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研究:垃圾食物危害... 打工度假說服父母完全指南愛心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中小企業O2O高峰會 ...
2003-10-13 03:16:21 | 人氣(71,44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0414檔案(中)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0414檔案(中)

除了一次,在六月六日那天,陳進興等三名亡命之徒到三重把縣議員蔡明堂綁架,後來拿了五百萬元贖款後放人之外,他們三個人的行蹤完全讓警方無法掌握。他們躲到哪裡去了?

原來,早在六月二日那天,陳進興就偷偷潛入一名游小姐的家裡,而且強暴了她。但事後,游小姐竟然沒有打算報案,反而和陳進興聊了起來,陳進興臨走時,還塞了一些錢給她。之後幾天,陳進興就常常到游小姐家裡,不斷和她發生性關係,而游小姐後來還拿著陳進興的錢,為他們買了一轎凱迪拉克大轎車,又用自己的名字租了一間房子,讓陳進興等人暫住。

後來,我曾經問過一名犯罪心理學家,想知道游小姐為什麼不但不控訴陳進興,反而會幫忙他們找地方躲藏?那名心理學家告訴我,在犯罪心理學上,有一種症狀叫做「斯德歌爾摩症候群」,簡單來說,那是一種被侵害者的心理變化,被害人會在不知不覺間和加害人站在同一陣線,從痛苦、憤怒的情緒中,轉而變成崇拜、支持加害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早年美國報業鉅子赫斯特的女兒派翠西亞,她被匪徒綁架之後,百般受辱,但後來她自己卻成了歹徒的信仰者,還跟著歹徒一道兒犯案。我想,游小姐某種程度來說,她的心理狀況很可能也產生了斯德歌爾摩症候群,所以才會偷偷幫著陳進興等人藏匿行蹤。

從這裡也可以知道,當警方人員大舉搜山的時候,陳進興等人根本就沒有躲在山裡,他們反而是在游小姐的掩護之下,躲在民宅裡休息。而事實上,這種藏匿的方式最可怕,也最難以發覺。

有一位調查局的朋友就曾告訴我,很多犯了案的人都躲到山裡去了,其實,那是最笨的作法。最聰明的歹徒,不但不會跑到山裡去,還會進入最繁忙的大都市裡,找一間房子躲起來。

他說,這種作法,用古人的說法來解釋,叫做「大隱隱於市」,從實務的操作來說,如果歹徒躲到山裡去,行跡反而更容易敗露。因為,山裡的人本來就不多,即使偶有人煙,彼此也都熟識。如果哪天突然多來了一、兩個人,那就會變得非常突兀,很容易就被查覺。可是,如果歹徒躲在都會叢林裡,以目前的都市結構來看,對門不相識的比例非常高,所以,只要好好的躲在屋裡不出來,連對門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住的這棟樓裡多了幾名歹徒呢!他很肯定的說,歹徒如果好好的躲在都市的一角,而且能夠耐著性子不活動,不外出,也不打電話和別人聯絡,那麼,那人就好像被淹沒在人群之中,絕對找不到。

陳進興等三名綁匪,就利用這種方法,連續躲了好幾個月。

到了八月間,林春生、高天民和陳進興等三人卻鬧了內鬨。原來,這段時間裡,游小姐還是經常到他們三人躲藏的地方去,帶些食物和換洗衣物給他們,而陳進興也一直把游小姐當成是自己的女人,這自然讓林春生、高天民覺得吃味。可是,到了八月初,游小姐到他們住處的頻率變低了,這讓林春生、高天民心裡又產生了懷疑。他們擔心,游小姐是不是又改變了主意,不想再幫他們了,或者,還可能打算要出賣他們?

八月六日那天,林春生、高天民堅持躲藏的地方已經不再安全,不由分說,硬是拉著陳進興搬出房子。於是,原本沈寂下來的三名綁匪,又開始活動了。

八月八日父親節。這一天,陳進興等三人在台北市北投區富貴路又犯下了一起綁票案。他們綁架了一名富商陳朝陽,勒索三千萬元。陳朝陽苦苦哀求,表示手頭上沒有那麼多現款,經過討價還價,陳進興等三人最後在拿到四百萬元贖金後,把陳朝陽凌辱了一番,將他放走。

陳朝陽獲釋後,馬上向警方報案。警方知道是陳進興等人犯下的綁票案後,大驚失色。但這件案子循著通報系統往上報時,卻被上級壓了下來。上級為什麼要吃案?不得而知。或許,他們認為,陳進興等人已經犯下太多的案子了,如果他們在被圍捕期間,還能再犯下這件新的綁架案,這豈不是代表警方真的太過無能了嗎?

