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思覺失調症」偏見... 京都紅葉情報心得攻略爆紅!老師的手作千層蛋糕 台北市立委補選 民進黨...
2003-10-13 03:15:23 | 人氣(32,49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0414檔案(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0414檔案(上)

時間,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理論上,它不存在,因為,它是被人定義之後,才有了意義。地球繞太陽一周,定義為一年,地球自轉一周,定義為一天。每一天,我們眼看著太陽升起又落下,如此周而復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種生活,我們稱之為「過日子」,日子,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如果在某些特定的日期上,因為某些事件的發生,而讓日子被賦予了特別的意義,爾後,每到了一年的這一天,這日子在我們的心裡,就和其他的日子不一樣。例如說,四月一日,它被賦予的意義是愚人節,大家就知道,到了這天,開開別人的玩笑,或自己被別人耍弄了,都不能生氣。但到了民國九十二年以後,四月一日又有了新的意義,因為這一天,港星張國榮跳樓自殺了。所以,以後每到了四月一日,除了開開玩笑之外,還會有人特別緬懷起張國榮。對我來說,四月,是一個很特別的月份,四月十四日,也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用警方的術語來說,四月十四日,稱之為「0四一四」,這組數字,大概我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

「0四一四」發生了什麼大事呢?民國八十六年的四月十四日,藝人白冰冰的女兒白曉燕被綁架案發生,這是我國治安史上難得一見的重大刑案。

白曉燕當年是醒吾高中二年級的學生,那天上午七點半,她獨自離開台北縣林口鄉的家,外出上學,但她才出門沒多久,就被一輛廂型車上的歹徒擄走,之後,歹徒拿著拍立得相機,拍了三張白曉燕的裸照,再用刀子剁下白曉燕左手的小指頭。歹徒還逼白曉燕寫下紙條,內容是「媽媽,我被綁架了,現在很痛苦,你一定要救我,也要五百萬美金,不可以連號,要就(舊)鈔票,不可以報警,要不然性命休矣,xxxxxxx等候連絡白曉燕」。

事後,歹徒就把那截斷指、三張相片、白曉燕書包裡的診所掛號證,一起放進一只淺綠色的塑膠袋裡,放到桃園龜山鄉長庚高爾夫球場入口旁的一座墓地裡。

一切安排妥當後,歹徒就打電話到白家,但白冰冰不在家,歹徒不想聲張,於是掛掉電話。晚上八點四十二分,歹徒再打了電話給白冰冰的哥哥白炎坤,要他到長庚高爾夫球場旁的墓地找東西。白炎坤心中覺得不妙,立即聯絡了白冰冰。隨後,他們也在墓地裡找到那只塑膠袋,所有的跡證都顯示,白曉燕被綁架了。

白冰冰和刑事警察局局長楊子敬素有私交,眼看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她當晚馬上打電話給楊子敬。於是,警方立即動員,展開偵查行動。

一開始,白曉燕被綁架的事情,只有主跑刑事局的記者們知道,記者對綁架案向來和警方有個默契,那就是除非確定肉票的安全無虞,否則決不提前報導,以免人質慘遭歹徒殺害。可是,這一次的默契,卻被破壞了。第二天,大成報、中華日報都報導了這件事。

坦白說,大成報和中華日報都不算是主流媒體,閱報率也不高,所以,消息雖然見報,但社會上知道這件事的人還不多。其實,不光是社會一般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連我們這些成天跑新聞的記者們,只要不是主跑刑事局的,也多半不知道發生了這件重大綁架案。

我還記得,事情發生幾天後,我們回到報社開會。一開始,組長就很嚴肅的叫我們安靜,然後要組裡主跑刑事局的資深記者韓國海報告。於是,韓國海原原本本的把整件綁架案說出來,我們也聽得眼睛愈瞪愈大。說完之後,韓國海還拿出他翻拍的相片給我們看,我看到相片裡有白曉燕的手指頭,有她寫的求救信,還有裸照。看完之後,大家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接話。

組長說:「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刑案,我們絕對漏不起。但是,在人質的下落還沒有查出來之前,我們絕對也不能報導這件事。」他先分組,分派大家路線,要我們分頭盯住檢察官、警方和調查局的動作,如果有任何風吹草動,馬上就要回報。另外,他也交代我們,雖然新聞不能提前曝光,但採訪對象的動作,以及案情的最新進度都要全盤掌握,每天都要採訪,都要發稿。稿子發回報社後寧可扣住不發,但不能不寫。否則,萬一警方在報紙截稿前一刻宣布破案,那豈不來不及處理了嗎?

