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護腺《幸福》這樣保養... 歐陽妮妮黑歷史被挖出為了要和抹茶在一起... 《愛情摩天輪》伍迪艾倫...
2004-11-13 17:03:55 | 人氣(8,990)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沈慶京檔案─番外篇(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沈慶京檔案─番外篇(二)

其實,人吃五殼雜糧,誰能保證身子骨永遠硬朗、永不生病?但是,只要在官場上爬到了一定的地位,那就永遠不能亂生病。即使真的生病了,而且病得很嚴重,也不能輕言休假。否則,一旦上級發現,這人就算休假,單位的運作仍然如常,這無異代表你是個冗員,有或沒有都無損戰力。或許,休完假後回來上班,就發現自己的位子不見了,那還了得?

但在另一種情形中,如果自己是個很重要的人物,不太可能發生一病之後就丟了飯碗,那麼,請病假的時機就很值得運用了。

例如說,生病,很可能是某種抗議的表徵,代表自己對某種政策、某個人不滿,但又不想撕破臉,所以就稱病休養。如此一來,長官自然大為驚慌,很多平時要不到的談判條件,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了。

又有些時候,生病,是一種緩兵之計。以陳朝威請辭中工董事長之後,馬上到醫院住院做身體檢查來說,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窩在醫院裡,倒不是真的因為體檢之後,發現自己罹患了什麼大不了的毛病,非得躺在醫院休養不可。而是因為他是代表經濟部在中工的官股代表,他若要請辭董事長,必先經過經濟部長的首肯。為了擋下中工民股董事的兩項臨時動議,陳朝威雖然在董事會中發難請辭,但經濟部長江丙坤同不同意他去職,那還不一定,可是,在這緊要關頭,江丙坤卻到越南胡志明市訪問。陳朝威該怎麼辦呢?他又不能回中工去上班,但他的辭職沒有經過江丙坤的首肯,又做不得數。於是,他乾脆就躲到醫院裡,等候江丙坤回國再說。

當然,他這樣的舉動,等於也給沈慶京留下了些許轉寰之地。如果沈慶京同意永不執行那兩項臨時動議,之後,等江丙坤回國後,再宣布不同意陳朝威辭職,那麼,陳朝威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再回到中工上班,一切就等於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只不過,陳朝威做夢也沒想到,就在他住院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一件讓他心理備受威脅的事件,而被迫連夜逃出醫院。

七月二十九日,陳朝威接受姚浙生的建議,從榮總搬到宏恩醫院,以避開記者的追蹤。他住進宏恩醫院,理論上,沒幾個人知道。但是,才過了兩、三天,也就是八月一日,陳朝威突然接到一通緊急電話。電話裡那個神祕人物很緊張的告訴陳朝威:「董事長!快跑!小沈找了十六個大漢,派了四輛車來,要把你押回去!」

匆忙之中,陳朝威也無暇分辨真假,他連忙起身,連細軟都來不及收拾,就從宏恩醫院後門離開。

門外,一名老中工的同事已經備妥一輛車等他,他跳上車,連夜南下嘉義躲藏。至於醫院方面,陳朝威只留下了一名保全人員幫他辦理出院手續。

在嘉義躲了一天之後,敏感的新聞界已經嗅到中工發生了大事,一時之間,「陳朝威請辭中工董事長」的新聞撲天蓋地而來。不過,由於記者都找不到陳朝威,因此,很多新聞內容都片面不全。例如,沈慶京在受訪時就說:「陳朝威避不見面,我也找不到人。」

陳朝威看到這樣的報導,心裡很氣惱。因為,他剛剛住院時,沈慶京明明都還來醫院探望過他,怎麼回頭又跟記者說「我找不到人」呢?他眼看再躲下去也不是辦法,也怕外界以訛傳訛,考慮再三後,他決定要站出來說明一切。

八月二日下午,陳朝威趕回台北,接受商業周刊總編輯黃鴻仁的專訪,細說他辭掉中工董事長的心路歷程。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三日,陳朝威發表了那篇轟動全國的文章「我為何辭去中工董事長」。

