棒" ? "我是非常幸運與幸福的,在這一生能夠遇見陳之藩教授這樣的老姦夫老淫棍,他既是被默默整死的如姐丈夫, 又同時是兼任許多有夫之婦,包括淫婦 童元方 的 "兼夫"。" 嗎 ???
2011-04-25 10:06:07
Anti-Debauchery
陳之藩老淫棍 德行敗壞, 狠心拋棄私生女, 誘姦恩友妻, 破壞恩友家庭, 為世人不齒, 惡名昭張.
摯誠盼望教育,文化有關方面, 尤其是香港的CUHK 和台灣的NCKU 能疏導, 警告, 並制止, 以匡社會日益敗壞的淫亂風氣. 切勿再將 陳, 童二人捧為寶似的. 以免繼續誤導純真學生和廣大社會人士, 以至遺臭萬年, 為歷史辱罵, 實在令人遺憾, 可惜.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4%B9%8B%E8%97%A9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1/20040621.htm (上)陳之藩 衣冠禽獸人面畜心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7/20040627.htm (下) 陳之藩 衣冠禽獸人面畜心
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131680 范立達 ─ 阿達部落格 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230757 照妖鏡 陳之藩老淫賊虫害蟲
http://www.wufi.org.tw/dbsql/contentb.php?id=2409 陳之藩老淫賊
http://asiapan.cn/archives/177 陳之藩姦夫 童元方淫婦的真面目

如月一腥 古吸 壽慾猖, 星 稀 獸
在春風裡 老朽 兼夫狂; 姦
旅美小簡 朦朦 漆老伴, 欺
蔚藍的天 閃閃 罩霪光! 淫
倒影濺河 瀝瀝 露穢形, 剣
時空之海 濁濁 喪天樑; 良
愛因斯坦 夢醒 痛心 怒斥 佬螢虫 !
一樣花開 瓣落 疾首 哀惋 佟園芳 ?
『豺狼寡義情 / 老婦病孤舟, 蒼天無語問 / 淚泣淡江流!』 --- 棄婦吟
『淚滴淡江流滿海,嗟嘆嚎啕哽咽喉!』 《水波中的雲影》悲歌
『我愛你,但我已嫁人,對他,我要永遠忠貞。』達姬雅娜 in 《尤金.奧涅金》作,
陳王節如女士『如姐』翻譯
Jie-Ru 所言甚是, 於我心有戚戚焉 (很有同感), 謝謝分享
陳之藩老淫棍 德行敗壞, 狠心拋棄私生女, 誘姦恩友妻, 破壞恩友家庭, 為世人不齒, 惡名昭張. 卻被香港的 CUHK 和 台灣南部的某 NCKU 捧為寶似的. 遺臭萬年, 實在令人遺憾可惜.
陳之藩老淫棍 德行敗壞, 狠心拋棄私生女, 誘姦恩友妻, 破壞恩友家庭, 為世人不齒, 惡名昭張. 可惜 香港的 CUHK和 台灣南部的某 NCKU, 不捧為寶似的. 遺臭萬年, 實在令人遺憾可惜.
2011-04-25 10:21:05
normalman
可憐的 童元方 為貪名利, 加上從小喪父, 母親耿XX又專偏袒愛三個妹妹, 加深加巨了童元方這個作大姐的戀父情結(IDIPUS), 一經老色狼勾引, 誤把爺爺輩 (陳之藩元配夫人 如姐王節如女士的說法,因陳某在北京時, 愛巴結名人, 與胡適之稱兄道弟,而胡適又是跟當時立法院長童冠X 同輩.而童冠X 的胞兄童孝X 正是童元方淫婦的親爺爺) 的老名人當作情夫,瞞著雙方配偶和家人, 屢屢 互通款曲,作姦犯科. 吸盡老淫賊的"那話兒",讓老淫蟲盡情"摸偏全身,吸雙奶房,摸一個,吸一個..." 還更不知羞恥,二人背著配偶和家人上旅館開房間,”抚臀吸奶” 偷歡做樂, 姦情寫在信裡,印在書上,把自己的淫樂建立在配偶家人的痛苦上, 哎呀, 好邪惡, 好噁心啊, 令人反胃, 好想吐哪!
2011-04-27 07:29:31
anormalman
可憐陳夫人如姐和童母耿X謝女士活生生被氣死. 後來陳姦夫 和童淫婦被告上台北法庭. 法官因"陳姦夫和童淫婦二人之姦情發生在美國,香港等地,而當事人當時又不在台灣,無法調查他們在台是否有姦情為由,裁定不起訴處分." 陳姦夫和童淫婦終於鬆了口氣, 繼續囂張,到處行淫作樂,反正旁人把他們無可奈何.
當時香港的CUHK , 台灣的NCKU, 教育部, 國科會等, 也都以, "我們只管教育, 管不到道德, 陳和童二人的私德我們無立場過問 (反正陳所誘姦的, 又不是我的太太,女儿 ,姐妹, 媽媽 . 受苦受罪的又不是我, 干卿底事?)" 為由,睜一支眼,閉一支眼, 裝聾作啞的一筆帶過, 敷衍了事兒.
但副作用,應響力已造成害. 童淫婦的三妹童X任與清華畢業的高才生薛XX 曾有過美滿的婚姻,兩個好可愛的女兒,還當選過模范家庭,上過電視,作過錄音片. 可是當薛知道童某的淫穢行為後.不齒與童家為伍, 毅然決然與童X任離婚而去. 其另一妹童X 昭已年過半百, 還只是孤家寡人一個, 連一個像樣的異性朋友都無.
陳姦夫和童淫婦的劣行不只毀壞了一個家庭. 唉.
2011-04-27 07:41:42
anormalman
再者, 現在的社會道德敗壞, 貪名好利, 不講道義原則, 笑貧不笑娼的淫亂之社會風氣, 與陳姦夫和童淫婦的作為不無關係. 無論是在工商政經,尤其是教育界. 大家都在有形無形中受其感染影響. 尤其陳之"大作" 被兩岸列為中學課本必讀之教材. 不知影響誤導了多少人 .現在社會上行淫亂的人都會說, "囉,你看, 陳姦夫和童淫婦二人的勾當,幹這麼見不的人的淫蕩行為,有什麼不好? 不是照樣風風光光的到處囂張嗎? 只要會寫文章,社會地位高,有名氣, 就可以任意姦淫友妻,破壞恩友家庭, 把自己的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法律也把他們無可奈何, 台灣南部某NCKU 大學甚至还設立了一紀念館, 專門展覽陳氏作品.列為青年學子的榜樣. 還有什麼壞事是不能作的呢?"
多可悲啊 !
2011-04-27 07:43:41
cuax
「童淫婦的三妹童X任與清華畢業的高才生薛XX 曾有過美滿的婚姻,兩個好可愛的女兒,還當選過模范家庭,上過電視,作過錄音片. 可是當薛知道童某的淫穢行為後.不齒與童家為伍, 毅然決然與童X任離婚而去.」童x任女士及其先生薛XX的婚姻,個人認為可能早就有問題了,跟陳之藩及童元方的事應該無關!又不是小孩子,怎麼可能陳童之事影響到其妹呢!
2011-08-03 20:41:10
cuax
至於「其另一妹童X 昭已年過半百, 還只是孤家寡人一個, 連一個像樣的異性朋友都無.陳姦夫和童淫婦的劣行不只毀壞了一個家庭. 唉.」一事。童X昭的未婚,那是各有姻緣,扯不上陳之藩及童元方的事。時下未婚男女多如過江之鯽,難道都是因果報應嗎!記得一部美國愛情電影叫 Made in Heaven。電影裡即敘述男女情愛今世牽扯之複雜,唯有天定說稍微可解!之藩先生的肉體也是一般男人,應該也有一般男人的肉體需求及需要女人的精神慰藉吧!如果會犯錯,大概也犯了時下大小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吧!
2011-08-03 20:51:49
98聽友
記者唯恐天下不亂
果真是社會的亂源
以前聽98還沒這感覺
今天看了這篇
覺得.....
唉!
自以為是的亂源
自以為是正義之詩的亂源
不過是好揭人瘡疤的小人
2011-11-25 13:50:41
支持阿達
日前新聞報出陳氏於香港往生的消息,逝者為大,先祈願陳氏安息,一路好走,平安西歸。