「現場怎麼辦?」同事問道。

組長說:「現場不要管。地方中心已經派了人,二十四小時盯在白冰冰家門口,只要一有動靜,他們就會告訴我。」

其實,何只是我們報社的記者守在白冰冰家門口。四月十四日那晚,當白冰冰打電話向刑事局楊子敬局長報案後,消息就已經傳出去了,當晚,白冰冰還沒回到家,她家門口已經來了一大堆的記者。之後幾天,記者更是布滿白冰冰家門外,電視台的SNG車也一輛一輛的開來。任何路過的人,只要看到這陣仗,都知道這裡有大事發生了。

這段期間,歹徒曾經打過幾次電話,要求白冰冰把贖款準備好,甚至連交款的地點都說了,但每次到了最後關頭,歹徒卻都變卦,不出面拿取贖金。圍捕的警方幾次撲空後,「白冰冰的女兒被綁架」這樣的消息,卻傳得愈來愈遠。

四月二十五日晚上七點多,警方終於鎖定目標,展開收網行動。一群荷槍實彈的員警衝到三重市天台廣場附近的陳進興家,準備要拘捕他到案,但員警的行動快了一步,陳進興還沒有回到家。當員警正在盤查陳進興的妻子張素真的身分時,眼尖的張素真看到陳進興正要走進家門,她馬上大喊:「阿進!阿進!」

就這樣,陳進興就在眾家員警的眼前逃逸無蹤了。

圍捕行動失敗,警方只好公布整件綁架案。半夜兩點,警方召開記者會,發佈了這件綁架案的新聞,並且公布了綁匪林春生、陳進興的照片,要求民眾協助緝捕。幾個小時之後,警方接獲火警報案,趕到五股鄉西雲路二八七號。當火場的火勢撲滅後,警方進入勘查,才知道這裡原來就是歹徒原本藏匿白曉燕的地點。在這裡,警方也查到了高天民的鞋子和指紋,確定綁匪一共有三個人。

忙了一個晚上之後,天色已亮。眼見警方都已發佈新聞,白冰冰知道她也不能再保持沈默下去,上午七點鐘,她在家裡召開記者會,在好朋友何麗玲的陪同下,白冰冰聲淚俱下的向歹徒呼籲,請他們趕快把白曉燕給放了。白冰冰也控訴,國內治安狀況為什麼會如此惡劣?她也請全國的民眾幫忙她,一道兒把白曉燕給找回來。

四月二十七日,最高法院書記官長白文璋透過媒體呼籲,請歹徒儘速將人質放回來,他說,他會以「白氏宗親」的身分,向法官們求情,對綁匪們從輕發落。白文璋的動作,於情可以理解,但於法就值得爭議。身為法界前輩,卻等於公開和綁匪討價還價,這讓他受到不少批評。可是,白文璋說,他雖然是法官,可是他也是個人。他不忍心看到白冰冰如此痛苦的樣子,他一定要盡自己的力量,努力營救白曉燕。

可是,再怎麼努力,也是枉然。

就在白文璋心戰喊話後一天,也就是四月二十八日傍晚五點半左右,警方接到民眾報案,在「中港大排」發現一具女屍。

所謂的「中港大排」,指的是新莊、五股工業區的大排水溝。這裡會出現女性屍體,顯然不尋常。於是,各家電視台馬上就打出快報,而且都想盡辦法在最短時間內派出記者趕到現場作連線報導。

有些電視台的主播還喃喃的在播報台上說:「目前還不能確定死者的身分,希望不要是白曉燕。」可是,這樣白目的播報方式,第二天就被批評得很慘。有人投書到報社說,電視台主播的訓練和養成教育太差了。什麼叫「希望不要是白曉燕」?難道死的是別人就比較好嗎?人命不等值嗎?

警方接到消息不久之後,我也得到了這個訊息。當時正在開車的我,不由分說,馬上調頭往事發現場衝去。但當我到了現場時,那裡早已經擠得人山人海了。

我是記者,所以,我可以走到比較接近現場的地方,但還是不能靠近,因為,警方早就拉起了封鎖線。在外圍,更多的是看熱鬧的民眾,他們什麼也沒看到,但全都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終於,葬儀社人員到了現場,他們在檢察官的指示下,把屍體撈上岸。警方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警方發現,在這具屍體的頸部、雙手、雙腳上,都各綑綁兩個大鐵鎚頭。內行人一看就知道,屍身上加掛這些重物,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在棄屍之後,不讓屍體浮出水面,被人發覺。顯然,這絕對不是一件自殺案,而是一件他殺的兇殺案。但是,死者是誰呢?這具屍體泡在水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所以呈現出浮腫的狀態。從外觀上,不一定能辨識出死者的身分,但當葬儀社人員翻撿死者的左手時,就知道死者是誰了。因為,這具屍體的左手小指頭最後一節被切掉了,切口上還纏著鐵絲。

白曉燕遇害了!

