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殺↘-4℃持續涼感衣復古風,抽鑰匙聯誼大熱門專家:10台股可開始撿便宜石英嫁女兒 林千鈺情歸...
2003-10-13 03:08:29 人氣(7,704) | 回應(3)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劉展華檔案

0
收藏
0
推薦

劉展華檔案

上個星期天(三月十六日),法務部政風司司長劉展華退休,在歡送會上,劉展華細數他以前偵辦過的案件,他說,他辦過柏楊、施明德、盧修一、黃信介政治案件,也辦過如翁大銘等人的經濟犯罪案件。他說,工作中的對手,也有許多值得學習之處。

劉展華口中的這些「對手」,當天有一人出席他的歡送會。那人就是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施明德的出現,讓劉展華大吃一驚。但施明德的一席話,更讓劉展華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施明德是這麼說的:「美麗島事件以後,我一路逃亡,最後就是被劉展華給抓到的。這麼多年以來,有人問我,恨不恨他?我總是說,不恨。我認為,當年,如果劉展華不認真抓我,我還看不起他呢!」

他說:「當年,我是朝廷的欽命要犯,被人貼了懸賞全島緝捕的首惡份子,所以,我一定得跑,而且要很認真的跑,這才對得起我的身分。當年,劉展華是負責抓拿我的捕快,所以他要拼命的抓。我們都很認真的扮演自己的角色。最後,我被他抓到了,我無話可說。」

可是,像施明德如此豁達的人並不多,至少,作家柏楊到現在都還對當年他與劉展華的那一段遭遇耿耿於懷。有一次,我和柏楊同桌吃飯,談到這段往事,柏楊說,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在偵訊室裡,被劉展華威迫刑求之後,又眼睜睜的看著劉展華把獄卒送給人犯的便當帶走,讓他餓了一夜。柏楊說:「他刑求我,也就罷了,可是,那飯是要給我吃的,他卻在審訊完畢之後,把我的飯也帶走,這算什麼呢?」

民國五十七年三月四日,作家柏楊在家中被情治人員帶走。押解他的兩名調查員之一,就是劉展華。從此,柏楊告別了他的家庭、他的工作,一去十年。

在調查局審訊過程中,主審員即是劉展華。柏楊回憶錄第二百五十七頁至二百七十二頁,對這段偵訊過程有很深刻的描述,劉展華的英姿,也不時浮現。

例如,回憶錄中有一段內容是這麼說的:

「過了幾天,劉展華把我提到第一次的問話室,十分禮貌的請我坐下,盯著我的手指甲,像發現一個稀奇怪物似的,問道:
『你自進來就沒有剪過指甲嗎?』
『是的。』
劉展華說:
『兩個月不准剪指甲,他們怎麼這樣沒有人道?』
於是把身邊的指甲刀掏出來遞給我,在孤獨的燈光下,我為自己修剪指甲…。就在這時候,外邊送來晚餐,劉展華讓我進食,我的消化系統早已經停止功能,當然吃不下,劉展華把它包起來,放在牆上一個空坎裡,坐下來,輕鬆的說:
『柏老,開始吧!』」

接下來的一段,是審訊的過程,可以略過不提。

再下來的一段,是這麼寫的:

「劉展華發現問題又回到零點,十分憤怒,正要發作,一件事情救了我,那是午夜供給調查員和囚犯的點心(兩塊蛋糕和兩瓶牛奶)送來了。劉展華把點心收拾起,連同放在窗坎裡我的那份晚餐,用報紙包起來,準備帶回家去。
但該來的還是要來,調查局不能再繼續拖延,劉展華急於交差,所以決定用刑。…
劉展華放下原子筆,拿起米達尺,上下搖動,好幾次,幾乎戳到我的眼珠,我雙手發燙,突然間,縱是閃電都沒有那麼快,米達尺嗖的一聲抽打到我右臉頰上,一道火辣的灼痛使我覺得他用的是燒紅的鐵條,我叫了一聲,左頰上又被反抽一下,我大叫說:『你打人…』於是右頰又受更重的一擊,那是他的拳頭,我的眼鏡像投擲出去的飛鏢一樣,跌到行軍床上,我失去重心,連同椅子跌倒在地,他突然一腳踢出,那皮鞋尖端正踢中我的左膝,我正要爬起來,更猛烈的一腳又踢中我的右膝,我似乎聽到骨折的聲音,兩膝劇烈的痛使我哀號,我在地上滾動,又是凶猛的一腳,踢中我的心口,我號叫著爬到牆角,像一條就要死在亂棒之下的喪家之狗,我盡量彎曲膝蓋,抱到胸前,但又一腳正踢中我的右耳,我急抱住頭,忍不住大聲哀號。
『聽清楚,』劉展華說,『你被拷打死,我們只要說你畏罪自殺,就一了百了,你高估了自己!』
突然,他抓住我的頭髮,拳頭像暴雨一樣的猛擊在我的臉部和前胸,我掙扎著,用雙手回擋,但他的皮鞋接連的踢中我暴露出來的小腹,我把前額撞到地上,我還不願死,死也阻止不了他,特務如果在乎犯人死活,他就不是特務了,而我怕他把我踢成腦震盪,踢成殘廢,我哭號說:
『我招供,我招供,不要打了。』
『好吧,坐回你的位置』
我用了足足三、四分鐘,才從牆角爬到桌邊,渾身濕透,怎麼也站不起來,抖得像大風裡貼到牆上已快脫落的一片樹葉,汗珠、新血,和眼淚流滿一臉,我拼命喘氣,用手去抺,才知道臉上滿是泥土。這時劉展華好心的扶住我,把我扶到椅子上落座。
『說吧!』他再拿起筆錄和原子筆,那米達尺已不知扔到哪裡。
『我,我,我參加中國民主同盟。』
『你看,』劉展華向我友善的笑著,『柏老,你要是早說,怎麼會有剛才那種誤會,其實你的資料我們全都掌握在手,但我們要你自己承認。』」

這事還有後續呢!

民國八十五年,中國時報刊出柏楊回憶錄摘要版,剛好刊登的就是他被劉展華審訊、刑求的這一段。沒想到,劉展華看了之後大怒,立即投書中國時報辯駁,還說要保留法律追訴權。一個月之後,柏楊也在中國時報公開一篇名為「寫給劉展華的一封信」,再駁斥劉展華的說法。到了五月,遠流出版社要出版柏楊回憶錄,準備在附錄裡,把劉展華和柏楊這兩篇筆仗文章都收錄進去,沒想到,此時劉展華卻又拒絕。所以,現今發行的柏楊回憶錄的附錄裡,只有柏楊的覆函,而沒有劉展華的原函。

至於劉展華所稱,要訴諸於法一事,自然更從未實現過。

從以上簡略的述訴,大家大概就能略為了解劉展華的確是個很特殊的人物吧!

跑調查局新聞十來年,我和劉展華也交手過好幾次。於公,我認同施明德的說法,劉展華的工作態度和辦事能力很少有人能出其右。但,於私,我和柏楊一樣,這種人我萬萬不敢把他當做朋友知交。

劉展華是何許人也?根據我手邊的檔案資料,劉展華出生於民國三十年,警官學校安全系第一期畢業,後來進入調查局,調查班第三期結訓,比現任局長葉盛茂的期別還高一期。他當過台北縣、基隆縣調查站副主任、台北市調查處偵防科科長、彰化縣、台北縣站主任、調查局閃電組(也就是現在的北機組)主任、貪污及經濟犯罪中心副主任、肅貪處(也就是現在的廉政處)副處長、經濟犯罪防制中心主任、八十二年擔任台北市調查處處長、八十六年升任副局長、八十七年離開調查局,轉任法務部政風司司長,直到今年三月間,以六十二歲之齡退休。

從劉展華的資歷分析,他在調查局三十多年,主要負責的業務,多半是以「政治偵防」以及「肅貪暨查緝經濟犯罪」這兩大部分為主。在戒嚴時期,主管政治偵防的調查局第三處、外勤站第三科,是當紅炸子雞,劉展華都恰好躬逢其盛;解嚴後,整肅官箴及防制經濟犯罪又成了顯學,而此時,劉展華也順勢轉換跑道,掌理這類業務。究竟,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那就沒人說得清了。