於是,這件重大的綁架案,就在警政高層系統的授意下,被吃掉了。

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陳朝陽的被綁架案雖然沒有通報紀錄,但發生過的事就是發生了,不可能當作是完全沒事一樣。這消息,很快就進到了調查局人員的耳中,有一天,他們和聯合報一位資深記者徐履冰吃飯時,把這消息放給了記者,第二天的聯合報一版頭條獨家消息就見了報。警政署吃案的醜聞也被掀上檯面。

抓不到綁匪,已經是待罪之身了,如今,又發生吃案的弊端,這還了得?八月十三日消息見報,十五日,警政署長姚高橋就遞出了辭呈,而且馬上被批准。

講到姚高橋這個人,心裡就不免有許多感觸。白曉燕命案的發生,對姚高橋的生涯規劃,絕對有重大的影響。在此之前,他在警界的仕途可說是一帆風順,但在此之後,卻是處處受挫,令人嘆息。

姚高橋擁有日本明治大學法學碩士學位,曾擔任過雲林縣警局長、台北縣警局長、高雄市警局長、警察大學校長。民國八十五年,轟動全國的周人蔘電玩弊案爆發,當時的警政署長顏世錫因此而黯然下台,由時任警察大學校長的姚高橋接任,但他上任不久,從八十五年十一月到八十六年四月,接連發生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命案、白曉燕綁票案,這三大刑案案情陷入膠著,讓姚高橋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八十六年八月,白案綁匪犯下台北市北投區商人陳朝陽綁架案後,警政署吃案,姚高橋下台,轉任行政院顧問。他這個警政署長只當了一年三個月。

八十九年元月,海岸巡防署成立,姚高橋獲拔擢擔任首任署長。但是,他的海巡署長當的並不久,因為,八十九年三月十八日,總統大選時,國民黨失去了政權。五月二十日,新任總統陳水扁上任,發布唐飛組成新內閣,舊政府政務系統人士全部總辭,姚高橋也只好下台一鞠躬。他這任署長,也只擔任了四個多月。隨後,他轉任國民黨智庫,擔任國民黨中常委。民國九十年十月二十五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曾振農支持民進黨嘉義縣長候選人陳明文,遭國民黨開除黨籍,姚高橋獲得遞補,成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但他的立委也只當了三個月,到九十一年元月三十一日止,這一屆立委任期就屆滿了。之後,他繼續爭取國民黨提名他在高雄市參選第四屆立委,只可惜,開票結果,他卻以最高票落選。

九十一年,姚高橋爭取國民黨提名參選高雄市長,與黃啟川、黃俊英同室操戈,相互不讓,後來,他不滿黨中央有「內定人選」,獨鐘情於黃俊英,他乃與國民黨漸行漸遠。在未獲得國民黨提名後,姚高橋竟然為謝長廷競選市長連任而站台,等於與國民黨公開決裂。十二月十一日,在謝長廷連任成功後,國民黨中常會通過考紀會的提議,宣布開除他的黨籍。

直到九十二年四月十日,高雄市長謝長廷宣布延請姚高橋擔任高雄市副市長,他的政治生涯才又獲得轉機。只是,我想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想到,他離開警政署長的位子之後,生涯變化會如此之大。所謂「人生如夢」,這四個字用在姚高橋身上,誰說不宜呢?

