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森雙12消費2件送12% 老闆車庫一定要有的車是?清爽調理乳液!限量出清中 印度學生大讚台灣研究環...
2003-10-13 10:58:34 | 人氣(29,412) |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陳之藩檔案(上)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陳之藩檔案(上)

民國九十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聯合報A十二版左下角刊出一則約莫兩塊沙隆巴斯大小的新聞,標題是「陳之藩和童元方 散步說詩/夫妻檔返台發表新書 心靈對話留紀錄」,在新聞上方,還登出了陳之藩與童元方的照片。

照片裡的陳之藩,右手拿著麥克風,左手向前伸,那神情,像是很認真地在跟記者們訴說些什麼似的。坐在他右側的童元方,則把頭側轉,半瞇著眼睛,凝神注視著陳之藩。相片裡,一個動,一個靜;一個激昂,一個沈默;我端祥那張相片良久良久,覺得自己都能感受到童元方看著陳之藩時的那種愛憐與崇敬。這對夫妻的感情,還真深厚呵!

新聞的內容大致是說,陳之藩闊別文壇三十年後,首度推出全新散文集「散步」,而他的妻子童元方也出版新書「水流花靜」。記者寫道,在陳之藩書中的首篇文章「散步」中,陳之藩提到他在哈佛大學與念哲學的童元方相識後,兩人常在查理河畔漫步,一邊散步,一邊說詩,偶爾也談數學、科學。這條「散步」之路既是兩人的心靈對話,也是科學與文學的對話。新聞還提到,陳之藩早年以「失根的蘭花」、「謝天」等洋溢情感的散文揚名,「散步」則收錄不少講「理」的科學散文。

這則新聞裡,其實蘊藏了很多很多的祕密,可是,我想一般人大概都看不出來,甚至,我還敢大膽斷言,連寫這篇報導的記者自己都不知道。隨便舉幾個問題好了,陳之藩和童元方為什麼會在哈佛大學相遇?相遇在哪一年?陳之藩新書的書名「散步」,有什麼意涵?童元方的「水流花靜」,副題是「科學與詩的對話」,指的又是什麼?闊別文壇三十年後,陳之藩又為什麼會重出江湖出版新書?這些疑問,我大概或多或少都知道些答案,而我唯一不知道的是,陳之藩和童元方是夫妻。

看著這則新聞,再反覆看著新聞相片,突然間,我有萬般感慨…。

陳之藩這個名字,我不陌生。事實上,我想,大多數的五、六年級生應該對他也都有印象。在國中還是高中國文課本裡,「謝天」、「失根的蘭花」這兩篇文章是令人動容的佳作。記得那時候,老師沒叫我們背書,我還是把這兩篇文章硬生生的背了下來,因為寫得實在太棒了。

可是,對陳之藩的印象,也就簡陋得就只剩這麼一點了。在我成長的歲月中,沒有再接觸過陳之藩的新作品,「謝天」、「失根的蘭花」又是久遠之前的記憶,不知不覺間,我竟然把陳之藩當成是朱自清、徐自摩那一代的文人,也誤以為他也和那一輩的才子一樣,早已離開人世。(哎呀!真是抱歉!)

這種錯誤的認知,直到八十六年底才打破。

為什麼會打破?在此,先賣一個關子。只不過,當我看到報紙上的新聞,提到陳之藩夫婦各自出版了一本新書之後,心裡卻有無限的好奇。我覺得,有一些迷團必須解開,而要解開這團迷霧,最好的辦法,就是從他們兩人出版的新書裡頭去找。於是,看完新聞後,下午我就到師大路的政大書城,馬上把這兩本書抱回家,而且通霄苦讀,果然,心中的疑惑終於解開了。

先介紹陳之藩和童元方這兩個人吧!

根據書中的作者簡介,陳之藩是一九二五年生,不過,我手邊的另外一分官方文件顯示,陳之藩是民國十三年六月十九日生,兩者差了一年,但這不是重點。他是北洋大學電機系學士、美國賓州大學科學碩士、英國劍橋大學哲學博士,曾是美國波士頓大學研究教授,現職是香港中文大學電子工程系榮譽教授。他早年寫的書,如「旅美小簡」、「在春風裡」、「劍河倒影」,一般人就算沒看過,也多少聽過。在國人的心目中,他屬於文豪級的大師。

至於童元方,我想,知道的人可能就比較少了。在「水流花靜」一書的作者簡介中指出,童元方是台大中文系畢業的文學士、美國奧立岡大學藝術史碩士、東亞研究碩士、哈佛大學哲學博士。曾任教於哈佛大學,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副教授。她也出版過幾本書,如:散文集「一樣花開─哈佛十年散記」,譯過「愛因斯坦的夢」、「情書:愛因斯坦與米列娃」等等。

書中的作者簡介並沒有提到童元方的年紀,或許是因為女性都不太喜歡別人提到她的年齡吧!不過,我手邊一分官方資料上也記載了童元方的出生年月日,那是民國三十八年六月六月。換句話說,童元方的年紀,比陳之藩足足小了二十五歲。這該算是老少配吧!