我跑新聞的前幾年,和劉展華並沒有什麼直接的接觸,但常常聽到他的名字。因為,那時他在局本部,工作性質比較像是幕僚作業,所以和記者接觸的機會不多。但例如我在跑榮星花園案時,就常聽到基層的調查員左一句「展公」、右一句「展公」的。喊著喊著,都把劉展華給喊成神話人物了。

我曾問過這些基層的辦案人員,為什麼對他們口中的「展公」奉如神明?我記得,有一位調查員是這麼跟我說的。

他說:「你不知道喔!我們展公呀,他大概是局裡最會辦案的人了。什麼樣的案子交到他手裡,一定都辦得出來。像我們這件案子,辦到一半,發現辦不下去了,向他請示以後,他指點兩下,叫我們可以嘗試往哪些方向查查看,結果就真的突破了!」

這麼神?這種人不就成了零零七情報員了嗎?

可是,事實上好像真是如此。

民國七0年代風行一時的地下投資公司,打著四分高利對外吸收游資,活生生就是老鼠會的翻版,很多有識之士都隱隱然覺得即將要出現重大金融風暴,但是,面對這種社會亂象,幾任行政院長都不敢下手要求檢調單位查辦,後來,還是劉展華調到經濟犯罪防制中心當主任時,才在七十九年開始大刀闊斧的展開查緝行動。這麼一動,也把鴻源、龍祥、永安等等國內幾家最大型的地下投資公司全數掃蕩乾淨。這些投資公司的負責人,如鴻源的沈長聲、於勇明、龍祥的丁磊淼,大概都和劉展華交過手,應該也都領教過他的厲害。

劉展華是辦案奇才,他在局本部待了幾年之後,局長吳東明有心把他外放歷練。這時,吳東明想到了台北市調查處。

台北市調查處是調查局第一大處,這麼大的一個處,有三百多名調查員,按理說應該表現最優秀,但事實上,長年以來,台北處績效始終不佳、人員風紀也常常出問題。吳東明指派劉展華擔任台北處處長,其實也是有心讓他好好整頓整頓一下台北處。

民國八十二年,劉展華新官上任,他召集台北處全處調查員講話。一名調查員事後臉色慘白的轉述給我聽,他說,展公說的話很簡短,只說「我的要求很簡單,我不要第二,我只要第一!」接著,他就頒下考核規定,凡是達不到他所訂下標準的調查員,肯定有苦頭可吃。

一時之間,台北處這個老大的單位開始動了起來。

劉展華重視辦案績效,所以,他在台北處裡成立了一個「機動組」,底下又分成三個小組。機一組負責緝毒、機二組主管經濟犯罪、機三組檢肅貪瀆。後來,機動組又擴增一組,主管偵防業務,專抓大陸偷渡客以及查緝走私槍械等業務。

機動組成立之後,台北處的辦案績效馬上拉起來。這其中的代表作有兩個,一個是周人蔘電玩弊案,一個是華隆案。另外,我們之前提過的職棒簽賭案,也是在他手中偵破。連如今被迫流亡海外的伍澤元,也是在劉展華的強力偵辦下,才被查出貪污敗行。他在台北處擔任處長四年間,栽在他手中的人,上從監察委員、立法委員等黨政大員,中至檢察官、法官、警官,下至富商鉅賈,一時之間,劉展華的名聲大譟,他簡直是犯罪者眼中的鬼見愁。

劉展華的強勢,不只反映在辦案績效上,他的為人處事,也處處得理不饒人。現任總統陳水扁,就曾吃過劉展華的排頭。

民國八十四年三月十三日,剛剛當選台北市長才三個月的陳水扁,在視察完台北市警察局之後,這一天,他到台北市調查處「禮貌拜會」。劉展華親自出門迎接,兩人一陣客套寒喧之後,阿扁滿面風光的離去。

