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們!好好背包包 調... Lexus CT200H首賣土包子語言威力勝海嘯 傳曾遭黑社會逼菲律賓拍...
2003-10-13 10:54:30 | 人氣(8,926)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十八標檔案(五)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十八標檔案(五)

他更正我:「什麼叫做『就要移送了』?我坦白告訴你,今天上午,我們已經派專人親自把移送書送到簡豐年檢察官手上了!」

「怎麼可能?這案子就這麼停啦?」我驚訝得不得了。

他嘆了一口氣,說:「長官指示,政務官不在我們偵辦的範圍之內,查察小組是技術官僚,站在行政中立的立場,我們只能有多少證據,辦多少事。所以,曾元一到案之後,長官就指示我們,如果該查的都查得差不多了,那就趕快移送。所以,我們連趕三天,今天把移送書給送出去了。」

「那麼…」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該接口說些什麼了。

他拜託我:「小范,我能請你幫個忙嗎?」

我滿口答應。

他說:「案子出手之後,我們就管不了了,以後,檢察官會怎麼結這件案子,完完全全就得靠你們這些無冕王來監督了。記住,不能讓這件案子死掉,不要讓別人把這件案子給賣掉!」

他說得很沈重,我基於正義感,也一口答應。

可是,進入司法程序的案子,又豈是我這麼一個小記者所能監督的?

簡豐年檢察官在二十二日接到這個案子的移送書之後,他的動作非常快,二十五日他 就召開第一次偵查庭,二十八日,第二次偵查庭召開。九月一日開始寫結案書類,九月二日,台北地檢署就宣布,這件案子偵查終結,調查局移送十四名被告,檢察官起訴其中八人,另外六人因為證據不足,不起訴處分。

案子移到台北地方法院之後,進行的速度更快。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三位法官訂了連續兩天的庭期,以馬拉松的方式從早到晚開庭,從調查庭到辯論庭一氣呵成。十月二十三日,台北地方法院就作成判決,八名被告通通無罪!

我還記得,當我聽到法院把八名被告都判決無罪之後,我大為驚訝。

我馬上跑到檢察官辦公室,告訴檢察官這個消息,他也是一臉不可置信。我問他要不要上訴,他想了一會兒,才用最官式的答案回答我:「等我收到判決書,詳閱判決理由後再決定。」

其實,我覺得我這是多問的。因為,按照地檢署的慣例,檢察官起訴的案子如果被判無罪,那是一定要上訴的,否則,那豈不是代表檢察官濫行起訴嗎?

可是,我錯了。

照規定,上訴時間是檢察官收到判決書翌日起十天,如果超過十天,那就不能再上訴了。從台北地院判決之後,我就在數日子。一天一天的等,等到第十天上午,我再跑去問檢察官簡豐年,決定要上訴了沒有?

他一臉神祕的告訴我,要不要上訴,下午就會決定了。

我聽他這麼說,再加上以前類似案件的慣例,我大膽研判,他一定會上訴。所以,這一天我就很「押寶」式的發了一則新聞,說檢察官已經決定對十八標案提出上訴,至於上訴理由,下午會由台北地檢署對外公布。

下午,晚報印出來了,日報記者看到我的報導,就跑去找簡豐年,他看到我的新聞後,很驚訝的說:「我沒有這麼說呀!記者怎麼這麼寫?」

說完,他丟下大批記者,衝到檢察長辦公室去了。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簡豐年檢察官一臉尷尬的走出檢察長辦公室,他告訴我們這一群守在門口的記者,他有重要消息要宣布。

我們大家都摒氣凝神,備妥紙筆準備抄錄。

他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有關於十八標案件,本署經過研究後,認為台北地院法官判決理由完備,本人已經決定,不對本案提出上訴!」

他話一說完,我馬上愣在當場,久久說不出話來。

我不敢相信,怎麼可能?這件這麼重大的案子,怎麼可能一審就判決確定了?