我看著這兩本新書,光從書的封面對照,就很有趣。這兩本書的封面,採取同一種設計形式,連用色都選用了同一種顏色,一看就知道互有關聯。童元方新書上的「水流花靜」四個字,是陳之藩以毛筆親題的。而陳之藩新書上的作者相片,是由童元方攝影。兩本書擺在一起,相映成趣。

我先翻開陳之藩的「散步」,一頁一頁的讀下去,但書裡,並沒有透露出太多我想要知道的線索,我有點失望。看完之後,我再把童元方的「水流花靜」打開,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下去。這一次,我大有斬獲。我喜孜孜的看著,拿著螢花筆在字裡行間畫著。直到天亮,我想,我該知道的東西,已經都知道了。

我會心一笑,終究是女孩子比較藏不住心事。對於自己所愛的男人,總想把他化為筆下的文字,一字一句,都是愛意,都是回憶,都是思念。

那麼,我看出了什麼?且聽我一一道來。

先解答「童元方和陳之藩究竟是什麼時候結婚的?」這個問題好了,這一直是我心裡最大的迷團。在童元方的書中,也意外的點出了答案。「在五月十日想起了六月十六」這篇散文中,童元方把他們結婚請帖上的文字都抄錄下來:「今年的復活節假日,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城,我們結婚了。現在回到香港,請大家喝喜酒。席設在:尖沙咀 九龍 香格里拉酒店。時間是:二00二年五月十九日」。

我翻了一下月曆,二00二年的復活節,是三月三十一日。換句話說,在新書發表的前一年多,他們從剛剛結婚。二00二年,陳之藩已經七十七歲,童元方也超過了五十二歲了。他們是屬於「晚婚型」的人嗎?看來又不像。那麼,為什麼會拖到這麼晚才成親呢?

在童元方的書中,她提到她的初戀。雖然僅是短短兩行,但卻饒有趣味,也不免令人產生聯想。這兩行字是這麼寫的:「那麼,我自己呢?也是十六歲,一本小書上的新綠,使我由著迷而入夢。如今,風雨過後,初戀的夢竟然化為如此明媚的春天。」

我大膽的猜,童元方在文章中寫的那本「小書」,應該就是陳之藩早年寫的散文。換句話說,十六歲那年,正在北一女就讀一年級的童元方,就因為透過文字,而戀上了陳之藩囉?如今,有情人終成眷屬,這當然是好事。可是,文章中提到的「風雨過後」,指的又是什麼呢?這答案,我當然知道,但是,還是先容我再賣一次關子。

他們兩人又是在何時、在何地相識呢?陳之藩在書中交代了:「整整二十年前罷。我由香港到波士頓,在大學裡教書。地方是在查理河快到出海口的地方。對面是麻省理工,上游是哈佛大學。我卻常常去哈佛的燕京圖書館,在那些中文書堆裡尋尋覓覓,不久在那裡認識了元方。」

二十年前初次邂逅,陳之藩和童元方之間有沒有擦出愛的火花?還是僅只於擦肩而過,從此兩相忘呢?

童元方的文章幫我解答了這個疑問。她寫道:「我們相識時,他已教書,我還是學生;不在一個大學,更不是一樣的學系;所學不只是不相同,甚至是不相類;他學的是科學,而我是文學。可是為什麼初見的那一剎那,如果有三生的話,就好像三生以前就已經認識了似的?就是這個人,就是這個人。」

「在查理河邊上,一起凝視眼前急急的逝水,遙望遠天慢慢的流雲,午餐剛過,就坐在這裡談天,瞬間,天就黑了。於是把奔馳而過的地鐵站,當作連綿不已的長亭復短亭。他送我到我的學校,我總是不願出站去,次次在『送君千里』的淚光中,再送回他一站,才黯然相別。」

很顯然,他們相識之後,很快就陷入了熱戀之中。

童元方非常喜歡和陳之藩談詩。在文章中,童元方就說:「與所愛的人亂談所愛的詩,像在半畝方塘中一起涵泳,一起悠游;有說不出的歡喜。」

童元方學的是中國文學,談詩賦詞,那是她的專常。陳之藩年輕時代就極有文采,他雖然自謙說:「我有時背誦兩三句不全的律詩,元方就給補上。可是又記不住,過了明天就忘了。」但我相信,以陳之藩的國學造詣,多少能和童元方相互印證吧!可是,對於陳之藩的世界,童元方卻不容易進入。因為,陳之藩學的是電機,他寫散文,只是偶一為之,真正的精神和氣力,還是花在專業科目上。但是,一談到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一談到創立電磁學理論的麥克士韋,童元方就傻了眼,再也接不下話了。