沒想到,阿扁一離開台北市調查處後,馬上就接受記者採訪,並且直言台北處的績效太差。阿扁說,台北市調查處的績效,很多都是靠台北市政府政風處提供的,但是,台北市政府政風處移送給台北市調查處的案子,很多都拖了好久還沒有下文。

阿扁的說法一見報,第二天,劉展華馬上強烈反擊。

我記得,那天我打電話給他,一提到這件事,劉展華就在電話裡破口大罵起來。

他說,調查局在評定績效時,分為四級。最差的一級是「一般」案件、第三等是「重要」案件、第二等是「重大」案件、最高的第一等是「績效評估」案件。前一年,台北處總共自行發掘了九百三十件案源,其中有九十六件成案,這些案件中,經過局本部核定,有四十四件被列為績效評估的第一等案件。而台北市政風處去年只移送八十七案到台北處,其中只有十七件成案。這些案件中,只有兩件被局本部列為第三等的「重要」案件,四件被列為第四等的「一般」案件,沒有任何一件是第一等的「績效評估」或第二等的「重大」案件。而且,這其中更有十一案送到地檢署後,檢察官還無法起訴。

劉展華說,台北市政風處移送到調查局的案件,不但量不多,而且質也很差。台北處本身的案件那麼多,已經辦不完了,辦案人員還要撥出時間來替台北市政風處「擦屁股」,處理這些「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案子,現在又要被市長批評,他完全不能接受。

他挌下一句話:「陳市長如果真對台北市調查處不滿意,以後,市政府的案子可以不必送到調查局來,他自己也是司法警察官,可以自行把案子移送給檢察官呀!不要以為我們台北處不靠他的案子養,就沒有績效!」

劉展華這麼強力的反彈,我相信阿扁一定大吃一驚。

其實,我後來才搞清楚。那時,阿扁剛當選不久,他大概還沒弄清楚,按體制,台北市警察局歸市長管沒錯,但台北市調查處可不歸市長指揮。阿扁新官上任三把火,燒到不歸他管的台北市調查處,白挨了劉展華一頓,那只能自認倒霉。

不過,劉展華自己也一定沒有想到,八十四年時,他如此公然而強烈的批評政風單位,把政風人員都看成酒囊飯袋,但三年後,他在爭奪調查局局長寶座失敗後,卻被調到法務部擔任政風司司長,成為全國政風單位的最高領導人。這只能說是造化弄人了。

八十六年七月十六日,劉展華更上一層樓。原任調查局副局長葛家學屆齡退休,由劉展華調升。

調升時,還有段插曲。

當時的調查局局長是王周榮。王榮周是我見過幾任局長裡,幹得最憋的,他的故事,以後有機會還可以慢慢談。總之,布達劉展華人事那天,王榮周來到了台北市調查處,他先請法務部長廖正豪說說話,之後,王榮周以局長身分上台致詞。我猜,王榮周可能很不習慣和調查員講話,所以,他的致詞相當簡短,而且,在這麼短的談話期間,他還三度把「台北市處」講成「台北市稅處」。雖然,大家都知道王榮周是財稅系統出身,但誰也沒想到,他會這麼沒概念,竟然把他下屬單位都講錯。

王榮周致詞完畢之後,換劉展華上台發言。劉展華一人就足足講了快二十分鐘,比王榮周講得還要久很多。而王榮周呆呆的坐在一旁,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當時,站在台下採訪新聞的我,目睹了這一幕後,心中不免感嘆,這麼強勢的副局長,這麼弱勢的局長,以後,調查局局本部裡,會有很多好戲可看了。

劉展華會當上副局長,說穿了,並不是局長王榮周作的決定,而是當時的法務部長廖正豪欽點的。所以,自從他當了副局長之後,就一直被大家視為下一任局長的接班人。不過,他若想要順利接班,還是有些技術上的困難必須克服的。

這裡,有個人不能不提,那就是調查局首席副局長程泉。

程泉是老調查員,在調查局的資歷相當久。吳東明在任時,他就是首席副局長,但吳東明走了之後,空降廖正豪擔任調查局長。廖正豪升任法務部長之後,王榮周又是空降局長。換句話說,程泉在副局長這個位子上等了十年,就是等不到升任局長的機會。

