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05 17:20:42 | 人氣(5,54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宋七力檔案(五)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宋七力檔案(五)

這天上午十點鐘,他出現在台北市濱江路宋七力顯相館。場外,有大批的信眾聚集著,當他們看到「本尊」降臨時,很多信眾都不由自主的下跪、頂禮膜拜。

宋七力寒著一張臉,進到了顯相館裡舉行記者會。他說,他就是「本尊」,他絕對沒有斂財。

舉行完記者會後,老早就等在一旁的台北市刑大副大隊長邱豐光上前,向宋七力表明身分,並出示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薛維平開出的拘票,表示希望能請宋七力到市刑大走一趟。

宋七力沒有抗拒,很合作的隨著邱豐光步出了顯相館。

宋七力身材不算矮小,但邱豐光體重超過一百公斤,身高超過一八0公分。他抓著宋七力的手臂,排開在顯相館外的攝影記者,大步往警車方向邁進。那樣的畫面,感覺起來真像是老鷹抓小雞。

後來,我曾經問過承辦本案的檢察官薛維平。他很得意的說,叫邱豐光動手逮宋七力,這是他想出來的點子。他也承認,以宋七力此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其實不必勞動邱豐光出馬,一般的小警員上場逮人,也就綽綽有餘了。不過,他為了要殺一殺宋七力的銳氣,所以故意叫高頭大馬的邱豐光去抓他。果然,在媒體的鏡頭下,站在邱豐光身旁的宋七力,可真顯得渺小呢!

宋七力前腳才走,市政府建管處的工作人員已經進場了。他們開著大型怪手,裝著破碎機,毫不留情的把一座富麗堂皇的宋七力顯相館整個拆掉。

看到怪手動手拆房子,很多信眾都忍不住哭了。不過,執法人員可是一臉得意,他們說,顯相館拆成寸瓦不留,以後也絕對不可能就地重建的。

看著這棟建築物崩塌,我知道,宋七力一手打造的王國,也就此傾頹。

在市刑大裡,宋七力被足足訊問了九個半小時,到晚上才移送到台北地檢署複訊。

當天晚上,我們守在地檢署門口,等候宋七力被押解過來。等到晚上八點多,終於看到兩名霹靂小組的警察,一左一右的夾著宋七力步入地檢署。於是,大批的記者圍上前去,要宋七力說幾句話。

這時的宋七力,已經不再像早上那麼神彩飛揚了。面對著各家電視台的攝影鏡頭,他很落漠的說:「我用不正當的手段,騙取信徒盲目的信仰,這一切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我願意負完全的法律責任。」

他還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沒有法力,請大家不要再相信我了。」

宋七力認罪了!

這樣的消息,對媒體來說,當然是一則大新聞。但我知道,宋七力自證己罪的說法,傳到信徒的耳中時,他們一定覺得像是晴天霹靂,情緒鐵定激動難平。

試想,有多少信徒一直把宋七力當成神?如今,他們心目中的神,竟然承認自己是個騙子,那豈不代表,這些原本崇敬宋七力的信眾們,根本就是頭殼燒壞的笨蛋嗎?信眾受到的打擊之大,一定難以想像。

在檢察官的偵訊下,宋七力承認,他七十六年出獄後,因為缺錢,生活又破魄,就被鄭振冬、張乃仁等人拱成「本尊」,詐騙信眾的供養金。他承認,他根本沒有任何法力,所謂的發光、分身照片,也都是攝影師羅正弘造假的。

同一天,宋七力的大弟子鄭振冬也被台北市刑大拘提到案。一開始,鄭振冬否認和宋七力以唱雙簧的方式欺騙信眾,他也否認宋七力的發光、分身照片是假造的,甚至,他還聲稱,在宋七力的教導下,他也學會了「定身術」。他看到檢察官薛維平不相信他,他竟然在偵查庭裡面比手畫腳一番,把自己給「定」住。但過了幾秒鐘之後,他看到薛維平根本不理他,他只好訕訕然的自行「解定」。