對此,童元方在書中提到,她在北一女時代,被糊裡糊塗的分到了文組,結果,在升學的壓力下,物理、化學等等的課程,都被歷史、地理課老師借來補課,讓她沒有辦法受到完整的理工知識教育。因此,她後來雖然在文學史的鑽研上有很高的造詣,但對於自己無法了解自然科學方面的領域,始終是耿耿於懷的。

這種耿耿於懷的感覺,我想,在她初識了陳之藩之後,一定會更深刻。

如果相戀的兩個人,沒有共通的話題,或者說,只有你能進入我的內心,我卻無法看到你的世界,對戀人來說,這是多麼的不對等,這會有多麼的焦慮呀!

不能了解物理學大師的方程式,如果能夠了解其他,或許可以稍稍一補遺憾。

童元方終於找到切入點。她在文章裡面說:「在博士論文的寫作最緊張的時候,偶然地看到一本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萊特曼所寫的『愛因斯坦的夢』,原為閒看,竟爾入迷。萊特曼寫愛因斯坦的思想,竟像一首詩樣的悠揚,如一首詩樣的優美。他把相對論用清麗的文字和悅耳的韻律描繪出來。這是科學,還是文學?我的內心深處自中學以來所積壓的與受人卑視的委屈,像火山似的爆發開。於是我就把論文放在一邊,譯起萊特曼的這本小書來。…我這時已經認識在波士頓大學執教的陳之藩教授,就把一部分草稿拿給他看,他看過後慫恿我與萊特曼說一說我的中譯。萊特曼對我這學詩的人譯他這本科學小說,不僅不以為異,甚且以為幸。於是在萊特曼與陳先生的鼓勵下,我這本『愛因斯坦的夢』之中譯本,不久就出版了。」

之後,童元方再接再勵,她又譯了「愛因斯坦的情書」,把愛因斯坦寫給第一任妻子米列娃的情書都譯成中文。這等於是透過情感面,而非理論面,進入了愛因斯坦的內心世界了。

在翻譯「愛因斯坦的情書」之際,童元方說,「有一天我在陳教授的波士頓辦公室裡,看到他以前所譯的麥克士韋小傳,就借回去看了。」這一看,讓童元方看到了驚喜,原來「居然他寫詩。卻不知寫了什麼詩,如此開始了我萬里追索他的詩的歷程。」

她為什麼要研究麥克士韋呢?童元方自己說:「要明白麥克士韋的方程式,我今生是無論如何也辦不到了。但麥氏既然在寫方程式的同時也在寫詩;同是這一個人,愛科學的人研究他,愛詩的人也可以研究他呀!就是不懂方程式,我也可能經由詩而進入他的內心世界!」

麥克士韋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要找他的資料,當然得回到劍橋大學圖書館找。可是,到了圖書館之後,童元方先不找麥克士韋的著作,而找陳之藩的。她在文章中說:「我當然先查他的著作,而一查立時查到,正是他的書及他的博士論文。」她的欣喜自然不在話下,她說:「劍橋的學生,我則愛之至於無以復加;不論是古人,還是今人。」古人,指的是麥克士韋,今人,指的當然就是陳之藩了。

在查訪後,童元方發現,麥克士韋在十四歲時同時獲得了數學獎與詩作獎。可是,麥克士韋日後的成就,卻只在他的電磁學上,他的詩卻被社會忽略了。

童元方認為,麥克士韋是「浪漫詩人,也是民謠歌者」,她整理完麥克士韋的詩作之後,就寫了一篇論文寄到國際電磁波會議,最初,法國的主辦單位打了回票,但沒想到,輪到美國主辦會議時,她的論文卻被接受了,而且還讓她上台發表。

我想,童元方在一群科學家面前,談論著這位電磁學大師的詩作,她心中一定很激動。用著自己的方法,童元方接觸了愛因斯坦和麥克士韋,她完成了科學與詩的對話,也成就了她和陳之藩的對話。

在這裡,我看到童元方對陳之藩的愛,那是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情感。

文章裡也提到,有一年,童元方到英國劍橋大學參訪,她搭著小舟子在劍河上瀏灠岸上的風光。當她看到陳之藩當年待過的磨坊巷時,童元方寫道:「我的朋友當年就是在磨坊巷裡悽悽、惶惶、茫茫、踽踽,分不清樓上樓下,弄不轉城北城南,劍水的萬種風情,他忙得不會看見,而他用功的苦況,即使到現在每一想起仍使我的心抽痛。」