之前,局長都是空降,大家也沒話說,如果要由內升,不由程泉接任局長,從倫理上絕對說不過去。所以,即使大家都明明知道,劉展華升任調查局第二副局長之後,就是等著接班,但眼下的最大問題就是,要如何擺平程泉這一關?如果擺不平,劉展華也不可能插隊。

八十七年二月底,在一陣高層的政治角力後,擔任調查局長一年七個月的王榮周,終於如願卸下重擔,被調回財政部。但新任局長由誰接任,卻遲遲沒有發布。也因此,身為第一副局長的程泉,就以代局長的身分掌理調查局。

接下來這幾個月,可以說是調查局有史以來,內鬥最嚴重的時刻。簡單來說,這過程是這樣的。法務部長廖正豪堅決要讓劉展華接任局長,但程泉卻始終不願放棄最後的爭取機會。而在法務部之上的行政院,也對於廖正豪把調查局視為禁臠獨攬的作法大有意見,不同意廖正豪提出的人事案。而後,當時為國大代表的李文忠、賴勁麟卻突然開起了爆料記者會,指控程泉在兩年前到法國出差時,曾經非禮一名朋友的女兒。於是,廖正豪馬上下令組成專案小組調查。因為,如果證實程泉的確曾有性騷擾行為,他一輩子也別想當調查局局長了。這段驚心動魄的內鬥過程,我有幸親眼目睹,算是見證了這段歷史。當然,我也作了一些比較深入的報導,包括點出程廖互鬥的幕後原因,以及劉展華在其中的角色扮演問題。

七月初,法務部公布調查報告,指稱程泉的確有性騷擾行為,程泉不甘示弱,馬上召開記者會反擊,砲轟廖正豪。程廖互鬥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七月十三日,法務部長廖正豪宣布辭職,而行政院長蕭萬長也馬上批准。行政院同時也發布人事令,新任法務部長由城仲模接任。

七月十五日,法務部為廖正豪舉行歡送會。這是重點新聞,所以我也趕到現場採訪。

在歡送會即將開始時,我混到來賓席坐下,和席間的檢察長、調查局高層官員聊天。我沒注意到,劉展華就坐在我後頭。

就在我和官員們聊得興起時,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是劉展華。我很客氣的跟他打了招呼。沒想到,他卻沒好臉色的看著我。

他突然冷冷的冒出一句:「話可以亂說,文章不能亂寫。小心生了孩子沒屁眼!」

我當然知道,他很不滿我這段期間對他所做的報導。但是,他如此公然的羞辱我,這可不能忍受。

我還是很禮貌的回應他。我說:「是嗎?副局長,我生的三個孩子剛好都有屁眼。是不是有空請你看一看呢?」

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劉展華的臉色馬上變得相當憤怒,而在我們周遭的那群檢察長們,也都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坦白說,他們很多人都嚇到了,也不知道該幫誰,甚至連該怎麼打圓場也都想不到,只好個個都裝傻。

廖正豪卸任,城仲模接位,他馬上發布第一道人事命令,程泉免兼調查局代局長,新任局長由調查局主任祕書王光宇接掌。

熟悉調查局運作的我,一看到這道人事令,馬上就想到,劉展華的調查局局長之路,已經走絕了。

因為,在調查局裡,主任祕書是副局長之下的第一號人物。如果主任祕書升任局長,那麼,在他之上的副局長,一定要調離本職,否則,就會出現部屬領導長官的情形。這在極為重視倫理的調查局裡是不可能發生的。

而王光宇越過程泉、劉展華,接掌調查局,有沒有違反倫理呢?其實,嚴格來說,並沒有。

還記得之前提到,八十二年時,劉展華由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中心主任一職,調升為台北市調查處處長這件事嗎?劉展華前一任的台北處處長是誰呢?就是王光宇。