這天晚上,江丙坤回國。陳朝威火速趕到江丙坤官邸,向他當面報告辭職的原因。果然,江丙坤極力慰留,要他繼續留在中工一陣子,等到善後措施都處理完後,再把他調回經濟部。不過,陳朝威堅辭,最後,江丙坤同意讓陳朝威請假兩週。

八月九日晚上九點半,在親戚家中的陳朝威接到了江丙坤的電話,要他再到部長官邸一晤。陳朝威不敢怠慢,馬上整理行裝,於晚上十點鐘下樓準備出發。但才出了大門,陳朝威就發現自己被兩批人跟蹤,而且,不只他有這種感覺,陪同他下樓的三位朋友也都覺得被人盯梢。

大夥兒愈想愈不對,臨時決定不到江丙坤家去了,一行人跳上了車,飛快的往台北市刑警大隊衝。

進了市刑大之後,陳朝威表明身分,而且表示要報案。就在警方準備要做筆錄前,陳朝威借用警方的電話打給江丙坤,說明自己被人跟蹤之事,並且報告說自己人在台北市刑大,已經報案了。

江丙坤接到電話之後,心中自然大駭,他連忙說:「你不要亂跑,我馬上就過來。」但陳朝威不想驚動部長出面,他安慰江丙坤:「警方馬上就要作筆錄了,可能要作很久。這麼晚了,不敢勞駕部長再跑一趟,等到筆錄做完之後,我會再跟部長當面報告詳情。」

江丙坤聞言後,才打消前往市刑大的念頭。

不過,據說江丙坤掛掉電話後,馬上又撥了一通電話給沈慶京,質問他為什麼要派人跟蹤陳朝威?據說,沈慶京在電話裡回稱:「報告部長,我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這次的報案,筆錄時間長達四個小時。陳朝威除了說明感覺到連日來都有人在跟蹤他之外,也把中工、中石化被沈慶京吃下之後,又被沈慶京以投資股市為名,疑似要掏空這兩家公司資產的詳情,都跟警方說了一遍。這些內容,也全數都記明在筆錄之中。

所以,時隔九年多之後,陳朝威突然想到,他當年向台北市刑大報完案之後,怎麼這麼多年來,都無消無息?他心血來潮,決定向警方探詢一下辦案進度,於是發了一份文給台北市刑大,沒想到,幾份文書往來,卻讓台北市刑大鬧了個雞飛狗跳。

這就是陳朝威自稱,被黑道人士跟蹤的始末。

至今,陳朝威都仍強烈懷疑,當年跟蹤他的不明身分人士,是沈慶京派來的。陳朝威說:「我在外頭又沒有跟人結怨,別人怎麼會派黑道跟蹤我?」可是,關於這件事,沈慶京從頭到尾都否認,所以,真相究竟為何,到現在都還是羅生門。九年多前,警方查不出是誰在跟蹤陳朝威,九年後,陳朝威要警方給個說法,那大概是更難有個答案了。

陳朝威會和沈慶京結下樑子,很顯然的,八十四年七月二十七日那天在中工董事會中,陳朝威上演的那場辭職秀,絕對是關鍵因素。這裡,就出現一個很值得探究的問題了。

我問陳朝威:「在董事會召開之前,沈慶京究竟知不知道你可能會辭職?」

我會有此一問,是因為沈慶京在他的自傳「突圍」一書中說,在中工召開董事會之前,沈慶京曾在七月二十三日、二十六日兩度與陳朝威見面,和他溝通威京集團打算要成立華宇投資公司,以及希望能夠放鬆中工資本投入股市上限兩項議案。沈慶京在自傳中說,他和陳朝威談到這兩件事時,陳朝威都不置可否,也沒有當面表示反對之意,所以,在七月二十七日的董事會中,陳朝威突然發難請辭,才把沈慶京鬧了個措手不及。

沈慶京在自傳中還很憤慨的說,為了與陳朝威交心,他多次請陳朝威到自己家裡吃飯,七月二十六日那晚也是如此,而且每次請陳朝威到家裡來,都還是由老婆親自下廚,可謂仁至義盡,沒想到,陳朝威卻恩將仇報。

對於這一點,陳朝威大笑,但他隨即收斂了笑容,正色反駁。

陳朝威說:「小沈這個人,老是喜歡顛倒事實。老實告訴你吧!我到他家去,只有一次;他來我家,倒有好幾次。親自下廚煮飯的,是我太太。我到他家那次,是誰煮的飯,我可不知道。」

那麼,七月二十六日那晚呢?