我高聲的問簡豐年:「檢察官,請問你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壓力,所以才決定不上訴的?」

他有點蘊怒的看著我說:「檢察官獨立辦案,怎麼可能受到壓力?」

我繼續問他:「如果你沒受到壓力,那你為什麼不上訴?」

他也很高聲的回我:「法院判得對,我很服氣的接受判決結果,為什麼要上訴?」

我挑戰他:「法院判決無罪,如果是正確的,那麼,這是不是說,你起訴他們,是錯的?你是不是有濫權起訴的問題?」

我這問題踩到了他的痛腳,他很怒的瞪著我,說:「這件案子經過本署和調查局共同偵辦,過程非常謹慎,怎麼可能有濫權追訴的問題。」

我不放棄:「檢察官,如果你起訴沒有問題,法院的無罪判決也沒有瑕疵,那麼,請你告訴我,問題出在哪裡?」

他回答得很妙:「這只能說,是檢調單位和法官的法律見解不同。」

於是,這件曾經轟動全國的十八標案,就這麼莫名奇妙的落幕了。

過了十來年後的今天,我再回想當年司法單位偵辦這件案子的過程,我才恍然大悟,這一切,不過是場司法大戲,根本是早就套好招的樣板。

先從調查局這方來說吧!從八十一年八月十一日開始,調查局發動第一波約談行動,原本,這件案子可以辦得轟轟烈烈的,可是,辦到二十二日,案子就突然停下來,草草移送到地檢署了。也就是說,調查局展開司法調查行動的時間,前後只有十一天。這麼重大的案子,只花了十一天調查,能查出什麼嗎?調查局這麼急著把案子送出去,是在急些什麼呢?

調查局急,地檢署更急。

簡豐年檢察官收到案子後,在一個禮拜之內,連續開了兩次庭,之後就起訴了。他從收案到結案,前後也只用了十一天的時間。

事實上,當簡豐年起訴十八標案時,被告的律師還很不爽呢!有一位律師就跟我說,他不知道檢調單位在急些什麼。他說,八月二十八日檢察官開完第二次庭之後,他和其他的律師回家趕寫答辯書,九月一日才把答辯書送到地檢署,九月二日就聽說檢察官起訴結案了。

是呀,檢調單位在急些什麼呢?調查局在十一天的約談行動中,一共約談了十九名官員,其中,交通部路政司四人,高公局十一人,榮工處四人,這些被約談的對象中,後來有十四人被調查局列為被告,但他們沒有一個人被檢察官押起來。這麼重大的案子,沒有人犯在押已經很不尋常了,而既然沒有人犯在押,檢察官又有必要那麼快就結案嗎?為什麼不能多查一查呢?

案子到了法院之後,更是離奇。在法官還沒開庭之前,就有一名很特殊的大人物私底下告訴我,這件案子已經講好了,法官會連續兩天開庭,而且一次就辯論終結,之後就會把被告都判無罪。一開始,我還不相信,想不到,事實的經過真的就是這樣。

法官只連續開了兩天庭,像大拜拜似的把所有的被告、證人都一股腦兒的傳到庭上來問話,之後就結案了,好像深怕開太多次庭會耽誤被告們的工作似的。而判決的結果,也真的都判了無罪。

最詭異的是,判了無罪,檢察官還不上訴,還表示對法官的判決心悅誠服。這是我跑司法新聞以來,從來都不曾看過的場面。

後來,我想想,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調查局約談了十九人,最後只移送了十四人。第一階段,就脫掉了五個人。之後,簡豐年起訴八個人,另外六個人不起訴處分,又把案子的分量減輕一半。最後,法院再針對這八個人判無罪。也就是說,每過一關,承辦的司法人員就抖掉一點重量,大家平均分攤責任,最終就把這麼一件超級大案化為烏有。

這其中,如果不是事先套好招,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結果?