論資歷,王光宇是調查局調查班第一期結訓的調查員,期別比劉展華早了兩期。他從台北處長調回局本部之後,先是擔任人事室主任,後來又晉升為主任祕書。八十六年間,調查局第二副局長葛家學屆齡退休,論資排輩,這個職缺原本就該由王光宇接任的,但是法務部長廖正豪堅持,才讓期別、資歷都比王光宇低的劉展華凌空飛越,成了他的上司。如今,王光宇再越過劉展華,接任局長,這也算是還了他一個公道。

至於程泉,他的資歷雖然比王光宇深,但他犯了「犯上」這麼大的忌諱後,無論如何是不可能接任局長的。所以,在兩虎相爭之下,王光宇最後撿到了局長這個位子,也真讓他有些喜出望外。

七月十七日,王光宇接任局長。在交接典禮結束後,新任的法務部長城仲模馬上約見劉展華。他很客氣的告訴劉展華,法務部要借重他的長才,想請他到政風司服務。

劉展華大概作夢也沒有想到,他在調查局工作了一輩子,最後卻要如此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而且,換到的新跑道,竟然是他以前最瞧不起的政風單位。但他有什麼選擇呢?如果他不接受,就只能辭職。

劉展華想了一會兒之後,點頭答應。城仲模馬上發布另一道人事命令,調查局副局長程泉調任調查局設計委員會主委、劉展華調法務部政風司司長。遺下來的兩個副局長空缺,由台北市政風處處長葉盛茂和原法務部政風司司長崔昇翔接任。

我想,劉展華心知肚明,他這次離開調查局,就不可能再有回頭的機會了。聽說,在他離開那天,他把經手過的公文底稿全都一把火給燒掉了。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從好處說,是為了保密;從另一方面說,這似乎也象徵著他決心要切斷與調查局之間的一切關係。

到法務部之後,劉展華沈潛了一段不算短的期間。但生性好強的他,豈是甘願當個混吃等死終老一生的池中之物?當然不是。

在傷口逐漸復原之後,劉展華打起精神,他那種「我不要第二,只要第一」的精神又出現了。一方面,他大量舉辦政風人員講習,要把全國三千多名政風人員再教育,二方面,他也把績效管理制度帶進政風體系,要求政風人員也要學習辦案技巧,要有與調查局一爭長短的決心。

此外,他更積極奔走,為計劃中的「廉政署」催生。

劉展華的動作很大,讓調查局也提高了戒心。

調查局的業務很雜,除了國情調查等情報業務之外,還要負責犯罪調查這方面的治安維護工作。在犯罪調查上,肅貪、緝毒、掃蕩經濟犯罪三項,向來是重點工作。其中的肅貪業務,更可以說是重點中的重點。如果,廉政署成立了,也做肅貪工作,那麼,不就等於有兩個調查局了嗎?而且,調查局只有兩千兩百多人,真正負責外勤業務的,只有一千四百多人。但廉政署若是成立,全國三千多名政風人員馬上納入,未來還要再招收新血,人數總共會膨脹到四千四百多人。這麼多的人力專辦肅貪工作,調查局的肅貪機能很快就會萎縮了。

這時,調查局裡的人才發現劉展華的可怕之處。他被逐出調查局,此生當不了調查局長,他就乾脆無中生有,自己籌辦出一個廉政署,位階比調查局還高。

調查局很怕此事將會成真,於是動用一切力量,在立法院裡游說各黨各派的立委們反對設立廉政署的議案。於是,到了九十二年,廉政署的設置條例仍在紙上談兵的階段。

原本,劉展華還打算繼續堅持下去,但今年初,法務部長陳定南在部務會報裡的一席話,卻徹底惹惱了劉展華。

陳定南說了什麼話呢?原來,他在部務會報裡,發表了一篇「政風人員八大涉案實例」,指稱我國的政風人員已經「腐化見骨」。由於陳定南所指的「八大涉案實例」很多與事實不符,在開會期間,劉展華就舉手表示要澄清一下,但卻被陳定南拒絕,而且還要他「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劉展華不願受辱,一怒之下就遞出了辭呈。

