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 365免費試用 日本將提供免費WIFI每年必吃這家雙午餐小約會 「大頭貼換7號Tiff...
2004-09-06 01:36:26 人氣(15,278) | 回應(3)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白狼檔案(八)

0
收藏
0
推薦

白狼檔案(八)

朱緯業之前賣過多少毒品,除了他自己之外,沒人曉得,但至少,他被捕時身上還有將近兩公斤重的海洛因,而白狼張安樂被控販毒時,法院認定他持有的海洛因只有四百五十一公克。身懷兩公斤的海洛因,才被判刑五年三個月,張安樂卻因為四百五十一公克的海洛因被判刑十五年、坐牢十年。美國司法的這座天平是怎麼算的?哪裡符合公平正義原則呢?

簡豐年皺皺眉頭說:「我不知道美國法院把白狼判這麼重的原因是什麼,不過,他既然已經為了這個案子在美國坐了十年牢,根據我國刑法規定,他就算再被我們的法院判決有罪,之前他在美國所服的刑期也可以折抵。所以,我想,他這次回來,如果還是要坐牢,應該也坐不久吧!」

另一方面,台北地方法院在得知張安樂已經被押解回國之後,也把塵封多年的案卷調出來,要對他在十年前被起訴的教唆殺人未遂案展開調查程序。

四月十二日,台北地方法院在第七法庭第一次開庭,承審法官是屬於「青壯改革派」的年輕法官施俊堯。張安樂的母親董鏡桂、女友孫惠珍、好友吳敦、立法委員周伯倫、周荃、林正杰,都到場旁聽。為了維持法庭秩序,施俊堯法官除了指示打開法庭錄影機,全程錄影外,還特別請台北市刑大支援一部錄影機,對旁聽席錄影存證。所有旁聽民眾,憑旁聽證對號入座。

庭訊開始前,施俊堯法官即兩度向旁聽民眾說明法庭旁聽規則。他說,以前台北地院開庭時,庭訊秩序都不是很好,這是因為大家都不夠尊重司法之故。他強調,大家都尊重司法,自己才會獲得尊重。如果庭訊時,有任何脫序行為發生,他會立即中止審訊,而且對肇事者追究法律責任。
絈

法官先訊問證人陳雲全。他是在十年前偵辦張安樂教唆殺人未遂案時,訊問開槍殺人的林國清的承辦刑警。陳雲全說,他當時所製作的筆錄,是和林國清一問一答之下所完成,筆錄上所記載的,完全是林國清供述的內容。法官簡單訊問後,話鋒一轉,質問陳雲全,是藉由何種憑據,得知有人教唆林國清開槍殺人?陳雲全原本想要避重就輕回答,但法官仍然緊追不放。陳雲全最後以「記不清楚」交代。

法官隨後提訊正在為殺人案坐牢的林國清出庭作證。林國清說,他當年在警訊時,絕對沒有說是張安樂教唆他殺人。而且事實上,張安樂也從沒有教唆過他。林國清並且說,他被捕時,被警方刑求得很慘,打他比打共匪還厲害。他說:「如果那時要我承認自己是共匪,我也會承認!」

法官最後也問張安樂,是不是竹聯幫份子。張安樂不否認自己曾是竹聯幫的一員,但他表示,那時年輕時的所作所為,年長後雖然和舊時朋友仍有來往,但並沒有再過問幫派內的活動。

法官有些懷疑,要張安樂證明自己已經脫離幫派活動,並告訴他,可以當庭找證人作證。張安樂看了一遍旁聽民眾的名單後,脫口要求請法官傳訊吳敦作證。不過,吳敦當場拒絕作證,法官也沒有勉強他。

這場庭訊進行一個小時後結束。法官諭令張安樂還押,擇期再行開庭調查。

法官宣布退庭後,我趁張安樂還沒有被押回地下室之前,擠到他身邊,問他:「你覺得這場官司有勝算嗎?」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法官問案的態度十分公正、客觀,我相信,司法會還我清白的。」

法庭外,有好幾個一看就像是道上兄弟的壯漢,他們也遠遠的對白狼揮揮手打招呼。白狼也微微的點頭示意。突然,我發現,幫派中兄弟之間的交情,似乎不像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功利,就算十年不見,那股很強的內聚力仍然存在。

四月二十六日,台北地院第二次開庭。這一次,法官並沒有提訊張安樂,而是傳了一名影劇界的聞人花繼忠出庭作證。

花繼忠曾是竹聯幫的一員大將,一清專案時也被取締管訓。他雖然宣稱已經脫離幫派組織,但他上午出庭時,仍有一名年輕的男子,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並佩戴對講機,神情嚴肅的站在法庭後面保護他。法警兩度要這名男子坐下,並要他拿下墨鏡。但這名男子不肯配合,並且走到法庭外面繼續擔任戒護工作。

花繼忠說,他在七十三年間因為一清專案,被警方逮捕,隨後就被押解到警總保安處看守所羈押兩個多月,在此期間,他沒有到其他看守所待過。因此,警方筆錄上記載,是在別的地方偵訊他,這一點根本不實。花繼忠強調,七十三年間飛鷹幫份子宋興國被槍殺案發生,他絕對沒有說是張安樂在幕後教唆。法官提示警訊筆錄給花繼忠看,花繼忠肯定的說:「筆錄上的花繼忠三字不是我簽的。」他說,警方從來沒有問過他有關宋興國被林國清槍繫事件,是不是張安樂教唆的,而且一清專案時,張安樂早已出國,又怎麼可能教唆林國清開槍傷人?