所以,如果說,在童元方十六歲那年,她就從陳之藩的書裡愛上了他;如果說,在二十年前,陳之藩就與童元方在哈佛大學的燕京圖書館、在查理河邊相識,而且也展開這麼長時期且濃情蜜意的交往,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會拖到都垂垂老矣時,才決定完成婚配,廝守一生?他們為什麼要耽誤二十年的流水青春?想想看,二十年前,陳之藩五十七歲,童元方三十二歲,那時如果結合,不是更美好嗎?

這二十年,並沒有擱著。童元方寫到他們之間的愛戀,那是在他們相戀之際,在異國旅遊時,下褟於旅館房內的畫面。文章中說:「他輕輕地吻我背後,他重重地撫我胸前,由溫柔化為溫存,由劇烈轉入猛烈。山雨、山洪、山瀑過後,山中之夜復歸於寧靜。不知何時睡去,是窗帘縫隙窺入的陽光,把我刺醒。人生何似,如此蜜甜!」

這麼濃的情愛,卻不能立即結合,這裡頭,一定有些故事吧!

是的!真的是有一段故事,而這段故事,竟是我曾經跑過的一則新聞,一則登不出來的新聞。

把時間再往回溯到民國八十六年底吧!

確切的時間已經記不清楚了。記得的是,那天早上,我走進台北地檢署檢察官的辦公室,一如往昔,我對在座的每一位檢察官們鞠躬哈腰,陪著笑臉問道:「請問,今天有沒有什麼栽培的呀?」

月底,又是年底,正是檢察官們忙著結案的時刻。每到年終,地檢署就會統計每一位檢察官手上還剩下多少案件還沒結掉,如果積案太多,年終考績就不會太理想。考績差了,一方面可能會耽誤了未來的升遷,二方面對來年的年終獎金、考績獎金的多寡也有影響,也因此,只要一到年終,每一位檢察官莫不神情嚴肅,個個振筆疾書,把壓在櫃子裡的卷宗都搬出來,好好來個大清倉。

在這種敏感的時刻,溜到檢察官辦公室裡,乞求檢察官「栽培栽培」,那有點痴人說夢的味道。不過,不如此,又能如何?我們吃記者這行飯的,可沒有什麼月初、月底的,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都有寫稿的壓力,就算前一天挖到一條世界級的超級大獨家,第二天如果繳了白卷,還是很有可能被長官K得滿頭疱的。

所以,我還是硬著頭皮,到每一間檢察官辦公室逛逛。說不定,有哪位檢察官慈悲心大發,會把頭從卷宗裡伸出來,丟一份不痛不癢的起訴書給我,那麼,我一天的工作也就有著落了。

可是,這一天顯然很不順利。檢察官們個個臉色鐵青,大家都懶得理我,而且,連招呼也都不打一聲。我逛來逛去,覺得百般無聊,正準備轉身離去時,突然,我看到一位女檢察官的桌上,擱著一疊卷宗,在卷面的被告欄上,赫然出現「陳之藩」、「童元方」六個字。

童元方是誰?我孤陋寡聞,完全沒有聽說過。可是,陳之藩這名字,那是如雷貫耳。

這下子,我眼睛可瞪大了。我才不管檢察官是不是已經火燒屁股了,我馬上問她:「這…這…這…?」

她抬起頭,看著我手指指的那個名字,再看看我,很肯定的點點頭,說:「沒錯,就是他。」

我嚇了一跳,問說:「不會吧?他不是已經…?」

女檢察官看我被嚇得那麼厲害,她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她說:「我想的跟你一樣。一開始,我收到狀子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我還在想,這人不是已經作古很久了嗎?怎麼會被人家告?後來一想才知道,他原來還是健在的,只是因為很多年沒有發表文章了,所以我們都以為他已經不在了。」

我意會的點點頭,口中發出:「喔~~~」的聲音。

我再看一次,這次,又讓我看到好東西了。在卷面上的案由欄裡,大大的四個字「妨害家庭」。

我皺著眉頭問檢察官:「陳之藩就算還活著,但他大概也已經七老八十了吧?怎麼可能還去妨害誰的家庭呢?」

檢察官笑了出來。但她不肯再對我說什麼了。她搖搖手,一臉神祕的樣子。

她說:「好啦!好啦!你去吵別人啦!不要再來打擾我啦!我要趕結案了啦!」

可是,這麼八卦的新聞,我怎麼捨得放棄呢?