對於網路上許多人的哀悼,幾乎千篇一律,以腦海中〈謝天〉、〈失根的蘭花〉等等印象,對陳氏致上崇高的敬意,看在敝人眼中,除了輕輕點頭,剩下的只有無奈。他們大概只讀了台灣各級學校的國文課本,而比較少人來這兒看阿達的文章吧?

樓上說到亂源!亂源?什麼是亂源?是本來無亂,而起頭來作亂?還是根本其實早已爛,只是事情未揭,暫時過關?台灣已經跟著世界一同邁入二十一世紀了,民眾對於事情真相之後的解讀,應該早已有自我判斷的能力。將社會混亂的罪責算在記者頭上,怪記者不多加粉飾太平,反而藉著報導新聞來作亂,未免太有失公允。罵人自以為是的人,自己難道不也自以為是嗎?

我個人認為阿達將我不知道的事說出,盡了他身為記者還原真相的責任,要給他一個肯定;至於說記者「揭人瘡疤」?只能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就算阿達不說,檢察官不講,世界上還是會有人知道這件事,至少有兩個,便是陳妻與童夫。

不要說什麼那是他們兩家子的事,閒人少管。至少我在讀了〈謝天〉之後,會困惑於陳氏內心之「謝」字,其內涵意義到底是什麼?程度又有多深?寫了那麼感動台灣老少讀者們的文字,自身卻連家庭問題該首先解決,必先安頓好己身配偶,再談論兩人未來的這種道德都不具備,反而以「和誘」的方式,長期進行某種行為,在這之中,到底是阿達將真相示人,該負的責任較大?還是某行為人,仍欠信以為真的讀者們一個道歉?