這消息像潮水一樣,迅速的散開來。

檢察官指示葬儀社人員,把白曉燕的屍體載到板橋殯儀館相驗,刑事局也派出了全國最資深的法醫楊日松博士參與驗屍工作。看到屍體被載走,我馬上也跳上車,飛快的趕到板橋殯儀館。

為了查明死因,楊日松提出解剖的要求,檢察官也馬上批准。

在解剖室裡,白冰冰忍著淚水,看著躺在解剖檯上的愛女,法醫楊日松冷靜的操著手術刀,劃開白曉燕的屍身,取出她的胃、腸、肝和心臟,一一切片後放入容器中,準備帶回化驗。從白曉燕的胃裡,以及屍體腐壞的程度,楊日松博士研判,白曉燕遇害已經八到十天了。換句話說,早在二十五日警方攻堅之前,白曉燕就已經遇害而且被棄屍了。楊日松仔細檢查了白曉燕的屍體,發現她的肝臟破裂、腹腔出血,身上還有多處皮下瘀血。從這些跡證研判,白曉燕死前,曾經遭受過嚴重的凌辱,她是在兇手連續以腳踹、拳打頭、胸、腹部等致命部位後,因內臟破裂導致死亡。

在解剖室裡的楊子敬,看到白冰冰強忍痛苦的表情,忍不住心頭一酸。他當場向白冰冰下跪,請白冰冰原諒他沒能把白曉燕救回來。可是,這時再多的眼淚又有何用?再久的下跪又有何用?躺在冰冷的解剖檯上的白曉燕,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再回魂過來了。

解剖的工作進行了很久,我們這群記者都不能進到解剖室,只好在外頭等待。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聚集在殯儀館四周的人群也愈來愈多。到後來,賣香腸、賣涼水的小販也聞風趕至,現場的秩序也愈來愈亂。

終於,楊日松博士出來了。記者們馬上一擁而上,紛紛圍住他,要求他說明解剖的過程。平時和我們互動很好的楊日松,這一次,卻一反常態,他非常沈默,什麼話也不肯說,只是努力的排開人群,擠上他的座車。

可是,沒有楊日松的說法,記者們回去要怎麼交差呢?有些記者忍不住了,就擋在楊日松車子前面,不讓車子開走,還有人乾脆就趴在車子的引擎蓋上不起來。我默默的在站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我心想,在記者的眼中,這,就只是一件新聞罷了吧!有誰真正仔細的思考,這是一條人命的喪失呢?每個記者都在努力的想要採訪最內幕的新聞,沒有人去考慮到死者家屬的悲哀。怪不得有人說,記者是最冷血的動物。在那一晚,看那一幕,我的體會真是深刻。

可是,真正讓我感到憤怒和不滿的,還不是那一晚我們新聞同業們的表現,而是第二天早上看到報紙時的感受。

那晚,忙了一夜之後,我懷著複雜的情緒上床睡覺。第二天一早,我趕忙拿報紙看。結果,在中國時報第一版最中央的位置上,竟然刊出一張大大的照片,那張照片,是白曉燕屍體上斷指的特寫鏡頭畫面。

那畫面真是太過血腥、太過殘忍。即便像我這麼一個看過無數屍體,跑過無數命案的社會記者,都覺得在報紙上放上那張照片,實在是太過了頭。更何況,這照片是刊在第一版,是根本無須翻開報紙,就可以直視的位置。看著那張照片,我從來沒有那麼憤怒過,我幾乎羞愧到不敢承認自己的職業是新聞記者。

中國時報用了這麼腥羶的照片,自然引起社會各界的抨擊,可是,我不知道時報內部究竟有沒有絲毫反省之意。或許,就如某些新聞界的老前輩說的話一樣吧,「新聞出錯算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反正,第二天的新聞就會壓掉前一天的新聞。到最後,只有出了錯的人自己記得,別人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之後,是一連串的圍捕和搜索行動,可惜大多無功而返。有鑑於這件案子已經轟動全國,警政署長姚高橋決定自己跳出來,指揮警方偵查。警方不知道是從哪裡得來的線報,一直以為陳進興這三名綁匪都躲在觀音山裡,所以,警方先後發動好幾次大規模的搜山,但這種亂石打鳥的作法,除了把行動的員警累死之外,還是查不到陳進興等人的行蹤。