花繼忠也說,他在宋興國遭槍擊事件發生後,從沒有碰過林國清,怎麼會知道有沒有人教唆他行兇?

庭訊只進行十分鐘就結束。法官十分關切花繼忠的現況。花繼忠告訴法官,他因為受過一清管訓,因此對他的事業發展很有影響。他現在已經轉到馬來西亞投資設廠。但是接到法官的傳票,還是從馬來西亞趕回來。

法官聽了大受感動,他一方面肯定花繼忠尊重司法的態度,一方面也祝福他工作順利。對於花繼忠自稱已經脫離幫派,施俊堯法官當庭說:「你的選擇是正確的。」並要他在開完庭後,趕快回馬來西亞,不要再留在這個是非地。

不過,我知道,法官和我心裡都有數,花繼忠之所以會大老遠的從馬來西亞趕回來出庭作證,倒不見得他真的有那麼尊重司法,而是因為如今受審的人是他的大哥─白狼。為了幫助自己的兄弟脫困,再遠,也要回來的。

五月十三日,母親節前一天,台北地方法院最後一次開庭審訊白狼。這一次,白狼終於有機會侃侃而談,而他清晰的言詞、條理分明的思路,也讓在場旁聽的我大為嘆服。我似乎有點明白,要在一個幫派中坐到大哥的位置,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這天庭訊一開始,法官即針對張安樂曾經參加竹聯幫的經過詳細調查。張安樂承認,他在民國五十三年時,的確曾經參加過竹聯幫,不過,到了五十七年,他就在台北市警局少年警察隊宣誓退出竹聯幫。此後,他就和竹聯幫沒有往來。

但法官仍然拿出一份剪報問張安樂,是不是在美國繼續發展竹聯幫組織?隨後,法官又出示一份警方的蒐報資料,指稱張安樂仍被刑事警察局提報為情節重大流氓。

張安樂看過相關資料後,情緒突然變得很激動。

他說,警方蒐報資料上沒有註明日期,所以,他並不清楚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被警方列為情節重大流氓的。但他稍早前曾看過一份資料,指稱他在八十二年間還被提報流氓。他反問審判長,八十二年時他在美國坐牢,怎麼可能還是流氓?他說,警方為了績效可以吃案,也可以「生案」,說他是流氓,就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他認為警方有製造「白色恐怖」之嫌。

張安樂說,如果警方認為他現在還是竹聯幫份子,請警方拿出證據來,否則不應該偽造證據。他也不能接受法官以報載資料作為證據,來調查他有無犯罪的作法。

有關七十四年台北地檢署起訴他教唆林國清槍傷宋興國一事,張安樂也認為十分荒謬,他除了一再澄清,他絕對沒有涉及教唆犯罪之外,他更提醒法官,台北地院在上個月曾經請刑事警察局對他和林國清作了一天的測謊試驗,結果都看不出他們有說謊反應,所以,顯見他絕對沒有教唆林國清開槍殺人。

最後,張安樂的律師也向法官求情說,張安樂是自行返國到案,無逃亡之虞,且明天就是母親節,張安樂和母親一別十年,無法承歡膝下,如果法院同意讓張安樂交保,律師可以保證,以後張安樂一定會隨傳隨到。不過,法官並沒有買律師的帳,庭訊進行了一個小時後,法官下令把張安樂還押台北看守所。

四天後,台北地方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有關張安樂被控教唆殺人未遂案,因為證據不足,判決無罪。不過,法官也認為,張安樂雖然在美國坐了十年牢,但沒有證據證明他的確已經脫離了幫派組織,所以依刑法「參與以犯罪為宗旨之結社罪」,判處他有期徒刑一年二月。

我聽到判決結果後,忍不住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我完全不敢相信法官會這麼判。

說實話,白狼被控教唆殺人未遂案被判無罪,這是早在我的預料之中。因為,從法官問案的方向來看,就可以猜出,法官根本就認為白狼被控犯罪是警方故意「拗」的。

可是,法官怎麼還是會判他有罪呢?

在判決書裡,我看到法官端出了大法官釋字第六十八號解釋。

我必須很不客氣的說,釋字第六十八號解釋,是歷屆大法官會議所作出的解釋案中最糟的一個。

這一號解釋是這麼說的「凡曾參加叛亂組織者,在未經自首或有其他事實證明其確已脫離組織以前,自應認為係繼續參加。…至罪犯赦免減刑令,…如在以後仍在繼續犯罪中,即不能援用。」

它說的是什麼?

簡單的說吧!這一號解釋所說的重點是:曾經參加過叛亂組織的人,不管時間隔了多久,不管參加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只要不能夠證明自己的確已經脫離這個組織,就視為繼續參加中。既然是「繼續參加」,那麼,就不存在什麼追訴權消滅的問題,也不能因為政府曾經頒布減刑條例,而獲得減刑的寬典。(待續)

我要檢舉 台長:阿達
人氣(15,278)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悄悄話)
2011-07-05 05:59:37
(悄悄話)
2011-07-05 06:01:10
(悄悄話)
2011-07-05 06:02:0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