另外,在檢察官的起訴書裡,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過「簡又新」三個字,好像他與十八標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樣子。對於這一點,我曾經提出質疑,但檢察官根本不理我。

我連寫兩天新聞砲轟這一點,社會各界也對於檢察官不提簡又新這一段,都表示難以理解。逼到後來,台北地檢署也破天荒的在起訴之後兩天,再發了一則新聞稿,補充說明十八標工程案的偵結結果。

在這分補充說明的最後一段寫著:「本件調查局之移送書,並未列簡又新或立委為被告或關係人,且按檢察官之職責在於偵查犯罪,茲調查局移送書既未移送簡又新或任一立委涉嫌犯罪,經檢察官調查結果亦無發現簡又新或立委有任何犯罪行為,至有無關說、關切或關心,如前所述,因與檢察官偵查犯罪之職責無涉,殊無於起訴書或不起訴處分書予以說明之必要。」

這樣的辯解根本是過於牽強了。

台北地院的判決書比檢察官的起訴書要好一點,但也僅只於一點點。在判決書裡,法官同樣沒有提到「簡又新」這三個字,但遇到不能不提時,就以「簡部長」代替。其實,這也很奇怪,依照慣例,在法院的公文書裡,不管提到的是被告、證人或是關係人,以往都是直呼其名,唯獨這一次,法官遇到「簡又新」時,自動把他變成了「簡部長」。這是為什麼?其中的心態頗值得玩味。

而台北地院把十八標判無罪之後,檢察官自稱接受判決理由。但問題是,十八標案到今天仍然留下好幾個疑點。其中最引人爭議的部分就是,為什麼交通部、高公局最初與榮工處議價時,榮工處堅持非三十五億元,否則無法施工,而最後開放競標時,太平洋建設公司卻以十八億元得標,並稱仍有利潤?公、民營對工程款項的計算竟然差到近一倍,這太不可思議了。

其次是負責監工的中華顧問工程司,在呈報監工費用時,有重複編列的情形,但法官卻仍然認為不構成犯罪。而交通部路政司官員抽換公文,並纂改公文內容,明知十八標工程不符合議價條款,但卻仍然堅持與榮工處議價,竟然也不能成為構成圖利榮工處的犯罪證據。此外,交通部、高公局會與榮工處議價,事後也由前交通部長簡又新承認,是他下的指示,這部分法官也認為沒有刑事責任問題。這些問題都是令國人難以理解之處。

這麼矛盾重重的判決,竟能讓檢察官服氣,不也是太妙了嗎?

直到現在,我怎麼想還是想不透。如果這件案子真是套好招了,那麼,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讓檢察官把所有的被告都不起訴處分?這不是更節省訴訟資源嗎?何苦還要檢察官起訴其中的一部分被告,讓他們嚇得半死,到法院再打一場官司後,才換得無罪的判決?這豈不是多此一舉嗎?是不是最高層的決策官員想,如果不走一趟完整的司法程序,結果就不足以服眾?但是,即使法院判了無罪又如何?在社會上,還不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在司法大戲之後,另外一場更精彩的戲碼,緊接著在監察院上演。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於九月二日偵結十八標案之後沒幾天,監察委員張文獻也完成了調查報告。

九月七日的監察院院會中,張文獻提出調查報告,並提案糾正交通部、退輔會。但是,有七名監察委員發言反對糾正交通部。其中,還有一位監察委員說:「交通部在本案中嚴守中立,替國家節省大量公帑,不但不應該糾正,還應該嘉獎!」

