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碳酸飲料四倍「傷牙」... 首爾住宿快閃下殺3.3折綠島觀光潮激增成旅遊新寵 雲林縣救災物資協調會 ...
2004-11-20 17:43:09 | 人氣(7,7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沈慶京檔案─番外篇(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沈慶京檔案─番外篇(四)

四月二十七日,中工最後一次發函給經濟部,說明雙方仍是無法達成共識,最後,在沈慶京絕對堅持之下,提報洽特定人比率為八十二點五%。而經濟部也通過核定,全案拍板。

從這幾段公文往返中,我可以看到,在京華證券決定要變更洽商特定人認購比率時,中石化公司幾乎毫無抵抗之意,馬上就接受了京華證券的條件。而中工卻不然。

在陳朝威的堅持下,中工第一次堅持,洽商特定人認購的比率不能超過五十%,如果一定要提高,最多也只能和中石化的六十七%比率相同。

京華證券不肯讓步,他們希望洽特定人認購的比率可以高到九十五%。第二次協調時,京華證券稍稍退讓,同意把洽特定人認購比率壓到八十五%,但陳朝威仍不接受。第三次協調時,京華證券開出底線,洽特定人比率為八十二點五%。至此,陳朝威雖然仍不願接受,但礙於民營化時程逼近,經濟部最後同意接受京華證券的條件,陳朝威也只好默然承受。

所以,從這些公文應對中,也可以看出,有關中工、中石化民營化的過程中,絕對不像沈慶京在他自傳中所說,他是「靈機一動」,想到了很好的促銷股票方式,而經濟部、國營會也馬上接受,一切很快就拍板定案。事實上,這其中的折衝過程,是相當的慘烈的。而陳朝威寸土必爭的立場,也令人動容。

其實,京華證券當年之所以能夠搶到中工官股承銷案,還是有段內幕的。

根據沈慶京在自傳中的說法,中工在八十二年初第一次釋股,由金鼎證券搶到承銷權,但因為當時適逢股市大跌,官股無法順利銷出,這次的釋股案並沒能獲致成功。

第二次釋股時,統一證券得標,不過,因為立法院決議,變更承銷方式,統一證券認為無法完成承銷作業,宣告放棄。第二次釋股又因而受挫。

第三次釋股時,依照沈慶京的說法,「這次開標由京華證券以第一名得標」。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陳朝威頗不以為然。

他告訴我,八十三年元月,中工公告要展開第三次釋股作業。當時,共有中國信託、富邦證券、京華證券、建弘證券以及元富證券等五家參選。

二月十七日下午,中工開標。經評選結果,在資格標部分,中國信託拿到第一名,京華證券名列第二,富邦證券排名第三。依照規定,中工馬上通知第一名的中國信託,請他們派員前來準備議價。

這時,沈慶京突然打了一通電話給陳朝威。在電話裡,沈慶京直指中國信託提報的參選資料內容不實,所以第一名的資格有問題。

沈慶京既然抗議,中工只好馬上停止和中國信託議價,同時並函請證管會及證交所查核。

這麼一查,結果可妙了。原來,提報資料有誤的,不只是中國信託一家,事實上,五家參選的證券商,資料或多或少都有錯誤。

也就是說,沈慶京打電話給陳朝威檢舉中國信託提報資料不實,他等於只把話說了一半。人家資料不實是真的,但京華證券的資料也同樣不實呀!可是,沈慶京在檢舉電話裡,卻沒有提到這一段,沒把自己旗下券商的問題點出來。

回憶起這段往事,陳朝威忍不住失笑。他說:「小沈就是這樣的人。他說的話也沒什麼錯,別人的資料不實,他當然可以提出檢舉,而且,他也沒有義務向我自首,說他們的京華證券也有資料不實的問題。但是,明明自己券商的資料也有問題,卻能理直氣壯的檢舉別人,好像自己很清白似的,這種本事,我做不來。」