不用說,鄭振冬應訊完畢後的命運,自然是被收押禁見了。

宋七力、鄭振冬都被收押後,這件案子的主要共犯已經到齊。熬了三天,只睡上四個小時的承辦檢察官薛維平,終於可以放下心頭的擔子了。

我跑到他辦公室找他,發現他一臉輕鬆。

我問他:「對於宋七力這件案子,你有什麼想法?」

他悠閒的說:「我對這個案子,有六個字作為註腳。那就是『小人物,大騙局』。」

他想了一下,再說:「宋七力自稱是『本尊』這件事,在我看來,那是『引喻失義、不倫不類、破綻百出、有違常情』,他根本就是個騙子。」

我再問他:「有關璩美鳳說,謝長廷曾經收了宋七力一千六百萬元政治獻金這件事,你要不要查一查?」

他笑著說:「就算謝長廷真的收過這筆錢,這又不違法,我何必去查?」

薛維平不查謝長廷,但謝長廷可嚥不下這口氣。十月十四日,他到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璩美鳳、陳江麗花涉嫌誹謗。同時,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卓榮泰、國代王銘源也向璩美鳳下了戰書,他們拿了一份切結書到璩美鳳的辦公室,要求璩美鳳簽署,以示承諾承擔政治責任。

這份切結書中說,如果謝長廷並未收取宋七力的政治獻金,璩美鳳應該馬上退出政壇。不過,璩美鳳拒絕簽署。她辯說,她不是不敢簽字,而是不願簽字,這件事也不值得她以政治生命做賭注。

接著,璩美鳳還進一步說,謝長廷擔任顯相協會法律顧問,謝的妻子游芳枝更是宋七力「宇宙光明體」一書的總編輯。如今,「宇宙光明體」一書中的神異照片已經被證實為假照,謝長廷等人是不是涉及共同詐欺,值得檢察官深入追查,她也要求檢察官調查謝長廷與宋七力之間是否有不正常的資金往來。

十月十七日,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薛維平提訊宋七力、鄭振冬。薛維平發現,他們兩人在看守所蹲了幾天,都容貌都已經有點「變形」了,變得相當的憔悴。原本,薛維平還有些同情他們,但沒想到,開始偵訊時,卻發現宋七力、鄭振冬極不合作,他們這一次應訊時都推翻之前的說法,聲稱自己的確有法力。

薛維平也不拆穿,要他們兩人當庭表演給大家看。於是,一齣鬧劇就在台北地檢署的偵查庭中上演。

據在場戒護的法庭事後轉述,當時,宋七力告訴檢察官,他可以表演「定身術」。於是,他要求鄭振冬背對著他,站在他身前約十步的地方,然後,他再要鄭振冬用力的旋轉手臂,在空中畫出一個又一個的圈圈。

正當鄭振冬振臂疾揮之時,在鄭後方的宋七力出來伸手一指,說也奇怪,鄭振冬揮舞中的右臂卻突然定住。宋七力試了幾次,都是如此。

試演完畢,宋七力一臉得意的看著薛維平說:「檢察官,我沒騙你吧!我的確會定身術。」(待續)

台長: 阿達
人氣(5,545)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基柏
當年宋七力先生說:「我用不正當的手段,騙取信徒盲目的信仰,這一切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我願意負完全的法律責任。」還有「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沒有法力,請大家不要再相信我了。」這些話,經由宋七力本人證實,是被引導認罪,當時是為了保護數十位志工及家庭不被監禁,無奈選擇被迫認罪。執法單位部分引導認罪的行為,確實很有檢討空間,關鍵時刻破案升官是該系統的常態,況且當年還有錯綜複雜的政治陰謀。另外,關於這世界有沒有神通,那是有經驗的人才知道,不是一般人所謂的魔術,是透過自心本性與其相印,也就是以心印心,舉當年釋迦佛拈花大迦舎微笑的例子就是,維摩詰境界也是,當然,神通不是用來表演的,所以宋七力知道來者無道心,自性本心尚被無明掩蓋,不會有相印的情況,故婉拒推辭要求。
2019-03-05 11:36: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