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08 15:53:52| 人氣11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太平盛世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父親意外去世後,我的腦海裡時常出現「太平盛世」四個字。我常常想起大學聯考後,選填志願時,父親三番二次勸說我,不要讀中文系。他說,文學是歌舞昇平的太平盛世才盛行的,現在的時代,讀文學怎麼過活?我終究沒有聽他的,全填了中文系,那些務實的話語全然打不動一個織夢的少女。父親說那些話時我總是蹙眉,甚至多少帶點貶視的味道。

 

父親去世,我們的宇宙賴以維繫的支柱頹圮,原本就有的家庭問題像個黑洞,肆無忌憚的益發擴展,要把所有人都捲進去。然而我說所有人,也僅只於我們單薄的家庭成員。我時常在與外人交談時成為人格分裂的兩個人,他們和我談電影,談新上映的片子如何懸疑,如何搞笑,我只能努力讓臉部笑肌帶動皮肉運作。電影?理論?人文實驗?抗爭?那些過去我用發亮的眼神,以鏗鏘言語去談論,去信仰的事物,一下子全成了人生悲涼的點綴。過去寫作論文時,談得振振有辭、義憤填膺的理論,現在又如何呢?現在的我,每日每日埋首於電腦螢幕前,冰酷無情地處理那些一死、二死、三死的新聞稿件,一死或者三死,又有什麼差別呢?然後把那些美麗的形容詞通通趕盡殺絕,把個人主觀意識通通封殺,交件。

 

僅有一回,充滿電波、螢幕、靜默的編輯台,突然變成無邊無際的大海。一個台灣外海離島上唯一的燈塔看守員,在工作之餘釣魚,卻意外遭海浪捲入葬生。看守員每日望著大海粼粼波光,猶如鎮守著一片汪洋,可曾想過有一天他將用他的肉體與大海搏鬥,而終致耗盡極限?我時常揣想人們死前最後一刻的掙扎與腦海中最後的念頭。

 

父親是在他工作的實驗室裡過世的,到院前就失去了最後一口氣。到事發現場招魂的時候,我腦中不停地反覆臆測著父親最後的姿態。父親的同事說,吸入氮氣只要三到五秒就會窒息,失救後就會快速的腦死。我一直覺得父親一直到他失去意識都不知道他此命已絕,再也不會醒過來。一次在夢裡,父親一臉疑惑,他對母親說不知他是不是病了,怎麼身體冰冷,是不是該去診所拿個感冒藥?我只有擠眉弄眼地暗示母親,我不要父親承受他已一命嗚乎的事實。

 

我可以理智而科學的理解人命之不可逆,卻仍在日常生活裡的每個片刻,走路的時候、騎車的時候、看綜藝節目哈哈大笑的時候,陡然心驚。這麼一個活力充沛的人,就突然在人世間灰飛湮滅了,再也不會有和他一模一樣的第二個人出現。

 

父親的形體、樣貌就這樣凍結在過去的時空裡,永遠地回不來,也永遠地不再變老。

 

即使親眼看著父親入殮,甚至看過法醫解剖後,胸腔上Y字縫補過的父親遺體,父親的死,對我來說,似乎仍是個空殼子。對我來說,父親的死,感受最真切、最接近真實的,反而僅存在於姊姊來電告知死訊,而我人在高鐵車廂中的那一刻。看著父親入殮時的遺體,因近月的冰凍,油水幾失,消瘦不已,即便過去對父親火化一事有萬般不捨,無法想像他在烈燄中焚燒,但在那刻卻完全放下,因為我明白,父親早已不在那副軀殼裡。

 

辦完父親後事後,我第一次由北部南下返家,在家中祭拜父親之後,姊姊提議擲筊,問問父親此刻在何方?在家?不是。在過去父親常爬的觀音山?弟弟說。我和姊姊嚷道,「這麼晚了爬什麼山啊」!擲筊,仍然不是。爸爸到我學校看我啦!弟弟又說。我立即反駁,你人在這裡,爸爸去那裡幹嘛?一個聖筊,卻怎麼擲也擲不出第二個聖筊來。姊姊說,那應該去旅行了啦!一個聖筊就算。果然擲出一個聖筊。就這麼草草了事。

 

親愛的爸爸,過去的我即使不全然相信公平正義,卻總是相信慈愛的天父從不會虧待我。即便人生遭遇險灘,付出的無法全額回收,但暫時的沉潛,是為了迎接更美的浪巔,屢試不爽。然而這次我卻無法交代你的死。我還是以前那樣固執,那樣桀傲,我無法接受任何一套枝葉繁茂的龐大宗教理論,然而,親愛的爸爸,我知道卑微如我,開始有些東西參不透。如果你的解脫是上天對你的慈愛,那我們又為何而生呢?

台長: fiona
人氣(118)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鷳穎
原諒我在你很悲傷時,沒有及時安慰你;
原諒我在你很無助時,沒有陪伴你。
有時,我在想,我們分別了那麼多年,斷訊了那麼多年,
朋友,還會是朋友嗎?
可是,就如你所言,不論時間或距離,只要我心中的那一抺溫柔還令我感到溫暖,那麼這些就足夠真實。
生從何來?死往何去?人生為何?是從至今,不往中西都一直存在的問題,在某一個時歲,你告訴自己的答案是a,經歷過許多事情之後,答案可能變成甲,沒有人能告許你真實的答案,如你所言,真理難以定論,不論以文字或圖片。
於我而言,參悟不透的事實在太多,為何我當初會做下現在的自己感到悔不可及的選擇呢?為何我要遭到那麼多我不想不願也不甘的境遇卻無法逃離呢?
可我發現,人生絕對不是來享樂的,我們自己的人生本身就是考題,也是解答,一路曲曲折折,到底在其中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最終我們又願意怎麼定論我們的人生,然後去實踐它?
突然很想你,看到你這裡在持續,感到替你高興,這表示雖然你可能如我經歷了許多不想經歷的事,但某部份的你還安好健在,單一如始!
2015-04-03 09:21:01
版主回應
我已經有兩年沒來這個blog了
我一度以為我連帳號密碼都不記得了
最令我訝異的是來了以後看到你的留言,雖然離你留言時已過了幾個月
之前有想過要寫信給你,但不知道你還在之前的那個地址嗎?
願妳一切安好
2015-07-31 22:24: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