這下子,五家券商的資料都有問題,該怎麼辦呢?中工把五家券商都找來,要他們補正資料,同時也和他們商量,如果這次要廢標,那麼,整個招標程序就得重頭再走一次,若是大家都同意,那麼,也可以先不去管資格標的問題,先就價格標的部分來評斷,以出價最低者得標。

五家券商都同意了。於是,現場拆開五家券商的價格標單。

結果,京華證券提出的報酬費用最低,別家券商沒話說,大家摸摸鼻子,各自打道回府。這次的標案,就這麼由京華證券得標。

「所以」陳朝威強調:「京華證券才不是以第一名的資格得標的呢!他們是第二名,是因為極力爭取,才起死回生拿到了承銷權。」

沈慶京那種絕不認輸、絕不輕言放棄的精神,我又領教了一次。

弄清楚陳朝威與沈慶京之間的恩怨史之後,接下來,我還有其他問題想要問陳朝威。

我問他:「就算當年你們之間為了中華工程的經營方向有不同意見,但是,待你離開中華工程之後,雙方之間應該就再也沒有任何的瓜葛了吧?這麼些年來,沈慶京雖然曾經面臨一段時期的財務危機,但最後他仍是安然度過了。那麼,多年後的今天,你和沈慶京之間的一切恩怨,是不是就此一筆勾銷,雙方都一笑泯恩仇了呢?」

為何有此一問呢?因為,我從沈慶京的自傳中看到,雖然沈慶京曾經一度非常埋怨陳朝威在關鍵時刻抽腿,讓他一人去面對銀行團抽銀根等殘酷的打壓,但後來,沈慶京的京華城落成,多年的夢想實現,我想,就算有再大的恩怨,也應該早就付之一笑,不值再提才是。一位專業的經理人,當他好不容易開創出新的局面時,他該思索的,是如何創造出更大的業績、更高的利潤,而不是把昔日的恩怨都還擺在心上。

但,很顯然,我想錯了。

陳朝威苦笑了一聲,說:「你以為小沈會這麼容易就放過我嗎?」

他從公文櫃裡東翻西找,找到了好幾疊的訴狀。

陳朝威說:「你知道這幾年來,小沈告我告了幾次嗎?」

第一件案子,是在民國九十年七月十日,也就是在陳朝威離開中華工程六年之後,沈慶京突然以中華工程公司的代表人身分,委請律師具狀控告陳朝威涉嫌背信。

在自訴狀中,沈慶京主張,陳朝威在民國八十四年元月,還擔任中工董事長期間,中工與鐳力公司簽下了合作意向書,打算在台中市復興路合建一座三十二層樓的辦公大樓。在相關的工程款支付規定上,鐳力公司同意如果中工先行墊款,鐳力公司將會支付利息費用。但後來,鐳力公司財務發生困難,不但利息沒履約付給中工,連本金都沒有償還,導致中工蒙受九千六百五十五萬多元的鉅額損失。

沈慶京認為,中工會在這件工程上受到如此嚴重的損失,是因為陳朝威當時和鐳力公司簽約時,刻意迴護鐳力公司,讓中工的債權無法獲得保障。沈慶京因此主張,陳朝威的行為涉及背信,損害中工權益。

背信罪是二審定讞的案件。這件案子在台北地方法院、台灣高等法院判決時,陳朝威都被判無罪。但是,一場官司打到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才告塵埃落定,對陳朝威來說,也實在夠嗆的了。

這還不算。九十一年間,沈慶京又發動攻擊,再找律師寫了狀子,向台北地檢署指控陳朝威涉及業務侵占及背信兩罪。

這一次,又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原來,沈慶京主張,八十四年間,中工正往民營化方向邁進時,陳朝威突然在五月十一日、七月五日,兩度指示下屬從中華工程在美國商業銀行新加坡分行內所開設的聯合帳戶中,分別提領美金二十八萬、十五萬元,再匯到他祕書在合作金庫的帳戶內。之後,陳朝威又未經董事會決議,擅自假藉「公司由公營順利移轉民營有功人員給予特別獎勵」名義,發給中工三十名員工共六百七十萬元獎金,並把餘款四百二十九萬多元全數侵占入己。