眼見光憑警方的力量難以破案,最高檢察署也跳出來下了命令,從四月三十日開始,「0四一四」專案小組人員,除了原本的檢、警人力之外,還要請憲兵隊加入支援,另外,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北機組也奉命參與專案。

俗話說,「人多好辦事」,但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人多,也可能口雜。不同體系的辦案單位一一加入之後,每個單位都想爭功,深怕自己的績效被人家搶了。於是,調查局掌握的線索,不肯告訴警方。警方知道的訊息,不願意通知憲兵隊。戰力在彼此之間磨損,進度卻愈來愈不樂觀。

這其中,就發生一件令我至今還是覺得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

前面說過,從四月三十日開始,「0四一四」專案小組加入調查局、憲兵隊人員。有了新人加入之後,大家彼此之間的角力就更明顯了。五月初,萬華警分局人員到新竹地檢署,向檢察官聲請監聽票,表示要監聽一件煙毒案毒梟的電話。檢察官不疑有他,批准監聽,於是,警方就拿著監聽票到調查局,要求進機房監聽電話。

調查局的監聽設備有兩組,一組是市話監聽設備,分別安裝在調查局每一個外勤站的機房裡;另一組是GSM行動電話監聽設備,這套設備設立在新店調查局局本部二樓的機房中。萬華分局聲請的監聽票裡,有幾支要監聽的電話是行動電話,所以他們就到調查局本部的機房掛線監聽。

調查局通訊監察組的承辦人員看到監聽票上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那是誰的電話,但看到上頭有檢察官的簽名和印章,認為沒有問題,就讓警方人員進機房監聽。

聽了一個月之後,監聽票的有效期限到了,警方又跑到新竹地檢署,跟檢察官說還要再聽一個月。檢察官以為會有重大突破,於是又批示同意再延長一個月監聽。

六月十三日,一群萬華分局刑事組人員進到了調查局二樓的機房,他們跟調局通訊監察組的承辦人員說,以前掛線監聽,都是掛了一天的線,錄了一天的錄音帶之後,再拿回辦公室聽,這樣太沒有效率了,他們要求作「現譯快報」。

所謂的「現譯快報」,指的是重大或急迫的案子發生時,辦案人員為了掌握時效,就要進入機房,掛著耳機監聽電話。一聽到有任何消息時,馬上就把電話的內容譯成文字,而且馬上要作研判及決定是否採取行動。

萬華分局要求作「現譯快報」,調查局也沒拒絕,就讓警方進了機房的監聽台作業。

或許,也是賊星該敗。依照作業規定,進了監聽台作現譯快報的人員,必須戴著耳機監聽電話,以免干擾其他人的監聽作業,可是,萬華分局刑事組人員卻不知怎麼回事,竟然沒戴耳機,反而把上線電話的聲音從喇叭中直接給播放出來。而且,他們放出來的聲音還特別大,大到整個監聽台都聽得到。

旁邊的人原本不以為意,但聽著聽著,突然覺得不對勁。

一名調查局人員聽到後來,發現警方監聽的電話內容,有人在討論白曉燕命案的情報。再仔細一聽,這電話裡的聲音好熟。他回想一下,赫然發現,警方監聽的電話,竟然是調查局北機組一名小組長汪仁成的行動電話。而汪仁成在四月三十日起,就被派到「0四一四」專案小組裡,加入追緝陳進興等三綁匪的行動。

這一下,場面就僵住了。

調查局質疑,警方口中說,要監聽毒梟的電話,其實根本是蓄意矇騙檢察官,他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利用監聽的方式,刺探調查局人員掌握多少白曉燕案子的情報。

警方當場被抓包,只好灰頭土臉的離開。

但這事還沒完。這消息被我們挖到之後,我們馬上在報紙上好好的報導了一次。而警方在發現自己幹的糗事外洩後,還死鴨子嘴硬的對某些記者說,他們之所以要監聽調查局小組長汪仁成的電話,真的是因為汪仁成曾經和毒梟聯絡,才被他們鎖定監聽的。警方還說,汪仁成和毒梟聯絡頻繁,警方掌握相關事證之後,已經向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報告了。警方更說,事情發生之後,汪仁成還曾多次主動和警方聯絡,表示會澄清相關疑點,但卻始終放警方鴿子。

照警方這樣的說法,汪仁成真是罪大惡極,真是該死囉?