把話題拉回來。八十六年八月十五日,姚高橋遞出了辭呈,而且馬上獲准。四天之後的八月十九日,台北市的街頭卻爆發了重大的槍擊案。

這件被新聞界稱之為「五常街槍戰」的案子,讓白曉燕命案的偵查工作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而三名綁匪之一的林春生,也在這場槍戰中斃命。當警方在五常街圍捕這三名綁匪時,剛剛卸下警政署長職務的姚高橋也接到消息,他馬上就趕到現場。但是,此時的他,只是一位行政院顧問,與警政署之間毫無關係,他也不能像以往一樣,指揮調度員警辦案。他只能關心,不能參與。

可是,警界還是顧念舊情的。當在場的警官們看到昔日的大家長來到了現場,還是很有禮貌的招呼他。一名中階警官甚至當場叫一名員警把身上的防彈背心脫下來,遞給姚高橋穿上。

那天,我就站在姚高橋身邊,冷眼看著這一切。我看到姚高橋眼中的專注與期待,他一定很希望三名綁匪在這一役中全數就逮。但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感慨,他的官運真的不濟,如果,五常街槍戰早發生個四、五天,或許,他就是破案有功的大將,或許,他就不必辭職了。

以後,有一次我把這段感想跟朋友說時,卻被朋友澆了一盆冷水。朋友告訴我:「何必為姚高橋惋惜?或許,正是因為他沒有當署長的命,所以他在任的時候,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那麼多起重大刑案,所以,他當署長的時候,白案才會遲遲不破。如果他早三個月辭職,或許白案也就早三個月破了。」

談到這裡,又有一段小插曲不能不提。前面說到,八月八日爆發商人陳朝陽被綁架案,這使得台北市的警方非常擔心。因為,在此之前,白案的三名匪徒活動的地點都在台北縣,從來沒有跨進台北市一步。而台北市警察局也一直盡力防堵三名歹徒流竄到台北市。但陳朝陽被綁架案的發生,等於證實再多的防堵都沒有用,三名匪徒終於闖進了台北市。於是,台北地檢署也決定加入偵辦行列中,檢察長指派主任檢察官彭坤業參加「0四一四」專案小組,外加台北市警察局的警力,擴大偵查、搜捕的範圍。

彭坤業素來有福將之稱,以前,有很多重大的刑案遲遲不能偵破,可是,這些案子只要一落到他手中,就會很巧合的出現轉機。這一次,他又奉命加入專案小組,我聽到了之後,跑到他辦公室向他道賀,而且開玩笑的說,憑他的福氣,白案三嫌這次可能真的在劫難逃了。

說也奇怪,就在彭坤業加入辦案行列不久,五常街槍戰就發生了,而且三嫌之一的林春生當場被革斃。這是巧合,還是彭坤業真的福星高照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談到五常街槍戰,那也是一場很驚心動魄的採訪經驗。

八十六年八月十九日上午十點多,林春生、高天民兩人出現在台北市五常街十一巷一棟由舊警察宿舍改建的國宅工地內,中山警分局建國路派出所接獲民眾檢舉後,馬上指派正在巡邏中的員警曹立民、黃慶財趕往查看。兩名員警一層樓一層樓的搜索,終於在這棟工地的六樓和林春生、高天民遭遇,雙方馬上交火。

在一陣槍聲之後,林春生、高天民決定撤退,他們從六樓的後陽台攀爬窗戶下樓,但員警曹立民、黃慶財在後方緊追不捨。聞訊趕來支援的警方也加入圍捕行列,雙方在民族東路四一0巷再度遭遇,又爆發一場激烈的街頭槍戰。林春生、高天民兩人分持九0和烏茲衝鋒槍抵抗,首當其衝的曹立民、黃慶財分別被擊中,其中曹立民太陽穴中彈,不幸殉職,而黃慶財手臂也被射中二槍,幸好送醫之後脫離險境。

支援的員警繼續追捕,林春生被逼入一條死巷子內,最後身中六槍斃命,而高天民則逃逸無蹤。

槍戰發生時,正好是晚報即將截稿的時刻,我們一邊寫稿,一邊打電話追問最新的進度。而相關的訊息卻非常的亂。一開始,我們得到的訊息說,和警方發生槍戰的歹徒,並不是白案的三名綁匪,但隨即,消息馬上被更正。之後,前方又傳來消息,說林春生中彈身亡。一會兒,消息又說,中彈的那人是高天民…反正,訊息一變再變,我們的稿子也是寫了又改,改了又寫,大家都是既緊張又忙碌。

忙到截稿後,終於可以稍微放下手邊的工作,我趕快開車趕到五常街去。因為,我聽說,警方懷疑漏網的高天民還沒有跑遠,很可能還躲在五常街五十三巷附近。所以,這時警方又調動了八百多名警力進駐,針對五十三巷內九棟公寓進行封鎖搜捕。