我苦苦哀求她:「拜託啦!再多栽培一點啦!」

她故作正經的瞪著我:「什麼栽培?你沒聽過偵查不公開呀?快走!快走!要不然,我要辦你妨害公務了!」

我不死心,再問她:「妳把這疊卷宗拿出來,意思是說,這件案子妳要結了,對不對?那好,我現在不吵妳。等妳結了案子之後,妳給我一份起訴書或是不起訴書好不好?」

她熬不過我,只好點頭。

我正心滿意足的要離開時,她又在我後頭說話了:「不過,我年底不打算結這件案子了,我還要再查一查。」

她這麼一說,我當場卡住了,一腳步硬是邁不出去。

我回身問她:「怎麼卷宗都拿出來了,又不結了?」

她嘆了一口氣,說:「哎!這麼一位大文豪,怎麼能夠這麼輕率的就結案了呢?要好好的查一查,要好好的查一查!」

這位檢察官的年紀很輕,剛剛從司法官訓練所結訓出來,還有著年輕人的夢幻和純真。我相信,在她心裡,她對於陳之藩的崇拜,一定不下於我。想想看,一個小時候讀過的國文課本裡頭的作者,現在竟然變成自己手中的被告,那種感覺,一定很奇特。

既然心中的感覺不同了,對於檢察官來說,陳之藩這個名字的意義也就不同,那不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被告,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個值得尊敬的人。就算要對他發動偵查,也要想著該如何顧及他的顏面,如何保全他的聲譽。司法官講究「我心如秤」,這秤,有時也會不經意的向某一方傾斜。

我很了解她的感受。所以,我也不再逼她。我只是靜靜的跟她說:「好吧!反正,等妳結案了之後,妳一定要跟我說一聲,好不好。」

她同意了。

我看她點頭,心中大喜。就在此時,她轉身打開櫃子,準備把這疊卷宗收起來,剛好,一陣風吹來,竟然把卷宗的封皮給吹開了。我用了這輩子最快的閱讀速度,以及最強的記憶力,在那短短的三秒鐘裡,把卷上第一頁記載的陳之藩家裡的地址牢牢的記下來。之後,我連忙跟她告辭。

衝出檢察官辦公室,我把方才死背下來的地址抄到紙上,是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某號的九樓。有地址,就不難找人。既然檢察官不願意跟我說,那麼,我直接去拜訪這位大文豪,聽聽他怎麼說吧!

當天下午截完稿後,我就循著地址來到了陳之藩家的樓下。一樓的大門緊掩,我不得其門而入,只能按下對講機,希望能和陳之藩對上話。

其實,我那時的心情是既緊張又興奮的。興奮的是,真沒想到,我竟然可以採訪一位仰慕已久的大師;緊張的是,這趟採訪,不是要討論他的散文,卻是要討論一場官司。

「這會不會太不敬了?」我自言自語。可是,我不想放棄。當記者的,如果畫地自限,怎麼能夠跑出好新聞呢?

我按下對講機,一會兒,一位蒼老的男人的聲音傳出來。

我很緊張的說:「請問,陳之藩先生是不是住在這裡?我是聯合晚報的記者范立達,我想採訪他,有事想請教他。」

對方並沒有馬上開門,反而遲疑了一下。不久,那位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被他這麼一問,我不得不說明來意。我告訴他,我是主跑司法新聞的記者,因為剛剛得到一條線索,知道陳之藩和童元方被人家控告妨害家庭,覺得很特殊,想請教陳先生的說法。

沒想到,這麼客客氣氣的說法,卻遭來一頓雷霆。

對講機那頭的聲音很憤怒:「陳之藩不在。他已經搬家了。我告訴你,他不認識什麼童元方,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人家告。你最好不要亂寫,如果亂寫,將來被告了,不要怪別人!」

說完,咔嗒一聲,對講機掛掉了。(待續)

台長: 阿達
人氣(29,412) | 回應(8)|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jieru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上)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1/20040621.htm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7/20040627.htm

http://rs.edu.tw/bicer/ca2/305/ca2305l.htm
http://asiapan.cn/archives/177

如月一腥 古吸 壽慾猖,
在春風裡 老朽 兼夫狂;
旅美小簡 朦朦 漆老伴,
蔚藍的天 閃閃 罩霪光!

倒影濺河 瀝瀝 露穢形,
時空之海 濁濁 喪天樑;
愛因斯坦 夢醒 痛斥 佬螢虫 !
一樣花開 瓣落 疾惋 僮園芳 ?