可是,我認得汪仁成,我知道他在北機組裡,就是負責偵辦煙毒案的小組長。他怎麼可能和毒梟掛鉤呢?警方為了脫罪,竟然編造不實的謊言,這真是太可惡了。而且,我還發現,警方偷聽汪仁成的電話,在六月十三日被抓到之後,他們表示會馬上下線,不再偷聽人家的電話,可是呢,直到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鐘,他們還在偷聽,直到再次被抓到之後,他們才死了心,不再偷聽友軍的動態。

這真的很誇張。警方自己辦案不力,弄不到線索,竟然躲在人家背後偷聽人家的電話。一件案子為了搶績效可以搶到這種地步,真是奇蹟。不過,如果我們知道警調之間的心結,大概也就不會覺得太過意外了。因為,在白曉燕案發生之前,調查局才剛剛辦完周人蔘電玩弊案,抓了一票警察,警察和調查員之間的關係正在冰點,如今,要他們合作辦案,那還不貌合神離嗎?

辦案人員對內,有彼此不合的內憂,對外,也有著外患的壓力。所謂的外患,就是指社會上對政府遲遲不能破案感到的不耐和憤怒。

這股氣氛愈積愈深,終於在短短二十天之內連續引爆三次。

第一次是五月四日,估計有五萬名人民走上街頭,他們高舉著「五0四悼曉燕,為台灣而走」的布條,高聲呼喊「總統認錯,撤換閣揆」。

第二次是五月十八日,又是五萬名群眾走上街頭,他們強調「用腳愛台灣」,再度喊出「總統認錯,撤換內閣」,而且,他們還用雷射光,把腳印和「認錯」這兩個字打到總統府正面牆上。

第三次是五月二十四日,有數千名民眾喊出「陪台灣到天亮」的口號,並夜宿總統府前面的凱達格蘭大道。

三次的群眾運動,帶來一波強過一波的政治壓力。於是,在第一次遊行結束後不久的五月八日,內政部長林豐正遞出辭呈,而政務委員馬英九也宣布請辭,馬英九同時還宣布,他不會參選下一屆的台北市長,因為,「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

五月十四日,政府批准林豐正的辭呈,換上了首位女部長葉金鳳上任,但是,此舉並不能讓人民的憤怒有所消減。

五月二十四日的遊行結束後,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約談了陳進興的妻舅張志輝到案,並且指控他參與看管人質的犯罪工作,是共同正犯之一。張志輝到案後,馬上被檢察官下令收押禁見。

小舅子被收押之後,陳進興也有點沈不住氣了。他和高天民在五月二十八日寫了兩封信,寄給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施良波、張振興。他們強調,白案就是他們和林春生一道兒幹的,沒有別的人參與,請檢察官不要冤枉人。

以前,大概很少發生要犯直接寫信給檢察官的事情,所以,施良波和張振興收到了這封信,都大為吃驚。他們為了確定這些信是不是真的是由陳進興、高天民所寫的,還把信紙、信封送到刑事警察局化驗,經過指紋比對後,確認信紙上留有陳進興和高天民兩個人的指紋,這才證實信的確是他們寫的。

檢察官不敢相信陳進興和高天民會直接寫信給他們,還有一個原因,那是因為署名陳進興的那封信,字跡真是太漂亮了。漂亮到很難相信那是出自一個犯下多起強姦殺人案的匪徒之手。但是,警方很快也為檢察官釋疑。他們到監獄裡找到陳進興以前坐牢時寫信的複本,經過字跡比對,果然分毫不差。陳進興雖然有個魔鬼的心,但卻有著極為絹秀的字。

陳進興公然寫信給檢察官,其實也代表另一種意義,那即是說,陳進興等三名匪徒雖然犯下了白曉燕綁架案,但事發後,他們並沒有潛逃到國外。專案人員相互打氣說,只要確定他們還在國內,那就一定能夠抓得到人。台灣就只有那麼一丁點兒大,他們又闖下這麼大的禍,就算道上兄弟也不敢收留他們,他們又能夠躲到哪裡去呢?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專案小組一直認為,陳進興等三個人無處可以躲藏,所以一定都躲到山區裡去。台北地區最容易藏身的山區就是觀音山,而且警方也一直有線報說,他們三個人就是藏身在觀音山上,所以,一連幾次,警方大規模搜山,但是卻都毫無所獲。搜到後來,員警一聽到搜山就怕,一方面是怕累,二方面是擔心如果在搜山過程中,真的和陳進興等人遭遇,以員警的單薄武力配備,真的能夠擋得住陳進興他們的強大火力嗎?

可是,陳進興這三個人,卻像是從空氣中蒸發了。(待續)

台長: 阿達
人氣(32,49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