這時,大概全台北市的社會記者都到了現場。連剛剛被拔掉警政署長職務的姚高橋,也趕來關心。警方從下午三時十五分許,開始逐棟逐戶攻堅搜索。而記者們為了獵取最好的鏡頭,竟然無畏於可能出現的流彈,每個人都站在警方霹靂小組的防彈盾牌前面,表現得比警方還要英勇。可是,說真話,我們心裡還是很緊張的,因為,子彈不長眼,如果高天民真的躲在民宅裡,他若突然開槍,誰知道子彈會打到誰呢?

在搜捕的過程中,一名中山分局警員王文斌從五樓跌落受傷。大家聽到有人摔到地面的聲音,以為是高天民中彈,又循聲衝到現場。由於記者實在太多了,警方要把王文斌扛上擔架後送,還差一點擠不出來。

不過,整個搜捕行動至晚間並無所獲。高天民還是順利兔脫了。

林春生死亡之後,三名綁匪只剩下兩人,警政署對外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可以在短期間之內,把高天民、陳進興緝捕歸案,但是,此後的兩個月,這兩人卻又像是隱形似的,再度失去了蹤跡。

一直到十月二十三日,台北市羅斯福路一段二十號四樓的方保芳整型診所爆發三屍命案,大家才知道,陳進興、高天民兩人又犯案了。

原來,自從五常街槍戰發生後,高天民很擔心他的外貌會被認出來,不利逃亡,所以,他打算找一家整型外科診所,為自己改頭換面,以躲避警方的追緝。經過多次勘查後,他和陳進興決定到方保芳診所整容。

二十三日下午一點半,陳進興、高天民拿著手槍和兩百多發子彈,騎著機車到達方保芳診所樓下。他們上了四樓,進入診所之後,馬上掏槍把診所內的醫師方保芳、醫師太太張昌碧、護士鄭文瑜制住。之後,他們把診所的鐵捲門拉下,讓外人無法進來,然後由陳進興拿著槍在旁監視,看著方保芳在診療室裡外高天民作雙眼皮縫合為單眼皮的手術。醫師還替高天民作了豐頰、上下嘴唇縫薄手術。

到了下午三點半左右,手術完成,陳進興、高天民決定殺人滅口。他們先拿塑膠袋套住張昌碧的頭部,打算把她悶死,但張昌碧拼命掙扎,一時片刻尚未死去,高天民不耐,竟掏出滅音槍,對著張昌碧的左額頭開了一槍,當場把她打死。隨後,高天民又到浴室裡,開槍打中方保芳的頭部,也把他殺害。而可憐的護士鄭文瑜,則被陳進興拖到儲藏室裡強暴,事畢,高天民又對著鄭文瑜的腦袋開槍,同樣把她射殺。

一連犯下三條人命的重大命案之後,高天民、陳進興才揚長而去。

由於方保芳診所的位置相當接近博愛特區,發生了這麼重大的命案,警方當然非常重視,馬上封鎖現場,並且仔細勘查跡證。

主跑警政新聞的記者們,很快也得到消息,他們也都趕到現場採訪,只見警方人員進進出出,忙碌不堪,每個人的臉色都很沈重。記者們紛紛打聽,是誰犯下這麼慘絕人寰的血案?可是,到場的警政首長們都很保守,他們說,目前並沒有證據顯示這是財殺、情殺還是仇殺,也尚未鎖定特定對象調查。

其實,這些高階警官們心裡一定很矛盾。因為,如果這起命案是高天民、陳進興所為,那無異代表他們在流竄期間,還一直在犯案,警方背負的破案壓力將會變得更大。但如果不是陳進興等人所為,不就表示又出現了一個兇狠的犯罪集團嗎?一個陳進興已經把大家搞死了,再來一個殺人魔王,要怎麼應付呢?