『豺狼寡義情 / 老婦病孤舟, 蒼天無語問 / 淚\\\泣淡江流!』 --- 棄婦吟
『我愛你,但我已嫁人,對他,我要永遠忠貞。』達姬雅娜 in 《尤金.奧涅金》作,
陳王節如女士『如姐』翻譯
2009-03-30 14:09:51
MaMa
童元方和陈之藩 TRUE FACE !
http://www.wufi.org.tw/dbsql/contentb.php?id=2409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ld/3/4131680/20031013105834/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ld/3/4230757/20031025204041/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上)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1/20040621.htm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下)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7/20040627.htm
http://asiapan.cn/archives/177
異鄉生活專輯【之三】蟇 普希金與王節如
http://rs.edu.tw/bicer/ca2/305/ca2305l.htm

在《失根的蘭花》一文中,陳氏強調:「身可辱,家可破,國不可亡」。應該知道這裡所指的「身」是自己的而不是友妻的「身」;更萬萬不可「破」壞恩友的「家」庭。難怪李敖在電視真相網『笑傲江湖』節目裡再三嚴正呼籲陳氏應立及停止言行不一的陋習,以免繼續誤導廣大讀者。誠良有以也。

俄國大文豪 拉沃柯夫 說:「科學離不開幻想,藝術離不開真實」。我不禁想起前幾年國內發生的一件 轟動社會的大事。一位極有名的大作家林清玄,出版了上百本書,本本暢銷,還榮穫過好多國家文藝大獎,以提倡『打開我門心靈的門窗,重視道德精神,過高尚潔淨的生活』聞名。長久以來頗受無數民眾的熱烈歡迎。但後來其背棄髮妻,敗德真面目被揭穿,舉國譁然。廣大讀者群眾覺得被誤導被欺騙,紛紛憤怒地燒書抗議。有好多老人家平常本來非常愛讀他的書,還製成錄音帶擺在床頭,每天晚上不聽就睡不著覺。但自從知道真相,原來作家說一套作一套,書中情感不真,人與文不一致。大家突然覺得好惡心,再一看到他的書聽到錄音帶就好想吐。可見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讀者的心靈是清澈的。一篇真正好的文章不僅文筆要流暢,意境要高,更重要的是應該情感真摯,人與文一致,不能自相矛盾,更萬萬不可誤導讀者。否則後果很可能就會像台灣那為名作家一樣。古今中外都有類似的警世語,如蘭婷所說:「文學最終目的在喚醒人類的良知與道德。」謝鵬雄:「文化是最高的道德。」樂聖貝多芬說:「除道德外,我不承認有什麼優越的標記。」 陳鴻在【長恨歌傳】 感歎 唐明皇與楊貴妃 亂倫淫穢 禍國殃民的罪行,因而語重心長地說:「文學應以歷史為戒,杜塞致亂的根源,以警惕將來的人啊!」 我們熱愛藝文又常愛寫作的同好焉能不以此為鑑乎?
2009-03-30 14:25:36
GQS
科學與詩人的對話, 不外乎追求真善美。其中又以『善』為根本。 隨著科技的快速發展,雖然物質文明生活享受越來越高,可是靈性墮落釀成空前浩劫的機會也越來越大。人類要不是還有那麼一絲道德約束,說不定早就聰明反被聰明誤,自我毀滅了。希特勒美術不凡,汪精衛文筆很好,潘金蓮色藝雙全,西門慶武技高超。可惜皆因天良喪盡,落得遺臭萬年。可見人格天良有多重要,缺德造孽非常可怕。
陳 若真少不了女人,請到妓院去,不要到中文大學學術殿堂 來誘姦女教授。 不要把 CUHK 當作 Changji U.(娼妓大學)。你若真還有點人性、愛心,請良知發現,立即把狠棄多年的私生骨肉,從孤兒院中接回家去撫育。那個被你勾引女學生生出來的私生子﹐頭大大的好像你阿。大嫂如姊很喜歡﹐好想收養為義子﹐可惜被你狠心拒絕。這事名教授夏志清﹑余光中﹑蔡思果和當時 CUHK 教職員學生都知道。你到底是為人師表的大學教授,還是『滿嘴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的衣冠禽獸?
『萬惡淫為首』,『朋友妻不可戲』,更何況是恩友妻!這是作為一個人的最基本原則和人倫道德,可惜陳老淫虫不顧別人的痛苦,只顧貪享淫樂。可憐王節如女士 遇人不淑,年老病衰,慘遭遺棄,只能 暗自吞血淚: 『豺狼寡義情,老婦病孤舟;蒼天無語問,淚泣淡江流!』無助地望著 《水波中的雲影》悲歌: 『淚滴淡江流滿海,嗟嘆嚎啕哽咽喉!』 陳老淫虫不僅破壞了中大校譽,損毀學術尊嚴,更羞辱了 所有女性。凡有血性有良知的人,都應群起鳴鼓而攻之,以匡正 陳老兼夫以身作賊助長『笑貧不笑娼』 的淫亂 歪風 !
名詩人 亞弦 道:「散文是人格的直接呈現。」好文章不僅文筆流暢優美,意境要高,更重要的是應該情感真摯,人與文一致,萬萬不可誤導讀者。 俄國大文豪 拉沃柯夫:「科學離不開幻想,藝術離不開真實」。蘭婷:「文學最終目的在喚醒人類良知與道德。」樂聖貝多芬說:「除道德仁慈外,我不承認有什麼優越標記。」 陳鴻更痛恨不齒 唐明皇楊貴妃 骯髒污穢、不知羞恥、 傷天害理、亂倫敗德罪孽醜行, 雖外表包裝甜美華麗的愛情假像,內心卻充滿著醜惡骯髒的獸慾邪念。 因此他在【長恨歌傳】裡也感慨萬千 語重心長勸勉世人: 「文學應以歷史 為戒,杜塞淫穢致亂的根源,以警惕將來的人啊!」 奉勸 陳老人家,請你作一位真正的教授,不要再作衣冠禽獸。 『人非聖賢,熟能無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
2009-04-05 07:39:37
大老鷹姐姐
范先生,我心裡很難受,我也很抱歉您至陳教授府上遭到閉門羹,但是我很能理解,陳教授當時遭到莫大冤屈時,內心的憤怒。