沈慶京認為,陳朝威此舉,不免有慷公司之慨之嫌,而且已經構成了背信及業務侵占罪。

不過,台北地檢署調查時卻發現,事實與沈慶京所言,有很大的出入。

檢察官查出,中工在八十三年底召開的董監聯席會中就曾討論「協助移轉民營有功之在職人員擬發給獎金案」,會中也通過決議,總工程師、副總經理級的激勵獎金,授權由董事長核定,董事長、總經理的激勵獎金才須要提報董事會核議。所以,陳朝威以董事長身分,決定發給三十名中工員工獎金,並沒有逾越董事會對他的授權範圍。

至於獎金的來源,檢察官也發現,這筆錢由中工開在新加坡的戶頭轉匯回來,雖然匯到私人的帳戶裡,但戶頭的提領及轉匯,都經過公司財務主管的參與。款項之所以要匯入私人帳戶,是因為中工與員工之間簽有薪資保密協定,為了避免獎勵金額外流,所以才沒有把款項直接匯到公司戶頭。

檢察官也調出那三十名領到獎金的員工銀行帳戶,發現他們領到獎金支票,並且軋到自己的戶頭後,那些錢並沒有再回流到陳朝威或某些特定人的帳戶內,而且,到了當年年底,這些員工也都收到了扣繳憑單,要申報領到獎金後的所得稅。所以,從資金流動等資料觀察,這些領到獎金的員工也不可能是某些人的人頭。

另外,沒有發放完的四百多萬元,檢察官也查出,在陳朝威離開中工時,都已經歸入公司帳戶,陳朝威分文未取,有關中工移轉民營的獎金,陳朝威一毛錢都沒有拿,根本沒有自肥的問題。

既然查不到陳朝威有任何犯罪事實,檢察官理所當然對這件案子作出不起訴處分,但沈慶京不服,向台灣高檢署提出再議,經過發回續查後,九十三年四月三十日,台北地檢署再次作出了不起訴處分。不過,沈慶京是否願意罷手?亦或是會再繼續聲請再議,努力戰到最後一刻,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看著這些司法訴狀,心中覺得有些好笑。我問陳朝威:「你離開中工都幾年啦?沈慶京如果覺得你當年在中工時,有任何違法犯紀的行為,他當時就該告你呀!怎麼會一拖拖了六、七年之後才興訟?你當年就算真的幹下了什麼偷雞摸狗的事,事過境遷,相關的證據可能也早就滅失了。他現在告你,有什麼意義嗎?」

陳朝威苦笑:「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拖到現在才告我?可能是嚥不下那口氣吧!可能是因為他最近比較空閒,所以才會想到要好好來對付我吧!但是,他這麼做是沒有意義的。你想想看,我在國營事業幹了這麼多年,一向是過手財神,如果我真要使壞,真想貪些什麼,今天我的日子不會過得這麼清苦。而且,如果我真的曾經心存歪念,你想,小沈會放過我嗎?他可能任我繼續逍遙至今嗎?」

我想想,陳朝威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

看到了這些訴狀,我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我問陳朝威:「我懂了!我懂了!你今年(九十三年)二月間之所以會行文給台北市刑大,要他們給個說法,告訴你十年前報案被人跟蹤事件的調查結果,就是衝著小沈來的,對不對?你被他一路告,告到自己火大了,所以也反將他一軍,也要好好的整整他,對不對?」

對於我這麼聰明的分析,陳朝威並沒有正面答覆。他把雙手抌在後腦勺上,很悠閒的說:「那是你猜的,我可沒這麼說。」

他頓了一下,說:「小沈告我的這幾件事,都是子虛烏有,我倒也不怕他。不過嘛…當年,我被誰跟蹤?誰派人來跟蹤我?中工和中石化民營化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這裡頭,可能還有很多文章可以做做。現在,台北地檢署重起爐灶重新調查,我看,可能有人要緊張囉!」

說完,陳朝威忍不住得意的放聲大笑。(完)

台長: 阿達
人氣(7,7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