警政首長很保守,一開始,還告訴記者們,說不定只是單純的醫療糾紛,但病人和醫生談判談不攏,所以憤而開槍殺人,後來又說,三名死者都是頭部中槍身亡,這樣的死法和陳進興等人犯案的手法不像,所以,很可能不是陳進興等人所為。但基層員警可不這麼想。有一名員警偷偷的告訴記者,在血案的現場,警方採到了幾枚很可疑的指紋,也在女護士的臀部採到了精液,已經分別送到刑事警察局作指紋和DNA比對了,如果記者們想知道是誰犯下這起命案,去刑事局打聽打聽,說不定會有進一步的結果。

一個禮拜之後,結果揭曉。這起命案真的是陳進興、高天民幹的。

這時,在我們這群記者心中,突然浮現一種很怪異的想法。之前不久,有一部很紅的電影才剛下片,那是香港導演吳宇森拍的片子,由約翰屈伏塔和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變臉」,電影故事主要的重點,即是一正一邪兩名主角經過整容手術後,互換了臉孔,而發生了一連串的衝突事件。我們在猜,會不會高天民、陳進興也看過這部片子,所以也學著電影情節,到整型診所變了臉,以躲避警方的追緝。事實上,真實事件和電影情節相符的地方還不只如此,在電影裡,那名壞人換了一張警探的臉孔之後,他下一個動作就是把所有為他整型的醫護人員全數殺死。這和現實生活中的方保芳診所命案幾乎是一模一樣。

我們又接著想到,更早之前還有一部電影「綁票通緝令」,是由梅爾吉勃遜主演的片子。在那部電影裡,一群歹徒覬覦男主角家財萬貫,所以下手把他家的孩子擄走,之後也不斷的變換連絡方式,和男主角交涉,爭取贖款。這段情節,和白曉燕被綁架案發生的過程,也好像殊無二致。莫非,白案這三名歹徒真是電影迷?他們真的是看著電影學犯罪?

憂心忡忡的記者,把觀察到的現象寫在報紙上,結果引起一陣熱烈的討論。電影會不會成為教導犯罪的工具?成了那段時間最熱門的討論話題。其實,電影本身是無辜的,是不當運用電影情節去從事犯罪的人該受譴責,我從來就不認為應該禁播這類電影,或是把電影相關情節作過度的裁剪。

犯下了方保芳診所三屍命案之後,陳進興、高天民兩人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又再度沈寂無蹤,相反的,在十一月四日這天,警方在台北市士林區德行東路發現一輛機車,這輛機車的車號早已被警方鎖定,懷疑是高天民逃亡時代步的工具。於是大批員警就埋伏在機車附近,等候白案嫌犯出面取車時,把他們一網打盡。

到了傍晚六點半左右,一名員警發現高天民突然從德行東路三三八巷十八號後方山壁樹叢中竄出,筆直朝機車走去,員警見機不可失,馬上掏槍喝令高天民不准動,但高天民怎麼可能理會,他一邊跑,一邊開槍拒捕。警方一路追到陽明山上,同時也調動更多警力,把仰德大道封鎖,逐戶搜索。

事發時,我正在家中,突然看到電視新聞打出快報,心知不妙,馬上飛車衝去現場。我事後自己看了表,我從新店郊區的家中出發,一路狂飆到陽明山,全程只花了二十五分鐘。

到了山上,看到大批員警都已經布署妥當,正展開地毯式搜索,但尚無具體進展。我很快的採訪了幾名員警,以掌握最新狀況。這時,突然有一輛警車加足馬力往山上衝去,我的同事孔令琪見狀,也馬上跳上他的車子,踩足油門追上去。我毫不遲疑,也立刻上車追趕。

三輛車在陽明山仰德大道上飛奔,一路超車,衝到格致路,再從文化大學旁邊的加油站轉進叉路,繞過文化大學後門,從一條小路竄下去。

走過那條路的人應該有印象。在深夜裡,那條路相當的人煙罕至,而且沿路上幾乎沒有路燈,道路又陡又彎曲,有些地方甚至窄到只有一線道。在此之前,我從沒有走過這條路,但這時,我也顧不得緊張,我只能緊跟著前一輛的車子飛快前進,我深怕我稍一落後,就會跟不上。

在這條下山的小路上,我們三輛車的車速一度快到超過時速八十公里,急轉彎時,車輪磨擦柏油路面,還會發出刺耳的嘰嘰聲。

不到五分鐘,我們三輛車都衝到了山下,到達了天母東路。這時,前方的警車煞了車,一名員警走下車來,回頭看看我們。我和孔令琪都亮出記者證,他搖了搖頭,說:「剛剛有人說看到陳進興往這個方向跑了,可是,這一路上,就沒看到他們。」