陳教授真的對如姐仁盡義至,如姐不喜美國冷,所以她一直是夏天,一個短暫時間才待在波士頓,其餘大多時間待在台灣,因為在台灣朋友多,打牌聊天看戲都方便。

同時,如姐有著高貴的情操,為人心腸好,慷慨熱情,對朋友大方,常接濟朋友與有才氣的京戲朋友,深受朋友歡迎。這些事情是我在照顧如姐時,與如姐與陳教授的共同朋友劉老師告訴我的。

但是如姐早已不工作,這些平常生活醫療支出交通費打牌看戲吃飯與接濟朋友,買冬大衣給京戲全團的錢從那裡來呢?

還有,很簡單的,您站在男人的立場來想想,如果您的配偶只有一年只有短暫時光與您在一起,其餘時間不在身邊,愛情如何維持呢?

陳教授從來沒有要作道德導師,從來沒有!

陳之藩教授所有所得耗盡在如姐身上,即使至後來沒有愛情,也是照顧如姐至終老。

童元方,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會愛上她,她是才女,博聞強記,小時候沒有標點符號的古文書,她完全不費力,她精通中國與西方文學、藝術史,她不僅聰明,而且心腸好,是元方在第一時間觀察出陳教授有中風的症狀,在醫院裡童元方用流利的英文才能讓陳教授趕緊進行開腦大手術。這是陳教授在成大客座時期,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的事,感念童元方的救命之恩,如果沒有童元方,他早就死了,因為他是一個人在美國教書,身邊沒有妻子照顧的男人。

他們互為對方的才華所吸引,而進而發展成愛情。年事已高的陳教授擔心自己走在她之前,龐大的看護費用與醫療支出無以為繼。在如姐未過逝之前,元方已跟陳教授說過,請你放心,我會幫你照顧如姐。

還有,如果您能了解童元方的丈夫是如何對待童元方,您就不會太意外了,家暴是不可言說的痛楚!