最後,動用表決的結果,糾正案被駁回。監察院通過的調查報告中,也把「糾正」改為「函請行政院查明見復」。

而在張文獻的調查報告中,他也把曾經介入關說十八標案的立委名字點出來,那分別是:吳耀寬、高資敏、葛雨琴。對於這一部分的調查報告文字,也有部分監察委員提出不同意見。有幾位監察委員說,立委不是監察院監督的對象,所以,有關立委姓名部分,應該從調查報告中刪去,不應該讓這些名字曝光。但張文獻力爭,他強調,他的調查報告只是公布一個事實過程,他並沒有要追究立委介入關說的行為是否有不當之處。如果連立委的名字都不能曝光,那麼,他這分調查報告就毫無價值可言。眾人說不過他,只好讓步,這才讓介入關說的立委姓名留下了紀錄。

司法和監察這兩路程序走完之後,還有一些後續的消息值得一提。

承辦十八標案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簡豐年,不久之後就被記了功,而且還以公費招待他到法國旅遊。記功的原因當然不能明白的寫說是因為偵辦十八標的案子,因為,檢察官起訴的案子被判無罪,不被處分就已經很幸運了,怎麼還能記功?我後來打聽到,簡豐年被記功的理由,是因為他偵辦多件毒品案,績效卓著。但實際的原因是不是如此,那就留給後人說了。

而一開始,把十八標案子辦得轟轟烈烈的調查局重大工程弊端查察小組呢?他們初試啼聲的案子,最後結局等於是全軍覆沒,按理來說,這是很大的恥辱才對。可是,很奇怪的是,在這件案子判決無罪之後不久,調查局局長吳東明卻下令頒發五十萬元的獎金給這個小組。辦了一場烏龍案,還能領到五十萬元獎金,這又是什麼道理呢?

至於被我點名之後,一開始跳跳跳,一度揚言要控告報社和我的立法委員吳耀寬,在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中也證實他的確涉及關說後,他就從此閉口了。沒多久,吳耀寬突然發病,送醫之後不治。對於他的死,我其實心中一直抱著愧疚感,我在想,那或許與我在報導中把他揭發出來,多少有點關係吧!

簡又新呢?他在十八標案裡,千鈞一髮的閃過,沒有吃上官司,但台北的政壇,他再也待不下去了。不多久,簡又新就遞出辭呈,而行政院長郝柏村也馬上批准。後來,他更被外放到英國,去當駐英代表,遠離台北這個是非地。

從現在的角度來看十八標案,那原本就是一場政治鬥爭的戲碼。

原本,屬於非主流派的新國民黨連線立委們,在立法院裡對著屬於主流派的交通部長簡又新窮追猛打。之後,在野黨的葉菊蘭突然出手,反打新連線的立委涉入十八標工程的關說案。於是,行政院長郝柏村下令調查局調查,結果查出最有問題的人,竟然是簡又新。而事件一旦發展到這個局面,就必須進行損害控制,我不知道幕後的協商過程,但總而言之,結果就是大家全部平安下車,通通沒事,誰也沒鬥倒誰。那或許也是一種恐怖平衡吧!

在政壇的主流與非主流鬥爭還沒結束。

十八標案的司法程序才剛結束,當時的財政部長王建煊就因為土地交易要按實價課稅的政策,遭到李登輝總統強力反對,憤而提出辭呈,宣布參選立委。一個月後,環保署長趙少康也宣布辭官,同樣也表態要到台北縣參選立委。結果,這年年底,王建煊和趙少康都以極高的票數當選,進入立法院。

第二年,這群新國民黨連線的立委們就集體脫離國民黨,另外組成了新黨。這一切,都不能不說是十八標案之後的政治效應。

匆匆十年過去。當年的風風雨雨,戰友政敵,都好像變得更模糊了。我手邊有一分八十一年十月十三日的報紙,如今看起來,相當有趣。那個時點,是台北地檢署已經起訴十八標案,而法院還沒判無罪,監察院調查報告已經出爐之後的時段。

在這分報紙中有這麼一則新聞,提到立法委員陳水扁在立法院裡質詢交通部長簡又新的故事。新聞中說,陳水扁前後共計向簡又新問了數十次:「你在向監察院報告時,是否曾向張文獻提到李勝峰或郁慕明涉及關說?」但簡又新每次都回答:「本人已向監察院說明過,監察院對於本案有詳細的報告內容。」