我不知道是線報錯誤,還是一場誤會,反正,這次追逐,是撲了一場空。我呆呆的坐在駕駛座上大口大口的喘氣。驚魂甫定後,我才發現我的心臟狂跳,抓著方向盤的兩隻手,還不住的發抖。

找不到人,我又把車子開回山上,繼續守候。這時,人群中又有人指著路旁斜坡的樹叢說:「咦!有個人從那裡下去了。」

於是大批員警馬上跟上,從峭壁上攀爬而下,想追蹤逃犯的下落。

可是,不是每一名員警都那麼勇敢。有幾個人就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沒肯爬坡下山。一名電視台的記者伸出麥克風,問著不肯下山的員警為何不下去時,那名員警竟然振振有辭的回答:「天那麼黑,我們下去不是送死嗎?」我在旁聽了,錯愕得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大搜山行動一路進行到第二天早上十點鐘,毫無所獲。檢警研判,高天民、陳進興應該早已脫離現場,再守下去也沒什麼用,於是下令收兵。

也就在檢警發現高天民行蹤這一天,陳進興寫了兩封信,分別寄給聯合報以及TVBS公司總經理李濤。

這天清早,李濤看到了陳進興寄給他的信,大吃一驚。突然間,門鈴響了,他開門一看,聯合報總編輯項國寧站在門外,手上也拿著一封陳進興寄給他的信,他們兩人臉色凝重的討論了一番,決定先把這兩封信送到刑事局化驗,看看上面是不是真有陳進興的指紋,或查證信上的字跡是不是陳進興的筆跡,再決定要不要公布這項消息。

刑事局比對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這兩封信,的確都是陳進興寫的。

於是,在十一月六日那天,聯合報就刊出了陳進興的投書內容,而TVBS每一節整點新聞也都播出陳進興寫給李濤的信。

在這兩封合計長達十三張信紙的信中,陳進興瘋狂的發洩他心中的憤怒。他一再強調,白曉燕命案是他們三個人犯下的,和別人沒有絲毫關係,如果檢警人員再繼續冤枉他們的親人,那麼,陳進興誓言,「將不定時、不定點在人群中製造小小事件」。他還警告,「當我從容赴死的一刻到時,也就是風雲變色,火山爆發之時,請大家不要怪我。」

兩封信的內容透過媒體傳播出去後,陳進興似乎覺得受到鼓勵,十一月十二日,他再度投書聯合報,表示他不會濫殺無辜,但他也不可能會投案。

歹徒投書報社,公然和警方「嗆聲」,陳進興不是第一人。早年,十大槍擊要犯之一的「黑牛」黃鴻寓,也曾經多次投書聯合報,點名要對某些官警採取報復手段。不過,黑牛投書不久之後就落網被捕。所以,看到陳進興連番投書報社,檢警人員也研判,他應該已經沈不住氣了,只要他心念一亂,檢警就有機會逮到他。

十一月七日,逃亡多時的高天民忍不住生理需求,跑到士林區石牌路一家色情指油壓護膚店尋歡,被機警的民眾認出報警圍捕,警方立即出動強大火力攻堅。雙方槍戰後,高天民自認已經無路可逃,於是決定舉槍自盡。

至此,三名綁匪已有兩人死亡,只剩陳進興一人在逃。由於失去同夥的支援,我們研判,陳進興應該也逃不了多久了。

果然,第二天就發生更重大的事件。

這天中午十二點多,又是晚報要截稿的時間。當我們正為了當天上午的新聞而忙得滿頭大汗時,最新消息傳來,陳進興出現了!他跑到台北市民生東路三段一三0巷十五號七樓,把一對沈姓姊妹花挾持住,正準備要強暴她們時,這兩名女孩子奮力掙脫,並且對著窗外呼救。陳進興大驚,馬上開槍,但幸好沒有打中這對姊妹。路人聽到呼救聲,馬上打電話報警。