陳朝威說:「那天晚上,我們的確有碰頭。但不是在他家,是在我家。內人一樣也下了廚作菜。那天,我才不是什麼話都沒說呢!相反的,對於他的提議,我是從頭反對到尾。」

陳朝威說:「那晚,我們愈談愈僵。我說什麼也不答應他提出的想法。到最後,我告訴他,如果他要硬來,那麼,我這個董事長是做不下去的。」

「他怎麼說?」我問。

「他沒有說什麼。但他很明白我是說到做到的人。我還告訴他,中工有好幾億的貸款,是完完全全沒有擔保的信用貸款。銀行團為什麼不要我們的抵押品,就願意貸款給我們?說一句大話,那是看在中工董事長是我陳朝威的面子上,他們知道中工不會扯爛污,不會倒他們的帳,所以他們才敢貸給我們。我告訴小沈,如果我辭職,銀行團一定抽銀根,如果不妥善處理,中工一定會倒。」

「所以,在中工召開董事會之前,小沈早就知道你會採取辭職這麼激烈的手段了?」

「沒錯!」陳朝威很感慨的說:「我想,他就是想跟我賭一把吧!他大概在猜,我只是說說而已,不會真的辭職。就算我真的要辭,也不會馬上辭。而且,我書面辭呈送上去之後,他們可以扣著不批,那麼,我就辭不了了。」

他嘆了一口氣:「只是呀!小沈沒有想到,我會在董事會中,當場給他來個口頭請辭。你要知道,董事長口頭向董事會請辭,這就馬上發生效力。他一定沒有料到我有這一招,所以才會應變不及,事後惱羞成怒,終於一直對我懷恨在心。」

可是,我還是有些不明白,陳朝威為什麼這麼堅持,不讓沈慶京的案子過關?這是私人恩怨作祟嗎?

「當然不是!」陳朝威很斬釘截鐵的說:「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我跟小沈之間哪有什麼私人恩怨可言?我告訴你,我是官股的代表,我的老闆是經濟部。小沈那兩件案子,我之前就曾經跟江丙坤部長報告過,也向他分析過利弊得失。我得到的指令是:『絕對不能放!』所以,在董事會,我當然要執行我後頭老闆交代的命令呀!」

「為什麼你這麼不放心沈慶京?你覺得中工在他手上,一定會爛掉嗎?」

陳朝威又嘆了一口氣。他從辦公桌上東找西找,找到一張報表。

他拿給我看,那是「中華工程公司營運狀況表」,上面記載了從民國八十年度起到八十九年度,整整十年間中工的營運狀況。

他指著報表上的數字,念給我聽:「我是八十年二月到八十四年七月在中工當董事長的。你看,八十年度,中工每股稅前盈餘是一點八六元,八十一年度是六點三五元,八十二年度是四點二三元,八十三年度是四點三七元,到了八十四年度也還有三點六二元。這績效不算太好,但至少也不差了。可是你再看,到了八十五年度,換小沈他們接手之後,當年是一點0四元,八十六年只剩下0點七九元,八十七年最慘,EPS是負的一點三四元,八十八年有點小盈餘,也只有0點三一元,到了八十九年又變成負的0點七四元。」

「哎!」他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中工以前什麼時候變成這樣過?你看看,中工當年釋出官股時,股價是三十五點四七元,我在的時候,股價還曾經飆到六十八元,如今呢?最近還好,還有個五塊錢左右,之前更慘,曾經跌到只剩下兩塊錢!」

「不會吧?」我驚呼一聲:「兩塊錢?那當初用承銷價買到中工股票的人,現在不是賠死了?」

陳朝威用一種很悲傷的眼神看著我:「你現在明白了吧?工程公司怎麼可以交到那種外行人手裡?中工經營到這種樣子,怎麼對得起員工、股東?」(待續)

台長: 阿達
人氣(8,990)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tutu
超愛您的文章 加油
2017-11-17 09:19:34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