這些私人感情的部份,實在不適合外人置喙,但童元方與陳之藩兩人承受莫大的冤枉,也請容我這外人把真實的情況說出。
2010-11-08 06:53:54
Anti-Debauchery
敬愛的 大老鷹姐:
敬請張開您的雙眼, 和良心, 看清陳之藩 姦夫 和童元方淫婦 的真面目:
名作家 陳之藩姦夫對 恩友妻 王教授博士夫人 童元方淫婦說(冩道) :
" 好了,快回去了,可以抱在一起又很浪費時光了,至少剛見面的時候會如此 "
他說 " 浪,小乖 " ,稱呼王夫人叫乖乖,小乖
" 浪,小乖好浪,尤其妳吃的時候,吃我的(那話兒)時候 " ,看到這邊,她吃的時候
" 我簡直受不了,妳怎麼能這樣子激情,看不出來啊,吻遍妳,尤其雙峰 " ,妳的乳房, " 摸一個,吃一個 " ,妳的兩個奶子,我摸一個吃一個 . . .
… 給妳買褲子最性感,妳早就知道我這個老毛病 " ,喜歡給女人買褲子,...
... 還有幾十多封這樣肉麻下流的信.
敬愛的 大老鷹姐 和 金聖華系主任, 如果是您,或您的女兒,媽媽,姊妹,妻子 et al, 被陳之藩姦夫老淫棍"吃那話兒,...吻遍妳,尤其雙峰 " ,妳的乳房, " 摸一個,吃一個 " ,... 您會作何感想? 難道不會噁心得想吐嗎? 您還會說: "給我軀體者父母,給我靈魂的人是陳之藩姦夫老淫棍棒" ? "我是非常幸運與幸福的,在這一生能夠遇見陳之藩教授這樣的老姦夫老淫棍,他既是被默默整死的如姐丈夫, 又同時是兼任許多有夫之婦,包括淫婦 童元方 的 "兼夫"。" 嗎 ???
2011-04-25 10:43:29
Anti-Debauchery
陳之藩老淫棍 德行敗壞, 狠心拋棄私生女, 誘姦恩友妻, 破壞恩友家庭, 為世人不齒, 惡名昭張.
摯誠盼望教育,文化有關方面, 尤其是香港的CUHK 和台灣的NCKU 能疏導, 警告, 並制止, 以匡社會日益敗壞的淫亂風氣. 切勿再將 陳, 童二人捧為寶似的. 以免繼續誤導純真學生和廣大社會人士, 以至遺臭萬年, 為歷史辱罵, 實在令人遺憾, 可惜.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4%B9%8B%E8%97%A9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1/20040621.htm (上)陳之藩 衣冠禽獸人面畜心
http://creazywang.bookse.net/laugh/20040627/20040627.htm (下) 陳之藩 衣冠禽獸人面畜心

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131680 范立達 ─ 阿達部落格
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230757 照妖鏡 陳之藩老淫賊虫害蟲

http://www.wufi.org.tw/dbsql/contentb.php?id=2409 陳之藩老淫賊

http://asiapan.cn/archives/177 陳之藩姦夫 童元方淫婦的真面目

如月一腥 古吸 壽慾猖, (星 稀 獸)
在春風裡 老朽 兼夫狂; (姦)
旅美小簡 朦朦 漆老伴, (欺)
蔚藍的天 閃閃 罩霪光! (淫)
倒影濺河 瀝瀝 露穢形, (剣)
時空之海 濁濁 喪天樑; (良)
愛因斯坦 夢醒 痛心 怒斥 佬螢虫 !
一樣花開 瓣落 疾首 哀惋 佟園芳 ?

『豺狼寡義情 / 老婦病孤舟, 蒼天無語問 / 淚泣淡江流!』 --- 棄婦吟

『淚滴淡江流滿海,嗟嘆嚎啕哽咽喉!』 《水波中的雲影》悲歌

『我愛你,但我已嫁人,對他,我要永遠忠貞。』達姬雅娜 in 《尤金.奧涅金》作,
陳王節如女士『如姐』翻譯

Jie-Ru 所言甚是, 於我心有戚戚焉 (很有同感), 謝謝分享
陳之藩老淫棍 德行敗壞, 狠心拋棄私生女, 誘姦恩友妻, 破壞恩友家庭, 為世人不齒, 惡名昭張. 卻被香港的 CUHK 和 台灣南部的某 NCKU 捧為寶似的. 遺臭萬年, 實在令人遺憾可惜.
2011-04-25 10:47:43
gengqingxie
Yak, many people know Chen C.F.'s true face, He is 披着羊皮的老色狼。nicked named as Chien Fu (姦夫、兼夫,namely : 兼 任朋友太太的 情夫)。
- - - - - - - - - - - - - - - - - - -
p.s. there has been widely spread online information, anybody can easily find them on web sites, for examples, here are just a few, among tons of them: (they have solid background, that's why that C.F. never dare to sue them, even after publicly criticized and humiliated, because it will backfire, 越描越黑、事实胜于雄辩、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作孽,不可活!)
- - - - - - - - - - - - - - - - - -
陳之藩檔案(下) - 阿達新聞檔案- PChome 個人新聞台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230757/ 转为简体网页Oct 25, 2003 -

陳之藩檔案(下) 我傻楞楞的站在門前,不知道出了什麼錯。 ... 現在社會上的人都會說, "囉,你看, 陳姦夫和童淫婦二人的勾當,幹這麼見不的 人 .. http://mypaper.pchome.com.tw/fld/post/4230757

- - - - - - - - - - - - - - - - - - - -
標題: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

(下)http://leeao.com.cn/online/creazywang/chenzhifan2.htm

你所不知道的陳之藩(上)
http://leeao.com.cn/online/creazywang/chenzhifan1.htm
- - - - - - - - - - - - - - - - - - -
陳之藩 通姦事件薄 (1)http://mypaper.pchome.com.tw/threesics/post/1322798487
2014-01-24 03:13:4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