對於這樣的回答,陳水扁很不滿意,他大罵:「到底是郁慕明和李勝峰有介入,而你不敢說?還是沒有介入,你不肯替人家澄清,故意要抹黑人家?身為一位政務官,你公開在記者會上說有立委介入關說,為什麼沒有勇氣進一步澄清?」「你這種拒絕澄清事實的行為,一方面是沒有擔當,掩護非法,另方面是沒有道德,故意陷人於不義!」

但是,簡又新就是不願開口為郁慕明、李勝峰澄清。這場質詢就從上午十一點半,一路對峙到中午休息時刻,再從下午二點半冷戰到三點多。眼看簡又新就是不肯直接了當的回答,陳水扁最後大怒說:「行政院閣員裡,該下台的不下台,不該下台的反而下台了!」

在旁的郁慕明後來要求發言說:「今天立法院爭的是尊嚴,十八標案的是非曲直定要水落石出,才能向社會交代。身為一位國民黨籍立委,今天竟然由民進黨立委出面來主持正義,所有在場的國民黨立委都應該感到慚愧。將心比心,今天如果是其他在座的立委身陷此案之中,試問你們又作何感想?」

很妙吧?當時,被陳水扁大罵「該下台的不下台」的簡又新,如今卻在阿扁的執政團隊裡,擔任外交部長。而當年感嘆要靠陳水扁主持正義的郁慕明,如今卻成為強硬的政敵。在政治圈裡,哪有什麼永遠的朋友或是永遠的敵人呢?

開車從高速公路出台北時,每次經過淡水河那一段,我都會習慣性的看著路邊的高架道路,那裡,就是十八標工程的所在地。中山高速公路五股到汐止段的拓寬工程,已經完工很多年了,也的確擔負起抒解交通流量的重責大任。每天使用這條道路的駕駛人不知幾凡,但是,會有多少人像我一樣,每次走過這條路時,就想起當年這件轟動全國的十八標大戲呢?

台長: 阿達
人氣(8,926) | 回應(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周承本
感謝台長還原記錄歷史真相我是近來看到電影的黑金再找相關事件原本是十八標案件讓我了解事情的真相以及政客的黑暗面反之台灣到底有哪位政治人物能為人民謀福利的我為我孩子的將來感到憂心>>>再次感謝台長
2010-10-02 12:59:05
DZ
我是七年級生 常被說是對於政治冷感的世代
我在搭計程車的時候 聽司機說起這個事件
好奇所以找到台長的文章
感謝你辛苦紀錄這個事件 讓我對台灣的政治生態
有多了解的機會 謝謝你
2010-11-23 19:10:55
iamdcdc
因為最近在晨間新聞聽到記者提到18標路段的字眼,一時好奇上網搜尋到底18標籤設什麼樣的弊案;有的網友繪聲繪影說18標偷工減料圖利廠商等等,沒有想到拜讀台長18標檔案一文,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秘辛,我也同台長一樣,覺得當中有太多疑點局外人難以理解,這麼多人演了一場戲,影響政壇如此深遠,卻又好像沒有人從中獲利;感謝台長的好文,生動的文筆更引人入勝。
2011-06-02 19:52:26
Emma
七年級生+1 案發時才剛會寫ㄅㄆㄇ所以無感
感謝台長與X先生當時不顧自身安危追查此案並詳細記載~
讓我們對國民黨黑暗史有了一些概念~
可惜馬執政的現在 依舊走不出當年黑金關說等陰影~
2013-10-22 12:11:32
過路人
看到這篇資料,不得不看簡又新這個異數。

簡又新在1997與外交部長擦身而過,又在陳水扁政府中當過總統府副秘書長,外交部長。

真的不能不說,政治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2013-12-29 09:04:0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