謝謝阿達,感謝您將真相告訴更多的人。還有,就是敲動我心的那一句:

或許,在文壇上,徐志摩和陳之藩都是巨人,但在面對情感時,陳之藩卻在一剎時間,變成了侏儒。
2012-02-28 02:11:56
過路人
因為是名人, 所以他的私人行為被天下檢驗,也因為會舞文弄墨, 贏得一些粉絲將不和道德的行為美化進而合理化。就像其他名人的不道德行為,因為錢和權勢可以得到喜愛他們的人的接受此乃所謂愛之不嫌其惡。說來說去,最終還是得受自己心的審判。對也好, 錯也好,看官們就當一場戲來看,各述己見。同情的是他們雙方的家人, 尤其是童元方未成年的子女,勢必在他們的成長過程,投下無可磨滅的陰影傷害。由這點看來, 這種愛情很夠得到她子女的祝福才是不朽的, 否則有什麼偉大呢?其他人怎麼歌頌,只怕當事的陳和童對其子女也要說聲對不起。奇怪, 怎麼就沒有人從他們的小孩立場來看待此事?至於他的才情,見人見智吧!不知得誰厚愛,編進了教科書。
至於童的前夫,成立格子揭發控訴童和陳的通姦不義行為, 覺得也是從報復心態出發,不是基督徒的行為。其實就瀟灑放她走吧!老婆跟別人, 自己也該檢討。
結論, 陳童之愛情實在不足掛齒。
2012-03-19 17:34:05
路人
有嘴說別人,可有嘴說自己 ? 范立達自己的行為又如何呢 ? 請看:

http://history.n.yam.com/yam/entertain/201205/20120530005587.html



資深名嘴、現任TVBS資深法務經理范立達,兩年多前才梅開二度、開開心心娶美嬌娘,結果竟被週刊拍到,他和一名熟女在河濱公園約會,不但甜蜜擁抱還嘟嘴玩親親!(圖片翻攝自壹周刊)


最新一期週刊報導,名嘴范立達和一名短髮熟女帶著食物到河濱公園野餐,熟女先是像無尾熊般,伸出雙手環抱勾住范立達的脖子,吃完後,兩人還嘟起嘴巴玩親親。


問訊此事,素來辯才無礙的范立達講話變的結結巴巴,只表示「不方便多說」,但也承認熟女不是才結婚兩年多的老婆。看來以前衝刺跑社會新聞的范立達,在感情路上也很衝。
2013-10-22 10:49:00
Dajiausa
Yak, many people know Chen C.F.'s true face, He is 披着羊皮的老色狼。nicked named as Chien Fu (姦夫、兼夫,namely : 兼 任朋友太太的 情夫)。
- - - - - - - - - - - - - - - - - - - p.s. there has been widely spread online information, anybody can easily find them on web sites, for examples, here are just a few, among tons of them: (they have solid background, that's why that C.F. never dare to sue them, even after publicly criticized and humiliated, because it will backfire, 越描越黑、事实胜于雄辩、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作孽,不可活!)

陳之藩檔案(下) - 阿達新聞檔案- PChome 個人新聞台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230757/ 转为简体网页Oct 25, 2003 - 陳之藩檔案(下) 我傻楞楞的站在門前,不知道出了什麼錯。 ... 現在社會上的人都會說, "囉,你看, 陳姦夫和童淫婦二人的勾當,幹這麼見不的 人 .. 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230757 - - - - - - - - - - - - - - - - - - - - -標題: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http://leeao.com.cn/online/creazywang/chenzhifan2.htm
http://leeao.com.cn/online/creazywang/chenzhifan1.htm
- - - - - - - - - - - - - - - - - - - 陳之藩 通姦事件薄 (1)http://mypaper.pchome.com.tw/threesics/post/1322798487
2014-01-24 03:09:20
toolsone1
我是陳之藩80年代的學生,覺得他很真,完全没有機心。年纪大了,明白他的感受,不事先離婚,只是為太太家庭的感受。人到盡頭,發現太太不是自己所愛。是很痛苦的,人生是白費的。支持他和陳元方。
2015-09-06 15:10:43
DDA
人有隱私
例如 我問你 妳是不是處女 你有沒有婚外情?...
你不想回答 還逼問
你因此說謊
我不能氣沖沖說你說謊
畢竟 我是什麼立場
憑什麼要你說實話
很多記者犯了這毛病
沒禮貌 很冒犯地逼問私領域的事
一定要人回答

肺氣炸是你家的事
你說得好像別人有對你說真話的「義務」
有人突然跑去你家按門鈴 問你不想講的多年私事
你當下也來不及深思
第一時間就否認
於是對方說他氣炸了
他這樣突擊你 你還是有義務對他坦白
因為他是記者?
2018-04-10 02:34:4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