這時的警方已不再像「0四一四」專案小組剛剛組成時那樣的鬆散無章,或許也是拜陳進興等人之賜,經常讓專案小組成員受到「三分鐘緊急待命班」的訓練,所以動員的速度非常快。沒幾分鐘,現場已經布滿大批的警力了。

可惜,陳進興又先一步兔脫了。

但逃脫的陳進興已經接近瘋狂的狀態。他發現他幾乎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了。之前幫助他的游小姐,熬不住良心的譴責,早在九月二十三日就跟刑事警察局自首了,而他的同夥林春生、高天民又相繼斃命,他形單影隻,更覺得無處可逃。更何況,他發現警方動員的速度比他想像中還快,他每到一個定點之後不久,警方就趕到現場,再這樣下去,他早晚要落網。

想來想去,陳進興決定再幹一票大案子,向社會示威。

這天晚上七點鐘,陳進興騎著機車來到了北投行義路一五四巷,這裡有很多豪華別墅,住了很多外商或外國使館人員。陳進興懷裡揣了三把手槍,在附近游走。這時,他看到南非駐華大使武官卓懋祺開著車子進到了二十二號的屋內,於是,他悄悄的翻牆進屋,再從窗戶中潛入。在一樓,陳進興看到卓懋祺的小女兒克麗絲汀正在彈鋼琴,他就掏出手槍,喝令克麗絲汀不准動,並把她押上二樓,把她連同卓懋祺、卓的妻子安妮、大女兒梅蘭妮及七個月大的男嬰,總共五個人全都控制住,還用手銬、電線把大人全都綁起來。

七點十分,陳進興打了一通電話到北投警分局,開門見山的說,他是陳進興,目前正在北投行義路的山區裡,他已經綁架了五名外國人,看看警方要如何處理。同時,陳進興也要卓懋祺連絡外國媒體記者,他說,他有話要說,他要控訴司法不公,而且要記者把他的話傳到全世界。

可是,匆忙之間,哪裡去找什麼外國記者呢?

這時,卓懋祺突然想到,China Post的記者包杰生正好就是一位美國人,而且他好像還能說些中文,應該可以請他幫忙。於是,他馬上和包杰生聯絡,包杰生也一口答應,就在電話裡和陳進興對談起來。

就在包杰生採訪同時,大批配備武力的員警們也紛紛開往山上。我們聽到了消息,也跟著趕到現場。

首先到場的是北投分局及維安特勤隊人員,他們一到達現場,馬上就和陳進興交火,接著,檢警高層也在八點半鐘左右分批抵達,而憲兵夜鷹特勤隊則進駐北投憲兵隊,準備萬一在狀況最不可收拾的情況下,採取強力攻堅方式格斃陳進興。

晚上八點四十分,就在包杰生採訪陳進興的同時,眼尖的陳進興看到一樓窗外有人影晃動,他直覺研判,可能是警方趁他分神之際要強制攻堅了。陳進興大怒,立刻對窗外開槍。

警方看到陳進興開了槍,不敢再刺激他,馬上後退戒備。而此時,包杰生也完成了採訪任務,他也趕到了現場。

包杰生到了現場之後,馬上被我們這群記者們包圍。大家拼命追問他,屋內的狀況如何?陳進興有沒有提出什麼要求?從來都只採訪別人,沒被別人採訪過的包杰生,看到這麼多記者圍上來,他也慌了。面對此起彼落的問題,他也不知道該回答哪一個好,他只能連連的說,陳進興的情況還算穩定。

這時,不知是哪一家電視台的記者,看到包杰生的臉上有紅色的斑痕,馬上大驚說:「哇!你被陳進興打喔?」

此話一出,眾人一驚,立刻又問他:「你真的被打喔?他怎麼打你的?」

包杰生哭笑不得,他很為難的說:「不是啦!我沒有被打啦!我臉上的斑,是食物過敏的反應啦!」

這時,台北市刑警大隊大隊長侯友宜也到了,他馬上接手現場指揮官的工作。他看到現場一片混亂,馬上下令警方人員停止射擊,同一時間,他也撥了電話到南非大使武官官邸。陳進興接了電話。

於是,侯友宜馬上和陳進興展開一輪對話。(待續)

台長: 阿達
人氣(71,44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Bean
寫得真精采...
2013-01-09 14:12:2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