劉展華的大動作,也讓陳定南吃了一驚。他馬上改變態度,堅稱所謂的「腐化見骨」,說的絕不是劉展華。但劉展華可不吃這一套。他送上去的辭呈被退回來之後,馬上又再送一份。前前後後,劉展華一共遞了六次辭呈,最後,他乾脆在法務部內部網路上發表一篇「致全體政風人員說明」的公開信,把陳定南指控政風人員的「八大案例」都一一挑明駁斥。這種作法,自然讓陳定南再也拉不下臉,他終於批准了劉展華的辭呈。

三月十六日,劉展華辭職退休。對於陳定南的批准辭職,劉展華不帶任何感情的說:「謝謝部長成全。」在退休歡送會上,劉展華細數這一生要感謝的人,連當年被他辦過的要犯,他也都感謝進去了,就陳定南這位長官不在其中。

還沒蓋棺,劉展華的一生尚不能論定。但從我和他接觸的這十來年觀察,我會認為,他真的是一位非常認真、負責的公務員。他的優點,也是缺點,就是個性太強硬。

還記得,他擔任台北市調查處處長時,因為要偵辦一件銀行超貸案,必須約談一名省議員。調查員幾度向檢察官聲請搜索票都被拒絕,最後,劉展華親自出面,到台北地檢署面見檢察長盧仁發,希望盧仁發能夠同意調查局的行動,但也被拒絕。

這件事情發生後,劉展華和盧仁發鬧得很不愉快,兩人也結下心結。沒想到,幾年之後,盧仁發官運亨通,一路攀升,當到了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

在盧仁發就任新職那天,我打了一通電話給劉展華,問他會不會擔心自己得罪了全國最高檢察機關的首長?

我永遠記得劉展華那天在電話裡跟我說的話。他說:「老弟呀!得罪他又怎樣?在官場上,我們就像是個戲子,穿著什麼樣的戲服,就演什麼樣的角色。他是長官,我是部屬,看到他,我就行禮,不就是在演戲嗎?等到回家之後,大家把戲服脫了,誰又比誰大呢?」

這,就是劉展華。

台長:阿達
人氣(7,704)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怎麼把柏陽說成好像斤斤計較的人似的?劉展華這人根本是白色恐怖的幫兇吧
2006-09-26 23:07:29
YTO
柏楊回憶錄內所記載的劉展華. 是極權戒嚴時代邪惡官僚的典型代表人物. 效忠權貴. 侍上爭寵讒媚. 對下殘暴無恥. 其實在當時各行各業之中都有一些豺狼虎豹. 至今尚在人世者活的是否安心?
多年前. 幾位新加坡朋友笑問. 台灣立法院內立委跳桌子摔麥克風(朱XX)似乎不可思意? 我經過一番解釋之後. 也請教新加坡國法律鞭刑是否太殘忍? 沒想到其中一位新國朋友說. 他打算將來移民澳洲. 因為他不能忍受新國兩樣規定:
1. 報考大學除了考試成績外. 考生父母出身學士或碩士.博士都有不等的加分. 一般只有中小學畢業家長的子女考學就很吃虧.
2. 當時有一位美國少年在新加坡用利器劃破路邊汽車烤漆. 被警察逮捕經法院判刑打鞭若干下. 當時成為世界新聞. 美國政府及民間努力營救也無效.

那位新加坡朋友也感到很憤慨. 他說. 誰敢保證? 其後代子子孫孫都是高學歷. 其中有一個學歷不高再後代就很難翻身. 誰又能保證?. 後代子孫沒有少年輕狂. 微罪遭至恐怖打鞭.
今日新加坡是否還保留打鞭酷刑並不清楚. 但是我國治安機關動私刑或栽贓事件仍時有所聞. 扁政權八年只顧A錢C錢. 其他上下交爭利. 什麼改革也無影. 馬英九執政百日有氣無力. 法務部.檢察署.調查局內鬥內行. 對社會民眾卻顢頇右傲慢.
2008-09-07 20:06:44
Otter
好精彩深入的報導,謝謝你的記錄與分享。
2014-02-10 22:41:5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